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网投 > 第19章:八卦斗

第19章:八卦斗

申博网投 | 作者:王笔刀| 更新时间:2019-09-02

    “嗯……有没有那种才子佳人的故事?”谢芳华扭捏了一下,轻声问。

谢芳华纵马走了大约半盏茶,来到这一处山坳最低洼处,忽然,一张大网从两旁树上飞快地罩下,正对着谢芳华这一人一马。

谢芳华微微抿唇,片刻后,跟上了他。

“我还真没听过这种闲话,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不再京中吧。”谢芳华道,“他以前难道很平和”

张坤点点头。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谢墨含站起身。

英亲王低呼一声,脚步不由得上前了一步,又猛地顿住。

“那个臭小子,满京城人人都知道左相的女儿喜欢他,他可好,将其推给了他大哥。”皇帝看向左相,没避讳左相的忌讳,当面问了出来,“左相,朕可听说了,今日你的女儿还要在宫宴上和秦浩论艺,让朕做公正?”

“免礼!”皇帝摆摆手,看着他,“孙爱卿,朕宣你来,是想你给忠勇侯府的小姐看诊,她就在这里,你上前给她看看吧!”

“皇上,燕小侯爷求见!似乎有急事儿要见皇上。”吴权悄声道。

“亭儿!”永康侯又加大声音喝了一声。

谢芳华眼神陌生地看着他,并不答话。

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打,见了血!”

吴权先一步进去禀告,不大一会儿,便出来对谢芳华说,“除了大公子秦浩外,英亲王也在,应该是刚来不久。皇上请您进去。”

谢芳华点点头,缓步进了灵雀台。

秦铮不再理他,拉着谢芳华走到早先她落进这里砸到郑孝扬身上的那面墙壁前,伸手敲敲墙壁的衣角,偏头看她,“这里是锁关?刚刚我们以心头血为引,启动灵识时,可感觉到了薄弱的地方细微的震动?是来自这里吗?”

云水一噎,“那与谢芳华有什么关系?”

&nbs

秦浩规矩地回话,“儿子刚从左相府回来,左相留了儿子用膳,吃酒得晚了些。”

r />

秦铮道,“用嘴吹?”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林七还要说什么,秦铮摆摆手,“行了,按小王妃说的做吧。”

飞雁看了秦倾一眼,一个是八皇子,一个是英亲王府的二公子,据他所知,秦倾虽然和秦铮没有和亲哥哥秦钰亲近,关系倒也不差。今日不太明白,秦铮为何如此冷血地对秦倾。不过他也不需要明白,现在只求赶紧赶回杀手门救那一门的人。

“据说是昨日夜里。都睡熟了,无人发现。”大长公主道,“今日清早,庵中的姑子才发现了。”

“先拿点心垫吧一口,去山下吃。”谢芳华道。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谢芳华恭敬地起身送她,因为她看到孟棋掐着点来了落梅居。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小泉子立即摇头,“您是九五之尊,要坐镇朝中,边境有谢侯爷、王贵将军、裕谦王世子在。另外,燕小侯爷和崔侍郎也带兵去了,虽然途中总是出状况,但依照路程,最晚半个月二十天,也能到了。”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扫了李沐清和郑孝扬一眼,似乎也没心情跟二人计较了,对二人摆摆手。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秦钰气虽然消了些,但眉头却拧着,点头,“如今响午了,大伯母留在宫中用午膳吧。”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秦钰沉默片刻,点点头。

“谢氏米粮很缺钱吗?”谢芳华偏头看着他,径自天真地道,“天下谁人家的人都可以说缺钱,谢氏米粮若是说出去缺钱,你就不怕被人笑话?两顿鱼而已,怎么就能吃光你的银子?云澜哥哥,别告诉我你是守财奴小气的很。”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看着燃烧得旺旺的火光,她似乎看到了谢氏未来的希望。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是。”翠荷垂首。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谢芳华揉揉眉心,看了一眼窗外,雨下了小了,夜风吹打着窗子,由窗棂的空隙飘进来,室内也有几分寒凉,她道,“救月落,也许是月娘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也许是言宸传出的消息,毕竟她带着天机阁的人出现,天机阁一直以来,除了在京中的人外,外面的人我都是交给言宸的,另外,平阳城是云澜哥哥的地盘,他盘踞平阳城多年,也许是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不想出手,所以,安排了月娘。”

谢芳华点头。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一切进展顺利,卷宗重新做了整理,京中人口重新清洗登记,那一百三十二人也在做进一步的彻查。三日的时间应该够了。”秦钰道,“毕竟,京城是最大的后方,是我南秦王室的根基之地,再不能重蹈覆辙,在天子脚下,被动至斯。”

谢芳华瞪了秦钰一眼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金燕本来以为无论她怎么说,秦铮也会不为所动,更甚至嗤之以鼻的,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她讶异之下,觉得秦铮真是对谢芳华上心,见谢芳华不语,她笑着邀请,“没几步路了,既然铮表哥都同意了,芳华妹妹,你还犹豫什么?一起去吧!你眼光好,也可以帮我参谋参谋,我今日可是打算多选些样子呢。”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谢芳华闻言立即提着裙摆向屋中走去。

    “只需要您的一碗血就好!”赵柯道。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秦钰下了玉辇,对右相摆摆手,温和地道,“朕刚听闻此事,便匆匆赶来了。芳华也跟来了,她医术卓绝,让她尽快给李小姐看看,可否有回旋的余地能够治好样貌。”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老侯爷和崔允正在等着谢芳华,见几人都来了,崔允立即急声问,“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谢云澜抬头看她。

燕亭挠挠脑袋,侧开身子,让后面几个人进屋。

谢芳华听得清楚,脚步猛地一顿。

秦铮到底是功力仅剩微薄,谢芳华这一掌虽然只几分力道,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是抵抗不过。于是,那一脚被打进了门里,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秦铮翻了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素净的烟罗锦递给谢芳华,说道,“去换了!”

谢芳华还没开口,李沐清忽然笑道,“今日在碧天崖的温泉池旁,我遇到了秦铮兄。”

不多时,春兰带着几个力气极大的粗使婆子抬着两桶水进来,直接抬进了屏风后。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谢芳华总算搬回了一局,忽然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我看自己的丈夫,又不犯王法”

门口距离围墙不是太远,但也不近。落梅树穿插的缝隙间,依稀能看到她华丽的衣摆和素淡的面容。风吹来,落梅纷飞,她靠着围墙下坐着,像是与围墙融为了一体。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的确身体不适,不便进宫,推了吧。”

秦铮蹙眉。

秦铮忽然撤回了手。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哪怕曾经一度冷言冷语

今日朝中也来了不少朝臣,以左右相为首,六部尚书,翰林院御史台,几乎都来了。

两旁立即有人拿过来红绸,让二人一人牵住红绸的一端。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眸光冷寒地看着秦钰,不等他开口,他便道,“太子气色不太好,是这些日子监国累坏了?还是今晨得到急报,听说数月前奔赴漠北军营接管三十万兵马的安远将军吕奕忽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才忧急不已?”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没有他,我就被你杀死了。”秦钰看着谢芳华,话音一转,“不过初迟不算是我的人。我曾经救过他一命,前两日他救了我一命。也算是一命抵一命,恩情两消了。对于从你手中救他,我想我是不会的。”

而秦钰就站着门口,一身雪青软袍,身上披了一件轻薄的暗红披风。身姿秀地站在那里,有彩带从房檐上飘落下来。有风吹起,拂过他如玉的面容上,他与整个庙宇丝毫没有违和。

谢芳华看着他,身子更是颤抖得厉害,“你喜欢前世的我,想一步步地将我变成前世的样子,养在深闺,不喑世事,依附你,喜欢你,不违背你,不多思多想,只痴心爱你……”

秦铮气急失语,片刻后,无力地道,“你怎么就这么相信谢云澜,半点儿也不相信我……”

“我是可以安慰自己,说明这样你心里只在乎我吗”秦铮看着她,口气软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前世没有娶李如碧,除了你,我谁也没娶,至于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我娶了李如碧,我如今也不能去查证什么原因,毕竟,师傅已为此事而死,我不可能再请他动用一次逆天改命之事了。”

谢芳华闭着的眼睛滴下两行泪。

谢芳华面色平静地看着他,见他虽然气怒,但到底是忍着没再发作,继续道,“既然燕亭是你的儿子,他的性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这些年被永康侯府内宅的老夫人和永康侯夫人以及永康侯爷您禁锢性情干涉自由行事的事情你更是该比谁都亲眼目睹过。就算不因为昨日在宫里皇上下旨给我和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圣旨赐婚让他伤心的话,他早晚有一日也会成为那挣脱笼子的鸟飞出去。”

永康侯身子一僵,狠狠地挖了谢芳华一眼,不再说话,转过身大步离去。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她的哥哥是聪明的,而且太过聪明。

我们的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哒!

作者有话:从2月11,也就是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初六七。v群红包满天飞啊。小伙伴们,加油抢!除夕我跟你们一起抢,绝壁不会客气滴。o(n_n)o~ ~ ...

皇帝沉着脸瞅着秦铮,面无表情地道,“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以前在朕面前还不敢如此太过放肆,如今是谁给你的胆子?”

不多时,吴权带着那死士回来,对皇帝禀告,“除了早先铮二公子的人早先拿到的那个墨珠和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外,老奴再没什么发现。与一般死士别无二样。”

可见秦铮的人是如何的厉害,这种都能查看出来。

秦铮伸手接过,只见是巴掌大的一片僧袍衣角,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他问道,“在哪里拾得的?”

,闻言说道。

永康侯夫人闻言又气又笑。

燕岚闻言立即上前,凑近谢芳华问,“我娘肚子里的孩子如今七个月了,还有三个月就生了,凭你的医术,能看出是男是女吧?”

谢芳华走到桌前,提笔写药方。

燕岚立即伸出手,递给她,“那我就不客气了。”

谢芳华请二人坐下,对永康侯夫人道,“夫人可是为了诊脉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