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95章:伸头缩颈

第95章:伸头缩颈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因为……几乎每一个股票,都在暴涨。

宫里现在专门有人驻在证券大厅,股价的涨跌,几乎是半个时辰一报,跟在弘治皇帝跟前,若是连这个都不清楚,十之八九,很快就会被陛下收拾萧公公一样,打发去大漠里吃沙子。

一点都不威武啊。

“我还听说,连陛下身边的萧公公,对,就是那秉笔太监还兼着东厂厂公的那位……都留在大漠里呢,这可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人哪,却留在大漠之中,这不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吗?陛下对这大漠,是极看重的,那招股书中,提及到的修一条铁路进入大漠深处,看来,并非是空穴来风。”

他觉得不靠谱。

他站起来,而后深深的看了王守仁一眼:“王卿家,刑部之事,你暂时不必管了,跟着你的恩师,主要抓一抓这件事,未来,朕对你有大用。”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道:“朕以后,还怎么敢将自己的安危,交给厂卫,又怎么能信得过他们?”

因为每一次的路数都是,朝廷没有银子了,陛下啊,这个事办不成啊,然后大家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这文武百官,仿佛早将自己内帑那么点银子,早就摸清楚了,一个个,就如乞丐一般,就等着自己出钱。

弘治皇帝怒道:“你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他趿鞋而起,捋起袖子。

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电光火石之间,萧公公想到了这个词儿。

他侧目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紧张的往口里塞了一个蚕豆下意识咀嚼的刘瑾,道:“快出去,就说陛下想要召刑部右侍郎王守仁觐见。”

这一次,他唧唧哼哼,用的乃是梵语,这梵语,说穿了,就是天竺语。

方继藩反正也听不懂,耳根很清净,爱咋咋地。

方继藩念完,便道:“陛下之功业,已经直追唐太宗,可以与之比肩了,儿臣真为陛下高兴。”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少年,便提着花篮子,沿途开始洒出花瓣。

方继藩顿了顿:“就说铁路,新修的铁路,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这就要开工,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陛下觉得,这炼钢量,增加了多少。”

白色,朝廷总不能管对吧,虽然都是金子,同样是价值不菲,可就是颜色不一样了。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不。”王不仕打了个颤,他没再多问了,直接举起筷子吃起来,边道:“爱吃,都爱吃。”

“她们已经进了,老爷,这一桌是老爷独自的晚宴,若是老爷想和亲眷们一齐进食,下次提前知会一声,这点菜,只怕不够老爷与亲眷们吃的。”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萧敬颔首。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朱厚照道:“父皇不必召方继藩,问儿臣便是了,他懂得,儿臣也懂呀。”

朱厚照:“……”

这厮虽然总是糊里糊涂,却是极有孝心的,自己几次性命垂危,都是他和方继藩鼎力相救。

众人一路登上了高塔。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一个神话,已经诞生。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是汉人最大的希望,有了土地,才会有子孙的繁衍,才会有王朝的兴盛!

王文玉跪下,恨不得要亲吻脚下的土地。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他买了,大赚。

心里安慰自己,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怕,不怕!

商贾们兴奋的热议着,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领先的一批人,是弄潮儿,因为他们接触的眼界最广,也最容易接受新鲜的事务。

当然,敢拿出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方继藩的这个新理念,弘治皇帝,也算是佩服这个家伙了。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飞球已升至极高。

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刘瑾也跟着来了。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早有一群宦官冲了进来,架着刘焱和刘文华二人便走。

梁储心里激动万分,只好朝向方继藩。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方继藩心头一热。

一下子,殿中哗然。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朱厚照还想说什么,诸臣却是忙不迭的道:“臣等告退。”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她们是一群再寻常不过的女子,却因为阴差阳错,入了学,其实入学之后,她们还带着闺阁中的一切,被动的接受着命运安排她们的一切,因而,所谓的学习医术,更多的,只是别人让她们学习,她们便学习罢了。

在弥留之际,她看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

她微微一笑,道:“就让陛下侍奉着祖母吧,我等暂且退下。”

“家父讳储。”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没有起因,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梁如莹咬唇,却一把打开了宦官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