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29章:毕恭毕敬

第29章:毕恭毕敬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小娃儿若是细细的看来,跟孟千寻还是很像的。

路上也都忍不住的惊呼,孟千寻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是她现在楼上,就算想去救那小女孩也来不及呀。

声音轻柔,依如平时的清甜,体贴,带着她的关心。

“爹爹,娘亲,你们不用管宝儿,你们继续,继续。”只是,还不等夜无绝开口,宝儿那略显稚气的声音突然传来,隐隐的还带着几分歉意,而说这话时,她的双眸仍就紧紧的闭着,继续装睡。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却也极力的压下体内的冲动,让自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孟千寻的身上移开了些许,看到宝儿听到孟千寻的话,只是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后,仍就躺在原来的地方。

从他记事起,每次,母后见到他,都会问他书背的怎么样了,武功练的怎么样了,字画练的怎么样了。

当然,只怕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但是,再不合适,他还是要进去,要先跟她说一声,要不然,明天他的父母进宫提亲,肯定会把她吓倒了。

母后也因为太过伤心,没过多久,也跟着父皇去了。

他若真的想要跟北尊王朝对立,那他也绝对占不到丝毫的好处。

特别是在她看到李逸风跟孟冰一直手挽着手上,心中更多了几分妒忌。

隐在暗处的人,慢慢的转身,离开。

可能,他的心中认定了李赢不会逼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李赢望向他,一脸的心疼,然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沉重地说道,“好吧,大哥陪你去喝酒。”

而且,今天晚上,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逸风,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就只是在喝酒,空腹喝酒是最伤身的。

“逸风,听说那北尊王朝的公主条件不错,人长的漂亮,有聪明,不是说,当今皇上生病,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个公主处理,听说,她处理的还非常好。”秦敏儿也忍不住的问道,就是因为听到了太多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说,都说这位公主太过优秀,太过特别,所以,他们才觉的,李逸风可能是喜欢上这位公主了,决定娶她了。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李逸风听到此刻秦敏儿的问话,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那紧闭的眸子似乎微睁了一下,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喝的太多了,所以,睁了几下,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答应过她,答应过她,要放手,放手,成全她。”李逸风此刻已经醉的什么都分不清了,只是按着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本来的做着回答。

“是呀,是这么说的,而且听说,正是北尊大帝一直在找寻的皇后所生的,对了,这件事情,你不是知道的吗,北尊大帝十九年前,跟他的皇后失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他的皇后,现在总算找回事了,而且还顺带着找回来一个女儿。”秦敏儿听到他的话,连声应着。

“父亲,你不在你那边休息,怎么就突然的跑到这边来了。”李赢见李老爷子虽然相信了他的话了,便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更生怕李老爷子再继续在那个问题上打转,便故意的岔了话题。

北尊大帝的眉角微挑了一下,对于他的话,再次冷冷的望了花断尘一样,神情间隐过几分高深莫测的冰冷,此刻,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中在想着什么。

若是北尊大帝此刻真的有些相信他,听了他的话,那么她知道,到时候,花断尘一定会给北尊大帝一个那个尸体就是北尊大帝的真正的女儿的证明。

“来人,将他给朕打入天牢,听侯发落。”皇上的眸子再次的眯,这一次,并没有再给花断尘开口的机会,便冷声下了命令。

“快写,否则、、、”花断尘一脸的阴狠,扣着孟千寻的脖子的手再次的猛然的用力,是真的用力,顿时,便看到孟千寻的脸,瞬间的涨红,圣旨有些发紫。

所以现在,只能求娘亲帮忙了,父亲向来都是最听娘亲的话的。

秦敏儿望向李老夫人时,极力的忍着笑,不过,神情间却多了几分钦佩,其实,她明白,这是老夫人的一个手段,虽然听着像是开玩笑的,虽然听着像是可有可无的,没多大的用处。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好呀,我奉陪到底。”月无双听到他的话,亦不见任何的异样,似乎他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唇角仍就是那轻松随意的微笑。

两人,一个阴沉,一个轻笑,一个绷紧,一个随意,向着擂台走去,此刻,其它的选手,都已经上了擂台,似乎正在等着他们两个人了。

不过,此刻,那带着怒火的声音却没有丝毫的杀死力,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危险。

这句话,已经胜过所有的甜言蜜语,胜过所有的誓言,以后,现在,以后,便是一辈子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夜无绝回过神后,揽着她的手,微微的轻颤,一脸激动的再次问道。

段红说着,一双眸子中便慢慢的多了几分兴奋,而且,她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低。

毕竟,他说了要放手,要成全她,就绝对的不会改变的。

不过,现在李老爷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知道,这一次,不管怎么样,都要让李逸风成亲。

毕竟感情是勉强不得的。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的失职了。

毕竟,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拒绝的尤物。

而书房中,孟千寻仍就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

此刻,夜无绝便也再次的从窗口处跃进了房间里,微微带笑的望着她,然后将她带到了书房门前,轻声笑道,“来,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他这话一出,便顿时的,让众人的眸子都不由的睁大了一圈,天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太、、、。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站了片刻,回过神后,才连连的告退离开。

当初,她只剩下一口气,师傅都保住了她。

“大将军有什么事,直说。”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就那轻易的罢休,今天这大殿之上,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她。

“是百姓如饿狼,还是有些贪污的官员如饿狼?”孟千寻的双眸猛然的眯起,冷冷的望向大将军,冰冷中带着一种让人惊颤的穿透力,似乎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本公主决定粮食筹集好,就由刑部尚书项大人亲自押送,而且,亲自发送到百姓的手中。”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亲自点明了要刑部尚书去。

“公主就能够保证这次送去粮食后,就能够解决问题吗?”大将军心中气恼,说出的话,也更多了几分冲意,当然那意思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

但是,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他从来都没有过,或者,应该说,虽然跟他在一起八年,但是那个男人只怕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那份欣喜,不在于收到什么东西,而是在于送东西的人,只要是夜无绝送的,不管送的是什么,她会十分的开心,十分的高兴。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那是他写的,但是跟我没关系,我对他,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孟千寻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微微的调节了一下气息,然后慢慢的说道。

说真的,她真的不喜欢他此刻的这种态度。

他当时得到这个消息时,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他知道,今天就是换了皇上,最多就是保证不会追究他的责任,或者能够为他保住,他先前借用的那几千的士兵,但是却绝对不会再给他拨这么多的士兵。

孟千寻再次彻底的无语,心中不断的重复着刚刚他的最后的那句话,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本公主最后一次提醒你,注意你的称呼。”孟千寻冷声打断了他的话,不想再听他说下去,而且也不会再给他任何的产生误会的幻想。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都起来吧,以后注意就是了。”只是,孟千寻却只是轻轻的扫了她一眼,便一脸平淡地说道,她自然也明白宫中的规矩,但是,她对生命却是十分的尊重的,生命之前人人平等。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反正是招选驸马,或者到时候,我就真的被选中了呢。”李逸风的双眸微闪,半真半假地说道,说真的,他的心中也是很想。

他记的,那孩子最多好像已经一岁的样子吧,可这丫头看起来可不像一岁的孩子,而且,这智商更是超过一般的小孩子。

李逸风愣了愣,看着小丫头那副开心的样子,心中竟然突然多了几分满足,似乎也被她感染,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而且不是平时的那种招牌般的笑,而是那种发自真心的笑。

“李逸风,你先给皇兄检查一下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孟冰见这件事情也解释的差不多了,而那边的雪太医开的药,也已经给皇上喂下了,还是先让李逸风为皇兄检查一下吧。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她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那么,将来,这北尊王朝就是她的,而且,他也知道,她虽是女儿身,但是却有着一般男子都没有的冷静,沉稳,甚至睿智,所以,他觉的,让她来处理朝中的事情,应该没问题。

而孟千寻突然发现他捂着嘴的手上,竟然的多了几分可怕的颜色。

刚刚来报信的侍卫彻底的惊住,呆呆的站在那儿,还不过神来。

而外面的孟冰跟夜无绝赶到大殿时,皇上与孟千寻便已经离开,那些大臣也都纷纷的出了皇宫。

只是,说话间,一双眸子有些担心的望向一边的娘亲,娘亲从得知消息,一进来后,便一直守在这儿,一句话都没有说。

孟千寻的心中微痛,娘亲果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此刻却是一语不发,心中肯定不好受。

现在,皇兄好不容易找了到了皇嫂,救醒了皇嫂,而且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有了外孙女,好不容易一家团聚了,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

“当然是真的,姑奶奶可是从来不骗人的。”孟冰的脸上也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

“公主,皇上如今身体不好,还望公主能够、、、”雪太医也面向孟千寻跪了下来。

而且,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脑口,似乎咳的十分的难受,那咳声仍就无法止住,他的脸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

孟冰看到他们父女亲密的样子,脸上也微微的绽开轻笑,带着几分欣慰,也带着几分羡慕。

当然,还有他的女儿,他要带着他的王妃,还有他的女儿一起离开。

似乎真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般。

“娘亲。”宝儿小手慢慢的伸手,轻轻的在孟千寻的面前微挥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安慰孟千寻,不过,她小小的脸上此刻也是一脸的怒火,“外公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包括此刻她别无选择的必须去北尊王朝。

夜无绝从昨天得知了北尊大帝回来后,便暗暗潜入皇宫中,却没有发现她,所以,他从昨天晚上便一直都潜伏在皇宫中。

“你既然不回答,那就让我猜一下。”小宝儿望着他的眼睛微闪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

“你的娘亲?”夜无绝再次的愣住,她的娘亲?什么人可以带着一个孩子随便的进宫?

夜无绝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由的问道,“小丫头,那你的爹爹呢,你带我去你的娘亲,你爹爹可是会生气的。”

竟然没有挣开,也没有再犹豫,便任由着小宝儿拉着他向前走去。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凤阑国。

“是呀,本王有了王妃了,自然是不能去了,不过五弟倒是可以去呀,而且,二皇兄也没有正妃,也可以去。”四皇兄的双眸微微的一沉,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不过,却仍就略略带笑地说道。

夜无绝快速的回神,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连连的掩饰住自己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只是淡淡的说道,“本王还真是有些惊讶了。”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初也听到夜无绝的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还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双眸微抬,望了夜无绝一眼,然后又快速的垂下了眸子,那一刻,他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跟在一边的侍卫,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对于自己主子这样的命令,真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主子向来冷静,处事谨慎,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而且,这儿围着这么多人,她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正是她想要打听的事情。

孟冰的速度很快,孟千寻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心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抱着宝儿的手,也不断的收紧。

“这事是真的吗?”不跳字。前面有人看到昭书,半信半疑的问道。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梦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既然他们那边那么大的动静,她这边反而不怕了,她微微的浮出了水面,加快了速度。

他快速的迈步,走到了门前,急急的打开了门,沉声道,“去大殿。”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变的年轻,变的绝美对她的诱惑太大了。

皇上若是见到了她,只怕当年的所有的事情就再也隐瞒不住了。

惠妃听到她拒绝了,脸色微沉了一下,脸上那挤出的笑也不由的一僵,特别是在听到孟千寻说找皇上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时,心中更是微微有些害怕。

她现在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看他们的样子,夜无绝对她显然不错,而她看起来,也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

“那倒未必,能够让那个女人那般深爱的男人,只怕不简单。”惠妃却没有他那么的乐观,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很明白的女人的心思,一个女人,特别是像那个女人那般的美丽,那般的绝色,一个一般的男人她根本就看不上,更不要说是深爱了。

或者,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是对夜无绝有些抵触,不想嫁给夜无绝的,但是现在,她对夜无绝却是真心的,真正的想跟他在一起。

不过,孟千寻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阴险,狡猾,所以,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警惕。

但是,他却似乎看的很认真,好像能够看的清那上面的字。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他虽然被父皇以重病的理由骗了回来,但是却一直让人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而且,他也跟孟冰交待过,一旦千寻他们出来了,就要立刻通知他的。

树叶儿听到那笑声,不断的摇摆着。

那些叫的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小动作们听到那笑声,有的安静的趴在地上,有的兴奋的跳着舞。

好在,她只有那么高,就算摔着了也摔不痛。

孟千寻倒是没有想到独尘会突然的问她的意见,唇角不由的微微的抽了一下,这收徒弟也要人家自愿的呀,这宝儿明显的不愿意,他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没有吗?我明明看到你拿着什么东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心中的更多了几分怀疑,双眸突然的一沉,冷声问道。

能够让夜无绝分不开身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一边是自己的夫君,一边是自己的女儿,说真的,她的心中也有些矛盾,但是,夫君下了命令,不让告诉女儿。

“不是我残忍,只是,若真的有什么意外,我也无力能为了呀。”李灵儿再次的微微的摇头,然后也望了一眼孟千寻的马车,她也希望那丫头当时候是太过疯狂了,不过,她觉的,那种可能性可能不是很大。

只不过一两句话,就把孟冰哄的开心了,脸上的郁闷快速的消失,换上了满脸的轻笑。

其实,当时,她不已经自己去找办法医治,但是,那时候,她受的伤太重,太医也没有办法,她知道,只有师傅可以救她。

但是,她没有想到,皇浦王朝的皇上会喜欢上她,而皇上身边的那个女人,因此产生了妒忌,便与梦啸天联合设计了那样的毒计来害她。

明明是第一次的相遇,她却偏偏觉的,他们似乎早就相识。

说真的,她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期待,狠不得可以直接的飞到凤阑国去。

她就不懂的,宝儿也只不过就是个孩子,怎么就这么的执着呢?

“姑奶奶明白,姑奶奶一定会帮宝儿,尽快的见到你的爹爹的。”孟冰随即一脸的豪壮的保证到。

北尊大帝脸色微微一沉,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略略的思索了片刻,然后快速的拿起了纸笔,快速的写下了一封昭书。

因为,她能够明白夜无绝此刻的心情,既要处理凤阑国的事情,又要担心着她们,至于,她快点回到了凤阑国,可以让他无后顾之忧。

孟千寻垂眸,望向怀中的宝儿,微微的愣住,宝儿现在的样子,的确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只有不到一岁的孩子,若是这么带她回去,还真是不好解释。

她在想,只怕夜无绝也未必一下子就能够相信了。

“娘亲,不能见到爹爹了吗?”不跳字。宝儿的小脸瞬间的垮了下来,明显的多了几分失望。

特别是那些对他们虎视眈眈的人。

孟千寻的心终于放过,脸上也漫过不加控制的欣喜,“宝儿,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不跳字。

北尊大帝反应过来后,也是一脸的欣喜,平时冷静的他此刻也是忍不住的欢呼出声,“宝儿,真是的宝儿。”

虽然,她觉的以师傅的个性,是不可能会放宝儿出来的,但是宝儿现在却是千真万确的出来的,正站在她的面前,所以,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迷倒师傅?”只是,李灵儿听到她的话,却是更加的惊愕,师傅是什么人,她是最清楚的,那可是比狐狸还是精上十倍,而且师傅的能力更是天下无人能及的。

而若是一旦他把宝儿抓了回去,那他们再想找到宝儿,也就更不简单了。

“那样就好。”北尊大帝听到要灵儿的解释,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再次的漫开灿烂的笑意,“这样,就不会担心我们的宝儿再被抓回去了,以后,我们的宝儿,就可以天天跟我们在一起了。”

所以,他们肯定不在这儿。

眼看着,这也很快就到山底了,到了山底,一切应该就清楚了吧。

“恩,恩,就下山了。”说话间,已经到了山府,宝儿欢呼着,然后从北尊大帝的身上滑了下来,拉着孟千寻,便绕着雪山,转向另一个方向。

只是,若是不是梦,她为何还能见到他呢?

“恩。”现在都没有事了,所以北尊大帝便也不必再隐瞒他了。

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似乎这次意识到那儿不对,“刚刚宝儿喊外公什么?”

不过,此刻,她也十分的配合。

像这样的好男人,整个天下,只怕也很难再找到了。

山谷外。

他要在他的千寻出现的第一时间里见到她,所以,快一年的时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