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第44章:男盗女娼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842

    连载(字)

2284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娱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男盗女娼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 22842 2019-09-02

沈傲先去请示了县尊,转运使大人有请,于弼臣没有留难沈傲的道理,捋须道:“今日衙堂里也没有什么大事,若是真出了事,本官来替你看着,你只管去见江大人吧。”

熙春桥乃是杭州最著名的销金窟,桥的左面是一排排酒肆、赌档,过了桥便是勾栏青楼,今日青楼的姑娘们早早地醒了,推开正对熙春桥的窗儿,看到下面人头攒动,不停地朝阁楼下抛着眉眼儿;这都是低级的青楼女,真正的艺『妓』、名『妓』是不屑抛头『露』面的,不过也会在窗前隔上一层珠帘,透过珠帘瞧着热闹。

释小虎撅起嘴:“说好了我只做你的书童,怎么还要煽风。”

眼前的这个扳指,内壁是梯形结构,明显带有中原文化的特征,满清时期的扳指则是以圆柱形为主,区别很大。

过了片刻又回来道:“县尊请你过去,小子,我丑话说在前头,若你敢冒充县尉,可是要吃板子的。”

刘斌道:“大人若是不去,只怕要遭人取笑。”

沈傲落座,道:“安先生不必客气,不知有什么见教的?”

沈傲感觉着她的体温,很是奇怪地道:“一切正常啊,桑儿,看来你没有病,不过为了防范未然,我还是决定再给你把把脉。”

沈傲笑了笑,目光清澈,道:“沈傲?噢,原来你们是来寻他的,这家伙确实是很坏,借了我的十贯钱一直都没有还,由此可见他的人品卑劣,但凡放债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蓁蓁摇头道:“都去了杭州,这个家谁来打理?况且你只是个县尉,带了这么多女眷去,同僚们怎样看你?你安心去吧,只愿你能早些回来。”

沈傲对蓁蓁道:“我去给曾兄回信,早餐待会再吃。”

沈傲道:“仁和县的县尉不一样啊,夫人想想看,同样是县,仁和县户籍有十万,十万是什么概念?在其他的州路里,有的县也不过一千户罢了,上了一万户的县便是大县,这仁和县驻地就在杭州,与钱塘合为杭州府,杭州的户籍人口已过二十万,二十万户是什么概念,一户为五人,二十万户就是一百万人口,夫人,这县尉的干系很重大啊,为夫还担心人口太多,承担不起如此重大的干系呢。一个县尉分管的治安,比之人家一路、一府的推官还要多。”

杨戬想了想:“也对,能不***最好,还有,你既然要去赴任,就干脆坐造作局的官船去吧,半个月就可到,省得沿途劳累。”

言明了规矩,堂官才道:“尚书大人立即就到,请诸位少待。”说罢,便退了出去。

安宁抿嘴笑道:“沈傲,这一幅画能送给我吗?”

沈傲心里明白,就算中了进士及第,入仕的第一步也极为重要,比如这外放和入朝,表面上入朝更清贵一些,可是在大宋,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一旦科举之后便入朝的,几乎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奋斗二十年,至多一个秘阁或者集贤院学士,看上去官儿大得吓人,其实在汴京城里没几个看得上。

受到皇帝夸奖,程辉的面『色』却如古井秋波,不徐不疾地道:“不过微臣也赞同徐魏的观点,厉兵秣马已是当务之急,只要我大宋有了应变的准备,则金辽二国相争,主动权在我大宋。”

在场的人中,恐怕只有沈傲心里为之叹气了,他想不到,金人如今已经攻占了上京,若是袖手旁观或是落井下石,辽国的覆灭只怕也只是时间问题。

沈傲没有去看榜,起床时头有些痛,净脸漱口之后,刘文带着刘胜过来,一见沈傲便呵斥刘胜道:“快跪下给表少爷磕头。”

沈傲颌首点头:“学生明白,多谢世伯。”

只不过沈傲要娶周若,要做他的姐夫,却令他一时也不敢作出决定了,只是觉得家姐嫁了表哥也不错,可是表哥妻子太多,自己不能轻易支持。

过不多时,周若盈盈进来,这几日她确是消瘦了不少,

沈傲道:“去,把所有的人手都召集起来,我教大家帮个忙,还有,你去帮我采买些东西。”说着去寻了纸笔,在纸上写了:“宣纸、剪刀、棉线”等常用物,对吴三儿道:“有多少买多少来。”

一个男儿又英俊,又文采无双,这样的好姑爷,到哪儿找去?碧儿便在周若面前说起沈傲的多般好处,什么英俊潇洒,什么学识过人,什么为人和气。

沈傲挑了挑灯芯,屋子明亮了些,推窗往外看,见远处湖畔的凉棚里喧闹非凡:“你看,他们也没有睡呢,天太热了。”他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若是配出防蚊虫的『药』来拿到各个茶坊里去卖,只怕生意定会火爆。蚊香的制作工艺麻烦,而且这东西夜里需要点燃,而这个时候的房屋大多是木质,还要添置不少的柴草,真要造出来,谁知道会增加多少安全隐患。摇了摇头,道:“屋子里还有茶吗?我们喝口茶看看书吧。”

沈傲本就是不服输的人,根据他的判断,刘慧敏这样精细的人,绝不可能将酒具窃回自己的房里去,谁也不能保证宝物失窃之后会不会在他房中搜查。若是带到外头,以刘慧敏的小心,是绝不可能托付给人保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这宝物还在供房,藏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地方,等风平浪静之后,他再将这酒具取出,然后就能悄悄地将酒具转售。第四百零三章:西王母国

赵佶虎着脸叫人将石像收起来,道:“你不要拍朕的马屁,朕才不愿做什么英主,哼,若不是你来求情,朕一定要和那些学生斗一斗,让他们见识见识朕的厉害。”随即转为温和地道:“秋闱就要来了,闹出这些事,学生如何能安心读书?杨戬,叫人出去传旨,就说朕听了沈卿的劝谏,已是回心转意,叫那些跪在外头的学生早些散了吧,给国子监和太学各送碳木百斤,回去之后,赶紧换了衣衫,烤烤火,莫要生了寒,真要病倒了,将来谁来为朕效力?”

沈傲又问他夜里听到了什么动静,王凯摇头,道:“白日做活累得很,一到床榻上便睡了,第二日清早醒来,才听人说酒具被盗的事。”

沈傲心里想,妈呀,动刑?丫头,这里是私宅啊,你这是滥用私刑,皇帝眼睁睁地看着呢。

沈傲问道:“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不拨发赈济的银两,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小丫头的脸上瞬时绯红起来,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怒不可遏地道:“叫你喊,叫你喊!”人已如小蛮牛一般,往沈傲冲过来。

两个人现在的动作十分怪异,胸脯贴着,沈傲的手搭在小丫头的肩上,而小丫头要推开他,手往沈傲的胸脯送。一股少女的体香传出来,在沈傲的鼻尖之下挥之不散。

小二道:“厢房已经客满,只能在这厅里就坐。”

不去厢房还能省下几个钱,王茗连忙拉住沈傲,道:“沈兄,算了,在厅里也很好。”

窃窃私语伴随着雷声传出,沈傲阔步挺胸,径直穿过一个个跪地的同窗和太学生,踩着积水到了正德门前,向门口的禁军行了个礼,道:“鄙人沈傲,有一幅画要呈献皇上,将军能否代传?”

“沈学士少待。”禁军首领不敢耽误,连忙捧了画筒,冒雨入宫。

耶律正德见沈傲的模样,却是『摸』不着头脑,满心想着金人的事,更怕宋金之间真达成了某项合约,如此一来,契丹可就雪上加霜了。见沈傲看着自己的腰部,一时愣住了,这年轻的钦差到底有什么意图?

沈傲身为书画院侍读学士,让他钦差辽国事务,真是且喜且忧,教周正唏嘘。

吴文彩对着沈傲苦笑道:“沈钦差,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与辽人洽商?”

耶律正德拉来一个人,劈头便问:“快说,沈傲在哪里?”

沈傲看到那礼部的批语,虽然觉得礼部骨头有点儿软,却也知道这是当下最好的解决途径,两国交恶,又岂是八十万银所能弥补?

叫一个侍读学士去干涉契丹国事务,这是大宋有史以来前所未见的事,赵佶作出这个决定,可也不容易啊!深深吸了口气,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深望了沈傲一眼,道:“记住,莫让朕失望。”

沈傲不与他争辩,只是道:“杨公公放心,没有事的,这契丹国国使闻名已久,我也很想去见见。”

杨真吹胡子瞪眼道:“你……你……”一时说不出话来了,上高侯的做法无可厚非,真要是一场官司,上高侯也占住了理,毕竟是契丹人先动手,还动了刀。

上高侯眼眸一亮,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沈才子原来也有这种喜好,便道:“金莲坊,沈才子知道吗?那里的番商是最多的,这些人最不守规矩,沈才子要看,下次本候带你去,遇到几个不长眼的,就让沈公子看一场好戏”

沈傲想起来了,原来自己是钦差,连忙正『色』道:“上高侯,你可知罪吗?你知不知道,你昨夜打的,乃是辽国的使臣,哼,真是岂有此理,辽国的国使是能打的吗?你的行迹实在太恶劣了,本钦差非要严办你不可。”

上高侯在旁火上浇油:“就是动兵,我们也不怕他,自古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岂有不战先惧的道理。”

耶律正德眼眸中浮现出怒『色』,咬牙切齿地道:“我何尝没有去过,到了刑部,刑部却说此事涉及到了上高侯,刑部无权审判,应当去大理寺交涉才是。结果我去了大理寺,大理寺却又说这涉及到宋辽两国的邦交,应当去礼部斡旋。这几日我跑遍了汴京城七八个衙门,却是无人出来交涉,哼,你们南人的花花肠子多得很,这莫不是故意要给我难堪?”

这是皇命,他推拒不得,穿了绯服、翅帽,系上了银鱼袋子,立即叫马夫送他到宫里去,结果到了宫门口,才知道官家在万岁山,只好又沿着护城河绕过去,往东武门进宫,这东武门距离万岁山是最近的,宫门之后,巍峨的山峰起伏连绵,颇为壮观。

沈傲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惊扰百姓,你的花石纲那才是真正的扰民,一块石头,原本不值几个钱,从岭南等地运来,沿路的花销便要数千贯之多,还要占用道路和河道,那些花岗使们一路的吃喝才教糜费惊人;这万岁山中的奇石何止千万,单这笔花销,就足够掏空你的国库了;亏得你还好意思说扰民两个字。

沈傲忙不迭地掏出钱来打赏,这种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小吏得了赏钱,兴高采烈的又道了谢,亲自将沈傲送出去,及到前院时,有人叫道:“来人可是沈傲沈学士吗?”

“呀,状元公好大的口气。”众人纷纷笑作一团,也不好再计较沈傲的诗词是好是坏。

沈傲回到屋里,突然想起还未去送唐严,这酒宴上客人实在太多,未来老丈人和他只照过两面,按理说他是师长,自己理该去送的,便晕乎乎地要去送客。

想通了这一节,沈傲放下心与胡愤攀谈起来,随即又在衙内各房转了一圈,算是和殿前司的大小将官混了个脸熟,才告辞而出。

夫人连忙呵斥道:“不要胡说八道,官家如何会发疯,小心隔墙有耳。”接着,她反倒劝说起沈傲来:“既然这是官家的意思,这婚是一定得办的,不管是哪家的闺女,也要娶进门来,否则这抗旨不尊,就是杀头的大罪。”

到了傍晚,周正回府,门子立即回报,夫人连忙叫人去请他到佛堂来,不多时,周正撩开帘子进来,想必也是从门子那里得知了此事,脸『色』波澜不惊,也不知是喜是忧。

周正勉强一笑,道:“既然圣旨已下来,说这些有什么用?立即备好聘礼,准备下定吧,这件事就交给夫人来办,我再去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风声。”

………………

随即,二人又略谈了几句,赵佶见沈傲有点心神不属,便问道:“沈兄莫非近来遇到了什么难事?怎的脸『色』不太好?”

唐夫人笑呵呵地对沈傲道:“沈傲,你和师娘说实话,你到底有几个红颜知己?”

两位侍卫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笑道:“我倒是娶了个婆娘,不过嘛……嘿嘿,从前娶不到媳『妇』的时候心里焦灼难耐,可是真将人娶过了门,才知道还是单身的好,清闲自在,少了几分牵挂,在外头也轻松一些。”

心里打定主意,唐严咳嗽几声掩饰尴尬,纠结地扯着胡须道:“好罢,这聘礼就留在这里。”话音中有逐客的意思,显得很不客气。

在杨府门前落了马,看着这座豪华大宅,沈傲不由感慨,那老丈人和这老丈人还真是不一样啊,一个是竹篱笆墙,一个是几进几出的幽深庭院,这一对比,心里便想,杨公公只怕捞得钱不少。

唐夫人这样一说,唐严明白了,脸『色』瞬时苍白,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对唐茉儿,他说不上不喜欢,甚至还有点儿心动,只是事情来得有点快,叫他一时没有准备。

沈傲又是苦笑,道:“自然是做妻子,大家都是平妻,绝不会有三六九等的。”

沈傲冷笑着盯住高衙内继续道:“既然他们是伪证,那么他们说的话已没有了效用,那么本案只有一个证人,就是我那未婚的娘子,高衙内,你还敢不认吗?”

他的脑子有些发懵,接下来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了,平时都是他欺负人,不曾想他在今日反倒要被人欺了,挨了沈傲一顿打不说,现在连这推官也要治他的罪。

赵宗一到,衙内顿时轰动,众差役纷纷拜倒,就是那推官也在案后坐不下去了,三步两步地离案,朝赵宗行礼道:“下官见过王爷。”

沈傲手中有高衙内,都头也不敢轻举妄动,不禁地想,只要他去了大理寺就好办了,到时还怕他再不肯放人?不管如何,对高太尉也有了个交代,想着便引着七八个杂役在前走,沈傲押着高衙内在后,最后则是一队禁军拱卫着一顶软轿尾随而来。

推官又是愣住了,这个书生还真是得理不饶人,心中满是懊恼,怒道:“本官判案,还要你来干涉吗?来人,将他赶出去。”

蹴鞠热身赛之后,沈傲总算定下心来,翻开陈济的书稿去看,他是识货之人,只略略看了小半个时辰,便领会了这书稿的珍贵之处。

这句话不由自主地说出来,让回神过来的夫人不禁懊恼地皱了一下俏眉:“瞧我胡说什么。”接着便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想:“方才若儿看他的眼神儿有些不同,莫非……”夫人抿着嘴,一时也慌了主意,沈傲这副打扮,再加上他的才干,若是少女儿不动心,却是假的,只是若儿真的喜欢了这个表哥,又当如何?她心里『乱』『乱』的,一时没了主意。

心里感慨良多,挤出几分笑容,对沈傲道:“沈傲,请柬我都已准备好了,满朝文武,公侯伯子男,还有汴京各家的大户延请了一半,是否能风光体面,就看报喜之人报来的是什么喜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对方的鞠客已猛扑过来,范志毅一时慌神,连忙勾起球朝对方的球门踢去。

沈傲心里不禁叫骂,丫的,这哪里是足球,明明是橄榄球啊,哼,早知道哥们叫人带斧头来了。

沈傲的脸胀得通红,问小郡主道:“你也认识李鞠客?”

足足说了两个时辰,无非是展望下蹴鞠大赛,探讨些经验心得,看天『色』不早,沈傲起身告辞,赵宗要挽留他,沈傲苦笑道:“过几日便要放榜,放榜之后又要入监读书,非是学生不承王爷的情面,学生实在是还有学业功课要做。”

沈傲这才发现,这个时代的鞠客,还真没有团结协作的观念,虽然蹴鞠场上的阵列不少,可是成员之间,大多数情况之下还是各顾各的,这样的打法虽然激烈,更具观赏『性』,也能令厉害的鞠客大出风头,可若是要赢得比赛,是指望不上了。

陈济郑重地将书稿交给沈傲,沈傲不由地想:“这才是真正的授艺啊,接过这本书,自己才算真正地接过陈济的衣钵。”

陈济阖目深思,许久才道:“蔡京这一定是在试探。”

用这种办法破题,不好!

他一个屁字,狠狠地唾弃一番,苦笑道:“我辈读的是圣贤之书,可是若孔圣人知道后世的学子都是如此这般,只怕早已气结了。所谓的经义,并没有什么大道理,你也莫要从中写出什么大道,只需记着,这是你的敲门砖,垫脚石,有了它,才能步入金殿,去完成你的抱负。”

沈傲哭笑不得,在心里对夫人无声地道:“你外甥已经钻入晋王的圈套了,还有什么好小心的。”

沈傲任他低泣一会,才是道:“大师放心,学生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虎的。”

请教就请教吧!范志毅吞下一杯美酒,口中尽是苦涩,天下竟还有教头向鞠客请教的道理。

石郡公、周国公面面相觑,忙向晋王赵宗行礼,赵宗却不理会他们,拉住沈傲的胳膊道:“沈才子,你若是言而无信,本王可不罢休的,走,走,走……”

沈傲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朗声道:“学生虽然不会踢球,却会教人踢球,吴教头是不信吗?”

那么,这铜觥就可以推论出应当是前中山国最为鼎盛的时期铸造的,前中山国的历史不过百年,在位的君王只有两位,根本不需要去逐一研判,沈傲便将目标锁定在中山武公身上,这个中山武公,就是率领部落离开山区,向东部平原迁徙的首位前中山国君主。武公仿效华夏诸国的礼制,建立起中山国的政治军事制度,对国家进行了初步治理,在他的生前,前中山国迅速鼎盛起来,等他死后,他的儿子刚刚即位,很快地遭到魏国的侵略,三年之后,前中山国灭亡。

赵佶虽懂音律,也只是喜欢听曲,并不喜欢看人作曲,所以带着几分兴致阑珊地道:“今日的阮考,便用南吕这个词牌吧,诸位若有佳作,便呈上来给朕看看吧。”

沈傲微微一笑,提笔写道:“蹴罢秋千, 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 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沈傲见她这般模样,连忙去看词,心里立即明白了,哥们只怕又犯错了!原本还想抄首欢快的词儿来,谁知阴差阳错,竟是忘了这词儿也饱含了许多男女情事!哎,悲剧了,若是这词儿教皇帝看到,可就遭了。

“快起,快起来。”贤妃喜滋滋地道:“都是一家人,又不在人前,不必多礼的。”

沈傲苦笑道:“学生在想,王相公既是学生的朋友,为什么……为什么每次给我传话时,都要大骂学生一通?学生脸皮很薄的,被王相公一骂,连读书的心思都没有了。”

赵佶作画的特点,往往施以点墨,画风流畅,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沈傲临摹的画作不知凡几,可是对于这种飘渺之感,还是忍不住为之叫好。他提起笔,如痴如醉地道:“学生就为王兄题诗一首,为王兄的佳画助兴。”落笔下去,写下一行短句道:“翱翔一万里,来去几千年。”

杨戬道:“什么游街?”

到了后庭,景『色』陡然变幻起来,若说前殿雄壮开阔,这后庭却多了几分江南的雅致,亭榭楼阁在郁郁葱葱的花木之中若隐若现,长廊上万般艳丽的彩绘,时有宫女成群而过,见了沈傲,都是微微一愕,随即轻笑抿嘴过去,脸上都升出些许绯红。

“嗯,说起来,还要谢谢沈公子呢,不过这几日天气阴沉,心里不免有些阴郁!”

杨戬站在一旁,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帝姬叫你聊天,你扯什么男女之事做什么?

蔡伦刚刚搁笔,便听到耳边有人啧啧称奇,他举目望去,看到沈傲还在挥笔疾书,而官家不知什么时候已下了金殿,搬了个小锦墩坐在沈傲对面,望着沈傲的行书叫好。

至于行书,沈傲更为拿手,第一行采取的是董其昌的笔法,董其昌凭借自己对古人书画技法得失的深刻体会,摄取众家之法,按自己的意运笔挥洒,融合变化,达到了自成家法的化境。董其昌的行书追求平淡天真的格调,讲究笔致墨韵,墨『色』层次分明,拙中带秀,清隽雅逸。因而沈傲写出第一行诗文,赵佶便不自觉的痴醉了,忍不住击节叫好,心中将自己的行书与眼前这字体进行比对,顿觉这个字体比之自己的瘦金体更胜一筹。

不过到了泼墨法演化到了后世,掌握布局的技巧逐渐开始掌握,沈傲在前世无所事事时,喜欢用泼墨法来作画,既融汇了各代的泼墨技巧,自己融会贯通,也练就了自己的心得。

这个难题又引出下一个难题,墨泼下去,又需要立即下笔,根本就没有思索布局的时间,这就要求作画者需要拥有极好的思维能力和眼力,而作为艺术大盗,这两点本就是沈傲的主要生存技能之一,因而在短时间之内,他能迅速的作出分析判断,随即根据墨污构思好布局,立即落笔。

不行,等考完了试,一定要去寻陈师傅指点『迷』津,陈师傅对蔡京老贼最是了解,说不定能够道出事情的真相。第二百二十七章:殿试(三)

那墨汁儿四溅,整张宣纸上,不知沾染了多少墨『色』,墨汁泼在纸上,呈不规则的形状逐渐扩散开。

奉礼郎的话音刚落,又有几人出班道:“臣等附议,吴大人说得不错,若是一人可连报数科,将来考生蜂拥而至,难保应试之人良莠不齐,造成朝廷选才不便,请陛下剥夺沈贡生三科贡生之衔。”

晋王听沈傲说自己不会蹴鞠,冷哼一声道:“那就送客,沈公子快走,本王就不留你了。”

这人气喘吁吁地道:“不……不是王爷,是王妃,王妃请公子稍待片刻,眼下王妃已经赶来了。”

最终沈傲还是扛不住晋王的热情,在王府中喝了不少酒,略带醉意地登上马车,随着马车徐徐回国公府去。

夜风正凉,吹起窗帘拂在沈傲的脸上,沈傲打了个酒嗝,望着窗外徐徐后退的市井夜景,心里吁了口气。

“表少爷穿上了绯服,真是光彩照人。”见到沈傲出来,刘文忍不住发自内心地赞叹一句,将手中的灯笼垂低,为沈傲照路。

沈傲微微一笑:“刘主事客气。”

窗格推开,伴着夜『色』,身后是黯淡烛光摇曳,蓁蓁身上素白长裙更显得朦胧美好,娇玉的肤『色』与空明高悬的圆月遥相呼应,相交生辉。月光轻柔地抚着蓁蓁似水的长发,清辉似乎凝固在了她的发梢,只要她肩一动,头发就如深潭一般漾起层层波光。

她的手指儿轻轻抚弄,这首曲儿却是再熟悉不过,正是那首沈傲所作的罗江怨,即将临行的丈夫已背上了远行的包袱,妻子温柔的跪在他的脚下,去捋平他的衣衫,口里叮咛安嘱道着,郎君你几时回来?若是遇到桥梁,切记下了雕鞍。过渡时一定不要和人争抢……

邃雅山房施粥,一时忙不过来,唐茉儿本就在家中闲得紧,便觉得这施粥既是善举,因而征得了唐严的同意,去了邃雅山房帮忙。她比春儿痴长几岁,又端庄大方,很快便和春儿熟络了,渐渐地,自是无话不谈。

“唔唔唔……”这花匠莫看人高马大,气力却是小得很,又惊又恐地望着沈傲,但又挣扎不脱,等沈傲将手放开,他喘着粗气,瞪着沈傲,道:“你说什么?王妃叫你这『毛』头小子来给花儿看病?”

花匠不屑地看着沈傲,道:“我只听说过雨水浇灌花草,却从未听说过下了雨会令花儿生病的。”

“快走,快走。”晋王巴不得沈傲走得越远越好。

赵佶噢了一声,便去看周刊,许久才将周刊放下,眼里添了几分疑『惑』,看着杨戬道:“朕问过你汴京流民的事?”

赵佶缓缓地收起了笑意,换上正『色』道:“好啦,奉承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朕倒是听说蔡太师与那个沈傲不和的,是吗?”

杨戬微微一笑,提醒赵佶道:“陛下莫非忘了,上一次在邃雅山房,那个叫蔡伦的书生,便是蔡太师的曾孙,蔡伦不知天高地厚,与陛下发生了口角,是沈傲挺身而出,羞辱蔡伦一番,自此之后,沈傲与蔡家便不睦了。”

还未在石府落脚,便又要去晋王府,沈傲哭笑不得,心里又对这晋王颇有些期待,晋王乃是神宗之孙,仪王赵伟的次子,又是徽宗赵佶的嫡亲胞弟,原本被封为和国公,后来赵佶即位,便将其晋为晋王。

晋王,这已是位极人臣的最高爵位了,虽说在朝中的影响力不大,却属于宗室之首,往往是大宗正司的掌权者,所谓大宗正司,便是独立于朝廷之外,专门用于约束宗室的机构,此外,还有协助宫中主持祭天、祭祖之类的职责。

马车跟着晋王妃的车撵到了王府前停下,这王府沈傲是来过一趟的,随那小郡主来看鹤,其实王妃他也曾有一面之缘,只不过这时候王妃只怕早已忘了那后园里的一瞥。

他一番胡扯,众人便一阵哗然,纷纷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天尊不和你计较,快快滚开。”

到了这个时候,那天尊和清虚却是不敢再发一言,若是说沈傲这个仙长是假的,那些神通是骗人的把戏,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承认这个八戒师弟和师叔,那便是说自己也是骗人的,所以这个时候,非但是天尊有苦自知,却只能盘膝装作入定,其余清虚等‘弟子’也只能冷眼看着沈傲施展‘神通’。

沈傲在人群中微微一笑,一旁的邓龙见此,也颇为意动,道:“我看这天尊倒不像是假的,公子,我们是不是也该去捐些钱,积攒下功德?”

“人来了!”沈傲兴致勃勃地望着那庄肃的队伍,却有几分意外。

沈傲促狭道:“顺道儿祈求天尊保佑茉儿姑娘寻个如意郎君。”他咬了咬嘴,胆子颇有些放开了一些,又补充了一句:“最好像我这样的。”

沈傲回礼,道:“这几位也是在殿前司公干的吗?”

沈傲点头。

沈傲不禁哈笑地笑了,刀枪不入?这家伙死得一点都不冤枉呢!就是笨死的!

众人轰然叫好,有人已是合掌拜下。第二百一十五章:点最好的茶

沈傲呵呵一笑,鸳鸯双宿双飞固然不错,他却知道,鸳鸯是最花心的鸟儿。早上双宿双飞的一对鸳鸯,到了夜里,或许雄鸟已经换了一只伴侣,只不过古人哪里能分辨出雌鸟已是易手,仍是不断歌颂着鸳鸯的忠贞。

沈傲呵呵笑道:“唐大人交游广阔,师娘应当高兴才是。”

唐夫人啐了一口:“我高兴个什么,这千斤的重担,总不是落在他的身上。”

给沈傲倒了茶,放在沈傲身前,继续道:“这种事本不为外人道哉,可沈公子不是外人,你也不要为他辩解,听听也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