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7章:七曜风云

第7章:七曜风云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对,十万……十万善于骑射的勇士,可只凭十万人,能一路西进吗?这骑射,一个寻常人,哪怕是自小进行练习,若是资质平庸,尚且不能做到熟练,我看,这十万人里,滥竽充数的,也不再少数,真正有资格骑射的,有三万人,就已是了不起了。可是其他人呢,这女真诸部,还有蒙古诸部,人数不下数十万户,上百万人口,难道人人都能骑射?”

还是不忍心,将萧敬彻底放弃,就权当,最后给他一次机会吧。

好吧,不找理由了,其实……方继藩只是想干他n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一个招股计划书来。

…………

而如今。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这话,挺好听的。

然后,萧敬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弘治皇帝。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居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突兀咧嘴,想要大笑,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这一刀,不过是突兀给皇帝的一个教训而已。

这是锁骨碎裂的细微响动。

这就是勤于思考的好处。

刘瑾很凶的。

弘治皇帝怒道:“这又是整什么幺蛾子,告诉他们,一齐进来。”

方继藩:“……”

说着,他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方继藩听罢,倒是动了心。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少爷,王不仕来求见,说是有事……”

他想将戴在自己眼睛上的眼镜摘下来。

王不仕疯了。

说着,回头扯着嗓子吼:“给本总管将所有的主事和账房都叫来,这宅子,是咱们王老爷该住的吗?看看这砖,看看这石头,看看……丢人哪,王老爷名动天下,那是何等样的人哪?来,来人哪,将这些不值钱的家具,统统的搬出去,莫要碍了老爷的眼睛,统统丢了,不……送给西山书院的那些穷书生罢,那些穷书生真讨厌,咱们王老爷,最见不得就是这些穷人,还有这些字画……搬走,全部搬走。”

“呸,有辱斯文,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何至于如此,显摆……”

脑海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数据。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是……晚饭的时候,家里的仆从,端来的不再是他平时最爱吃的猪头肉抄葱蒜头,还有他最爱吃的山东葱花饼,而是……

王不仕松了口气。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告辞了。对了,陛下,儿臣……这事,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方继藩在心里吐槽了一番,接着继续道:“你看,他们有无数的财富,可是绝大多数人,却是胆小如鼠,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甚至,还听人说,不少的巨富,藏着掖着,有了银子,也不敢张扬,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你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此前答应了设立战略保障局,谁晓得,新送来的章程里,竟是要以商行作为掩护,需要这个商行,能获得一些海贸的特许权力。

土人们则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石头,通体晶莹,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他敢玩,还玩得起。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少爷……已经有数年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消息了。

他们一路经过了奴儿干都司,此后,穿过了白令海峡,迎着无数的风雪,穿过了冰原,按着舆图和罗盘,一路南下,足足走了一个多月,越往南,天气越是暖和,而终于,这里告别了风雪。

卧槽……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只是这外行厂……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方继藩汗颜道:“殿下,肥胖的人,都是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现在,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无法理解,如此先进的舰队,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

血液,还是自他的手腕处,涓涓而出。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这人口越来越多,人员往日来越密集,货物的往日,就更不必说了。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朕知道了。”弘治皇帝道:“卿知难而退,自去兵部,请兵部处置吧。”

这是臣子啊。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让刘焱微微愕然,他抬眸,朝着声源看去,却是方继藩。

梁储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这……该怎么说,该怎么说?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