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9章:寒重生

第9章:寒重生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或许,她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

“……”

对尤歌来说,哪怕容析元有千百个理由,都无法抵消她被伤害的事实。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被她的丈夫藏起来,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甚至不惜隐瞒妻子,只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份太敏感,只因为怕一旦泄露出去会引来当年暗算的凶手……尤歌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傻乎乎地捧着自己的真心,却抵不过那个叫翎姐的女人。

尤歌失神地呢喃:“我会怎么做?我会怎么做……我还能怎么做呢,做我该做的事情,我不该再沉溺在幻想中了……可能我天生就没有运气过幸福的生活,既然这样,我就该接受现实的安排……”

来的消息,但他因有愧于尤歌,所以一直没有去看她,现在尤歌却主动找上门来,他除了喜,更多的是惊。

一下子,这会议室陷入了死寂……容析元永远都是这样能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戏码,每次都可以戳中要害,轻松地堵上众人的嘴。

将身边这人扶起来,小心翼翼的。

容析元轻轻将尤歌那只插着管子的手放下来,可她还是不愿离开他的怀抱,像只贪恋主人温暖的猫咪。

“唔……不错……好喝……就当是给自己庆功……咯咯……”尤歌喃喃自语,脑袋越来越沉,脸越来越红。

唐虞梅气恼地离开了屋子,立刻跟她派往隆青市的人打电话,要对方密切注意尤歌的动静,不放过尤歌的每个举动,一定要弄清楚尤歌和霍骏琰之间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尤歌抱着玩具熊,粉嫩的脸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小嘴微微嘟着,时不时动一动,梦呓的样子,能将人的心都融化了。她身边还缩着一个小肉团子,是香香,它睡在玩具熊身上,可是小爪子却覆在尤歌的手背,连睡觉都不忘安慰小主人,这只狗简直是……神狗。

客厅里正上演着火热的一幕,晚餐前的开胃菜太丰富了!

“难受极了。”这货毫不犹豫地回答,半个身子都靠她撑着。

很久没有这样纯纯地抱着入眠,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又拉近了。

越说越离谱了,越说越有火药味了,这是存心挑事的节奏啊!

尤歌本想一口回绝,但又转念一想,既然他不灌酒,她有什么可害怕的?她不是胆小如鼠的人,还不至于连这也不敢。

许爸爸不愧是一方霸主,说的都是怎么“到手”……

奕宝贝的一只小腿儿搭在尤歌的腰上,很惬意地躺着,懵懂的大眼迷茫地望着老爸。

许炎夹起鸡腿放在尤歌碗里,笑嘻嘻地说:“多吃点,两只鸡腿都给你吃。”

“这个……如果裙子胸前改一下就完美了,别这么暴露,改得保守一点。”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但尤歌也抱着一点希望,希望奇迹可以发生,希望有一天容析元能醒过来……

贵妇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硬着头皮点头……她可不好意思说其实那个男人只不过是她进了展销会之后才认识的,主动来搭讪她,年轻帅气,她对这个人印象不错,自然就很容易相信了。

“许炎,你快帮他看看,他是不是在发烧啊?”尤歌略显焦急,娇嫩的脸蛋皱成一团。

...围墙里立刻响起了尤歌的骂声,她惊诧、愤怒,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主意居然被容析元就这么闯进来了,能不气么?

“喔……”容析元跪在chuang上,手捂着那儿,表情痛苦,额头直冒冷汗,脸色惨白。

容析元趁尤歌失神之际,靠在她怀里,就像个病弱的人一样。尤歌没发现怀里这个无赖还是偷笑,以为他那儿的痛楚还没过去。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尤歌此刻已是脸颊涨红,双眼含着晶莹,紧紧攥着小手,痛惜又失望的表情,哽咽着低吼:“你们……骗子!”

尤歌不会用脏话骂人,她在最最气愤的时候也只会说这样表现,她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心中的难过,整个人都在发抖。

“尤歌……你听我说,你误会了……”

“尤歌,孩子还听话吗,没有折腾你吧?”容析元这温柔亲切的声音,听着都醉人。

两人聊得正欢,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佟槿的脸……

尤歌还没醒来,躺在病房里,手背扎着吊针,她睡得很沉,呼吸太微弱,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像是木偶。

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天,容析元就得知,自己的游艇暂时无法出海。

“你……可恶,你该睡沙发的,怎么跑到chuang上来了?”尤歌说着就动手去推他:“出去,外边沙发才是你的地盘,卧室你别进来!”

尤歌被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有些疲倦,懒懒地靠在他怀里,小手指戳着他的胸膛,涨红的脸蛋上余韵未褪:“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哼哼……昨晚的事情你如果不知道反省,那你今晚还是睡沙发。”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容家的家教严格,至少在某方面是的。现在大家都想说话,可全都在看老爷子的脸色。长辈不开口,其余人还不敢率先发话。

“……”

尤歌和容析元还牵着手,两夫妻首次这么站在同一阵线上面对眼前这一帮“家人”。

正准备抱着馋馋走,但这是,脚边窜出来另一个雪白的小身影,抱着他的腿汪汪地叫,像是很焦急。

确实这听起来不是件大不了的事,可如今容析元能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而不是把自己放在局中去看。跳脱出来,才能更理智,看到以往看不到的破绽。

佟槿明白,他指的是翎姐。

小小的商务车里,识趣的几个人都选择了无视后座那俩人,不回头去看,不打扰两人的亲昵。

尽管翎姐的身世凄零,可她有着一颗宽容善良的心,她在孤儿院的日子帮助过很多小伙伴,她也曾跟着孤儿院的义工出去救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容析元就是其中之一。

光溜溜的脖子和手,耳朵,尤歌没有首饰。

到会场时,刚好距离开展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有专人送午饭,当然是比在医院食堂里吃更加爽口的。为此啊,许炎的同事都羡慕不已,所他找个了贤惠的女友。

苏慕冉送了午饭就走了,没留下来跟许炎像平时那么聊天,只因为明天是三月之期,她不知道许炎会怎么想怎么做,这种事,她毕竟是女孩子,会紧张和忐忑,在不知道许炎会不会答应跟她交往的情况下,她为了避免尴尬,只好用卡片来传递了。

尤歌的心也在狠狠地撕扯着,不曾愈合的伤口在滴血,感受到容析元似乎不是要用强,尤歌稍微冷静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