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网投 > 第10章:至高巅峰

第10章:至高巅峰

申博网投 | 作者:王笔刀| 更新时间:2019-09-02

钦慈抬眸,看了看天『色』:“这么快?就拿些糕点来吃吧,不必这么麻烦。沈傲,你远来是客,招呼不周,要不教人给你添置几个小菜来吧。”

高氏赢了牌,更是喜上眉梢,让钦慈太后脸『色』铁青,倒是坐在高氏下风的贵『妇』赵夫人有点儿神情恍惚了,她不比沈傲,在这宫里头,又不敢得罪钦慈太后,又不能得罪高氏,因此虽是全神贯注的样子,却完全是心不在焉,几次出错了牌,叫下一轮的钦慈太后更显不悦。

他这一句,诛心之极,从前还是质问沈傲害了他,现在却一改话风,直接栽赃了。若只是沈傲为了保命而害了自己,最多也不过是个行为不检,妄读圣贤书的小罪,可是雇凶杀人,杀的还是朝廷命官,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这是要将沈傲置之死地。

春儿刚好进来,见沈傲脸『色』显得有些黯淡,便问发生了什么事,沈傲略略地跟春儿说了,春儿蹙着眉道:“才来了半个来月就要回去,这不是故意拿我们开玩笑吗?况且现在杭州的生意还没有铺开,虽是已谈下几个铺子,但还得要装点、招募人手,现在回去,这生意不是要半途而废了吗?”

沈傲朝释小虎使了个眼『色』,口里道:“不用过目了,这叫君子之心不度君子之腹,杭州的才子都是谦谦君子,恰好本大人也是汴京有名的君子,关于这一点,汴京城上上下下皆是如此称赞的,兄台听说过一句话吗?平身不见沈才子,便作君子也枉然。这就是用来形容本大人人品高洁,虽出生于这浑浊世界,却是出淤泥而不染。不过,这些话我给你说说也就是了,你不要传出去,本大人爱清净,不愿意受人吹捧的,想当年,汴京的名流纷纷要给本大人立一座贞洁……啊,说错了,是节义牌坊,本大人断然拒绝,知道为了什么吗?便是不喜欢做这种抛头『露』面的事。”

在河堤旁的酒肆里,却是格外的安静,这里已有不少厢军、杂役把守,顶楼是一个视野开阔的厢房,从这里往下望去,那无数的阁楼屋脊连成一片,有一种高处俯瞰的畅快之感。在座的人早已到齐了,来人还真是不少,上至安抚使李玟,其次是转运使江炳,此外还有提刑使金少文,提举使周文,这四人乃是两浙路最大的头面人物,坐的位置最好,临着窗边,便可以看到熙春桥的全貌。

沈傲照着原文抄写了一些话,都是以蔡京对门生的口吻说的,只不过有的内容却故意曲解,比如那蔡京说到昼青时,从欣赏变为了厌恶,说到沈傲时,却只是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最后落款时,又添加了几句莫名其妙的隐晦之语。

沈傲道:“属实。”

杭州多富户,更何况那些附庸风雅的商人巨贾也爱和士子、秀才们厮混,众人聚在一起商量,都忍不住摩拳擦掌,这县尉太狂妄了,一定要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杭州的才子是不好惹的。

狄桑儿无地自容,心里忍不住地骂着沈傲,这人说起谎来和真的一样,臭书生,随便闯别人的房舱,还这般理直气壮,呜呜……这下惨了,什么都被他看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对方迟疑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沈傲这般大胆,正是这一会的功夫,沈傲已经回过头去,在他的身后,是两个蒙面的刺客,这二人一个身材魁梧,一个身材娇小可人,魁梧之人握着匕首封住了沈傲的咽喉,另一个娇小可人的刺客反手握着一柄长剑,一双清澈的眸子戒备地看着沈傲。

过了一会,吏部的堂官请他们进去,在耳室里安坐,一到秋闱过后,吏部上下就忙番了,大大小小的官员要分配,有人要致仕,有人要填补空缺,这最先授予官职的,自然是进士及第,虽然秉持着宫中的意思去办,却也让人头痛得很,天下的肥缺永远都是这么几个,宫中定下了调子,他们只能想尽办法腾出职位来。

这一次非但是赵佶点头,就是满朝文武也忍不住微微颌首了,程辉的对策很老成,合人胃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观望时局,做好准备。

赵佶沉『吟』不决,脸『色』晦暗不定,叹了口气道:“听卿一席话,倒是发人深省。”

“今金人崛起,屡战屡胜,辽人不能克,近有战报传来,说是金人与辽人于上京一役,辽军二十万人全军而没,金人占上京,虎视辽人临潢府,此番金使已抵达汴梁,便是要与我大宋会盟,相约夹击辽人,事成之后,我大宋夺回燕云十六州,金人得西京、临潢,诸位以为,可以盟誓吗?”

其他几个进士纷纷进言,大多都是主战的,他们本就是饱学之士,摇头晃脑道理一大堆,引经据典,无懈可击。

圆代表的是优秀,而点则是合格的意思,这便是说这七八份卷子算是全部录取了。

古玩这种生意,本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见沈傲要走,店伙连忙将沈傲拦住,笑嘻嘻地道:“公子若是喜欢,十贯吧,十贯卖你。”

说到底,还是万变不离其中,只要能作出经义来,管他题目出自哪里,只要按照格式破题、承题、开讲便是。

历年的科举批题,宫里都会派个公公来这候着的,有什么好文章,就挑选出来直接送进宫去御览,这是一个姿态,是向天下人说天子崇文,对学子很是重视。

“送画?”赵佶犹豫了一下:“叫他进来吧。”

王黼在那边要寻死,几个心腹去拦他,其余人有作壁上观的,有冷眼以对的,还有几个,干脆暗暗窃喜。讲武殿是朝议重地,今日倒教他们开了眼界,堂堂少宰要去寻死,还是被个新晋的进士『逼』着要死要活,真是百年难遇。

沈傲正『色』道:“你是帝姬,我是臭书生,学生岂敢冒昧。”

周若满是羞怯,沈傲心里大叫不妙,当着这么多人,表妹的自尊心又强,得先把人赶走再说,笑『吟』『吟』的朝趴在一边傻乐的周恒道:“表弟,你带碧儿去凉亭那里看看星星好不好?”

沈傲道:“不放,表妹不点头,我非但不放,还要再唱一首歌,叫伤心汴京城。”

周若原以为这是上天注定要她做沈傲的妻子,此时见了,却又是另一番心思,眼眸儿有些红肿,原来沈傲只因自己的一番话,竟是连夜做了这么灯来,倒是真难为了他。笑道:“寻常的孔明灯飞不了这么高的,你用的是什么办法?”

“啊?不许唱?”沈傲很伤心:“可是不唱,表妹就不知道学生的心意啊,所以一定要唱,要让表妹知道我的真心实意。”

沈傲回到国子监,心里对曾盼儿的死颇有些自责,他原本是想故意先将罪名安在曾盼儿身上,让真凶放松警惕,等真凶浮出水面。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刘慧敏竟敢杀人,心里唏嘘一番,心情也跌落到了谷底。

其实表兄妹结婚,在这个时代是常有的事,门第之见于夫人和周大少爷是没有的,毕竟沈傲的能力已经证明了他的厉害,更是获取了周家上下的认同,最大的关键还是在沈傲连订三门亲事的事上,周若嫁给了沈傲,岂不是要去做妾了?就算是明媒正娶,说是平妻,可是如此多的妻子,也教人难以接受。古时流行的是妻妾制度,而不是多妻制,男人纳妾是最平常的事,可都是妻,却较难让人认同,尤其是周家这般的大户。

“是晋人的伪作?”安燕此刻再不敢小觑沈傲了,道:“请沈公子赐教。”

是否参与终考,确实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不过沈傲早有了主意,当唐严问起时,很是笃定地道:“学生已经下了决心,打算报考。”

沈傲本就是不服输的人,根据他的判断,刘慧敏这样精细的人,绝不可能将酒具窃回自己的房里去,谁也不能保证宝物失窃之后会不会在他房中搜查。若是带到外头,以刘慧敏的小心,是绝不可能托付给人保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这宝物还在供房,藏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地方,等风平浪静之后,他再将这酒具取出,然后就能悄悄地将酒具转售。第四百零三章:西王母国

狄桑儿听沈傲说得颇有道理,还是忍不住抗议道:“我都说了,窃贼一定不是安叔叔,安叔叔的爹是我爷爷的家将,父子二人对我们狄家忠心耿耿,他若真是贪财,根本不必去偷。”

这检讨笑得更是灿烂,忙道:“鄙人周庄,现任书画院画司检讨。”

“有人来寻他?是什么人?”沈傲心里猛跳了下,连带着一旁的赵佶也紧张起来。

方才她还要威胁沈傲,被沈傲这一吓,花房里的事骤然在脑中一闪,眼泪汪汪的团团转着,连连退步。

狄桑儿举起酒具左看右看,道:“爷爷在世时,最爱饮酒,拿这酒具来供奉他的牌位,再好不过了,可惜要了我们一千五百贯,早知该和他杀杀价的。”

他灵机一动,无比正义地道:“哼,你居然还敢说你是武囊公的孙女儿,你太坏了,连学生最敬佩的武囊公亲眷也敢冒充,学生这世上最佩服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囊公。哼,我早就听说,武囊公有一个遗孤孙女儿存在这世上,武囊公的孙女,自然是知书达理,胸怀宽广的了。哪里有你这般既爱胡闹又爱撒泼的,哼!原本我还想放了你,可是你为了脱身,竟敢污蔑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今日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

大家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凉气,沈傲不由地想,原来这丫头不是小辣椒,是小老虎!

“喂喂喂……诸位兄台,我是刚换上的衣衫啊。”被这些湿漉漉的人一挨,沈傲干净的衣衫上,已染上不少湿泥,大叫一声,大家总算将他放开,吴笔笑呵呵地排众而出:“沈兄,这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走,先去喝了酒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