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117章:混世魔王

第117章:混世魔王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好了,你别气了,永康侯妇人一直以来也是个精明的主,她看上范阳卢氏的女儿,无非是因为左相卢勇如日中天,在朝中连右相都排挤得快没地了。比起忠勇侯府这些年的克制低敛,左相府锋芒毕露,她选左相背后的卢氏也不奇怪。”英亲王道。

谢芳华当先开口,“大姑姑”

八人看的目不转睛。

秦铮将头发散开,全部放在她手里,“你要是要的话,都给你消掉了做荷包。”

谢芳华“嗯?”了一声。

她左等右等,没等到事情成了四皇子被杀死的消息,却等回来了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

“皇叔,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也曾经教导过我啊,我不能辜负您的教导。”秦铮懒洋洋地道,“的确是我打的燕亭,那日他和我抢酒,我就打了

秦铮被拖着后退到灵雀台的栏杆上,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人,翻了个白眼,终于受不了地推开英亲王,自己面对忠勇侯,清声道,“欠债自然要还的,天经地义,我又没说不还?老侯爷,您急什么?”

谢云澜此时也抬起头,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沉暗,慢慢开口,话语却是对谢芳华说,“芳华,你先回府吧”

“是这样”皇帝不太相信。

但他依旧想看清,拼力地睁大眼睛。

“能reads;。”秦铮点头。

刘岸也弯身去看,果然如谢芳华所说,他转身,看向谢芳华,“依照小王妃的意思,是这个车夫自杀的?他为何自杀?是因为孙太医死了?他怕被牵连?还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凶手?”

谢芳华点点头。

她虽然打定主意这一辈子不再嫁人,但是也不想把自己忠勇侯府小姐的名声弄坏。

谢芳华向里屋看了一眼,原来秦铮一样警醒,深夜而来,外面的人几乎无声无息,屏息的功夫显然不次于她的言宸。看来有要事禀告了。

“不错,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进屋吧!”李沐清道。

秦铮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做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烧火做饭容易?若是这么想,你就错了!这个最难!”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p;??秦浩脸色发白,垂下头,自责羞愧地道,“孩儿不知……”

“回来了?”秦铮抬头看她。

二人转眼间便来到了那间房门口。正巧碰到连衣服也没穿戴整齐便往外急急忙忙跑的宋方。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你也回去,若是长久不回去,侯夫人会担心的,毕竟她怀着身孕。”谢芳华截住她的话。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谢芳华点点头,“我主意到了。”话落,她忽然笑了,“本来以为一个谢氏米粮便是极其有意思了。没想到谢氏米粮的公子却是更令人好奇。”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好,那烧吧。”明夫人咬牙,亲自去搬来了火盆,将卷宗放到了里面。

因为谢氏暗探秘密的丝网太大,足足交接了两个时辰。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这么说他背后有指使之人了”明夫人立即问。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对春兰说,“你出去,将她叫进来。”

不过无人敢问。

英亲王立即问英亲王妃,“出了什么事情”

老一辈的诸如永康侯等人,都忽然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是真正的过去了,属于他们儿子这一辈的一代真正的来临了。

秦钰一怔,“一日时间,你真已经做好筹划了”

“我敢不按时喝吗喝了,身子很好,没什么不适。”谢芳华摇头。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金燕知道秦铮这是给他自己和谢芳华的,有些羡慕,“这对簪子不止芳华妹妹戴着适合,铮表哥戴着也适合,真是让人眼红。”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谢云澜忽然闭上了眼睛,语气有些惨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罢了!我能挺过去就挺过去了,挺不过去就算了。至于其她女人的血,我不想再沾。”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谢芳华先去小厨房拿了个花篮,然后站在一株梅树下,伸手去摘梅花。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碧湖清幽,湖中莲花早已经开败,湖中莲叶已经结了小小的莲蓬,只剩下稀疏几只莲花顶着炎热的太阳开着。微风静静,气息寂寂。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对他道,“人各有志。”

谢芳华接过,收入怀里,“谢谢哥哥”

“别人家嫁女儿,都是盼着日子晚一些。可是自从你定下婚事儿,我和爷爷就盼着这一日到来。说来也奇怪。恨不得你嫁了一般。”谢墨含说着,也好笑起来,“大约是因为我们谢氏的女儿难嫁吧”

英亲王妃呆住,其她几位夫人也愕然。

谢芳华一噎,背过身子,快速地将衣服披好,动作利落地系裙带。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他离开后,谢芳华睁开眼睛,伸手轻轻地撩着水,直到现在,她还有几分恍惚,他们是夫妻了,是夫妻了呢以后同床共枕,同榻而眠,同寝同食,荣辱与共……

谢芳华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的嫁妆里,有我缝制完嫁衣和喜服后,看着还有点儿时间,另外给你做了两套衣服,不过就是颜色鲜艳了些……”

谢芳华重新坐下,闭上眼睛,“那现在就学吧”

------题外话---

谢芳华揉揉眉心,小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记忆没你呢。”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