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24章:极上巅峰

第24章:极上巅峰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转身快步走进酒店,等到站立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才听到里面阵阵的哭声,是芽芽,扯着嗓子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声嘶力竭地哭得嗓子都快哑了。

这里的设计跟摆设就跟他的人一样,简单、大方、一目了然。

******

“我、我办公室还有事情。我一直很认真工作的曲总,我这就滚了,好吗?”

沉睡中的裴淼心想,这秋老虎当真是磨人,胸前的睡衣几下就被挣脱开来,是谁的大手好像带着满满的魔力,从上到下,抚慰过她全身……

夏芷柔正低头吃着面前的猪脚米线,一只手忙着将米线送进嘴里,另外一只手时不时理一下下落的碎发,几下吃完米线以后又去夹小碟子里的泡菜,不到一会儿又举起手来,“老板,这里再来一份猪脚,要煮软点的,打包带走。”

她心花怒放准备回身,他突然在身后叫了她一声:“那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

他想起多年以前裴淼心曾同他开过的一个玩笑,说起了什么“公主病”。

“没有。而且我刚才在楼下看见,大少奶奶是自己打车过来的,她自己的车……可能真的卖了……”

“这……”曲母看了眼女儿,又去望曲市长的方向,“这还真是像,啊?老曲,婉婉小的时候长得可不就这样?哎哟,你还别说,这大眼睛高鼻梁的,还真是三分像裴淼心七分像咱儿子啊!”

正犹豫间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光听那铃声,她都知道是尤嘉轩,那是他专属的铃声。

她本来就是他的!他们结过婚有过家,她本来合该就是他的,可是她却在子恒出车祸,整个曲家上下忙得不可开交时趁乱威胁,还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跑了,现在却害她来便宜了别的男人!还便宜了这么久!

“曲耀阳我恨你!”她保持着一边大腿挂在他腰间的姿势,即便被他捂着双唇,仍是痛苦得闭上眼睛。

她的美好柔软紧紧咬住他所有就快要崩塌的神经,他甚至能感觉她全部的心跳声,两个人紧密相连的地方“突突”跳着,舒服得他只是这样都快要不行。

这个时候这么多台照相机跟摄像机对着他们的方向,她的身份敏感,丈夫亦才过世不久,这个时候同别的男人说些有的没的,保不齐就被有心人听去,做了新闻。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该死的裴淼心!”天知道这感觉让他纠结难过了多久,声音都跟着暗哑到了极点。

“……芷柔,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我想同你谈一谈。”

“这个你放心,就算耀阳不爱我,我还是爱着他的。我这人有个习惯,只要是我喜欢也想要的,谁都别想来同我争,谁争都不行。”

夏芷柔看了看她,又去看她身边的男人,只觉得那男人就连看着自己的模样都不怀好意。

她站在门边看他撑伞到车前,坐进车子以后,还是降下车窗对她说道:“心心,你到现在还怪我当年伤害过你的事吗?”

曲臣羽的话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跟平静,可是裴淼心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提醒的味道。

拽着车钥匙回忆那车究竟停在了哪个区域,跟曲臣羽借的小车,两厢的现代,若不是自己的执意要求,他差点没有给她配辆大奔,顺带再找个司机帮她开。

陆离笑完了看到裴淼心身后的电梯间有人出来,这一张望,正好伸手就指,“呐,裴淼心,你不是想要讨个说法吗?这车的主人来了,你要赔偿只能跟那位说。”

她说:“曲耀阳,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满意了吗?你是这样想的吗?可是怎么办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东西就是覆水难收,你在我爱你的时候没有爱我,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就不爱你了,你现在做这一切也只让我觉得可笑而已!”

他发现自己像是中了她的毒,现在的裴淼心早不是曾经那个单纯可爱的裴淼心了,她是一株毒,是他明明爱着并且努力靠近,却根本求而不得的东西。

易琛把跑车的车顶伸上来,望了眼旁边被突然的雨势淋湿的裴淼心开口,“我在前面那个楼盘有套公寓,你要不先进去把头发擦干……”

易琛彻底没有语言,这渐大的雨势让他也好生狼狈,再不去管她,几步奔到楼道前的屋檐下站着,拍了拍身上的水渍,头也不回地向着电梯间而去。

“我知道!”他焦急的声音直接将她给打断,“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在哪里!”

她前前后后翻遍了所有报纸,那些报纸上的新闻关于她的一切全部都是负面的消息,可是提到她曾当过小三的事情却极为隐晦,只有几句话简单地一提,说其实当年曲市长家的大公子是结过一次婚的,不过素来稳重低调的市长公子一直隐着没提,所以外界才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结过婚,是这位“中国卡米拉”痴情守候了多年才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舀好了他的米饭放到他跟前,自己也立刻端起一碗,把脸埋进碗中认真吃饭。

裴淼心有一些生气,又害怕旁边的曲臣羽听出些端倪,狠一皱眉后才道:“盐又不贵,你多放点。”

他轻声又同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才挂断电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就取消,明天我什么人都不约。”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他笑着又去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道,“这酒就跟我认识你的时间一样,也是认识你的那年夏天,我没在a市待多久就离开了,我去了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买过一小块地打算自己种葡萄酿酒卖。可是新开发的葡萄种植地,头一两批的葡萄都不能用来酿酒,每回都要等到所有葡萄成熟,然后将它们打落,埋在泥土里面。”

“可是,突然有工人跑过来跟我说,今年的葡萄丰收,可以酿美酒了。我着急奔到地里一看,随意摘了一颗往嘴里尝,不是太酸,也不是太甜,那味道清清爽爽的,却真的是时候酿美酒了。”哪晓得苏晓越听便越是生气,竟然真的动起手来。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聂皖瑜撅嘴冲他办了个鬼脸,已是窜逃到裴淼心的后边,抓住后者的胳膊就开始嚷:“我不管我不管,二嫂你看他这人怎么这样,我大老远跟他从北京过来,在a市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还非要赶我出去,我一个人晚上住在酒店那得多害怕啊!二嫂,救我,我要无家可归了!”

“你是因为真的觉得肚子饱,还是因为那粽子是我剥的,所以你才吃不下去?”她的明退暗躲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转变,为什么凭的让他心烦意乱?

他大步上去狠狠箍住她下颌,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别再让我听见这句话了行吗,裴淼心?如果你再问一遍我是谁,那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来向你证明我到底是谁!是,臣羽是我至亲至爱的弟弟,可他也曾背叛过我,如果不是他,当年你根本不会有机会离开我的身边,你说,就这样的兄弟,我还有没有必要顾忌他的感受,嗯?”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裴淼心迎着窗外的日光将电话接起,“喂?”她跟他早就没有什么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