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94章:翻来覆去

第94章:翻来覆去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然我与宫弦也是有着这些那些的不痛快的时候,但是毕竟大部分的时候我与宫弦之间还算是有着一些甜蜜的事情的,哪里像宫一谦与这个陆雅这样,天天吵来吵去的。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百宝箱就是稳稳的像是被万能胶粘紧了的样子。紧紧的粘在床上。任凭我如何使力,都拿不起来。

我总是不习惯跟宫弦相处那么近乎,因此我的回话近乎没好气的语气。

张兰兰倒是比我镇定多了。

城市里的夜晚,由于有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霓虹灯的点缀。是充满了生气与活力的。

突然间,我想起来小米嘱咐我的话,“一定要带上购买了我们店铺东西的人,还有使用了我们店铺货品的人呢一起去洛阳镇才行。”

“咬完我它就死了。要不是我手上的这个伤口,我还不信。”

我在心中对着吴先生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话也亏他说的出口,抓了人家九十九只鸟,闷死了五只。平时……反正就我所知道的,就已经又吃了三只。

因为远远的我就看见一个长的很像宫弦的人,可能我开始还不能确定那个是宫弦,但是那种阴冷的气质除了宫弦已经没别人了。

“兰兰,这个高度也太高了吧?你确定我们跳下去,会没事的吗?”

可以说要是此时再出现不干净的东西,我真是除了束手被俘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已经分辨不出什么是我脑海中的声音,什么又是我在现实中发出来的声音,就是一股脑的想要把我现在的感受都告诉张兰兰听。

走到了那个骨头汤店,里面的店小二看到是我们,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为保安全,局长还特地多带人跟在后面。

厨师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个小姑娘一点礼貌都不懂,来别人的地方还那么撒泼,你给我闭嘴。”

广场舞大妈们,已经被这些场景给弄得溃不成军。整个空荡荡的地方,除了那些令人呕吐的血腥味,就是那种呕吐的腐臭味。

请问阿明的话,我的心哇凉哇凉的。但是我不想在待在这个地方。干粮我可能很难吃得下去,但是泉水却也是能让我补充能量的一些东西了。

纵使我百般的不愿意,可是该拜堂的也还是拜堂了。

虽然大妈的无故失踪有些诡异。可是这却不是我们一定要伸手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报警的形式,让警方来介入,完全没有必要,让我跟张兰兰两个人,陷入那未知的危险之中。

想到我们常常告诫小朋友。在跟爸爸妈妈走失了以后,不要到处乱跑,就呆在原地,等待着爸爸妈妈回来找你。

这时的厉鬼的头部又变幻成人头,它恶狠狠的瞪着张兰兰,嗤的一声放出许多黑里透红的气体,然后手一挥朝着张兰兰笼罩过来。

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像是一道迷宫,我踏进了迷宫里,却找不到走出来的路。

我也是被吓得够呛,一时间我还惊魂未定。并没有回答张兰兰的问题。

直觉告诉我,那些引了我们出来的人或者是什么东西,不会就那么简单的只是把我们引出来那么简单。

从宫弦走了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只见门边有一个可疑的身影。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一谦?”

真是太方便了,完全就比之前买过的那种小黑板还要方便。真是可惜了,这种好的技能都非要在死后才能得到。

另外的一个还增开眼睛的女鬼,直接就盯着笔,然后操控着笔移动,更改这支笔的磁场。没两分钟,纸上就出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我不可置信的赶忙回头,看到张兰兰手上正持着一张蓝色的符纸,只是她的脸色很是苍白,人看起来也没有力气,也许刚才那些话已经损耗了她全身的力气,那个握着符纸的手已经软绵绵的垂了下去,那张符纸也从她的手中飘了出来,掉落在座位底下。

我无语极了。哪有这样的。

电视机这里又满屏的雪花。我久久不能平静。这段画面看得我心里很难受,闭上眼都是满眼的血淋淋的黄莺的惨状以及它那声声“不要拨了,不要拨了”的惨叫声。

我们三人随意在屋里各自找了张凳子坐下。

我点开了对面发过来的链接,印入我眼帘的果然是一个白色的玉手镯。图片一加载开,我就如同被打了鸡血似得坐直了身体。

我死命的挣扎,想睁开眼睛。但是一层一层的水迷住了我的眼睛。刺痛的感觉让我再次被迫闭上了眼睛。

“开始吧。”护士突然出声。

我都佩服起她的胆量来了。才听了一小段,我都觉得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缓解缓解才听继续听下去,却没想到张兰兰竟然不怕。

无论如何,我可不想当一个饿死鬼。

“姑娘,你看你说的。如果这辆车跑不了那么远就没电了。倒霉的可不是姑娘一个人啊!我也跟着倒霉呀!所以我怎么会拿自己来开玩笑呢!”

我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但是你又是怎么将这个跟小溪半夜去学校这两件事情给联系在一块的呢?”

听完宫一谦跟张兰兰的解说,我拍了拍我胸口,真是命大啊,张兰兰他们这样都能将我给从死神手中给救了出来。要知道当时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张兰兰没有出现,我觉得我再撑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就撑不下去了。那还不是被那厉鬼吃下去啊。

他的嘴巴里伸出了长长的獠牙,猩红的舌头带着一股恶臭味长长的垂直到地上。这个男人比之前碰到的那个女人还要恶心,我几乎看不下去了。

顺着直直的方向走过去,没走几步就到了这个名叫“梦之都”的宾馆。前台到了我跟张兰兰走进了,态度特别亲切的说道:“您好两位,请问是准备住房吗?我们这是一家经济型的酒店,酒店的特色就是主题房间。每个房间的房型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也保证,房间里面的任何设备都是当天退房当天消毒。被子枕头套都会更换,保证您有一次舒适的体验。”

说完,张兰兰就不再理我,专心的开始捣鼓起她的那些药材。

终于,在最下面的一个拉链里面我看到了这本书。我还没有拿起来,张兰兰就率先的抓起了书:“百……”

眼看张兰兰要将这本书的内容给念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百宝箱可就在旁边,一静一动都容易被里面的鬼魂察觉到什么。

“这里似乎是让人设下了迷魂阵。不过看来对方并无恶意,只是阻止有人再往里面走而已。”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大明,果然大明的脸色都白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女孩,而小女孩却不管这些,她只管大明的裤脚,不停的说:“大哥哥,大哥哥,妈妈今天不在家,我正好可以跑出来玩,你陪我玩好不好。”

我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有点想他了,察觉到自己乱成了一盘散沙的感情,我连忙摇摇头。

正在放松心情欣赏着天空各种变化无端的云彩的我,忽然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小孩的声音:“人妖是什么呀?难道那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吗?”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这个医院邪门的狠,你们看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事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刚才的身体冰冷是有鬼魂盯上了我,并非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我心里忧心于张兰兰的行踪,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与她联系。

见到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我要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睡上一觉,有些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这一阵子我可别提有多累了,在别人家里根本就睡不好,特别还是知道了那两个房间原先就是两个鬼魂的房间。

已经快到五楼了,我赶紧跑了出去,待在楼梯里面实在是太被动了。而且地方还小,争扎都无力争扎。

我心头一直被这个念头所驱使。致使我不在后退,反而不退而进。

我呆呆的看了自己手里面这一堆东西,然后又看了一看那个匆匆离开的身影,我的心突然有些凌乱了,他对我的关心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房间里本来就是十分安静,我甚至都以为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个老妖怪还是会随时出没的。

我随着钟明手上的摇动,心也随着左右的摇晃,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估计兰兰都会被他给摇散架了。

我的语气带着愤怒以及一些撒娇,引来了兰兰与蓝先生双双的注视礼。他们两人直看着我有些脸儿红了。

“林梦,我冒昧的问一下。刚才你是不是看到这样的情节了?”大陈的脸邪气的看着我,那拿着弹簧刀的手却到起刀落。

“永远不要对你的眼睛所蒙蔽,有的时候你看到的却不一定是真相。”大陈对我说了一句喻意双关的话。

“哈哈哈……”张兰兰笑得那叫痛快,边笑还边指着我说,“你们还真的把我们梦梦吓得不轻,刚才梦梦还以为她目睹了一桩杀人案呢。”

张兰兰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又给自己的杯里倒了几杯酒:“来啊,快活啊。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

我的话以及张兰兰的态度,顿时让大妈眉开眼笑。

不知是我的钱起了作用,还是大妈特别的热情。

说是酒店其实就是客栈,里面的设施跟我们大城市里的家庭旅馆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越来越好战,已经是这里条件最好的一家客栈,我们也没得选。

“今天这一路上,我似乎感觉到有一个女的魂体,她一直想要附身到我的身上。”

想到我跟张兰兰都饿着肚子,况且等会去那徐浩的木屋里堪察时,我们也需要交通工具,无论如何都是需要跟这里的住户打交道的。

半个小时不到,隔壁大妈就为我们送来了热呼呼的饭菜,我一看当场就“哇……”了起来。大妈的厨艺看来不赖啊,而且还很大方的给我们烧了一只鸡,看那颜色、味道就让我很有食欲。

“一言半语的也说不清的。你们自己卖的东西自己心里有数吧。你们派个人过来我这里亲眼看看吧。这事你们不处理好,我跟你们没完,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退货问题了,你们还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可怕。那个女子舔完了丹凤,脸上又变回了我之前在电梯里看到的那个花季少女的样子。不同的是,那个时候她是有些愁眉苦脸的,但是现在脸上却是洋溢着浓浓的满意感。

又开始联系客户,很快我们见到了沈小姐,据她说她闺蜜秦姑娘以前从来不听戏曲,一直走摇滚范的人,自从有了镜子之后,每天半夜内个镜子画很浓的妆,然后开始吊嗓子咿咿呀呀的开唱,很吓人。第二天一问她缺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神情恍惚,感觉就像招上了什么一样。

张兰兰冷哼了一声:“你现在最好先听我的话,把这些东西给处理了。你再唧唧歪歪一句,我立马拉着我的同伴就走。”

“我过几天就给你,不过我怀孕的事你别出去瞎说。”我没好气的说,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钱钱钱!

吴兵讽刺的说,“你敢在外面乱搞还怕人说?”

可是小月没有回答我,将双手交叠着,头垫在胳膊上,然后就哇哇大哭起来了。我被小月的这一哭给弄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欣欣红着双眼大喊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她就猛地朝王先生冲过去,还好他的力气大,一把制住了欣欣,夺门而逃。

见房里都没人了,欣欣朝我逼近。她脸上挂着阴森的笑,仿佛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眼看着她逼近,大叫起来,“救命啊……你别过来。”

就在我和她争执的时候。一个好听悦耳的男声响起。“都是没用的废物,关键时刻还得我宫弦摆平。”

只见宫弦高傲不羁的身影突然出现,他轻而易举的抓住欣欣,一把提起来。得意看着她,就像看刚刚捕获的猎物一样。

我心一横,还是决定先把灯给关上。然后就当作我一开始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子。这个主意一打定,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手穿过了小孩子的身体,然后够着了另一边灯光的开关。直到灯彻底被我关上,周围一片漆黑的时候,我也看不到那个小孩子了。

在我的短信发过去后,对方很快的就回复了一句:“客服小姐,你真敬业,这么晚了还没下班。”

我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手指飞快的在手机键盘上打动着:“是这样的,”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周围的气温是冷的不行,但是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阵的无名火,干脆也就自暴自弃的抓紧了项链,用力的将空调遥控器扔到了地上。空调遥控器和地面剧烈碰撞导致的啪嗒的一阵声响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心平气和了一些。

自从再一次接到了张兰兰的消息,得到了与我同行的三个男人当中有可能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之后,我就更加的为刚才,随意的透露出张兰兰已跟我建议起联系的事情,透露出去而感到了懊悔。

不但如此,我又有了那种被人死死的盯着后背的感觉,难道是刚才的那个邪物又追过来了吗?

她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对我说起了她跟宫一谦的事情:“至从前几天的春交会上我认识了宫一谦,我觉得他特别的合我的眼缘,于是第二天我就打上了他,没想到他跟我吃一了顿饭以后,就跟我亲热起来。似乎我们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知心朋友。

我没说话,只听见雨女又洋洋得意的接着说道:“你说,这样一石二鸟的好事情,我又怎么能甘心放弃呢?”

不仅有内衣服裤子,还有卫生巾。我横下心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还傻愣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听见曾大庆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这里也不应该有蚊子才对。难道是刚刚出去的时候被咬的吗?”

开始我还没明白过来曾大庆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眼睁睁的看着曾大庆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放到脖子上,不停的挠来挠去。

我是想反驳程凤的,告诉她我是真的不想掺和他们家的事情,但是奈何她家男人非要买我们店铺的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说买了也就算了,两百来块钱的东西。不喜欢大不了就退了不要了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他麻烦,我们也麻烦。

听到曾大庆这么说,我也还是有些感到不好意思的。曾大庆不提还好,这么一提就更让我觉得自己过来就是混日子的。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就不信它们还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光速枯萎了。我就一定要看看这些花,是怎么样的说枯萎了就枯萎了的。

他的怒意却让我的心中一暖,心中如一股暖流划过,让我抬眸看向他。

看得出来张兰兰已经喝醉了。当下她就支着手看着华先生,然后说道:“应该是我的错觉,我现在头好晕啊。华先生,你是不是下迷药了。”

这一切事情做完的时候,房间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小孩子银铃般的笑声。这种诡异的笑声出现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说不出来的古怪,这种声音,可不是一群小孩子在追逐打闹,而是只有单单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自己在玩着东西,然后又自己发出了这种空灵的笑声。

我疯一样的逃开了这个电梯,远远离开。从旁边的楼梯里上到了十八楼。

可是却为何在人类经历那长多的时间里,这些妖魔都与我们人类好好相处,还算是安分守己,所以人类与魔界之间才会彼此相安无事。

“小女孩,我把你的恶念分离出来,日后你且记住,也要日行一善,这样你才能有机会与你的母亲再续母女缘。你可愿意?”

她们母女两人都消失之后,这里的温度立即就炎热了起来。天空中的太阳也明亮了许多。而刚才被宫弦掀开的那个万人坑也被宫弦给埋了起来。这里恢复了正常,至少表面上是正常的。

确实是这样没错呀。我没能理解宫弦解释的意义,因为之前我碰到的几个宝物里面的鬼魂,都会听见我们在议论纷纷。但是我就算很好奇,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问出来,毕竟要干的事情还太多了。

宫弦只是眯了眯眼笑,没有回答。看到程秀秀这样的动作,张兰兰其实心中也是一片了然的。不过张兰兰并没有直接点破,反而将计就计:“秀秀,你自己做好选择。我们谁也不能干涉你。”

又进到了程秀秀的家里,仍然还是坐在那个罪恶的沙发上。房间里的气氛凝成了冰点,谁也不愿意先开口打破沉默。

我的话激起了那个怪物的怒火,只见他不停的摇晃着窗边的门框,嘴里不停的啊啊啊的乱叫。

我嬉闹的锤了她一拳,却没有料到刚才还没有任何异状的张兰兰,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我连忙打住张兰兰:“你可别再说了,再说我又快吐了。”

我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抬眼看他。

“你是王强先生吗?”

我真是看到王强就烦,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的。

陆雅看见宫一谦这样,便知道宫一谦宁可去买醉,也不愿和他多呆一分钟;宁可来这里和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也不愿意碰她一下。她的心感觉很疼,很疼。“走!”管家连忙追了上去。

我刚出门准备打车去机场,却发现一辆车停在我面前了。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人:“老祖宗,是太太让我来送你去机场的。”我听见“老祖宗”三个字,一口老血涌上来,差点没噎死我。也是,我在这家里还算有些特权,至少这个专车啥的还是有的。我连忙对司机大叔说:”叔叔啊,您这是折煞我了!”

王先生有干劲的点了点头说,“当然,我现在就去删!”

心里暗喜,难道是一谦来提亲了?他知道我和吴兵告吹的事情了?他要提亲怎么不早说,害的我心里又气又羞的……想不到我和他进展的这么快,曾经嫁给他是我的梦想。后来想都不敢想了。幸福来的这么快,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宫弦说完,就不再说话,而是专心的对付起棺木里的人。虽然不明白宫弦为何仅给了我半分钟的时间,我的时间太有限了,不敢再耽误的我连忙返身继续去搬动张兰兰的身体。

宫弦还没有动静,我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在这夜深人静诡异的小巷子里,赫然想起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唐突与吓人。

“啊……”我连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中狂喜,来电是张兰兰的手机。

正在我猜测之时,我已经感觉到体内的那种欲望减轻了许多。这让我的心理负担也减轻了许多。

这样跑着很快我就感觉到累了,不得不气喘兮兮的停了下来稍作休整。

那个服务员一脸不情愿的离开了,嘴里似乎还说着:“什么人嘛,管事的是你想见就能够见的吗?”

我担忧地看看宫弦,又看看张兰兰。希望他们俩人能给我一个解释。宫弦这是想要干什么?

我谢了黎先生以后,跟张兰兰离开了他的住所。

然后就把家里的那些什么骷髅鬼怪都招了出来,那时候好几百只,一次性都给宫弦灭掉了。

我站到棺材里面,仔细的检查了一圈,但是并没有一些明显的血腥味。

我被宫弦给弄的也有些不开心了,特别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对我来说总有一些事情是要弄清楚的,我想抓住宫弦,找他问个清楚。

我把我这样矛盾的心情告诉给了张兰兰,没想到张兰兰竟然说:“梦梦,恭喜你快成道了,要知道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逍遥道士,都是从最初的不懂到略懂到精通。”

“林梦你好,我是蓝海东。”

电话里传来的果然是蓝先生的声音,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低沉,富有磁性,原来他的名字叫蓝海东呀!一听就是一个很大气的名字。

又友如此真好。我跳了起来,跳到在兰兰身边搂住了她,对她说道,谢谢你兰兰。

说完我就只把张兰兰往外推。这件事上可不能含糊。若是没有那些可以降妖除魔的符咒。凭张兰兰载多大的本事,也是很难应付的那些妖魔鬼怪。

突兀的躺在大土地上,不知道是等着人填平还是在放着什么陷阱。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却说不出来。他只是一直吭哧吭哧地朝我们逼过来。

虽然我对于这个张会长并不信任,但是此时能看到他。我却觉得仿佛他就是来救我们的白马王子。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会长就来到了我的身边。

华先生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低声叹气的说:“一点都没有当初贤淑的样子。”

说罢,张兰兰拉着我的手就敲了敲华先生的家门。远远的隔着门我都能听到里面一个娇媚的女声:“老公?这个点你有客人吗。”

华先生胡乱的应了一声,然后给我们把门打开。开门后的场景我和张兰兰都惊呆了。只见华先生衣衫不整,脖子和胸膛上还有几处明显的吻痕。

像是怕张兰兰不相信一样,我还拉着她走到了镜子的面前。冲到了我的身上,对我的大腿和手臂又是咬又是啃的。口口见血,我有点害怕了,开始为自己刚刚那么有勇气说出来的话感觉到一阵不好了。自己再怎么样,总不能被自己打掉的小孩给吃掉了吧?

这个婴孩竟然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从它稚嫩的身上,竟然看到了一个人的一生发展。

吴兵闻言放开手,不悦的双手撑腰说:“轮到你说话了?这是我的女人!我们之间做什么事轮不到外人来管!”

刚剧烈的跑完,气还没喘匀称呢,我就情绪激动的哭诉起来:“我真的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我好难受……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摆脱他!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所有人都当我好欺负!所有人!”

我惊叫出声,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与恐怖了。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其时我跟它还隔着一个结界的隔离带,可是那种直接就跟他对上的感觉致使我的小心脏负荷不起来。那激烈的跳动连我自己都听到了“呯呯呯”的跳动声。

宫弦总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跳出来,让我想起了他。我了不知道我的心绪是什么,是想要跟宫弦在一起还是不想要跟他在一起。

张兰兰说着,眼睛还是盯着那黑影看。

“徐浩这个人啊,他不喜欢跟人来往,你们从他的房子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性格。他是一个喜欢独居的人。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自己一个人,远离人群而单独在这里建起了一栋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