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网投 > 第32章:胡言乱语

第32章:胡言乱语

申博网投 | 作者:王笔刀| 更新时间:2019-09-02

战场上本就是你退我进,当秦王的兵马又进一步时,赵王的兵马只能不断的往后退……

“不懂?本宫看你是装傻。”秦寂言惩罚性的捏住顾千城的鼻子,“你说你,怎么就半点也不像个姑娘。”

这座大山一点点在他面前崩塌,这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往年,伴在老皇帝身边的那人必然是秦寂言,今年秦寂言不在,便换成了五皇子。众人包括老皇帝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刚开始顾千城还能说,秦寂言可能是被什么人和事拖住,可两个时辰过去了,她着实无法再这么安慰自己。

她可以肯定,秦寂言说到这份案卷时,那人愣了一下,显然秦寂言并没有提前交待。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有,顾千城只希望没有哪家公子出手救千梦,不然顾家这个脸就丢大了。

虽说刚刚做了一场手术,顾千城有些累了,可凭她现在的体力,就是再做一场手术,想要摆平这七个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从宫里出来,顾老太爷没有回顾国公府,而是直接去了城门,不过顾老太爷并没有急着出城,而是在城门口附近等着,等……

他的女人,他准备立为皇后的女人,居然被人当成小妾,好大的胆子。

别人不清楚,顾贵妃和五皇子却清楚,当时救五皇子的人,根本不是千雪而是千城。

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夫家无权占有,女子嫁妆的越多,就表示娘家越重视,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

绳子的另一端在七百米左右的高度,饶是秦寂言轻功再卓绝,也不可能凭空踏到那个高度,中途必然要借力,只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秦从来不曾亏待过季家,要没有大秦皇室的支持与默许,季家凭什么独揽三国私下的生意?凭什么攒下巨额家产?家中子弟凭什么享受人间富贵?

孙妈妈,千城对不起你。”顾千城跪在一旁,伸手在孙妈妈脸上一,帮孙妈妈将眼睛合上:“千城来晚了。”

士兵听令,一拥而上,倪月凝眉,厉呵:“住手!”

老管家一早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门口候着,见到武毅与唐万斤的马车过来,立刻上前迎接,“大小姐让人传话,让冠军候在家好好休息,没事不要外出。”老管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重复顾千城的命令。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这个家乌烟瘴气,他一秒都不想呆!

“放心,我们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身后是滚滚火浆,甩也甩不掉,可却影响不到秦寂言的好心情。

“火山爆发了,快跑呀,快跑呀。”江湖中人个人武力高强,可终归比不上训练有素的士兵。遇到这样的事,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跑,而且是自己一个人跑,完全不管他人死活。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殿下……”好凶残。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屋内,顾千城散着头发,抱着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城门关了三天才开,进出城的人都能排到大街外,言倾过来查看进出城的秩序,同时叮嘱属下仔细一些,别让可疑人趁机出城。

顾千城为了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趁一个暗卫不备时,快速将人放倒。那暗卫摔倒后,除了震惊就只有后怕,他们没有说什么没有准备好,顾千城不应该偷袭一类的话,因为偷袭成功本身就代表他们无能。

做的就是查案的活,捕快们很清楚如何证明自己,也清楚要如何监督对方。六扇门的捕快,从来不会单独行动,他们根本不可能背着他人,将消息往外传,除非这里面有两个以上的奸细,互相打掩护。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顾千城见状,忙道:“太上皇,请允许民女将封老扶起来。”作皇帝做到太上皇这个地步,也确实是蛮悲剧的,秦寂言太狠了。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有老皇帝暗中敲打,这几天秦寂言除了例行公务外极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程家的案子上,而很快程家的案子就开审了。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这两天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恢复武功,子车这两天都没有吃东西,就连老管家给的水也不曾喝,实在渴极,就悄悄潜出去寻湖水喝。

“这话……本王信。”好吧,秦殿下又被顾千城一句话给哄回来了,大度的道:“去西北的事,本王不与你计较。”这原就是决定好的事,秦殿下说起来一点也不勉强。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没有让顾千城失望,在她按住十个九后,石门发出一阵“轰……轰……轰”的响声,然后就看到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

必须尽快想办法!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她为什么要回头去找风遥?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本王等着。”秦寂言点了点头,又对焦向笛道:“向笛你安心备考,本王见过封似锦与景炎,这两人确实不凡,你要他们同场科考是幸也是不幸。”

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都是直言?都是你认为对的话?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想到自己现在的遭遇全是秦寂言坑的,景炎就恨不得揍他一顿,哪里还想与他合作。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再不走,等到圣后想明白他是在诈她,估计就走不了。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蠢货。”老太爷一脸失望的看着顾家大老爷,忍不住叹息。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顾千城这个新主人也算做得有模有样,小雪貂要表达什么她大部分时候都能弄明白。

“是人都怕死,那群侍卫士气一弱,便为再战之力,更何况困下本王对北齐有何好处?”秦寂言握着顾千城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脚步比之前还要快了三分。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胆子够大,进去吧。”守门的两人并没有多说,他们拿钱办事,管他是男是女。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本宫很生气。”秦寂言没有因顾千城的认错而软化,而是傲娇的别过脸。

“真的?”秦寂言终于有软化的迹象,“心里也不会想?一点也不?”

顾承意仍然不信,围着顾千城转了一圈,再三确定这才放心。

他和承欢宁可和千城姐姐一起出去冒险,也不想留在家里,即使家里更安全……

大家族,成千上百的人,要从里面挑个品行不良的人,会是难事吗?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顾千城心里酸酸的,不知该怨继母太狠毒,把好好的嫡长女,打压得如此懦弱,还是怪本尊太无能,堂堂嫡长女居然不懂得争。

封似锦可是知道,秦寂言的消息有多么灵通。老皇帝病好的事,满朝大臣无一人知晓,秦寂言却早早就知,可见秦寂言在老皇帝身边,不仅安排了人,还是极贴心的人。

当然,这一切封似锦做得不着痕迹,至少不会让钦差太明显的感觉出,他被人控制了。

公子就在外面,公子可是再三提醒她,不得耽误老爷子用餐。

老爷子连自己亲生孙子的人生都不干涉,又怎么会干涉顾千城的人生。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杀手,死士!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末将领命。”言倾欠身退下,没有再多看桌上的木盒一眼,似乎并不关心秦殿下怎么做。

这座官宅之前是赵王住过的,东西都很齐全,顾千城只将原本奢侈的物件扯了下来,换上他们自带的被子、床单便可入睡。

见到秦殿下进来,顾千城打了个哈欠,“回来了。”说话间,就走向一旁放盆子的架子前,将毛巾打湿走到秦殿下面前,“擦擦。”

“如果希望他们二人都能理智一些,他们的仇人从来都不是彼此,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就该明白现在的情况,他们二人联手才是最好的。”顾千城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只是她仍无法入睡,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床顶,眼中蓄满担忧……

“是非对错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别管姐姐会去处理。”为了不让承欢担心,顾千城又补了一句:“承欢,姐姐不是鲁莽的人,就算要找程将军算账,也不会傻愣愣的打上门。”

“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顾千城眼中杀意肆起,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

当然,秦寂言也没有一直等暗卫在水里找人,指着子车道:“把人弄醒,朕有话要问。”

没办法,子车指的方向,正好和他们是反方向,要救顾千城他们必须折回去。

秦寂言救人心切,不断的提醒开船的人快些,再快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药王谷虽然被秦寂言灭了,可药王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灭干净的,秦寂言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药王谷就大开杀戒。

“不敢,请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办好。”君亦安本就忌惮长生门,这下更是不敢说不了,咬牙点头。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要姐姐吹吹?”顾千城这是玩笑,可承欢却当真了,用力点头:“好。”

顾千城却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