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63章:牛鬼蛇神

第63章:牛鬼蛇神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裴淼心仰起头看kity,“现在这件事是不是公关部的人在处理?”

给ailsa挂了一通电话过去,她那边的时差这时候还在半夜,虽然唐突,但她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两个人正针锋相对,坐在会客沙发上的男人却突然抿唇笑了起来。

……

他想起多年以前裴淼心曾同他开过的一个玩笑,说起了什么“公主病”。

那地方那么隐晦那么不堪,却也该死的,那么刺激。

等到曲市长与万惠正式登记成为合法夫妻的那年,他曲耀阳已经是个十岁的大孩子,懂事,也会分轻重是非。

这一下裴淼心没有绷住笑,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制止自己真的笑出声音,“那你确定,你真的会扫?”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可是旁边有人,即使那人是个英国人,有些话,她也不方便当着外人的面说。

这个时候这么多台照相机跟摄像机对着他们的方向,她的身份敏感,丈夫亦才过世不久,这个时候同别的男人说些有的没的,保不齐就被有心人听去,做了新闻。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最后抬手一揩,不管手上还是脸上,到处都冰凉湿冷得她瑟瑟发抖,却仍是还了一张笑颜,“不是为今天的事,是为之前的种种,我的任性还有我的不明白,这些都拜托你,帮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

“可你后来还是背叛了他不是吗?”裴淼心说道。

年少的那段岁月往事里,因着自己曾经那样深地爱过一个人,母亲便全都是看在眼里。也更因为那段爱爱得浓烈、爱得卑微,所以婚前她第一次打电话到曼哈顿,将这消息告知那边的父母时,父亲会叹了口气,母亲会那样忧心。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严雨西厉声呼完,面前的裴淼心却还是原来的表情。

翟俊楠说:“陆离正好也在里头,吃完了午饭楼上还有牌局,要不你也一起来呗,正好待会他要想找各种理由不带你来,我就当场甩他耳刮子,让他脚踏两条船。”

曲耀阳眯眸盯着陆离看了半晌,看得后者一阵胆寒。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amanda在臣羽回国之前给我发了封邮件,说她怀疑臣羽是借着滑雪的名义自杀,可我却是相信我的弟弟,他一定不会是个那么脆弱的男人,他一定不会去自杀,他不会!”

曲母越说越激动,看到身侧户外桌上漂亮的英国骨瓷茶具和道道精致漂亮的点心,一个侧身,全部推到地上,“吃吃吃!你还有脸吃!我儿子每天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那么辛苦,养着你这米虫也就算了,你不只不让他安心,你还尽丢我们家人的脸!你让我儿子以后在这a市,在他的公司还如何做人!现在人人都知道他娶了一只鸡!”

“妈!妈我跟您说,这、这报纸上登的内容耀阳他其实早就晓得的,我没有骗他,我真的从来都没有骗过他!他是因为爱我怜惜我所以才接受我的,您不能就这么拆散了我们,不然耀阳回来他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曲耀阳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即使再想要放下、再恨,她也曾暗地里想象过,再次与他相遇,会是怎样的情形。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你有你的家要回,你有你的女人等你回家吃饭。可是跟你结婚的人是我啊!爱上你是我的错,可是这一年半里头,不管是出于责任还是你的心血来潮,你有关心过我么?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菜吗?”

曲臣羽侧头去看旁边摊子上的爆炒螺丝,正好听到帮他们烤肉的大叔瞥了一眼裴淼心道:“嘿,刚才我就跟你说烤三十串两个人根本不够吃吧!像我们家的烤肉这在街上都是一绝,你们要再来玩点想买都买不着,你看,这会吃了还得回头是不是啊!”

这一摔,夏芷柔的手腕用力触在地上,霎时一阵剧痛袭来。

曲耀阳的头顶顿时电闪雷鸣,“裴淼心,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阳台上踹下去?!”

答案当然是不会。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曲耀阳几步迈到跟前,“老婆,要不就是现在,咱们搬出去吧!带上芽芽跟思羽,回咱们的新家去住吧!”

“可是曲夫人怎么办?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我更不放心。”

他戴上耳机去接电话,转头的时候对她笑得云淡风轻的,好像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曲耀阳吃完面前的粽子起身,裴淼心的跟前还是那一只完整的粽子。

“那是为什么啊?”

她骇得松开了拿在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有玻璃有水,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与速度,瞬间,就在两个人的周围碎开了……她一直记得他的电话,却根本没打算要将它存进通讯录里,只是冷眼盯着自己的电话屏幕。

与洛佳分开之后,裴淼心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就着先前查到的几间幼儿园的地址,打算在下周三正式跟曲臣羽登记注册以前,先帮女儿找到间还算不错的幼儿园。

两个人推了房门出来,刚准备从走廊上离开,突地听到尽头那间房门里“咚”的一声。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也是前几年她学业紧张,她妈又总逼着她学钢琴学社交礼仪,这样那样的压力闹下来,所以她总有不舒服的时候。”

洛佳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才道:“其实刚接到总部下发的通知,说你要过来接手我们跟踪了这么久却没有拿下的大案子时,我心里挺不痛快你的,真的。我就想,你才多大年纪啊?过二十五了吗?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比我还小三岁呢,到底凭什么来当我们的总监,还得管着我啊!”

可是今天不行。

他把卡片翻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代驾的名片,很土的黄底蓝字,上面一串放大的数字。

听他一说,她赶忙抬手去揩自己的额头,果不其然被他刚才那一吓,真的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没事。”曲臣羽勾了勾唇。

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

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淼心,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

“哎呀哎呀,裴淼心,你这还没嫁呢,就开始心疼你老公的钱了?再说了,你把咱们这群弱质女流当成什么了,咱们不过想刮他一层皮罢了,伤不了他的,你这就心疼到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嫁了?”

她背对着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他语气淡漠倏冷,“明天一觉醒来,爷爷奶奶面前你还是我的妻子,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什么都不是!”

“之韵!”

“我约了朋友……怎么,我姐又跟姐夫发脾气了?哼!她真是没事找事做,现在本城最有价值的地产大亨已经是她丈夫了,她还想折腾什么?不知道满足!”

“她怀了身孕你还要碰我?”她颤抖冲他轻喊了出声。

告诉自己不哭就是不哭,既然在发生了昨夜跟今早的那些事后,他还能口口声声说出自己在他眼里从来就不是个女人……裴淼心一把扶住浴室的墙壁,又一次制止自己狠狠撕裂的心疼。

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一直都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用力的搓洗,直到她全身上下都疼痛到不行,裴淼心这才关掉花洒,扶着墙壁向外走去。

那民警看了这母子俩一眼后才道:“刚才郭局长才来过电话,本来是想特殊照顾的。可是最近上头查管的也严,而且这事儿已经被一些有心的媒体给知道了,只怕是兜不住,很快外面的新闻又要炒一炒了。”

他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你也很累了,陪我看尽这么多人事冷暖。”

阿成熟门熟路地将曲耀阳一直从停车场搀扶进了房间。

当然,这段日子以来最让夏芷柔开心的并不仅仅是曲耀阳的病情开始好转,而是——她又再次怀孕了!

可是闹完别扭,该回来的时候她总该回来了吧?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裴淼心跟曲婉婉一起往前,听到声音回头:“哦,朗少,刚才都忘了同你说了,这位是拓已君,梨园拓已,他来自日本的札幌,现在在a市的一间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销售代表。”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天,屋子里的空调开得适中,可她还是感觉自己胃里心里,全都暖暖的。

“这是什么东西?”裴淼心有些好奇地将那坠子拎起来到他跟前,“这样一坨一坨的,到底是什么?”

他永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刚从伦敦回来那会儿,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碰上眼前这种局面。她曾经也只以为自己只要安安稳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女人就好了,可是眼前的情况,却逼得她不得不挺直腰板站起来,为了她想要守护的东西,也为了证明给她的孩子看,她是个坚强的小女人。

“婉婉,我同你说过了,你当时还小,再说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决定。有些过去了的事情咱们只要不要再去提再去想,那就可以都当它过去了。”

“哥!这次也当是我求求你了行不行,我从小到大,你在我的记忆里都是一个稳重自持的男人,你能面对一切的困难与挫折,你能帮助家里的每一个人把每一件大事或是小事摆平,可是今天这事不行,你不能抢淼心姐的孩子!”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上了楼就掏钥匙开门。他负手而立,看她低头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半天,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餐厅经理特意带着两个服务员上前来与她打了招呼,说:“曲太太,曲总先前定的那间vip包间已经腾出来了,您看,是现在过去还是在这里稍等一会儿,等曲总过来?”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窃笑或是震惊。

“麻麻!”小芽芽也在这关头赶忙冲过来将她的手臂一拉。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裴淼心自然没有办法再往下接。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聂皖瑜推辞不过,只得在曲母爱怜的目光下解开围腰,乖乖巧巧地走到沙发边上,唤一声:“二哥,二嫂。”

等到曲臣羽绕完一圈发现姗姗来迟的曲耀阳时,这才赶忙牵着裴淼心的手过了来,“哥,这一杯,我跟淼淼一起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上回她在家里昏倒,也是多亏了你送她到医院里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裴淼心怔怔望着餐桌上的东西出神,一个起身,端着手中的两盘菜刚要转身,却恰恰碰上他伸过来拽自己的大手,手手相撞,又是没有默契的纠缠。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同一件事情,她慌忙抑制住又快要乱了的心跳,模样诚恳,“我跟易琛……还不需要勾引。”

看着她先前的欢喜,看着她这一刻的突然来了精神……原来不管曾经有钱没钱,她的骨子里,仍是在听到他说要给她钱时兴奋热络成了这般。原来之前那许多年的爱恨还有痴缠,都敌不过他刚才嘴里说的“赡养费”三个字。

有曲耀阳跟曲婉婉照看芽芽,裴淼心这才放心走开,同曲臣羽继续在亲朋友好之间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