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27章:步步登高

第27章:步步登高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滕青山!” 五人都有些吃惊。

“这姑娘叫李珺,她父亲叫李袁,居住在离这不远的宛城,这李袁是一个商人,家里也算富裕。不过,就在昨天夜晚,她一家人都被人杀了。我要你好好查一下,到底是谁杀死她全家的。”滕青山说道。

滕青山暗惊。

绿衣少女被说地脸涨红:“我,我……她滕青雨一个乡下小村姑,更加不配少宗主!别说她,就是她哥,你看着……明天,肯定被臧锋师兄打的没还手之力!”

“咦……”滕青山略微朝那书籍中看了一眼,只见那翻开的一页,最上面写有‘第二日,张野持着精铁劲弓,再次进山,这一次,张野没再犯错,成功猎杀了一头野猪’,看到这几句话,滕青山有些愕然。他一下子就判定出来——

……

“是,师傅。”滕青山恭敬道。

可是,在滕青山未来之前,诸葛元洪最看好的就是‘臧锋’!

石子体积小,蕴含内劲少。

滕青山点点头。

要通过‘神’控制内劲在体外运转,太难了。

“关统领!”滕青山突然走出大帐,“进来一下。”

“没事,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吗?”滕青山连转移话题额,“现在赤鳞兽鳞甲咱们也弄到手了,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准备一下,回江宁吧!”

“亲传弟子?”

滕青山仔细看着诸葛元洪,到如今,自己的师傅就只有一个,前世的滕伯雷!前世滕青山便是形意拳宗师,滕青山内心是很骄傲的,让他拜师……这并不是轻松的。

连先天强者也忌惮三分的蜕变后的赤鳞兽,谁去硬拼,就是送死。

或许……

不足一个月功夫。

杀死司马庆,滕青山没骄傲的认为自己就无敌了。

第二天一早,如今已经进入九月深秋季节,天气也冷了下来。

关绿连道:“赤鳞兽,不可能总呆在老巢。等它不在老巢,再去偷!”

噗!

呼!

轰!轰!轰!

“嗯?”滕青山猛地转头。

须知,他这一偏。第一,飞行轨迹改变了,他现在落下的位置,是滚热的岩浆流。

诡异!

“大家往前冲啊,抢黑火灵果!”

那些远远在外层,看不到岩浆湖发生一切的武者们,还高喊着,试图往前冲。

“滚开!”吴越一声咆哮,猛地一挥刀,他所飞的方向武者们立即暴退,吴越直接一个翻滚,而后盘膝落地,同时抓起自己右脚。只见那右脚的鞋子早就燃烧掉了,而右脚的皮肉也烧地通红,鲜血淋漓,隐隐还看到脚趾骨。

“是。”滕青山手持轮回枪,低沉应道。第六十五章 灵果成熟,疯狂!

冀鸿心中一震。

青湖岛一方最终还是先一步完全进去,归元宗一方略微慢些。

其实不喝水,滕青山都不在乎。

陡然,岩浆湖一股热气澎湃开来。

暴『乱』了!

蓬!蓬!噗!

噗!

对!

“飞猴石?上次咱们搜索还路过那,那深潭我还进去洗了一个澡。那个大深潭?潭底有一个水底通道?”

“你先带我去,如果真的有黑火灵果,秘籍我给你。”古世友说道。

顿时肥胖中年人拎着乌岱,在崖壁上点了数下,便飞到洞『穴』中。古世友也紧跟而入。

乌岱也未曾进来过,他们一行四人只能小心谨慎地不断前进,先是沿着裂缝下到地底,随后透过水雾,来到岩浆流岸边。他们也不敢胡『乱』闯入旁边阴暗不可测的隧道,只是一路朝前进。

他如果朝下跳,肯定被抓住。

滕青山站在山脚下,仰头看着那崖壁上迅速爬着的精瘦汉子。

精瘦汉子一窒,对方猜的好准。

滕青虎、杜洪二人双手双脚并用,也飞速攀登。

杜洪喝道:“小子,你怎么下去的?”

“怎么,嫌少,要不明天你晚上的酒,也给我。”

滕青山立即开始详细说起,旁边冀鸿、关绿二人听得也『露』出喜『色』,听闻那黑火灵果竟然是在火岩浆所在处,也是有些吃惊。

和这两大宗派比,归元宗要差上不少。

“我,华赤柱!”中年汉子笑道,这一句话说的特别大声,周围武者们顿时议论声一边,提到这‘华赤柱’。能让古世友直接认输,这‘华赤柱’实力毫无疑问。看来《地榜》上又要多一个高手了。

……

“这才刚开始!”滕青山一笑,脚下一蹬。

“锵!”司马峰直接又是一劈,同时朗声喝道,“崩山九剑!”

“哈哈……”

……

……

这一招,也将是五行枪法的第四招。

滕青山丝毫不感到困,他心中有些疑『惑』:“我这五行枪法第四招,到底选择哪一个方向?”在融合枪法过程中,肯定要抛弃一些无用的,融合精华,将火属『性』枪法意境完全表达出来。

……

很快,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人马来了。

“统领大人他们回来了,准备晚饭!”

“总之,肯定有不少人不信邪,不信你有那么强。想踩着你,得以名传天下。”冀鸿转身盯着滕青山,“青山,我命令你,如果再有人挑战你,你必须应战!而且,要出狠手,杀死都行。”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咦,看,那在冀鸿统领身边的年轻人,就是滕青山!他击败了孟田!”

一顶顶大帐,很快固定好,每一个大帐,都足以让十人在里面睡觉休息。

滕青山这两三天,也来过三次。

“少当家,那滕青山能击败孟田,手段肯定很厉害,不可小视。”也有马贼说道。

他的左臂是断的!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当然是被我杀的。”滕青山说道。

那说话的大汉顿时一瞪眼,便要发火:“你这……”他旁边的伙伴立即拉住他:“那可是铁衣门高手!”

赤鳞兽鳞甲的威力,毫无疑问。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关统领,可有三十岁?”滕青山突兀问道。

心存热血,闯『荡』天下,进行生死磨砺的武者,有很多。

“秦狼。”滕青山应道。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一间堂屋内,朱崇石坐在主位上,酒意已经散去不少。

归元宗,宗主‘诸葛元洪’门外,一名中年灰袍男子急切跑过来,此刻书房里面没有一点灯光,黑暗一片。可灰袍男子却知道……宗主一个月大部分夜里,都是在这书房呆着。反而那专属宗主的练武场,却很少再去。

灰袍人点头。

“是,族长!”

夜『色』朦胧,一名名武者都静静等待着。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族长。”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这么小,就没了爹娘!

“不过赤鳞兽再厉害,咱们也无法收服它。真正让武者心动的,是和赤鳞兽伴生的灵宝‘黑火灵果’。”段侯眼睛发亮,不停说着,“秦狼兄,当那赤鳞兽长大,只有吃了‘黑火灵果’,才能最后蜕变,蜕掉黑『色』鳞甲,长出赤红『色』鳞甲!成为可怕的妖兽!咱们武者可以抢在它之前,夺了那黑火灵果!”

而是——

他却不知道。

血月舞,孟田名震天下的绝招。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咻!

“锵!”孟田身体飞抛开去。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一个后天高手,即使能名列《地榜》,也依旧只是后天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旦面临成百上千人马的箭矢齐『射』,也要被『射』死。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滕青山见状,立即明白。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比如滕青山刚得到的金蚕丝背甲,那金蚕,就是蛮荒中独有的。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一道身影从一间屋子内窜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红『色』刀光。

那墙壁仿佛纸糊的一样轰然倒塌,碎石崩飞,泥土飞扬,那孟田立即飞起。

……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咻!”“咻!”“咻!”

在滕青山前世世界的历史上,在千军万马中,夺上将首级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今天,滕青山就展『露』了这一手。以他如今的枪法,这些马贼连阻拦他的脚步都不能。不过为了保护朱崇石等人……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能够让一名《地榜》高手效劳,那位朱家十三少爷,也的确是有手段。第四十二章 金蚕丝背心

“是,是。”大当家连应着,同时他仔细思索着哪里还能凑银子,急得冷汗滚滚。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吱呀!

“我昨天,也听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说道。

“哥,从这里到楚郡,有近两千里路,路上危险很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滕青山身旁,眼中满是不舍。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诸葛青,忍不住说道:“青山大哥,路上小心!”

滕青山点点头,瞥了那近百名护卫,笑道:“你们朱家富甲天下,有了这么多护卫。看来路上,我麾下兄弟们也会很轻松啊。”

“青山兄弟你有所不知。”朱崇石笑道,“我这次是拖家带口,从海外归来。难不成将家人留在海外,当然得一起回来。”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让开,都给我让开!”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