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131章:豆蔻年华

第131章:豆蔻年华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水菡喝醉之后原来是这么热情的,像只难以驯服的小猫,而晏季匀也因为有了晚宴上那一幕而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在狂野中又夹杂着几分温柔,深深地占有着这具令他迷恋的身子,看着她白嫩的肌肤泛着诱人的粉红,他知道她此刻正享受着他的爱泽。

两年前,她本该是快要毕业了,但由于她的心脏出了严重状况,不得不去国外就医。

很快,小柠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屏幕上,水菡整个人都来了精神,激动地抱着平板电脑,只恨不得能钻进去才好……

第二天。

“不是吧……还真扛上了?”

一阵惊叹和笑声之后,大家都不由得将话题集中到了亚撒和兰芷芯身上。梵狄出身在梵氏家族,做事的手段比较狠辣一点,看问题的眼光也特别尖锐。

不等水菡反应过来,晏季匀已经怒气汹汹地冲到跟前,下一秒,她整个人便被大力拉扯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一对年轻夫妇早早地来了,坐在前排。女人大着肚子,男人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是童菲和杜橙来了。

这一秒,就这么不期然地定格在梵狄的脑海,呆滞两秒之后,只听他大吼一声:“停车!”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夜风,更凉了……

兰芷芯平时工作也挺认真仔细的,但今天一反常态,陈志刚提醒她几次了,也问过她是不是身体出问题,她都只是简单的应付过去。

她心里窝火……昨天乔菊回来,她和晏季匀在乔菊面前同声同气夫妻齐心,她当时对这件事还有几分欣慰的,但今晚他又留在了医院,只因为……那个女人下午闹自杀。

因为自卑,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才会拒绝他的戒指。但其实她内心的痛苦不比他少。如果当时她一口答应了,不顾忌那么多,现在,他的妻子应该是她才对……

“是我掉的,可这……”晏季匀很想说这不是他要送的东西,但沈云姿却是一脸欣喜。

嫣嫣攥着手里的门票,脑袋瓜子里已经在开始盘算了……演奏会?晏晟睿的?没什么可想的,必须去,必须去啊!

畅快地玩,亲密无间,两颗心在不知不觉间靠得更近了。水菡能感受到晏季匀的一些变化,他的话不多,可总是愿意充当她的跟班,让她享受到了被人重视和呵护的感觉,她的心,时时刻刻都在甜蜜着,有几次跟童菲通电话时都忍不住说自己hold不住了,心不受控制地又被他占据……

水菡注射完之后就像小柠檬一样的抱着晏季匀,母子俩眼巴巴的等着他醒来。

小柠檬的愿望实现了,看到了晏季匀跳骑马舞,父子之间的距离自然拉近,以前的不快都烟消云散,尽在一曲舞动之中溶解。

两人调笑了几句,气氛很融洽,水菡也接着告诉了晏季匀关于广告的事。

水玉柔朝佣人使个眼色,佣人立即心领神会地下去了,跟着水菡出去。

“我都知道的……我也是盼着那一天,每时每刻都没松懈过。我知道今天如果我不出现,你一定会很难过,会睡不着,所以我才假冒是送花的过来。我一会儿就要走了,最近都不会在城里,你和孩子要保重。如果你打我的电话不通,你也不要着急,我会给你打的。”晏季匀的温柔细语,充满了不舍,爱怜地在小柠檬脸蛋上亲了一口,诱哄到:“儿子,相信爸爸吗?”

“嘿嘿,我只对你一个人油腔滑调,说点真心话,你听了也开心,不过如果你不喜欢

童霏激动得脸都红了,杜橙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并且她还有越骂越起劲的架势。

“不!我不愿意!”水菡泫然欲泣的瞳仁里全是悲恸和慌张,拽着他的衣袖,哀求地说:“别走……求你别走好吗?刚才的电话,不是公事对不对?可以等仪式结束再走好不好?晏季匀……这是我们的婚礼啊……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水菡说不下去了,答应过不哭,可知她现在忍得多辛苦。

“爷爷,我甘愿领罚。”晏锥冻得瑟瑟发抖,牙缝里钻出几个字。

“那当然了,你爸爸没你跳得好看,还是儿子最厉害了!”水菡说着就在小柠檬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母子俩四只眼睛盯着晏季匀,露出同情的目光。

“情况不乐观,继续等着吧。”

喝了一杯牛奶之后,洛琪珊竟然睡着了。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的,可她却在躺下之后不到半小时就沉沉睡去。

梵狄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瞅着这群男人,若有所思……

听到这种像无赖似的话,兰芷芯无法生气,只觉得全身都被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包围着……她不是个爱哭的人,可现在她真想大哭一场,不是伤心,而是欢呼她遇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

亚撒已经有段日子没回来了,见到熟悉的景物不由得有几分感慨……或许除了这些树木和建筑,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吧。以前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哥哥,如今却是显得憔悴了,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

男人显然已经没有再逗留的意思,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只不过他也有些好奇了……不知水菡被赶出去之后将会做什么呢?去哪里?

“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晏鸿瑞?我不信……我不信!”乔菊此刻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死死瞪着手里的件,情绪万分激动。

会议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这次却是由洪战带着人进来,这家伙脸上还有几分难以言喻的兴奋。如果说先前毛秉华的出现不算太过震撼,那么现在出现的人绝对是能将会议室震个底朝天!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车里的空间本来就不大,这两人竟然还吻上了,还是嫣嫣主动的!

调皮是她的习惯,她不调皮就不叫嫣嫣了。

水菡和晏季匀带着宝宝回来,并非只为童菲的事,最重要的是对故乡的思念,纵然在大洋彼岸,魂牵梦萦的还是这片养育过他们的土地。

“橙子,我的身体状况你也是知道的,虽然现在胎儿是稳定,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我觉得你挺会照顾人的,可是出院之后,我们就……就……”童菲忍不住郁闷,这男人怎么还没明白她要说什么吗?非要她说得那么直白才行?平时的默契都哪儿去了?

再者,喝了白酒之后的洛琪珊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做出平时她绝对不会做的事情,就好像是将禁锢在灵魂深处的东西释放了出来,对于任何新鲜的事物,她都可能想去探一探。这时候的洛琪珊只是一个随意抒发情绪的孩子,为所欲为。

所以老板娘也明白水菡所说的这个朋友对于水菡的意义何在。出于一种女人对女人的怜惜,老板娘竟真的萌生了帮助水菡呃念头……就当是今天收下了晏季匀的12万,这份厚礼,就在水菡这人情上还吧。

他是已经开完会了还是没有结束呢?水菡觉得自己这么等下去是没有意义的,反正他开完会也会去那个小三家里安抚她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去了。

梵赫磊和何宇森两个狼狈为歼的卑鄙小人见到梵狄这么爽快地签下名字,心里各自都松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要费点功夫的,没想到还挺顺利。

哎,看来借酒浇愁的方法真的不好,只是当时高兴一下,醒了之后,这世界依旧不变,身边依旧是空虚。

因为他们的家长觉得只有这种门槛高的地方才适合子女的身份,在这儿,随便抓一个出来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士,不管是来相亲还是来这里休闲,只要周围都是门当户对的人,对孩子就是有益处的。

就这样,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开始了交谈,男人再次介绍了自己,他是家中独子,父母开了一间外贸公司,生意蒸蒸日上,在本市也是有些名气的。言下之意是在暗示沈云姿,假如嫁给他,不用发愁有人会跟他争财产,家里的一切终归都是他的。

“嗯……是我太敏感了,她哪里还会有动静,醉成这样,真是不自量力,谁让你喝那么多的,我不会护着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少喝点?”晏锥心里念叨了几句,只是,他也不由得皱眉,她喝得这么醉,这房间里的酒味怕是一时难以消散了。

“嘶……”空气中响起了晏锥倒抽凉气的声音,这一秒,全世界都安静了。

晏锥是男人,并非神仙,他若是此刻能当作自己触到的是一马平川般冷静,那他一定是某方面有严重问题。可他是正常男人。因此,难免出现几秒钟的呆滞。

就在咸水和大海之间

晏晟睿站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悠闲地靠在课桌上,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她,他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淡淡地说:“肖灵梦是吧?你是我见过的最调皮的学生了,上一节课竟然耍我,呵呵……假装自己五音不全,唱歌跟鬼哭狼嚎一样,吓得同学们都差点暴走,你是故意的吧?”

嫣嫣这么想着,心情莫名地安定了一些。

晏晟睿哪里知道嫣嫣其实早就有一张门票了,是杜奕铭给她的。

晏鸿章和晏锥也同时望着洛琪珊……对于凯旋集团的变故,他们虽然知道一些,可并不是全部,尤其是那个蓝覃,与洛家的恩怨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晏家不知道耶很正常。现在由洛琪珊亲口说出来,这是最合适不过了。

晏鸿章闻言,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是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的孙儿:“你这小子,口是心非,别以为爷爷不知道你的风格,就算爷爷不开口,你一样会去找证据,因为,洛家蒙羞,就等于晏家蒙羞,你不会允许家族的声誉蒙尘。”

走上二楼转角处,杜橙停下脚步,顺势将手从方凯琳手中解.放出来,神情淡然地看着她:“你不是来找朋友的吗,你先去吧,我还有事。”

相比起沈蓉的激动,廖辉就显得淡定不少……起码表面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