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36章:出其不意

第36章:出其不意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么五分后开始,蓝,蓝弦是吧,你去换服装。”

蓝弦开着车在街上随意的转了几圈,直到确定自己情绪平复下来后,蓝弦才开着车,回到自己在美国暂住的地方。

因为蓝弦的淡定,莫庭也没有嚣张和显摆的心思了,到了医院让所谓的专家会诊好,其结果就是:过敏,擦点药就好了。

先不说r&m集团给的代言费有多么的高,单是这个代言就足已代表艺人的身份与地位了。

脸红?蓝弦再次震惊了,这个流氓经纪人居然会脸红?果然人不可貌相呀。

给读者的话:

莫放用这种方式在赎罪吗?

上下打量着蓝弦,似乎要将蓝弦看透一般:“真的只是这样?”

可是墨云天不一样,墨云天进军国际市场绝对不出演只有打戏的角色,就如同当年融柳拒绝演国际大片中花瓶与妓.女的角色。

“应该不会,蓝弦今天坐了一天也没动,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我去看看。”化妆师对蓝弦的印象挺好的,好脾气的替蓝弦解释着。

“前辈。”蓝弦轻笑一声,一边往外走,一边打着电话。

“蓝弦,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我刚到英国,家族里有很多事情要做,这段时间才闲了下来,一闲下来就听到你的好消息,蓝弦,恭喜你了……”即使明知不可能了,墨云天依旧解释着,不想让蓝弦知道,他一直不敢联系蓝弦。

“a军区的人。”莫庭的脸色依旧不好,但在“外人”面前,他的风度还是不错的。

“导演呢?我要见导演,我爸爸给了那么多赞助费,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切,不就是一百多万吗,真当自己很有钱呢,有个有钱的老爸又怎样了,老子不侍侯了。

要知道在国内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盯着,谈个恋爱跟地下工作者一样,让莫庭郁闷至极。

“你说融柳的父母现身了?”蓝弦全身冰冷,这一刻她发现融柳一生真是悲剧。

而白雪这个人,他之所以在这个圈子里数十年都无法起来,就因为他的坚持,他坚持演戏是艺术,演员是值得尊重的而不是商品。

“各位,麻烦让一让……”

众人的视线全部在蓝弦与莫庭之间游走着。

蓝弦,莫庭没有意识的用手指在玻璃上写着蓝弦的名字,莫庭的手指笔直而修长,指关节微微凸出,划在玻璃上就如同划在人心里一般,让人痒痒的……

而邵阳与颜末不知道,他们在后面的谈话,声音虽小,却被有心人士听到了。

希望,你在听到《融柳的爱》时,能想起融柳……此时,蓝弦已经将红衣的礼服展视完,当莫庭下楼时,t台上已经没有蓝弦的身影,莫庭只是挑眉的一笑,朝着秀场前排的位置走去。

莫庭微微点头,视线轻扫,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入他的眼,可看在对方的眼中却像是莫庭在看他,对着他笑一般,于是一个个笑的更加卖力了。

“今天晚上,剧组宣传,蓝弦你也一起去。”六点,拍好了最后一场,副导才姗姗来迟的通知自己,晚上上通告的事情,语气傲慢的不可一世。

融柳的幸福与快乐,都不是他给予的……

可是,这些都不是融柳呀,他想要的只是融柳……

刚刚走进去的,不是一般的艺人,那是蓝弦,是莫大少公开承认,且大半年也没有分手的蓝弦……

蓝弦虽然很恼,但却保持着得体的笑,被莫庭拉着寸步难行,只得站在莫庭的身边当布景。

可另一个声音又在说,蓝弦,莫庭并没有做错,莫放是他的弟弟,他保护自己弟弟何错之有。

“莫庭,你疯了。”用力,可身上的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蓝弦气的失了好脾气。

上一次,她只有一个人,她不得不忍,就是痛到要死也只能忍着。

这样专业素养的演员,对于导演来说,可真是宝。吴导心中就暗自决定了,以后有剧本,一定会优先考虑蓝弦……

上车前,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蓝弦平坦的小腹,莫庭感觉很有压力,为什么都三个月了,蓝弦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给读者的话:

“什么事?”蓝弦颇有几分不解,想了想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

“蓝弦,你快来,来了就知道了……”白雪一边说一边闷笑,好像强忍着什么似的。

这个圈子每一个都是人精,这几天蓝弦的势力无人可挡,他们当然不敢再欺负蓝弦了。

路上有保镖在,莫庭有话也不好说,回到了蓝弦的公寓,将保镖安排好后,莫庭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心事重重蓝弦,道:“蓝弦,我们自己开一家经纪公司吧。”

打开个大网站论坛一看。

蓝弦正准备敲门,白雪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白雪正一脸激动的准备往外冲,好在他及时刹住了脚步。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下台了,让在场的一干人全部傻眼。

路上,白雪看着神色如常的蓝弦,心中想好的千千万万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就是身下的这个女人,让他——莫庭失去了自以为傲的理智,为她什么不可能的事都做出了出来。

“啊,蓝弦你说什么?”声音陡然拔高。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

不愧为是莫家的子孙,即使在国外依旧记得为国争气。

记者追问声不断,可是蓝弦却只是笑而不语,看看手表发现离去剧组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蓝弦更加的不急了。

“名字,你的名字?”美国佬激动的情绪一时间似乎无法平复。

蓝弦坐在那里,默默的打着手机游戏,如果你近身看的话,会发现蓝弦玩的是——超级玛丽。

我莫家的子孙什么时候学会仗势欺人了,没本事把人娶回家,就耍横把人家报社弄垮,好本事呀……”

“哈哈哈,好你个颜末呀,你是想祝蓝弦大红吧。”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相信《神之子》的票房,无人能敌,毕竟这是墨云天……

如果只有蓝弦回来,莫庭肯定会耐心的解释,可现在……

星娱公司也不是没有给蓝弦挡,只是这个圈子里有一些人是不能得罪,星娱也得罪不起,今天去金碧辉煌就是星娱得罪不了的主,而这样的场合蓝弦难免会吃亏……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三叶草,不仅有三个颜色,还有三个不同个性的女孩子,可惜他们出道两年却一直红不起来,而红不起来的原因所有人都认为是蓝弦的错,这个除了卖脸,什么都不会的蓝弦拖了组合的后腿。

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有才有貌,爱慕年轻总裁,舍去高薪屈就总裁秘书的角色,对年轻总裁势在必得。

“好吗?”莫庭笑着寻问。

“发生了什么事?”墨云天站在一边看的清楚,可还是寻问了。

停好车子,蓝弦在疗养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莫放居住的小别墅,小别墅依旧是纯粹的白色,踏入这里,让人不自觉的放缓脚步,让人不自觉的心情愉悦。

“好了,想必大家都等急了,现在我宣布今年金鸡千花奖最佳新人奖,得奖的是——”

“周婷?”蓝弦听到这两个名字时,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变,依旧笑的温婉。

“白雪,你不用担心,我的脚没事,这伤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伤筋骨,我回去冰敷一下,明天就会好。”

“是呀,是呀,广告约,蓝弦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有一个服装商找到我,要请你拍平面广告,他们公司主打职场服,看了你在《无可救药爱上你》中lisa的形象,认为你很合适,要我们去谈合约……”

“咦?”蓝弦不解,看向莫老爷子,却见莫老爷子很淡定的点了点头,道……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可是,这年头的电视剧呀……

对于简大经纪人心中的小算计,蓝弦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放在心中不提罢了,蓝弦落落大方的道:“如此,就多谢简大的提携了。”

“明天,明天再谈,今天我没空……”

“boss你来了……”

“没有,没有,还要再拍一天,再拍一天,有几组拍的不好,我要求么重拍……”

呜呜呜,他心中完美的东方女神呀,他还有一组创意没有拍呢,水墨江南,他想的感觉呀……

不为别的,只为墨云天对融柳的那份心思,她没办法替融柳回报给他,至少感谢他,这世间还有一个人真心的对融柳好……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该死……”莫庭远远看到,气的猛捶方向盘,但却不得不踩刹车,前面除了有交警外,连武警都出动了。

呼……莫庭喘着粗气,平息着自己心中的骚动,如果是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个电话过去,立马就有人来替他解决,可现在……

而此时,蓝弦与莫庭已经朝塞纳河使去,享受着塞纳河的风光,品味着法国美食。

只可惜她们的多情无人欣赏,莫庭在看到模特们不专业的样子,眉头微皱。

莫庭,我要是明白,这世间能配得上你的人只有我。

这一招玩的有两下子,用更高的荣誉来压下金鸡千花奖,让金鸡千花奖的公正性,被公众质疑,用公众的力量对直击暗处的势力,逼的暗处的势力,不是不暴光出来……

莫老爷子坐了下来,把蓝弦的资料再次拿出来,仔细看了一看,对于蓝弦的性格改变,莫老爷子怀疑过,可却查不出任何的痕迹,相信科学的莫老爷子只好把这一切归于,受了打击,性格突变,就如同他家莫放一般……

打开手机,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几个是莫庭的,还有一个是陌生的国际长途,看着那号码,蓝弦犹豫一下,回拨了回去……这个镜头过后,才是男女主角相遇的那一幕,看到这里蓝弦终于明白了,这应该是导演临时调整的。

不就是借着墨天王红了没,凭什么抢她的戏。

如果他有权利的话,他宁可让蓝弦去演女主,这个沐菲除了有钱还真没有什么,那演技连蓝弦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生生糟蹋了一个娇俏可爱、阳光积极的角色。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蓝弦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女持人,蓝弦的眼睛向来温柔似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冰冷的眼神,而这个眼神被大屏幕给捕捉到了……

“对呀,对呀,你知道什么公司找你代言吗?”白雪说着说着又笑了出来,眉眼都都挤成一朵花了,一副你快问,我等不及要说的样子。

为知名品牌代言,可是名利双收的事情呀。

演戏是有风险的,就算片子再好,后期的宣传不够也足已让片子沉底,可是代言r&m集团就不用说了,十拿九稳的红。

边说边往外走,还在想着,影要青花瓷的哦,是祥云斋的好些呢?还是和瑞斋的好呢?要不两家都去看看台,虽然是一东一西,但用轻功应该会快点的。

幽冥手抬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落落大方的男子,眼里满是笑意,好好好,这个男人,他喜欢,配得上韵琦。

“是吗”影的眼里有些失落,如此神器,在他手上又有何用。

“七日后的年夜饭,我们出去吃。”在幽韵琦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已大好,而且他也接受了新的身份,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的风格,是出去面对的时候了。

不说还好,一说闻人靖暄火气上来了。“你当我想救你呀,我要不是怕你死了知心会伤心,我当时立马就补你一刀了。”

看着不同与往激动不已的轩辕晗,闻人靖暄连忙起身,“慢着慢着,先别急,你先说清楚,什么皇宫,他们要打皇宫的主意?”

除了皇宫,我想不到哪里了,如果你是他们,你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吗?不会做垂死的挣扎。

就在轩辕晗呆在书房冥思苦笑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时,收到皇宫的消息“皇上有请太子殿下入宫”。

“知儿,你以后只能笑,永远的笑,因为,你哭起来真是难看死了。”一边擦眼泪的轩辕晗一边认真的说着,那语气,好像是在面对他父皇一般。

傻姑娘,明明自己没有准备好,为何还那样冲动的跟着他回来呢?我是让你放下过去,并不是让你把过去都当没有发生过呀,你娘是希望幸福,但你也不用急着来这里做着所谓的了断呀。

呆呆的坐着,知心,所以的伤口被再次撕裂,很痛吧,可是,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彻底的好呢?知心,我也不知道我们阴差阳错的回京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这落霞院是好是坏,也许痛过这一次后,你才能从过去清醒,不会像在青州那样,只为活着而活;也许经此一痛,你一辈子也无法重新开始了,连青州那假装的平静都做不到了。

“无碍,闻人大人不过是来叙旧而已。”也只有影会如此想。

“我站在你这边。”选择在一开始就确定好了,他选择效忠这个男子,现在,不过更加确定他的眼光没有错。

说完,还真的大声叫着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