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娱乐城 > 第100章:苌弘化碧

第100章:苌弘化碧

圣安娜娱乐城 | 作者:素荣| 更新时间:2019-09-02

没错,此情此景,就是小孩子都梦想的童话世界,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这妞是勤快人,质朴老实,但霍骏琰这家伙有时候就像块硬石头。

容析元最后是怎么回答的,尤歌睡着了听不到,但她一整晚都是窝在他怀里的,而他也抱着她,没有松开,两人就这样粘着睡觉,亲密无间。

尤歌其实心里还是有几分慌乱,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许炎不是那种猥琐的人,他或许只是一时脑子发热。

“我穿什么衣服我老公都不会说我丢人的,这点你不用操心。”说完,尤歌懒得搭理,抬腿就走。

几句话,却是为在场的人带来了又一轮的震撼!

容析元第一次尝试到了收购失败的滋味,可他就跟没事儿的人一样,反而还心情更好,这不得不说,此人的思维怪异,非一般人能理解。不知道的,看他这表情还以为他才是赢家。

经过这几天,尤歌对于她和容析元之间的游戏已经很熟悉了,还喜欢上了这种滋味。

云珊的脸都僵硬了,自知是惹不起许炎的,急忙热情地招呼:“快坐快坐,吃过中午了吗?我可以马上叫厨师给你做几个菜……”

“当然不够,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最起码也要三次吧?”

唐虞梅只咬了一口馒头喝了一口稀饭就放下了,她在家吃的东西可不是这些,来了这里怎么会习惯呢,对她来说,这简直不够资格成为她的早餐。

“你……”许炎喉咙卡住,视觉受到刺激,心头都不由得一紧。

“好吧,我听你的,我回去。”

“……”护士尴尬,赶紧地出去了。

霍骏琰狠狠瞪了一眼龙晓晓,严肃地说说:“你没事儿干啥那么激动?下次没看清楚别乱说。”

“尤建军,我才是尤歌的监护人,我所做的事都是为尤歌好,我不需要向你解释原因,以后你自然会明白。”郑皓月冷艳的面容尽是一片坚定,不容人反驳。

“许炎,你快帮他看看,他是不是在发烧啊?”尤歌略显焦急,娇嫩的脸蛋皱成一团。

沈兆身上都是容析元的血,看在尤歌眼里,分外地触目惊心!

“混蛋王八蛋,你放手!你滚出去!谁要你进来的,滚出去!”尤歌在他怀里使劲挣扎,挣不开干脆一口咬在了他厚实的肩膀!

野蛮粗鲁地将尤歌这水灵灵的人儿按住,他浑身散发着灼烈的气息,急切而又大力地索取着占有这具美妙的身子,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这个词儿,更是彻底激起了容析元的狠劲,大手邪恶地探下去用力一扯!

...那位年轻小伙子很干脆地回答:“不知道。”

“嗯,拍仔细点,手别抖啊!还有,小心不要被容析元发现,不然我们会很惨。”

“不。有什么话你就说。”

郑皓月聚精会神,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这里了,看到这几位手艺精湛的大师小心翼翼地在为黑珍珠钻孔,她的心都绷紧了,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问题,千万不能爆……

许炎忍不住舔舔唇,手指蠢蠢欲动,却又用一种凶巴巴的目光瞅着馋馋,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岂有此理,那是你能随便摸的?”

“别让他死了。还有,立刻派雷来香港,刚刚这群歹徒绝不是普通的杀手,必须抓到人,一个都别想跑!”容析元这双猩红的眼睛充斥着狂卷的风暴。

这个何碧翎还算识趣,没有再住进来的意思,可是不管怎样,她已经在隆青市了,想见容析元,那简直太容易了。

迷迷糊糊中,尤歌感到一阵异常,下意识地用手挠挠脸上,却还是痒……有蚊子吗?

唐虞梅的冷静令人发指,比机器人还冷酷,比凶徒还邪恶!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她,又怎么特意为她熬姜水?如果不在乎她,他又何必昨晚翻墙进来?

尤歌脸上还红红的,因他这新游戏而羞涩,心跳都还没恢复正常呢,说实话,尤歌没想到他花样这么多,什么都敢于尝试,而她在他的带动下也算是开了眼界。

尤歌是真的没有把握能收购成功,因为她的对手是容析元。据她所知,容析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过败绩,只要是他看上的公司或机构,最后都会被他纳入麾下。她不会傻到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在目前的阶段与他抗衡。

为什么?霍骏琰至今没有答案,只能用那句俗套的话来说——缘份。

这男人……霍骏琰能明显感觉到容析元的变化,比以前似乎温暖了许多,不再是那种高高在上冷傲的气息了,而是一种居家奶爸的平易近人。

管家有苦难言,老爷子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就跟火药似的,他若是再出声,可能老爷子要发火了。

在宝瑞,尤歌又一次完成了她人生中一个重要经历与转折,她珍惜这份工作,现在都在考虑当休产假时,工作要交给谁去打理呢?

他怎能就这么走掉,他来,不是为了被拒绝,而是想得到她的原谅,想将她和孩子都接回去的。

“我……我跟黄经理在说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咳嗽,我觉得那样很不礼貌,所以就把口罩戴上了……咳咳……咳咳……看来我感冒还没好,还得继续吃药。”她皱着眉头,有点无奈。

尤歌这才注意到许炎今晚果真特别的风骚,更像是个花花贵公子了。

他的厨艺就跟他这个人的脸一样足以令人惊艳,尤歌吃过一次之后都还意犹未尽,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待遇。

她的反应,看在他眼里,很是不满,越发想要征服她了。

===========

确实磨人,在亲吻着他,却又不肯一口答应婚礼的事,这简直是吊足了他的胃口。

“其实我有名字的……”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恶心至极,他们那双邪恶的目光落在尤歌身上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这里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能让人断魂送命的世界,四周冷风嗖嗖,天气说变就变,如地狱般阴沉可怖。

“你们……胡说八道!这种事能乱说吗?还不快向你二哥道歉!”这女人跟容炳雄是一条心的,容不得老公被诋毁。

这是容析元长这么大,第一次跟老爷子之间有这么亲近的接触,爷孙俩的相处方式可以说是很奇特的,明明显得很抵触,不待见,可这容家唯一敢在老爷子面前实话实说的人就只有容析元。平时见面也大都是不欢而散,但谁能想到在这个除夕,老爷子会前往隆青市跟容析元两口子一起过年。

“大……大少爷,您别开太快啊,我……我……”

尤歌知道许炎会有种很铁不成钢的心情,但她不知道他还会有一股子酸劲。

黑虎表情怪异,使劲憋着笑,心想大少爷这是掩耳盗铃吗?不喜欢还追到民政局来?是失恋了之后还想挽回一点颜面吧?哎,可怜堂堂许家的大公子,居然在一个女人身上栽跟头,这要是传出去,不用谁劝,老爷肯定带着一帮人杀过去了……

说走就走,苏慕冉很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先是想好了以前很渴望去而又没去的地方,回家带上护照,收拾起行李,给家人打个电话说一声……一切就是这么简单随意。

苏慕冉终于接起来了电话,只听许炎在电话里急急忙忙地说:“你在哪里?快出来,我在安检口!”

龙晓晓忿忿地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对我这么凶?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了水果蛋糕给你送来……我不求你说句好,可你也别这么欺负人啊!算我自作多情行了吧?当我没来过行了吧!”

笨吗?龙晓晓在听到这个字时,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感到一种被人心疼的温暖。

“来来来,先唱歌生日歌……预备啦……”霍律师欢腾起来也就像个老顽童。

苏慕冉宝石般的瞳仁更亮了,充满期待地说:“就约在百盛商场七楼吧。”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要问霍骏琰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兴许就是一时同情心泛滥。

朱坤,是本市一个小混混,放高利贷的。霍骏琰知道这个人,在警方也有案底,只是想不到龙晓晓家里居然是欠这个人的钱。

男人呆了呆,看得出来他是想退回去,可是一只脚都跨进电梯了,本能的,另外一只脚也跟了进去。

尤歌被容析元搂在怀里,可她嘴里却在嘀咕着:“大叔……我还是疼……为什么玩游戏会疼?”

沈兆头疼,早知道少爷会这样啦,可是,他们事先就是这么商量计划的,如果打乱计划,说不定大家都完蛋。唐虞梅那个疯婆子,如果发现了,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呢,兴许大家都不用走了……

仿佛是不应该这样做,但别忘了龙晓晓是在面对一个持刀歹徒的时候还不肯低头妥协答应去宝瑞偷项链,奋起反抗企图拿下歹徒,这才导致受伤的。光凭这份对公司的忠心耿耿和她临危不屈的精神,就值得老板为她申请个带薪假期。

这办公室此刻就像是外边的艳阳那么热烈,

然而容析元却笑不出来,冷若冰霜的脸就像是写着“哥很不爽,没事别来烦”。只有他才知道歹徒的目标除了货品,更重要的还有尤歌的命。

尤歌再度陷入沉默,满脑子都是沈兆说的那些话……如果是实情,那又说明什么呢?容析元分明不像是那方面有问题的,他还是很强悍,把她折腾得够呛。他那能力没问题,为什么可以几年不跟女人**?

“刚才是尤歌的电话对吗?我看到她就在楼下展厅里,她拿起电话的时候也是你接电话的同时,所以,这个主意是她出的,对吗?不,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郑皓月气得不轻,而她猜得也很准。

其他展区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纷纷大跌眼镜……这也行?

“老公……”尤歌轻柔地一声呼唤,差点让容析元骨头都酥了。

他的吻,灼热滚烫,每到一处都能点燃一簇火花……

“我鼻子痒,不行么?”

霍骏琰匆匆端着菜就出去了,他是不会让人知道刚才他在靠近龙晓晓的时候,真的脸红了两秒钟……可能是闻到她身上那股属于干净女孩子的馨香,可能是看到她呆萌的表情一下子触动,总之,霍骏琰告诫自己,这么一个像白开水似的女孩子,是不可能跟“诱人”沾边的。

两个男人这回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丢下尤歌,迅速去了大约百米以外的地方。

许炎最忌讳“第三者”这词儿,不是因为他在乎别人的眼光,而是他不希望家族因他而蒙羞。

前边一个个应聘失败的,走出来之后经过尤歌身边,都会难免投来一阵怪异的目光,因为她们失败了,就意味着后边的人更多了一份成功的机会。

远远的,容析元犀利的目光死死盯着尤歌,缓缓举起了手,唇边溢出冷冷的几个字:“我出……一千万。”

但这次刺激怎么够?尤歌举起酒杯,冲着郑皓月和容析元说:“小姨,姨夫,希望早日能喝到你们的喜酒,我敬你们!”

可越是这么含糊的回答,越是让容析元内心抓狂。她的第一次就是献身于他的,他曾拥有她全部的纯净,现在,他想到她可能在许炎身下承欢,他这心就跟被碾过似的难受。

“你回来,只怕不是想安分守己那么简单?你想做什么?”

许炎惊诧之下,先前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瞬间膨胀,差点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许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全身一个冷噤,僵直不动了……“苏慕冉,你……你……”许炎居然在微微颤抖,此刻的感觉太矛盾了,既害怕萝卜受伤,可是那美妙的滋味又在侵蚀着他的脑细胞。

这消息简直可以说是震得尤歌里焦外嫩,她听容析元说过,唐虞梅曾派人害过翎姐,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跟她父母的案子有关。

怀孕的尤歌,在这种时候是很敏感的,好在容析元很能照顾她的身子,不会太猛烈,也刻意不坚持那么久,否则他也担心会影响到尤歌的肚子。

女人一声冷笑,像是听到了可笑的话,不屑地说:“你大老远的跑来质问我,不觉得多此一举?那是我的儿子,我将他接到身边,有什么不对?”

“去去去……哪来的神经病!”佣人不耐烦地挥挥手,关上了小窗户。

房间里,何碧翎的哭声已经止住了,只是还满脸泪痕未干,而尤歌已经没有力气再听下去……心如刀割,头晕脑胀,被欺骗的感觉比死还难受!

只要当一分钟的弱者,然后她便没有了软弱的细胞,她会把那些不需要的情感和心软以及憧憬都铲断!

事情看似复杂却又简单,随着容析元的离开,佟槿说出了真相,尤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可这又如何呢,知道了却比不知道还更加受伤……

随着这一声低吼,包厢的门口又进来几个人,其中两个是服务生,另外两个是一男一女的便衣。

虽然咱没能晕过去,但是完全可以装作醉过去啊!

“我是本地人,可我忘记带身份证了。”尤歌说着话时难免有点气恼,满以为拿出身份证就完事,但是没带,不知道警察会怎么做呢?

调皮的小奶猫在霍骏琰脚边依偎着,细声细气地喵了几声,就像是婴儿在索求抱抱一样。

霍律师见尤歌盯着照片,他也来了兴致:“这是骏琰9岁的时候拍的,那时他很胖,班里的同学都不爱跟他玩,后来上了初中,这孩子开始每天都运动,很快就瘦下来到了正常体重,一问原因,原来是他想将来长大后考警校,当警察……”

这种时候当然要表现好,表现得积极,博得老爷子的好感,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郑皓月早早地就在等待了,她是来邀功的,因为这段时间宝瑞都是由她主持大局。这个女人虽然人品存在问题,但就工作能力来说,这个公司里,她算是顶尖人才,不然容析元也不会让她继续担任总裁了。

她笑不出来,她坐在客厅里,感知着外边的一切,紧紧蹙起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此刻的内心也不轻松。容析元说暂时先将她安顿在这里,可她真的就这么住下来吗?尤歌会怎么想,会怎么对待她?从尤歌对待容析元的态度来看,翎姐觉得自己若是住在这里,对容析元或许并不是件好事。

沈兆压低了声音说:“雷少爷,我赌少爷他今天要铩羽而归了,不过,可千万别忘少爷知道我们打赌啊,不然……”

香香汪汪叫着,似是在回应尤歌的话,雪白的身子在她旁边蹭蹭,撒娇呢。

马胜吉是关键人物,有他在,就能知道幕后主使的是谁,找出那个隐患,尤歌的安全就解决了,也省得容析元总是担心这个问题。

“死了?”

尤歌不置可否,没答话,翎姐也不生气,出去了。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单身?真是的,这么优秀一个小伙子,怎么到现在还没女朋友?难道……难道……”翎姐说到这里,忽然露出神秘的表情:“难道你不喜欢女人?”

尤歌就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屈,在忍无可忍时,她会给予还击,所谓的逆来顺受,不是她的风格。太钢则易碎,太软则被欺,尤歌不是这两者,她是坚韧。

“容先生,我……”女记者还想再提问,但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声。

也难怪别人会这么想,尤歌刚才说的住址,大部分本地人都知道那里是本市最贵的房子,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富豪都住不起,那里少量的独栋别墅都是超级富豪们的财产,而尤歌浑身上下就没一件是名牌,没戴一件首饰,包包鞋子目测都不超过两百块的价值……所以,警察才会有那样的想象。

尤歌下意识地回头望去,但看到的却是一张生面孔,没见过,这不是霍律师的人吧?

首先,这份工作是怎么来的?犹记得在刚回国的时候,她对许炎说,她要出去找工作,然后……很快许炎就在几家大公司的官网上找到了三份招聘启事,她同时投了三份简历,三家公司都去参加了面试,“锦程”集团是最先联系她的,也就是她现在任职的这家公司,主要经营酒店业。

许炎被眼前这张如花似玉的笑颜给煞到,呆了一秒……随即立刻清醒过来,此女子不是温柔乡,而是女金刚啊!

这话听起来很普通,可许炎却露出诧异的神色打量着她……说实话,他刚刚不过是试探她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以为她会趁机说自己酒量不行,然后一会儿只需要喝一点就可以有理由装醉,然后……然后她不就能借着醉意在这里住下?

还真被许炎猜中了,苏慕冉就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屑用拐弯抹角的手段,她要做什么说什么,都是直来直去的,就像今天来这里,确实是她经过楼下,并非故意而来的。

她此刻的形象很随意,毫不做作,两只手剥虾壳,嘴巴吃得满是油,喝酒的时候一喝就是大口大口的……这跟一般的千金小姐很不同,她很接地气。

许炎没有立刻回答,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肯定是不妥,他只有跑一趟将她送回家去。

尤歌是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身为新人,端茶递水这种事都可以做,何况是擦桌子拖地?尤歌根本不当回事,也没觉得这是不该做的。这是专柜,是宝瑞的形象窗口,当然每天都要保持干净了,做清洁是开门第一件事,她怎会不悦?

后边那个是戴眼镜的女孩子,就是尤歌在面试那天新交的朋友——龙晓晓。

...外型如此完美无瑕的男人说话居然这么狠毒?简直要把夏晴雪和乔馨气得肺都炸了!两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从小到大可没被人这么对待过!

那些常来这里的孩子们其实也才两三岁而已,都是由外公外婆或者爷爷奶奶带着出来玩的。不管认不认识尤歌,他们都会奶声奶气地喊“阿姨”,每一次都会惹得尤歌心花怒放,恨不得上去抱抱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黑虎眉飞色舞,活像是见到钱一样。

这忒不容易,像雷这样的宅男居然还劝起尤歌来了。

尤歌忍得住不出去,但脑子会思考啊。

尤歌本来就是个水灵灵的年轻女子,她的外型气质以及年龄,学历,都是外人羡慕嫉妒恨的因素,加上她在那晚酒会的亮相,第二天就有新闻报道了,公司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尤歌就是四年前失踪了后被容析元悬赏一千万的主角!是宝瑞集团前任董事长,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主!

事情还得从当年何炬与那位西班牙女郎生下孩子说起……一对双胞胎姐妹,长得一模一样,就连亲生父母都难以分辨出谁是谁。

交通畅通,一路到医院都没超过五分钟,孕妇的羊水已破,忍受着越来越剧烈的痛苦,当到达医院,她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那个……伯母,我这人其实挺正常的,真的。”许炎无奈地应付两句,端起一盘菜,赶紧地溜了。

要知道,许炎当初选择的那个医生,对整个许家来说是怎样的震撼和叛逆,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全

都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会那么做。

沉默,有点尴尬,许炎提起塑料袋,起身打算走人。

龙晓晓无语了,这人是什么意思?

“轰……”好似一道天雷炸响,霍骏琰脑子里被炸得一片空白,他和尤歌,居然……吻上了?!

尤歌的眼神停留在他脸上,有些痴了……

说完,这男人将呆滞的小女人按倒,像猛虎地的开始了霸道的进攻……

女人的声音忽然间从尤歌耳膜消失,在对方说出那个敏感的“死”字眼之前,一双修长而好看的手,及时捂住了尤歌的耳朵,使得她不曾听到那最残忍的一个字。

一般到了他这种级数的人物,其精明程度都能堪比侦探了,一时的难题显然困不住他。

雷,比容析元小几岁,今年27了,其实该是个很成熟的男人,但是,这世上多数能被称为天才的人,几乎都同时有着某方面的缺陷,雷,最大的弱点就是思维简单,对于人心的认识远远不够,他成天都只知道研究电脑技术,再怎么复杂他都愿意去钻研,可就是懒得去思考世上最复杂动物——人。

沈兆也是感到高兴,从此以后又多了一个神一般的人才在少爷身边,如虎添翼啊!

容析元财力雄厚,他想聘请到这种高手还不容易么?可他一直没聘请,一是因为他自身懂一些,一般的问题他都能解决,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心里一直将这个位置留给了雷,等着他认为雷准备得足够充分了,他就会考虑让雷留在身边,成为他的助力,更重要的是,雷是孤儿,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

许炎这家伙,别看他平时爱嘻嘻哈哈的,但他其实很细心,知道这种时候要尽量逗尤歌开心而不是说话打击她,哪怕有些话是事实,也要等她出院之后冷静一点再说。

这个想法刚一起,立刻就被他压了下去,转念一想,如果拆了墙,尤歌还不知道会再想出什么花样来阻隔他,兴许还有其他更狠的招数。说到底,他还是希望这个家可以安稳安定,成天折腾,身心疲惫啊。

“切……这样不就等于没打赌嘛。”

尤歌在碎碎念,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菜,好像那就是可恶的容析元,被她戳啊戳……

容析元将狗狗们带到花园里,一群小东西在草坪上撒欢儿,跟主人玩耍,各自卖萌,不亦乐乎。

特殊情况的出现,就使得容析元今晚的吃肉计划取消了,而他一点都不介意,反倒是开心得很,一晚上都没睡好,就盼着去医院。

这天,郑皓月来店里视察,问长问短的,逗留了好一阵子都没走,那个詹琦过去跟郑皓月交头接耳,不知在说着什么。想必又是关于尤歌的事吧,詹琦很有眼力,早就看出来郑皓月对尤歌不待见,所以每当郑皓月来时,詹琦都免不了要去讨好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