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网投 > 第5章:魔魔

第5章:魔魔

申博网投 | 作者:王笔刀| 更新时间:2019-09-02

“喂,不带这么玩的。明明是你不让我们说话的。”

他不想去看顾千城那张死人脸!

“我……太高估你了。”秦殿下就不是心软的人。

“殿下说得是。”众武将立刻反应过来,一个个忙低头认错,秦寂言也不是真要罚他们,只是想从根源上打消,他们把顾千城推出去平息战争的可能。

“本王不介意纳你进府,秦王府还养得起一个你。”秦王这话半真半假,顾千城一时也不懂,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才刚走进,就被那个力道无穷的猛士,用破烂的城门给推了回来,一个叠一个,摔成一团。

顾千城默默接过烤得金黄的兔腿,“谢谢。”

一说完,顾千城在心里吐槽,面上却无事人一样:“原来是周王,难怪老鸨那么嚣张,这靠山果然够硬。”连楚世子玩的女人死人,也敢报案,看样子周王是想要找茬。

这是威胁,可无疑是有用的,君亦安瑟缩了一下,半天不敢动。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行一步告辞了。”有人看出君亦安真是不知,见君亦安都是一副害怕的样子,根本不想掺和,果断的转身走人,可是……

第二天一大早,秦寂言去上朝,顾千城则出宫了。一出宫就看到唐万斤蹲在宫门外,脑袋耷拉,眼睛无神,就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死者,男,年约二十五六。身高七尺,身形魁梧,颧骨突出,颈部有一指长致命刀伤。行凶的刀具为普通菜刀,刀锋从左致右,没有停留。”

一个废子,也值得他去周旋。

这是经过顾千城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也是目前对她最有利的选择。

“我这几天不是忙嘛。”顾千城暗暗喘了好几口气,才将笑意压下。

秦寂言只说一句:“江南出事了!”

“一统江山”四个字,遥遥立在山顶上,火光将这四个字衬得特别醒目,跳跃的火焰就好像要将一切吞没。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祖父。”顾千城哽咽了一声,伸手握住老太爷的手。

“皇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真的要立后了?。”唐万斤见秦寂言不回答,焦急的催问了一句。

土匪们虽不明所已,可却足够听话,一个个乖乖的后退三步,可举在手中的刀却没有放下。

老皇帝之前发火时,没少责骂身边的人,下人都吓得不敢上前,可只有五皇子从不退缩,即使被老皇帝随手丢出来的砚台砸的头破血流,第二天也像是没事人一般出现在老皇帝面前,绝口不提自己的伤,言词中只有对老皇帝的关心,和对秦寂言的担心。

绳子的另一端在七百米左右的高度,饶是秦寂言轻功再卓绝,也不可能凭空踏到那个高度,中途必然要借力,只是……

孙妈妈头发散在脑后,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金戒指,戒指勒得手指出血。脚上的鞋子不见了,袜子全部是泥,腿部还算干净,身旁有一只浸了水的绣花鞋,顾千城认得,那是孙妈妈的鞋子。

凤于谦一脸郁闷,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可还没有问出口,就听到顾千城说:“原本还想着漠北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恐怕找不到制作炸药的原材料,现在唐万斤来了,就可以不用炸药了。”

殿下的太监一一退下,守在门外的侍卫也后退数步,确保能保护秦寂言,又不会听到里面的对话。

“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些。”秦寂言也有此意,只是封老爷子年纪毕竟大了,真要在宫里出事,他可不好向封家交待。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此时,火浆吞噬的范围更广,能让人站立的位置越来越小,秦寂言站在火焰果树旁,都能看到火浆朝他的方向推移。

长生门的特使被突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也没空管他们,左右他们身上都有忠心蛊,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当然,要不是顾千城曾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一起特大造假案,她也不会知道要仿造一幅古画,有多少工序。

“封首辅,你可要帮帮我,我族中子弟与荣王世子勾结一事,我真的半点都不知,我要知道了,就算不直接打死他,也要绑着他来见皇上请罪。”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前面两条户部尚书没有把握,可最后一天却极有把握,因为西胡和北齐要是粮草不够,就是这么做的。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给皇帝的谥号,是根据他们的生平事迹与品德修养,评定褒贬,而给予一个寓含善意评价、带有评判性质的称号。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不仅给不了他一点帮助,还要他自己做决定。

芸娘死时的样子。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秦寂言和顾千城坐的马车,在半路上被黑衣杀衣人给毁了,他们此时只能骑马回去。

暗一一到江南,就发现江南的气氛更加紧张了。暗一连气也不敢喘,第一时间把信奉到秦寂言面前,“主子,景炎公子的信。”

“请主子放心,只要姑娘还在城内,属下一定会找到姑娘。”暗一单膝跪下,郑重领命。

“他已经走了,离开了京城。不然有人与你们里应外合,怎么还没有把你们救出去?”荣王世子和周王的人能混进城,自然是城内有人接应。至于接应的人是谁,秦寂言现在还不知。不过他不急,这事有封似锦接手,很快就能查清楚。

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她这几天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要是这个跛脚男人再变态一点,她现在十有八九就成了,人家终于囚禁的兴奴,甚至可能会残废一辈子。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非我族类,她不杀就好了,至于救?那简直是圣母了!

杀?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凤于谦一脸得意,焦向笛却气得咬牙:“你这是什么鬼主意,要娶妻也轮不到我,殿下年龄也不小了,皇上前段时间还在催殿下早日大婚,殿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焦向笛揍了凤于谦一拳,便看向秦寂言……

话说出口,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只有凤座没有龙椅,贵国皇帝要坐哪?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

啪嗒……啪嗒……

“一个没有人教导的少年,即使有一身力气,浑身是胆,他又有多大的可能,成为手握兵权的将军?”

顾千城忍不住白了秦寂言一眼,虽然秦寂言看不到,可顾千城一退他就知道了,秦殿下耳根微红,“你要理解我的处境。”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顾千城明显不想谈言倾的事,景炎自然不会惹她嫌,见顾千城问起,便道:“海运的事,秦王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真以为,他离了秦王就不能转吗?

他觉得,任五皇子这么做下去,那什么国库钱庄别想开出来了,他的政治生涯也要挂上一个污点了。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你真得肯去?”平西郡王妃没想到顾千城这么好说话。

秦寂言说的一个时辰就要到了,可她却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办。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猪头六让孩子们先走,这些土匪自然不会反对。这群土匪占地为王,在这片地方经营了数十年,不知抢了多少良家妇女上来,几乎每个人都有孩子,有好些还不止一个。

至于身后的向导?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顾三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通过关系找熟人搭了线,不吝银钱的开路,终于说动了守门的人,顾三爷如约也接顾千城。

“三叔说什么话,我们一家人,本该如此。”顾千城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山楂汁,有那么酸吗?”顾千城低头喝了一口,满意地眯眼,“味道正好呀,甜甜的酸酸的。”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哎哟……”顾千城的腰撞在桌子上,忍不住叫了一声疼。

江南这块地方他守不住,可他走之前一定会把江南搜刮干净,绝不会便宜秦寂言。当然,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的把江南弄得满目疮痍,但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在顾千城入住景园一个月又五天后,景炎踏着晚霞,赶在顾千城用晚膳前回来了!

莫非是心事太重?

“多谢了。”凤于谦丢下这话,转身走人。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顾千城示意孙妈妈上前,帮她把床板掀开,孙妈妈不知顾千城为何这么做,可看顾千城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乖乖地照做。

可现实却不是!

“就算还有别的要求,可也不能这么高呀,六百万两我根本拿不出来。”药王谷拿得出,,可药王谷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吹来的,现在大秦张口就是六百万两,这简直是抢劫。

君亦安恼羞成怒,气得快哭出来了,“既然是你提议的,你就不能让他们少收一点银子吗?”这简直是割他们的肉,可偏偏为了唐万斤,他们药王谷就是割肉也得出。

说完可疑人员,又说了城中的人口数量,最后一句是:“我们的粮草,如果供城中的百姓与大军吃用,最多只能支持七天。”

四面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火苗蹿至数十米高,除非轻功了得,不然轻易出不去。

“真得不会吗?”承欢很怀疑,打上门这种事挺像他家千城姐姐的作风。

顾千城这一么说承欢才下放心来,无法打消顾千城查这件事,承欢只好建议道:“姐姐,如果可能的话,你最好查一查我用的那张弓,那张弓太奇怪了,我本来是藏在身上的,可后来痛晕了就发现那张弓不见了。”

“说。”虽然听承欢说了,可顾千城知道承欢肯定隐瞒了一些。

如果说,在此之前他还怀疑老管家,认为他并没有给顾千城下什么择子蛊,那么在舱底的那几天,就让子车打消了这个怀疑。

“捞起来看看。”站在甲板上,迎风而立的秦寂言,听到这话,头也不回的下令。

顾千城一脸认真的点头:“也是,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能缺什么?可没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要做呢?”

“让祖父和父亲担心了,我没事了。”顾承欢嘴里的药丸早就咬碎吐了出来,此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那里。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顾家。”要不是从顾家传出来的消息,秦寂言也不会上门来问。

“哦……”秦寂言长长地应了一下,心算是放下一半:“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只要顾千城不愿意,他就有法子让老太爷打消念头。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

“嗯。”秦寂言唇角上扬,眼中多了一丝笑意。

坐下了,就等于接受了圣后的“赐座”,秦寂言怎么可能会坐?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在这个皇帝病倒,皇储不在,赵王造反,周王不定,五皇子野心勃勃的时候离开京城,景炎除非不想活。

“那,那……要不把顾姑娘的三叔召回来?顾姑娘的三叔在江南也算有些成绩,今年考核时好好运作一下,必然能评优,到时候就可以调回京城为官了。”心腹继续为景炎出主意,只是一个比一个烂。

除了这些外,银票上的印章与印泥也是有来历的,就算能将银票的纸张和墨仿出来,印鉴却不是那么好仿的,可是……

顾千城从箱子里,随手抽出一叠银票,就发现它们完全一模一样,就连最难仿的印鉴,也没有一丝瑕疵。

“咳咳!”秦殿下轻咳一声,提醒众捕快他来了,可是……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他这话看着是在警告这些人,可实则是为了这些劝皇上纳妃的人好。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

“顾千城你个小贱人,不就是挖了你娘的坟嘛,居然还敢告状,你死定了。”

顾贵妃的宫殿一片混乱,等五皇子收到消息时已经来不及了,皇上已经下旨,宣顾千城进宫……

这一检查,顾千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这是老天爷要亡他们程家呀。

大管家绝对是秦王府的得力助手,为秦寂言拉拢人都拉拢得这么不着痕迹。

秦寂言轻轻点头,“你说得对,程家的事就算现在没有人知道,很快也能查出来,捂只能是一时。”

“好疼呀!”顾千城紧紧握住老管家的手,指甲钳到了肉里,老管家却感觉不到痛。

这一击,几乎耗尽了她全部力气,她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割破了手,就有血了。没事,伤口很快就会凝固,不会一直流血。”顾千城扬了扬手,蛮不在乎的说道。

“姑娘你小心些,紧跟着我。”此刻船身早已停止摇晃,可走道里极黑,子车怕顾千城看不见路,会摔倒,这才谨慎的提醒了一句。

因之前就踩好了点,顾千城走出村子后,借着月色步入树林,一路往北走。

越往里走,温度更高了,景炎热得不行,露在外面的皮肤滚烫、溃烂,可景炎却连眉头也不皱眉一下,对着《夷国志》一一将九道门打开了。

难缠的蛇皮削掉了,小雪貂也不嫌蛇血脏、臭,更不在乎自己的牙齿刚刚磕痛了,上前死死地咬住蛇肉,不断的用牙齿撕扯,大有不把蛇肉咬下来,就不罢休的决心。

狂生之前与封似锦的人打,就是胜在人数多,现在有六扇门的隐藏的人加入,没有了人数上的优势,很快就露出败势。

封似锦见状,对总捕快道:“这里交给你了,千万别让他跑了。”和这里的情况相比,劫囚车的现场,更需要人坐镇指挥。

顾千城看了一眼,就猜到了是谁派来的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个正形。”秦寂言被逗笑了,侧过头,伸手勾着顾千城的下巴,“就算是大老爷与夫人,那也应该我是大老爷,你是夫人。来,叫一句亲爱的夫君来听听。”

好在,顾千城也没想过,光凭此举就能让自己在顾府立足,拖着受伤的身子,顾千城在顾府下人的注视下,一拐一拐地走入花厅。

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她只是怕顺风局呆久了,秦寂言会轻视对手。要知道任何对手,只要他敢跳出来与你为敌,哪怕实力不济,也能咬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