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26章:斤斤计较

第26章:斤斤计较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然他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她,也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但是,在成亲之前,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越轨的事情,而成亲的那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洞房,第二天,他便奉皇上的命令急的赶来了桐城,这其间,他根本就没有跟她发生任何的肌肤之亲。

原本以为,在他的心中,她至少还是有一点的位子的,那怕就是一个如同妹妹般的情感,但是现在看来,就连那样的一种感情都没有。

原来是这么回事?

凤阑绝的脸色却是猛然的一沉,一双眸子中,快速的漫过几分冷意,冷冷的扫了蓝岚一眼,然后便快速的望向了上官云端,似乎有着几分紧张,生怕上官云端会答应了她。

显然,她的酒量不错,三杯下肚,她竟然并没有醉倒。她也暗暗庆幸先前改了赌注。

“皇上,桐城又传来急书。”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侍卫,急急的进来禀报。

他的目光平缓中却带着足以透视一切的锐利,只是阅览过后,整个房间里,并不存在任何的异样……

“让人暗中监视南宫府,不管任何人出去,都要暗中跟踪,确定去处。”凤阑绝眉角微挑,再次用千里传音吩咐着隐。

凤阑锐听到她的话的,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的变黑,一双眸子中却是微微的圆睁,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于是在一边火上加油道,“本公主只不过是好玩想跟你比试一下,你何必扯的那么远,还激怒了皇上,皇上可是一国之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皇上说话?:”

凤阑绝微微冷哼,很好,看不起他的女人,接下来,他会让他好好的记住,他的女人,绝对不是任人欺负的。

皇上的双眸微沉,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怀疑,唇角微动,冷声道,“云儿,你这是不是乱写的?”

那些数字间的规律是她告诉他的。

“怎么?难不成你想要的只是一个木偶娃娃。”上官云端眼角微抬,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沉声回了他一句,这个男人难不成想娶的也是一个只会听话,顺从的女人。

他此刻心中那才叫一个得意的,若不是场合不对,说不定,他会大笑出声。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恩,这样也好。”上官傲天自然明白的他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应着。

“有些话,我一定要说的。”秦思柔没有理会夜无痕,而是仍就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一脸的坚持。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上官云端却是听的愈加的迷惑,听她的意思心中并不爱夜无痕,既然她不爱夜无痕,又为何一直不明不白的住在王府中呢?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太上皇的寝宫外,严加防守,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太上皇。”这件事情是最关键,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那西域人说过,他的摄魂术可以管七天左右,今天恰恰是第七天了,他不不敢确定太上皇会不会醒过来,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

“这次王爷不仅请了我们,而且王妃还说要请各位夫人,不是说已经设了宴席吗?怎么不见王妃?而且,也不见各位夫人到来?”另一个大臣,也一脸疑惑的问道。

他跟着前面的大臣,慢慢的向前走着,只是,脸上却微微的多了几分隐沉,双眸也微微的垂下,只是看着地面,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然后便吩咐人将丞相与柳如絮的尸体抬到了车上,送了回去。

“是丞相的传害之宝。”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丞相的药医好了她的病。

“谁?谁要走了?”上官云端听的一头雾水,一脸迷惑地说道,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微挑眉道,“你是说秦思柔?”

“希儿?”蓝魅辰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坚决的拒绝他,一时间,不由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希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本王知道,你心中还在怪本王,但是今天本王是真心的来提亲的,你竟然就这么拒绝本王?”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而皇上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是却再次沉声道,“朕问你们话呢,为何不回答?”

“那么本太皇问你们,你们是如何知道国库所在的?”太上皇的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望向他们时,多了几分逼人的寒气,更有着一股似乎可以穿过一切的穿透力。

因为,她很清楚这张脸可能会给她带来的后果。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

“云端,这个称呼,本王喜欢,以后就这么喊。”凤阑绝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他微微的扶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但是因为她刚醒来,怕她会不舒服,所以不敢太过用力。

呃,叶寒愕然,无语,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他干嘛操那个心呀。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凤阑绝听到太上皇的话,不由的愣住,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太上皇怎么会知道的?

那些侍卫,想要拿下凤阑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凤阑锐看到那些快速围过来的侍卫,神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除非那人早就知道。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按爹爹所说的,当年爹爹是被老夫人下了那种毒的,送进了二夫人的房间中的,那种毒可是没有解药的,唯一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有发生肌肤之亲,若是爹爹没有碰二夫人,那么爹爹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那个男人的身子彻底的僵滞,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明显的难以置信的愤怒,突然怒声道,“小晚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那把匕首便直直的剌进了他的胸口。

夜无痕的眸子慢慢的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略过,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而且竟然在刚刚那随意般的闲谈中,便将李玉绕了进去,就连丞相都无所防备,不得不说,她的确是够狡猾。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更多了几分冰冷的嘲讽,唇微动,再次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刚刚本王的王妃接上来时,为何没有人说算了,同样是游戏,同样是娱乐,总不能这会就突然变了吧,而且刚刚皇上还特别强调了,不管是谁,只要接不上来,就要接受惩罚……”

皇上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点一点慢慢的变黑,这凤阑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竟然真的要让他也在这大殿之上学狗叫,真是岂有此理。

他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表面上看来,似乎是顾及了凤阑绝的面子。

“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证明什么?”皇上暗惊,再次望向他时,眸子中的担心也再次的漫开,凤阑绝的意思不会是证明他没有告诉上官云端答案吧?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但是,你若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她那诱人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那双远望的眸子中,似乎同样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透视。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抓住他,抓住他们,我重重有……”张大旺再次急的大喊,他家的银库可是被他们抢光了,正有抓住他们才有可能找回那些银子,所以张大旺当然着急。

最后得出结论,好吧,这个女人,非同一般人……

他李玉有那么傻吗?在这个时候,他怎么都不可能会承认认识那些人……

叶寒似乎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也微微的一眯了一下,唇微动,慢慢的说道,“这样呀,好,那以后,她所有的饮食都由我来负责,我保证大人,小孩都健健康康的。”叶寒很自然的接过了料理上官云端的饮食的责任,虽然是接的皇后的话,但是很显然,他早就有这个意思。

而此刻,她也明白了,叶寒先前说她怀孕的话,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担心与凤阑绝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凤蓝绝已经将那些受灾的百姓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也帮着他们重建了家园。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他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略带诡异的轻笑,身影微动,跃了下来。

月儿毕竟不放心自家小姐,所以很快便将茶端了进来。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他毕竟是夜阑国的王爷,想要进宫,应该也不是难事。

侍卫明显的多了很多。

“那要怎么办?”凤忆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恩,那孩子的确不错。”皇后也不由的称赞道,看来,这三王爷的人缘还不错。

“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应该会有大殿之上吧?”上官云端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这件事,绝对有问题。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这样的反应,谁都不会认为这只是因为她是凤阑绝选中的王妃。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本来就极为的虚弱,那经的起这样的咳,那涨红的脸微微的变了色,似乎是一口气没有顺过来。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这次有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毕竟现在凤阑锐已经是皇上了,他就不怕被凤阑锐发现了吗?将来影响他的前程吗?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那尚书大人犹豫了再犹豫,思索了再思索,终究还是没有敢说出一个半字,只能在他的‘淫威’下妥协,“好吧,但是只能允许十人进入。”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是,是。”尚书大人连连的应着,等到夜无痕落了座后,才重新坐了回去。

就算速度再快,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毕竟,刚刚在场的,都可以完全的确定,那丫头是真的死了,那个奸细应该更清楚这一点,毕竟,那针上的毒的厉害,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更何况像这种场合,衣装都是极为的讲究的,上官云端身上这件衣服还是上官傲天特意让人赶出来的。

上官云端现在才明白了她的目的,竟然是让她来换衣服的。也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皇上虽然不满,但是当着众大臣的面,听了那‘宫女’的解释,也不好再去计较了,只是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现在,再想带她离开,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不是吗?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雨儿,雨儿。”此刻,上官傲天也快速的来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蹲下身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喊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雨儿会这么死的,就连夜无痕再怎么狠,都没有要上官凌雨的性命呀,到了最后,竟然是她的娘亲亲生结束了她的性命?

“你?”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冰冷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嗜血的杀意,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到了现在,她竟然还一点都不悔改。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二夫人一听,腿的都吓软了,这儿可是在夜无痕的府中,可没有她说话的份,更何况现在老爷已经离开了,心中虽然对上官云端恨到了极点,却也不得不离开。

“上官云端,竟然听到你对本王说谢谢,真是难得。”夜无痕微愣了一下,随即半真半假的笑道,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心中,不想给她任何的负担。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只是,她只想着骂夜无痕,想用这样的方法激怒夜无痕,但是她却没有想过,如今夜无痕是要让人割她的舌头,割了她的舌头,她就骂不出来了。

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一沉,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怒意,没有想到,身为娘亲的人,竟然会这么的教育自己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从小活在嫉妒与仇恨中,难怪雨儿会变成这样。

老夫人与二夫人以及上官凌雨纷纷惊住,特别是对上夜无痕那双冰冷嗜血的眸子时,那敢再乱说一句话,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全部的咽回肚子里。

一想到云儿差点因为她丢了性命,他就忍不住的害怕,所以,雨儿的武功真的不能留。

此刻王府书房中。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她原本还觉的这蓝岚不错,以前还经常的跟着她,现在却是越来越觉的她讨厌。

蓝岚见上官云端竟然超过了她,一张脸瞬间的阴沉,身子更是极力的绷紧,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有着一股狠不得将她焚烧的怒火。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他们自知,今天不管换了是谁,都不可能会背出这么多。

上官云端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再次环视过众人,再次轻声道,“我刚刚只看到这儿,所以只能背到这儿了。”

“女人,女人怎么了?女人不是牺牲品,女人也不是附属品,每个女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主见,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女人不是注定要为男人而活,而是要为自己而活,只有这样,我们女人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

“他没有帮她?”房间里的人听到她的话,声音中的怒火明显的少了几分,似乎更多了几分希望,只是却随即再次问道,“既然他没有帮她,为何还让她进了京城?”

“可是,学武功很辛苦的。”凤阑绝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他是学武之人,所以很清楚学武功的辛苦,那种苦,就连身为男子的他有时候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女子。

“你呀?”凤阑绝微微的摇头,声音中却是满满的宠爱。

上官云端一大早便被月儿拉了起来,开始装扮,这一次,月儿不顾上官云端的反抗,硬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给上官云端化了一个妆。

“哎呀,我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了,我马上去拿。”月儿突然的跳起来,惊呼道,不等上官云端与依琴反应过来,她已经飞快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她是去拿什么东西了。

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间,月儿已经倒了茶,转过身,慢慢的向着她走来。

难道是母后出了什么事?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那个宫女出了房间,刚关上房门,凤阑绝突然的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唇便快速的吻向了她。

“上官云端,下次再不好好的照顾自己,再一个人去面对那样的危险,绝对不会是这样轻咬两下就算了,本王绝对会狠狠的惩罚你。”凤阑绝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双眸中的怒火微微的升腾,一字一字狠声说道。

“是,这不是雪凝,这只是一种香料,味道与雪凝极为相似的香料。”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撇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道,那声音低的几乎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她早就猜到李贵妃可能会诬陷她,所以在离开前,将那茶水全部换掉了。

他没有太用力,但是却仍就微微的有些疼痛。

“好了,省省吧,不管怎么样,本王都会娶你,绝对不会放手的。”凤阑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一脸郑重地说道。

双眸微转,这次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恰恰有一个空位,刚刚进来时,位子都差不多坐满了,而上官凌雨肯定以为她是绝对不会再出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位子。

至于那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