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10章:阴阳巅峰

第10章:阴阳巅峰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是。”男人双眸微闪,微微的点头,他心中虽然后悔,但是也应该做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只是,孟冰在说起这话时,微微的望了李逸风一眼,毕竟,刚刚小宝儿喊的不仅仅是娘亲,还是爹爹。

想到此处,蓝宁辰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出,极为的恐怖。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却也极力的压下体内的冲动,让自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孟千寻的身上移开了些许,看到宝儿听到孟千寻的话,只是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后,仍就躺在原来的地方。

孟千寻走到床前时,也没有心思再做任何的观察,而是快速的掀开了床幔。

答应了,会怎么样呢?

但是,没有想到,会突然的冒出来一个月无双,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你?”蓝宁辰双眸猛然的眯起,死死的盯着孟冰,完全就是一副要将她吃下肚子的样子,而他的一双手,也是不断的收紧,狠狠的带着几分残忍,狠不得,此刻被他抓在手里的正是孟冰,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捏碎。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拿他跟李逸风相比,不,不是相对,而是拿李逸风来打击他,她这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说他不如李逸风。

所以,才允许了她那样的动作。

不过,此刻孟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因为此刻的她,只是一心的对付着冷婉儿跟蓝宁辰。

而且,洞房之夜便被休了,若不是有十分严重的问题,至于在洞房之夜之过便被休了吗?

孟冰突然忍不住笑了,她认识李逸风这么久,还真不知道,李逸风的嘴竟然这么厉害,今天又见识到了他这一本事。

一手夺过了李逸风手中的酒杯,“行了,别喝了,今天晚上是你们的洞房之夜,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快点去新房。”李逸风仍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头微微的抬起,望向李老爷子,此刻,他一脸的冰冷,望向李老爷子的眸子中,似乎还带着几分绝裂,或者还有着那么几分怨恨。

这就是说谎人的悲哀呀。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你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就要必须的任人摆布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可以随便的强迫我吗?”不跳字。那个男人听到此刻花断尘的话,脸色突然的一沉,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好声音中,更带着明显的怒意。

“啊。”那些宫女看到花断尘所做的事情,不由的惊呼出声,一个个也都快速的蒙住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了。

毕竟,当时北尊大帝跟她到皇浦王朝时,根本就没有带其它的人,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后来,知道了真相后,北尊大帝也没有对外说过什么的。

她了解花断尘的做风,他做事,向来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今天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证明。

花断尘看到他竟然没有听他的话停下来,心中更加的紧张,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揽着孟千寻,身子一闪,闪到了那个夜无绝的面前,拦住了他,“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停到吗?”

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所以,一时间,花断尘有些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的紧张,多么的担心。

“哼,你还嫌时间短了,我以前给你的时间短吗,我都已经给了你快三十年的时间了,你还不是一个女人都没有带回来,现在,没的商量,只有十天的时间。”李老爷子冷冷一哼,态度更加的坚决了。

“父亲,这件事我们还是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商量一下,这可不是玩笑,这可是终身大事呀,你也不希望,我就这么随便的找个女人,没的感情,以后过的不幸福吧?”李逸风见硬来不行,就只能再来软的了,希望可以说通李老爷子。

李逸风的双眸微睁,错愕中隐过几分懊恼,好吧,姜果然还是老的辣,看来,他真的不是娘亲的对手呀。

而夜无绝的脸色也微微的有些阴沉,毕竟这件事对他而言,至关重要,是不能有半点的马虎的。

只是,此刻,他的这样的笑,看在花断尘的眼中,却成了再明显不过的挑衅。

他在外人的面前,也根本就没有动过手,因为,根本就不用他动手,他是莲花教的教主,他的身边,有着太多的护卫,每次他有一什么危险,那些人就帮他解决了。

“、、、”孟千寻的身子再次的无法控制的轻颤,似乎感觉到有着什么,突然的传过全身,冲入脑中,完全的洗空了她的脑子,让她一时间无法正常的思考了。

这样的情况,她早就想到了,他若不来找她算帐,那倒不正常了。

不过,他的话,虽然简单的,却每次都可以直击人心。

“我相信你。”孟千寻一脸轻柔的望着他,声音中是毫不掩饰的幸福,“我最后选的人,也只会是你,所以,我们之间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商量一下。”

他甚至没有问她是什么样的计划,甚至没有问,这个狠毒的女人会对孟千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是呀,你的令牌,被那个女人收了,现在进宫的确不简单,那个女人为了对付你,可真是什么都做的出呀,连皇上赐你的令牌她都敢收,我保证,这件事情皇上肯定不知道,毕竟皇上那么的赏识你。”段红还真是丝毫都不放过一点诋毁孟千寻的机会。

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道,“我已经查过,以前的孟千寻又痴又傻又呆,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是她却突然的变聪明了,单单是这一点,就是一个很大的说服力。”

果然,花断尘听到段红这样的话,微眯的眸子中射有让人惊颤的恨意,然后刚刚脸上的厌恶,便也慢慢的消失了。

“老夫人。”那个手下见到李老夫人,态度十分的恭敬。

李逸风怔住,这话是从哪儿说起的呀,他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呀?

“我没有装,我是真的不明白呀。”李逸风是越来越迷惑,摸不着关脑了。

“父亲,关于这件事情,我不想再说。”这件事情,永远都说不清楚,因为,他不想说,也不会说。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现瞒着了,这本来就是好事,而且你都答应了人家了,这早晚都要成亲了,行了,你准备一下,我明天就带着你进宫向北尊大帝提亲。”这一次,李老爷子没等李逸风回答,便再次快速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

她为他们骄傲,也便任由着他们去闯。

白容原本看到他真的要动手时,还是吓了一跳的,不过,看到他只是轻轻的划下了那么一道细微的伤口后,便停了下来,不由的有些鄙视他了。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而且,他也很清楚,朝中现在的事情可是很多,而且很棘手。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快速的望了孟千寻一眼,然后再次说道,“你也放心,只要皇上按我说的去做,不再操劳,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医好皇上的病,皇上这虽然是旧疾,但是却也不是什么绝症,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这十年的时间内,她与他可从来没有断了联系,也可能是因为李逸风经常会留在北尊王朝照顾他的父亲的原因。

更何况,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不想打扰了皇上的休息,那他再留在这儿也不合适呀。

而当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龙椅前,坐在了那只属于皇上的位子上时,所有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在这古代,百姓都是靠天吃饭的,连续几年的干旱,那些百姓可就真的苦了。

但是,既然是她此刻在这大殿上当众宣布的,那么他自然不能违抗,所以,便恭敬的应道,“是,臣遵旨。”

孟千寻拿着那些字条的手,猛然的一僵,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那个男人这些做法,真的让她十分的恼火,下意识的,她握着字条的手,狠狠的紧了紧。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这句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提醒,御书房,可不是随便可以闯入的,就算以前父皇给过他特权,只怕也不会让他这般直接的闯入书房吧?甚至连门都不敲一下。

当时,他的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了一个想法,一个让人惊讶,却更让人惊喜的想法。

而像这样的话,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一刻的他还真是让她意外。

她当初爱的那么深,为了他,甚至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他知道,那时候的她是用生命在爱的,所以,绝对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就不爱就不爱的。

不知道他又在想着什么?

他的声音中此刻带着几分刻意的气恼,但是却又没有任何的怒意,那样子,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无语。

毕竟,她刚刚才开始管理朝中的事情,虽然说昨天已经把那些大臣们震住了,但是难保今天那些大臣们不会再继续找岔,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各位大臣还有其它的事情吗?”不跳字。孟千寻见众人静了下来后,不由的再次问道,因为很多事情,昨天都已经解决了,所以,今天的事情,肯定要少一些。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现在,再想起他时,孟千寻却觉的十分的平静,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当时的恨都没有了,似乎他就仅仅是一个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可能是真的很麻烦,要不然以丞相大人的稳重,是定然不会这般三番五次的当众反驳大将军的。

想到此处,她的脚步已经快速的迈开,直直的向着外面走去,她要见到他,马上见到他,一刻都等不及了特工邪妃。

“怎么回事?”李逸风一进房间,看到孟冰时,便着急的问道,脸上也带着明显的紧张,他可是在一得到消息后,便立刻的跟着侍卫进宫了。

“李逸风,你先给皇兄检查一下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孟冰见这件事情也解释的差不多了,而那边的雪太医开的药,也已经给皇上喂下了,还是先让李逸风为皇兄检查一下吧。

她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那么,将来,这北尊王朝就是她的,而且,他也知道,她虽是女儿身,但是却有着一般男子都没有的冷静,沉稳,甚至睿智,所以,他觉的,让她来处理朝中的事情,应该没问题。

“千寻,既然太医说,父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朝中的事情就暂时让由来处理吧,父皇相信你的能力。”北尊大帝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孟千寻,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孟千寻微惊,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皇上,神情间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担心。

“对,对,皇上只要静心养病,不要着急,不要生气,也不要过多的操劳,这病倒也并不可怕。”跟在一边的雪太医连声说道,“所以,以后,皇上一定要放宽心。”

而孟千寻突然发现他捂着嘴的手上,竟然的多了几分可怕的颜色。

“公主,刚刚皇上突然生病。”一边的侍卫看到孟冰,恭敬的向前禀报道。

“真的吗?姑奶奶说的是真的吗?”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顿时绽开满满的笑,因为那份期盼的希望异样的灿烂。

“皇上,你这病可万万轻视不得,一不小心,只怕就、、、”雪太医一听,有些急了,连连向前,急声说道。

“皇上,丞相大人与左将军说的极是,这招亲的事情,若是取消,皇上与北尊王朝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果太过严重,还望皇上三思呀?”右将军也跟着跪了。

孟千寻僵在原地,这样的场面,倒是还不至少吓倒她,但是,却因为,那人是她最亲的人,所以,此刻她无法狠下心来。

有着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父皇,你没事吧。”此刻孟千寻再也站不住了,就算父皇真的有错,那件事真的有些过了,但是父皇病成这样,她也不能不着急,更何况,刚刚父皇也说了只要她不愿意就会让人取消招亲的事情。

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就是他的女儿?

反而轻声的笑道,“千寻,你回来了。”

此刻,她没有喊父皇,也没有喊父亲,而是直接的喊的皇上,那称呼便足以听到她此刻的怒意。

天下之大,可是无奇不有,天下优秀的男人更是数不胜数,若是皇兄真的将这样的昭书公告天下,那些男人们都去参加招亲,她真很难想像的出当时候的场面。

孟冰不由的暗暗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暗暗的为她皇兄担心,看来,这一次,皇兄是真的把千寻惹急,以千寻的性格,千寻肯定不会罢休,更不会屈服,所以,这一次,皇兄只怕是自身难保了。

“逃?这件事情没有解决,谁也逃不掉。”孟千寻的眸子中射出如冰锥般的寒气,直直地侵向那侍卫,将那侍卫瞬间的冰结了,那一刻,一动也不敢动了。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孟千寻的眸子冷冷的扫过他们,知道,既然一切都是北尊大帝安排的,自然就由不得任何人拒绝,更何况,她要进宫向北尊大帝问清这件事情。

孟冰一惊,不过,想到这儿是在皇宫中,自然不敢有人对宝儿做什么,而且宝儿又聪明的很,想害宝儿的人下场只怕会很惨。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夜无绝情不自禁的向着宝儿走近了几步,在她的面前停住,微微的弯身,望向她,脸上也不自觉般的绽开了轻笑,“那你又是谁呢?”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除非这小丫头认识他。

“才不是呢,是因为我喜欢你,才会带你去见我娘亲的,若是我的娘亲也喜欢你,那你就可以跟我娘亲在一起了。”小丫头小嘴微嘟,一脸认真地说道。

“好呀,你问吧。”小宝儿早已经知道了他就是她的爹爹,所以对他本来就没有了任何的防备,他问什么,小丫头怎么都会回答。

这北尊大帝的名声,可是众所皆知的,没有人会怀疑的。

所以,随即众人便跟着符合。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是呀,我也去凑凑热闹。”王公子笑的越来越勉强,那话说的,倒还算谦虚。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她觉的并不是她多心,父亲肯定是有事瞒着她,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她真的猜不到。

一行人快速的向前行使,竟然没用了一个时辰,便看到了城镇。

虽然他口中说着没事,但是,此刻梦千寻却明显的感觉到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有那一刹那,她以为那个女人还活着,不过看这年纪,再看着夜无绝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她便明白,这个女人,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女人。

“夜无绝,你竟然还有脸闪,当初是你非要娶她,你竟然不能好好的对她,当初就不要娶她,你这个混蛋,这才几天的时间,你竟然、、、”此刻的皇浦拓显然是太气愤了,也并没有过多的去注意此刻的孟千寻,只是愤愤的对着夜无绝吼着。

皇浦拓越说越气,眸子中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直直的喷向夜无绝。

如今再对上夜无绝那无辜外加委屈的样子,孟千寻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呀,竟然跟她撒起娇来了。

她很清楚,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的。

“什么,那个死丫头找到她的亲生父亲了?那个男人是谁?是什么身份?”惠妃再次的一惊,她倒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若是那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的话,这件事可就真的更麻烦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那个死丫头见到皇上,只要不让她见到皇上,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惠妃的眸子冷冷的眯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

“千寻,你在说谎,到了现在,还还在骗本王?你为何要骗本王,为何?”皇浦拓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却突然的多了几分怒火,而那突然指责的话语更是让孟千寻有些摸不着头绪。

毕竟北尊大帝皇宫中没有女人的事情,早已经不是秘密了。

“你想的倒是美,就你这样的,去了公主只怕正眼都不瞧你一眼,去了也是白去。”站在他身边的人,立刻取笑道,“你呀,也就配你那母夜叉的女人最合适。”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他都不知道她出来的消息,怎么北尊大帝竟然就给她选驸马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而且夜无绝此刻的脸色真的很可怕。

“为何?北尊大帝为何要下那样的昭书?”关于这一点,夜无绝是真的想不通,北尊大帝明明知道,他跟千寻的关系,为何还要这么做?

整个世外桃园里到处都散开着她的笑声,到处都被她的笑声感染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宁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一般的男人,可是最讨厌别人用美来形容他的。

宝儿似乎看的出北尊大帝妥协了,一张小脸更是笑开了花,更加兴奋的喊着,“外公美人。”

“宝儿,我收你为徒如何?”然翁望向小丫头,脸上堆出最和蔼的笑,一脸期待的望向咱可爱无敌的宝儿。

“没有,公主不让说,属下自然不敢说。”白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关于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做到了,不过,皇上接下来下的昭书只怕会立刻让三皇子知道公子已经出来的事情了。

只是北尊大帝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转向了宝儿,“宝儿,来,外公抱,跟外公坐一辆马车。”

“娘亲,父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孟千寻直接的开门见山的问道。

他并不是不喜欢夜无绝,相反的,他对夜无绝是十分的满意的,因为,夜无绝真的与当年的他很像。

只不过一两句话,就把孟冰哄的开心了,脸上的郁闷快速的消失,换上了满脸的轻笑。

“是。”侍卫恭敬的应着,连连退了出去。

就像,事情原本就应该那样的。

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哦。”宝儿轻轻的应着,果然,脸上多了几分失落。

“关于这个消息,公主说暂时不要让三皇子知道,生怕三皇子着急,为难,所以,这件事,一直没有透露出去,没有人知道皇上跟公主已经出来的消息,就连北尊王朝的人也都不知道,三皇子更不可能得知消息。”侍卫有些不明白皇上为何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是却还是不敢有任何隐瞒的回道。

帐篷外的几个侍卫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在看到北尊大帝时,神情瞬间的变的恭敬,快速的迎了过来,恭敬的喊道,“属下参见皇上。”

“你们也来了。”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这几个侍卫,是他最信任的,也是最有能力的几个侍卫,没有想到,竟然也都来了这儿。

他们来了这儿,那朝中的一些事情,也由谁来处理,毕竟,他在山谷中已经待了一年了,孟冰应该也一直都在外面,要不然,这些侍卫也不用守在这儿了。

而如今凤阑国的皇上病重,他自然是不能不回去,她自然不会怪他,而且心中还为他心疼。

夜无绝若是知道她跟宝儿已经出来了,肯定会狠不得立刻飞过来找他们。

夜无绝为了她付出了这么多,她为他减少一点的困扰总可以吧。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也多了几分沉重,对于凤阑国中的那几个人,特别是凤阑国的皇后,她也是多少了解的,若是她逃婚的事情,真的被皇后,皇上知道了,可能会真的惹出麻烦了。

孟千寻垂眸,望向怀中的宝儿,微微的愣住,宝儿现在的样子,的确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只有不到一岁的孩子,若是这么带她回去,还真是不好解释。

她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她的宝儿,她的宝儿也跟他们一起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