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8章:典杀

第8章:典杀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一刺,为何无法做到纯粹?万物合一,尽皆刺出?”东伯雪鹰喝着酒,还皱着眉,手指还一次次尝试。

呼呼。

嗖!

就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也不可能仅仅因为司空阳的几句话!必须经过仔细缜密的思考,最终自己做出决定。司空阳仅仅逼迫下,自己就低头?这不是东伯雪鹰的个性。

东伯雪鹰顿时对这个濮阳师兄生出好感。

“雪鹰师弟。”卓师姐微微一笑,颇为有礼。

舞女们在偏偏起舞,乐师都换了几批,侍女们给这些超凡们倒酒,各种珍稀美食送上,这些美食有些一盘就价值一件一阶的炼金兵器!

越往……差距在缩小。

******

走到后花园,在自己常坐的躺椅上半躺着,心意一动,超凡斗气就迅速将体内的酒意完全驱逐掉,头脑也更清醒。随即拿起了一扁平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里面的海洋界石灵液!顿时全身乃至灵魂都无比的舒爽清醒。

枪尖犹如雷火,带着火焰刺向那头恶魔的脸部。

战斗场内。

嘴上说着,恶魔拉弗达却是立即追杀过去,根本不给东伯雪鹰缓冲的机会。

别说他们,就算是观战的超凡强者们也是热血沸腾。

……

并且旋转力道尽皆转化,极阴转极阳。

……

“竟然赢了!”步城主一双美丽的眸子隐隐有着红光闪烁,俯瞰下方,嘴角微微上翘,“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达到了万物境第二层次,他才多大呀。”

“接招!”东伯雪鹰却主动杀了过去。

蓬~~~~

“第八场就这么难?”东伯雪鹰有些吃惊,比自己预料的要难,“这金光魔孔雀身体羽毛太过坚韧,轰击没用,那就只有靠枪尖去刺!或许能刺穿羽毛的防护,击杀它。”

“噗。”枪杆被碾压压在胸膛上,东伯雪鹰不断后退,脚下连点,同时口中也有鲜血喷出。

双方的碰撞凶猛无比。

枪尾圆滑,没有尖刃,旋转力道更诡异,甚至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弧线,仅仅一碰一旋转,就从巨斧旁边穿透。

东伯雪鹰本想自己不动,等对方动,好尽量看出点痕迹来。

“噗。”

虽然吐血倒飞,可东伯雪鹰依旧激动,挡住了!如果没挡住那一剑就会斩在自己身上了,自己怕是胳膊腿得飞掉一个,第四场不至于丢掉性命,但是一旦重创也代表落败。

“铛——”

超凡土著感到手中战刀劈在那枪杆上,仿佛被黏上了,一股奇异的旋转力道引领着他的战刀,长枪则仿佛蛟龙出洞,瞬间就刺来。

无尽水浪消散。

**

无数凡人们看的热血沸腾,激动无比。

******

东伯雪鹰端着一扁平酒壶,扁平酒壶内放着海洋界石灵液,他坐在花园内看着那些花草,因为已经是寒冬,花园内只剩下少数的点点小白花以及生命力极强的一些草。

力量提升一倍,和速度提升一倍,让无数超凡们去选。

‘上位超凡土著’那是非常罕见的,夏族也是很难得才能抓到一名上位超凡土著,抓到后都是被半神级超凡法师们去进行圈养研究去了,根本不可能拿到超凡生死战中乱来。毕竟研究‘血脉**’在超凡法师中是颇为多的!像青河郡只是凡人的‘司良红’就是专门研究血脉**的。

“步城主。”司空阳、贺山主颇为客气。

“不管你紧张不紧张,这超凡生死战是躲不过去的,走走走,我们陪你一道前往薪火宫生死殿。”池丘白连道。

子车谷风等一个个超凡个个都露出笑容。

周围观战范围就更大了,东边的观战范围极为宽敞,仅仅只容许超凡们进去!西边的观战范围则是让凡人们可以坐下来观看的,凡人们密密麻麻坐下,三四里长的观战范围足够容纳过百万人!至少夏都城的凡人们都是坐得下的。

翻看书籍。

“死?他没死啊。”年轻少女疑惑道。

一枚枚……

半神们寿命悠长,一般很少掺和普通超凡的事情了。

东伯雪鹰微微一笑。

一贡献点,等同于一斤源石!

“对了,雪鹰,有没有兴趣在我长风学院担任老师?”池丘白忽然道,“放心,超凡当老师只是挂个名,偶尔去指点下。最多遇到些极为不错的好苗子,收上几个弟子,我们长风学院已经有四位超凡了,是安阳行省最厉害的。”

从自己离开黑风渊那天就开始计算时间,必须一年内进行超凡生死战,如今已经过去有一个月了,自己刚突破,斗气法门、秘术都没有修炼,还是稍微准备下。半年时间是足够了!

“魔兽一族、黑暗深渊的恶魔、异世界种族……”公良远说道,“诸多危机,而我们将薪火世界打造的固若金汤,才一直撑到现在,整个夏族的诸多法令等等,都是由夏都城这边定下的。”

“看,那一座府邸就是长风长老池丘白的,隔壁的一座府邸就是妖刀长老彭山的。”公良远介绍道,“为了迎接你这个老乡,安阳行省的九位超凡最近都在夏都城。”

秘术阁内。

想觉醒,有两种方式。

《魔龙力》就是神界中解剖一条强大的魔龙身体研究出来的一种秘术,和《魔龙功》搭配是最适合的,能让肌肉筋骨韧性越来越强,能爆发出的力量也越强。

东伯雪鹰练枪超过二十年,如果说一些女人爱珠宝,那他在拿着一杆杆长枪的时候同样是非常兴奋的,感受着每一杆长枪的不凡之处,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么尽兴的试过这么多好的长枪。

至于‘长枪’‘靴子’东伯雪鹰觉得该选一个好的。

“是他?”东伯雪鹰肃然起敬。

无数人震撼。

在传说故事中,和超凡扯上关系的,要么就是各种奇遇、大家族,要么就是黑暗深渊恶魔、可怕的强大魔兽,要么就是神灵等等……

“也好。”东伯雪鹰点头,他是很赞同的,“父亲母亲刚回来,你先陪上几个月,再去长风学院也不迟,到时候我会帮你在长风学院安排好,请一位超凡法师教导你。”

“五千余人处死,两万余人判罪?”青石大惊。

“并且家族长老会一致通过,将由墨阳琛担任新一任族长。”墨阳琦又道。

自己八岁往后,就一直拼命练枪法,后来坠入黑风渊更是孤寂待了六年。这一个月,简直好像在梦里。

那现在,就是因为自身内心的追求。

一片洁白色。

而神器,对整个夏族的重要性,比诞生一个神灵还重要

说不重要每一个超凡都会选择最好的斗气法门

“选哪一种呢”

可以一招被秒杀

“好。”东伯雪鹰还是很满意的,龙山楼做事的确很周到。

“我还有。”东伯雪鹰说道,“这对你们修行有帮助,我也不缺这一点,这种超凡灵液的确珍贵,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你们都千万别告诉他人,特别是青石,不管关系多亲密,都不可泄露给外人!真的想要给他人服用,就说是我给你们的,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们有这么多!”

量多就惊人了,那一块海洋界石,够超凡用千年!价值约三万斤源石!比东伯雪鹰的那件圣阶极品护身内甲、那一堆源石……都贵重多了!让半神都会心动,所以雷真长老死前都留下法阵,宁可毁掉也绝不让魔兽一族占到便宜。

只是至今,悠月依旧和司尘保持着比较朦胧的关系。

如果真有实力,能给帝国大工坊带来许多益处,还是会被主动邀请留下的。可司尘他们个个都是来占便宜的。像司尘虽然是天才法师,可炼制炼金物品……需要经验以及耐心还有漫长时间。司尘更多是为了修行,一次次试验废掉无数材料,怎么可能浪费时间认真去制作炼金物品?

因为他知道规矩,在四大超凡组织内。

飞天级超凡,为护法。

白色手环暂且收起来,那黑色手环轻易超凡斗气侵入炼化,戴在手臂上,黑色手环就融入皮肤内。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那么成为超凡后,那些操纵冰霜的,对冰霜力量掌握就更自如清晰,参悟万物奥妙时相对更轻松的多。

“好快的刀。”

“哗啦~~~”可飞雪神枪同样跟着变化,长枪本身都是一圈,简单的一圈却完全笼罩了正前方一大片范围,长枪周围也有着水流旋转,黑色刀光根本避无可避,嗤的一声,和东伯雪鹰长枪的枪杆碰撞了下,一股诡异力道让东伯雪鹰长枪都顿了顿,短刀顿时突破了长枪防御,立即近身搏杀。

“轰隆隆~~~”东伯雪鹰全力长枪这一横扫,碾压空气形成的冲击波朝旁边轰隆冲去,所过之处,山石崩裂、大树倒塌,直接被扫出二十多米长的破坏区域。这且仅仅只是波及开的余波罢了!

东伯雪鹰趁机一把拽住长枪,拿回到手中。

半秃男子忽然笑了笑:“对了,还没说我的名字,我叫涂亮!”

“可东伯大人你不一样。”

若是成为神灵,六大超凡组织都暂时低头臣服,可成为天下间的皇帝,自身家族成为皇族……可一直传承,直至下一位神灵诞生,皇族身份才会被剥夺。

东伯雪鹰躺在床上已经开始入睡,他心情颇好。

名字变幻,本质一样!

“圣榜第一?”东伯雪鹰吃惊。

“圣榜第一:长风骑士‘池丘白’,水源道观长老,以万物之风奥妙起始,掌握‘空间切割真意’,移动时难辨其踪迹,瞬间可出现在各处,‘空间切割’真意,圣级中尽皆不可抗。主要战绩:曾正面击败半神‘鬼神骑士’酆东,击杀土著半神‘风吼王’。”

这是半神榜。

……

“见过东伯大人。”瘦削男子笑道,“在下羿鸿,负责安阳行省龙山楼的零碎琐事,其实也就是为诸位超凡大人跑腿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巨大的火焰手掌这才缓缓收回。

“像做梦一样,我都不敢相信。”墨阳瑜笑着。

握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洞窟大门。

“到了,前面就是东香湖。”东伯雪鹰牵着母亲的手,速度减慢突破云层,已经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东香湖了。

如果说过去的东伯雪鹰极为凶猛,那现在的东伯雪鹰就好像一个滑溜的泥鳅,他的枪法防御起来,让敌人难以完全发挥出力道来!他攻击起来,虽然力量不算极强,可诡异变幻不定,让敌人难以摸清出力道的变幻运转。且那种旋转穿透力道也极为阴狠。

刚猛为体,阴柔为线,可连绵不绝,这就是如今的万物之火。

“嗡——”

“**师。”东伯雪鹰对于弟弟的老师,还是颇为敬重的。

即便栽培,最终能跨入超凡的,依旧少的可怜。

所以像司良红、项庞云等等,当初也曾进入过超凡势力,可依旧没能突破跨入超凡。

“信了。”司安楼主脑袋还有些发蒙,东伯雪鹰才二十八岁,跨

“我先去一趟东域行省墨阳家族,到时候回来再等各位超凡。”东伯雪鹰说了句,嗖的便化作了一道火焰冲天而起,瞬间就消失在了司安楼主的视野内。

“母亲。”东伯雪鹰声音很轻。

母亲对儿子太熟悉了,八岁时东伯雪鹰已经有了现如今大概的模样,一仔细观看,就现了诸多之处,甚至连容貌,东伯雪鹰都比较偏向于父亲东伯烈。

餐厅的餐桌上。

“就它们俩。”金色大鹏鸟难得开口一次,它眸子冰冷平静,“它们俩都有圣级巅峰实力,老主人当初都没能突破它们俩阻碍。”

东伯雪鹰激动的头脑都有些发热,全身血液沸腾,自己被困在黑风渊内足足六年时间,一直期待着能成为超凡!不过在心底,东伯雪鹰已经做好了需要耗费二十年乃至五十年的漫长时间,可事实是……六年时间便突破跨入超凡!

“跨入超凡了,我,我能回去了!能回家了!”东伯雪鹰脑海中浮现了很多人的场景。

“咕咕咕~~~”骨头内的骨髓也发生变化,骨髓生出的血液也自然不断进化,血液流经全身,流过脏腑器官,甚至流过头脑,使得比较脆弱的脏腑器官和最为脆弱的头脑都在悄然发生变化。

就是因为他们伤都伤不了超凡!即便是最弱小的伪超凡……像龙山榜排在前五十的厉害称号级,也需要拿着一件超凡材料打造的兵器!或者兵器的刀刃上覆盖一层超凡材料,这样才能伤到乃至杀死伪超凡。不过伪超凡如果一心逃命,也很难杀。

咕咕~~~

比如掌握大地奥妙,力量附在大地之力上,可以让穿行地底时速度极快!

“主人,我们早就想要出去了。”金色猿猴激动。

这种超凡的过程……

时间是最无情的。

春雨飘洒,长风学院内如今都在议论纷纷,议论他们学院内的女老师‘余靖秋法师’,虽然和东伯雪鹰那种整个帝国百年一出的绝世妖孽没法比,可余靖秋也很了不得了,在龙山帝国庞大的疆土上也是十年八年才能出一个。

最显眼的是一件黑色内甲,内甲上还泛着点点星光,散发的气息波动让东伯雪鹰都有些窒息。

东伯雪鹰走到旁边,这才一挥手,将银色手环内的物品全部取出来,尽皆落在了大殿地面上,其他宝物他都没管,他直接来到那些书籍的地方。

“后来者,你若是和我一样机缘巧合进来,不知道你是从哪一条路进来的。我将我的路线地图留下,或许比你的路更轻松。”

长枪怒劈在了那金色大手掌上,一股汹涌的威能震荡,金色猿猴的手臂情不自禁一弯,身体都往后连续沉重的倒退了三步,发出沉重声响,它眼中满是惊愕色。

虽然一方是蓄势发出一击,另一方是随意迎上。可能够将它劈的倒退三步……显然双方力量上已经相差无几了!

猿猴双手都抓着锁链,锁链的两端,时而射出,时而抽打,时而缠扰。诡异莫测。

“我们俩配合多年,最擅长纠缠敌人,别说是你,就算是一些超凡强者,怕也难以突破我们的阻碍。”金色猿猴自信道。

东伯雪鹰看到希望,自然厮杀的充满战意。

“宋老头,谁是项庞云啊?”顿时有人喊道。

就算是安阳行省其他地方,甚至是其他行省也会偶尔有所议论,虽然传播的消息中并没有说东伯雪鹰已经掌握万物境,可能和项庞云同归于尽,又如此年轻,放眼整个龙山帝国也是颇为妖孽了。

墨阳瑜的脑海中,只有当年分离的那一幕场景。

闭关一个多月的余靖秋走出了自己的法师楼,呼吸着外界的空气,脸上笑容灿烂,在法师的海洋中每攻破一个难关,总有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成就感。

司良红很感慨。

“是。”刘大管家恭敬道。

&

……

“是。”司良红恭敬道,“这事情起因就是因为这崔金鹏下了悬赏任务。”

“来不及了。”白源之暗暗摇头,“就算来得及,黑月蜈蚣也不敢太靠近的。”这个时候他没有说,其实大家都知道来不及救了,只是还是尽全力就好。

呼。

沐浴在火焰下的东伯雪鹰抬着头,看着远处高空黑月蜈蚣背上的青石、宗凌、铜三等人。

生命都仿佛被撕裂了!

“没有。”东伯雪鹰想要从中找到能够在此刻坠落时有帮助的,可却没发现,显然在正常情况下,称号级是根本不可能摔死的,不管项庞云,还是那位神使大人,都没准备这等需要跌落时需要卸力的辅助之物。

“这黑风渊到底多深,感觉我已经下降了七八千米了!”东伯雪鹰时而旋转,时而翻转,不断急速坠落。

他坠落速度很快,瞬间就已经看不见那庞大的黑色生物,继续朝更幽深更黑暗的深处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