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64章:花红柳绿

第64章:花红柳绿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顾千城没有立刻转身,而是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确定景炎出去后,这才转身。

万一死在这里,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说完,便站起身,让执事太监宣布退朝,留下一干朝臣面面相觑,忐忑不安,生怕秦寂言因他们在殿中争议而不高兴。

这是怎么了?

“殿下,你错了,我不是看不上你,我是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顾千城可不想被秦寂言找理由“处罚”,飞快地解释了一句,至于肩膀上被咬的地方?

“出事?出什么事?江南有刘大人在,能出什么事。”刘大人是老皇帝的心腹,他前两天还给老皇帝上报了亲笔写的奏折,详细的列明了景炎名下的产业。

“是吗?”老皇帝确是不信,“真要只是可用之人,你会这么紧张她?”

同为皇三代,他们一出生就开始比,贺礼也是要比的。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确有其实,一个喷嚏足也能让风向与气流受到影响,而那一刹那的影响,就足已引起雪山崩踏。

顾千城的反应已是极快,可还是晚了一步!

猪头六能在这条道上占有一席之地,本事不差,眼光也不差,只一个照面他就看出秦寂言的不同。

实话,这个时候天气并不热,顾千城的头发又短,平日也稍稍擦了一下,虽然有些油腻脏乱,但绝对没有顾千城想得那么早糟糕,至少秦寂言就不在意。

“你告诉我这些,我更不可能帮你。”虽然近四年不曾接触外面的世界,可顾千城知道景炎没有骗她,也没有必要骗她。

之前准备的炸药包全部用掉了,而用过威力惊人的炸药包后,顾千城真的不想再动刀动枪,她不是师妹轻尘,没有轻尘的战斗力,她只能借助外力。

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顾千城说这话时,并没有多少伤感,但孙妈妈听在耳朵里,却痛在心里,眼泪涮的就掉了出来。

“寂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朕很失望?”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来不及细想,秦寂言朝顾千城的方向奔向,双脚悬空的在火浆上方奔跑,速度极快。眼见火浆离顾千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秦寂言俯身向下,落在顾千城的身边。

“唔……”从没有见过这样取孩子的少女,差点吐了出来,一脸震惊地看着顾千城,那眼神就像在看什么怪物一般。

秋离也不知里面的情况,无法回答凤于谦的问题,只能让个小丫鬟进去,把屋内的少女叫出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顾千城傻眼了。

秦殿下让暗卫把唐万斤带到宫殿里,然后……见到一座殿就砸一座,直接一拳把那些宫殿给轰了!

那个看上去,瘦得只有骨头的女人,却坏了他的好事。

而这个时候,暗卫们的船离得越来越近了,猪头六的人看到那条船的样式,不由得大惊,“不好,老大。是那条船被官船护送的船。”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嗯。”秦寂言应了一声,起身对总捕快道:“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许外出,有异常立刻禀报。”

“老太爷,你也帮我一把吧,我一个人扶不动。”不管怎么样,顾千城都不会放任顾老太爷一个人跪在那里,要传出去她这个孙女可以直接被唾沫淹死了。

顾千城叹气,也不指望顾老太爷了,反正不用继续跪就好了。

说实话,顾老太爷比封老爷子严重多了,可惜顾老太爷该聪明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偏偏又十分聪明,简直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只要撑过今晚,这破地方就困不住她!

听完暗卫与亲兵的汇报,秦寂言大步往外走,留下四个暗卫、四个亲兵跪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还有吗?我没吃饱。”顾千城拿着空碗,眼巴巴地看向老管家。

汗湿的头发贴在顾千城的脸上,鲜红的血顺着嘴角往下脸,顾千城此时很狼狈,可她的眼神却闪着不屈与倔强,面对两个块头比她大的打手,顾千城毫不退缩……

顾千城庆幸,自己不是那种胆小怕鬼的女孩,不然一个呆在林子里,她肯定会吓死。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赢封似锦。”凤于谦嘴角轻扬,眼珠子提溜的转着,明显打着坏主意,可偏偏焦向笛只注意能赢封似锦,连忙拉着凤于谦问道:“什么法子,快说,快说……”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嘴上说着见谅,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不过,让贵客站着说话,着实是失我们礼,秦王,快快入座。”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丧家之犬?”老管家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的实力远超你的想像。”之所以沉寂下来,没有对顾千城和秦寂言出手,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来,有些东西还没有查清。

秦寂言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怕事,也不怕与圣后对上。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将军,小心!”风遥的亲卫,见风遥像是发了疯一样,吓得大叫。

暗卫摸清了地,便按原路下山,拿着秦王府的令牌去军营调了一千兵马。

精兵们训练有素,一路疾行,不曾停歇,也没有人发出声响。猪头六的人,直到精兵离寨子只余几里,才发现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当他看到小雪貂手上的金珠,不由得有几分郁闷,因为……秦寂言的武力摆在那里,之前露的那一手太快,许多人没有看清楚,可现在提起来却不免胆战心惊。

顾家这样的家族,在顾千城看来根本走不远……

“女的?”守门的人抬头一看,心中暗自惊讶。

“嗯,有点困了。”顾千城转了身,侧身背对着秦寂言,一副犯懒的样子。

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而这个时代女人的青春更短暂。她现在十六岁,要过了十八岁还未出嫁,她估计就嫁不出去了,要去家庙和老夫人为伴了。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是瘦了一些,不过腰围最多瘦了一寸,也不知景炎是什么眼神,这也能看出来。

顾千城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在景庄住了一个多月,景庄上下都知道顾千城的喜好,饭桌上的菜有一半是顾千城爱吃的,另一半则是景炎爱吃的。

“放了三皇子。”单增确实不想再和呼延千霆那个蛮人打,见凤于谦出来做和事佬,便将自己的条件提了出来。

别说人在官场,就是普通人活到三四十岁,也不敢说自己清清白白,一点错也没有犯。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封老爷子虽然没有说尽兴,可顾千城的“乖巧”却让他很满意:“我说这些也不是要你怎么样,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明白自己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她们早就死了,再被装入坛中的那一刻。”即使明知坛中人有坏心,可顾千城仍旧无法厌恶她们。

当顾千城寻问时,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当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那枚白色的卵。

“无所谓,我并不在意你的感谢,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我做到我应下的事,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成了。”顾千城端起茶杯,一脸悠哉。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一个渐老的旧主,一个是正在成长的少主,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倒向谁,就算明面上没有动作,私底下也要给秦云楚几分面子,至少不能得罪。

“坐下来正好。”秦殿下坐下后,也不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微扬着头示意顾千城上前。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顾千城心中一软,放缓语气,“承欢,姐姐不是逼你,姐姐只希望你明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一个人扛,我们是一家人。”顾千城坐下来,帮承欢把被子拉好,无声给他安慰。

“看看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秦寂言看到子车一直拖着老管家,心里就明白顾千城肯定不在水里,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秦寂言冒不起这个险,所以让暗卫仔细查看。

脚踏水面,秦寂言一路借着水平面的力道,让自己可以湖面上行走。而很快,他就看清了那条船的颜色——灰色。正是子车说得那条船。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是的,长生门的人仗着武功高强,并不把皇城普通守卫放在眼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直接杀进京城,杀进君亦安住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君亦安带走了。

“承欢,没事了吧?”老太爷和顾二爷围着顾承欢问了起来。

顾千城看了顾承欢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姐姐给你吹吹。”要放在以前,承欢是不敢和她这么亲近的,受伤的承欢很脆弱。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秦寂言这才算是彻底安心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你现在的情况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家。过两年再说,等到时候……”

前后两句话极度矛盾,可是……

难怪言家会看上顾千城,顾千城是少见的聪明又懂进退的女子,她永远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做出让人为难的事。

景炎收到消息,可碍于战事紧张,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

“如此一来,你的名声就坏了。”一国帝王被人囚禁于密室,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死亡,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就像……在娘亲还没有回来之前一样,他再想娘亲也见不到。

“咚咚……”冷着一张脸的秦殿下,加重脚步往室内走,可直到他走到人群后,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

一群学子也敢拦他的路,想必要有在暗中出手。

“没有数万也有数千。”秦寂言报出这个数字后,顾千城彻底不说话了。

“圣,圣上?”封首辅结结巴巴的说道,此刻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在哪,心中一涩,封首辅想也不想就要跪下……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皇上是很忙,可也没有忙到没他不行的地步。真要狠下心来,抽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姑娘,皇上已经出发了,按皇上的速度,应该能与我们一同到达江南。”中途休息,顾千城又抱着树狂吐,老管家一直想要上前照顾一二,可却找不到机会,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了。

“这案子不能私下审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神女塔的案子关注的举子居多,这案子要偷偷摸摸结了,反倒会让周王、赵王借机攻击你。”顾千城同情程家,可程蕊却不值得同情。

“咚……”顾千城一个手刀劈下,老管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带着他走吧,我们趁早赶到江南。”在这条黑船上呆了十几天,顾千城已不奢望在半路上,能碰到秦寂言了。

没错,《夷国志》上就写了开门的办法,根本不需要用人力去计算。

蛇皮太厚,它那两颗小嫩牙根本咬不动,反倒把牙咬疼了。。

小雪貂的力量实在太弱了,咬了半天差点把自己的乳牙崩断,才咬下一小块肉,可这些对小雪貂来说足够了。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让我先走,快,让开,你们不走,我要走。”

封似锦未入官场前,在京城名声响亮,时常外出会友,京城不少百姓都认识他,可以说他这张面孔,在京中百姓眼中,还是很有份量的。

有时候解释太多,反倒显得虚伪。虽说佛家常言众生皆平等,可世人根本不可能真正的平等。

长生门的人听到季诺的话,脸直接黑了,“我们长生门最擅长阵法的圣女,被困在阵里一个多月。”

和秦寂言、顾千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能迂回吗?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两人手牵手迎着朝阳一路往前,顾千城落后秦寂言半步,秦寂言偶尔会扭过头和她说话,姿态亲密,只是远远看看,也能感受到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情意。

这些都与顾千城无关!

侍卫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侍卫暗松了口气,忙将自己这一路追踪的结果告诉秦寂言……

秦寂言没有再问,径直去内室沐浴更衣。

“真的吗?让本王看看。”秦寂言故作吃惊,双手捧着顾千城的脸,刚开始还故作认真的左右看看,可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就不对了……

老皇帝选中了秦寂言,秦寂言可以拒绝,但是……

“你……”顾千城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怎么这么傻呢。”傻得让人心疼。

她其实是怕的,怕言倾的看她的眼神。

顾千城从没想过要封家出手,她需要的只是封家不出手,或者说封家当作不知此事。

这些年来,科举取仕什么时候不黑暗了?也不见有人指出来?

“你说什么?”顾大爷重重一拍桌子,朝二夫人吼道。

话一说出口,二夫人就后悔了,可此时已收不回来,“大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求大伯和大嫂救救我家老爷,救救千梦。千梦怎么说也是您的侄女,您忍心看她嫁给商户当填房吗?”

“准。办好了,朕重重有赏。”秦寂言大手一挥,十分大方的许诺。

“唔……”剧烈的疼痛,令得顾千城脸色煞白,蜷缩了起来。

“皇上?他怎么了?”顾千城一惊,猛地站了起来,刚恢复的脸色又再次惨白。

至于两个宫女吃惊的眼神?

“娘娘醒来后告诉她,好好养着,三个月后连疤也看不到。”顾千城缝合好,特意和宫女说了一句。

换言之,这玩意儿并不安全。

顾千城点了点头,不再多问,把沾血的碗洗净,然后把没用的绷带,拿来擦血,务必把几大盆水,弄出血淋淋的顾千城才满意……

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应该是奸细最活跃的时候,平西郡王总能看出一二。

小心地帮顾千城脱去多余的衣衫,秦寂言将人搂在怀里……

秦寂言不处罚他们,他们忐忑不安,现在秦寂言要出手了,他们又不安,生怕接下来的日子没法活。

这些人,现在个个都怕死,恨不得秦王天天有事找他们做,好让他们将功赎罪,别说砍两棵树,秦殿下就是让他们把整个林子都砍了,他们也不会说一句多话。

昨天来的都是高门大户,他们派下人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一些门户相对较低的人家,就没有这个胆量了。

京城最不缺消息灵通的人,这些个夫人要来感谢顾千城,事先必然会打听昨天来的人,送的礼,说的话,他们好有样学样。

有这样的娘,有这样的母亲,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嫁入高门,做高门媳妇。与其嫁入名门,做一个没人看得起的正室夫人,不如寻个小门小户做当家做主的太太。

“这是怎么了?圣上做了什么?”凤家军的人傻眼了,一个个愣在原地,即使血肉糊了一脸,也不知道动。

“走吧。”秦寂言最后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