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第58章:流金铄石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842

    连载(字)

2284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娱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流金铄石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 22842 2019-09-02

裴淼心的眼睛接触到他的眼睛,曲耀阳也是好整以暇望着她的方向的。

又似乎,这天下的女人,就没谁像裴淼心一样让他烦心。

跟在曲耀阳身边的男女都识得这年婷、“宏科”工程项目部的总监,与曲耀阳多年朋友,亦是他生意上最得力的助手。

中午定了火锅,她家附近的菌王火锅,早就让人把火点上,这个时间过去,正好吃完了东西就能把她送回家休息。

见他执意要走,她心下狠狠一痛,眉目上的笑容与天真美好还是都留给了他。

“即使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感觉,你还是要嫁给我为妻?”

让曲婉婉失望的是,如同之前的每一个深夜一样,尤嘉轩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人接。

裴淼心开始尖叫,逐渐回笼的意识和越来越清醒的大脑都让她深刻认识到一点——曲耀阳现在就深深地嵌在自己里面。

“更何况曲家上下本来就认为他们家的长孙是你生的,你的是儿子,裴淼心的才是女儿。所以芷柔啊,你相信妈妈没有错的,关于耀阳,你只要能够守得住他对你的那份愧疚,他就觉得不会对你轻举妄动。也只有你守住了他的那份愧疚,他才不会在曲家所有人的面前揭穿你,说你根本已经不可能再怀孕,而军军不是他们曲家的孩子。”

一听夏芷柔这样说话,曲婉婉整个人内疚到不行,紧拧着眉头犹豫了半天,还是道:“嫂子,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不帮你呢?你是我嫂子,而且又是军军的妈妈。”

一想到尤嘉轩那个面貌英俊却眼神怪怪的好友厉冥皓,曲婉婉就打醒了十二万分精神,直觉不想靠近。

曲婉婉被吓了好大一跳,正欲尖叫后退的当口,被这回转过身的男人一指点在唇前。

吵吵嚷嚷的小山路上有人回头,是沈俊豪的脸。

如果,他真的只有芽芽的话,那他现在的那个家对于他来说又算什么?

裴淼心的头有些发晕,可这些记者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商量好的,连珠炮似的问题,好像也不需要她的回答,还没等她弄明白一个问题,另外一个就砸了过来,好像并不需要她的回答,只是为了将她逼得喘不过气来罢了。

她的一席话,一下害他浑身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

实在是说不动裴母,裴淼心又确实是想两个孩子想得发慌。

过去与他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像个寄生虫一样生活在那个小家,不知人世疾苦,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的,以为一生就爱着一个男人就好。

曲婉婉绽一抹甜甜的笑予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拿着电话转身,直接走到后花园去了。

她说:“曲耀阳,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满意了吗?你是这样想的吗?可是怎么办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东西就是覆水难收,你在我爱你的时候没有爱我,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就不爱你了,你现在做这一切也只让我觉得可笑而已!”

她所没有想到的,是剧烈的争吵和疯狂的嫉妒后,烈酒催生下的狂烈激情,也更没有想到的是,曲耀阳只在她身体里泄过一次,便彻底沉睡过去。

她试过去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也找遍了他每一个生意伙伴跟朋友,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她甚至也不知道,在回伦敦以前听阿jim说他发烧生病了之后他有没有好上一些,是因为知道了她同曲耀阳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生气躲她,还是他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

裴淼心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黝黑的大眼睛里面满是错愕,怔怔望着身旁一副桃花相的年轻男人。

说完她便转身,头也不回地遁进门的一边。

两个小女人站在高速公路上发呆,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开过,突地又倒了回来。

裴淼心这时候还留在曲家的大宅子里等着消息,她与曲耀阳这位顽劣的二世祖弟弟关系虽然并不大坏,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子,一点一点将这二世祖宠坏。

……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曲耀阳摇头,“从前为了前程,我妥协过一次,丢下自己喜欢的人,遵从您跟爸爸的安排出了国。是,后来我创业,从公司成立之初再到现在,虽然我一直努力在摆脱自己‘官二代’的背景,凡事只想凭实力说话,可是这么多年来,您跟爸爸仍然没少在我背后帮过我。”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她娇羞着,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抱着他仰起头来,“大叔,我头好晕。”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两个人从餐厅里边出来,迎面就撞上一脸怒气冲冲的聂皖瑜。

“嗯?”她笑笑望回奶奶的模样。

奶奶被她逗得笑得不行,却还是正了正颜色,“那你真会帮我照顾耀阳么?淼心,淼心,奶奶只相信你一个人,你可不能欺骗奶奶啊,不然奶奶死了也不放心?”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到这里来之前你说好要听话的。”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爷爷精神不好,忽又想起还在楼上房间里昏睡的奶奶,几步起身就要离开,餐桌上的众人也跟着依次散去,唯曲婉婉临去前偷偷望了她一眼。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她透过窗玻璃四下去望,果不其然在自助餐厅对面的一条小路街角看到停在那里的深黑色法拉利跑车。

裴淼心轻声打断,“洛佳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他们即便倔强地非要待在一起,也只能相互印证着对方都不想要回头的错误的青春。”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他眉眼一动,也跟着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从来不怕吃你的口红。”

她想过也许易琛放不下,他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也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在a市的一切东西。

正在书房门口尴尬,曲耀阳似不明白怎么回事,伸了手来拉她。

“曲总。”

他回身看了那小姑娘一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才道:“嗯……廖小姐,我结过婚,而且不只一次,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浪费了。”曲母走到曲耀阳跟前,令跟在身边的育幼师将芽芽从地上抱起。

曲耀阳点了点头,就看着弟弟继续打开酒柜,任他拿了多少瓶酒出来,都尽职尽责地陪着他喝下去。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嘿!曲婉婉!”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扯了几下鞭子都抽不出来,情急之下四处回身去找打人的东西,可是荒荒草地上哪里有什么能让她抓了继续打人的东西?她一回身,瞅准身旁那匹马的马鞍,扑上去便用力抓扯。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曲耀阳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嗓音被烟草熏染后显得有些微哑,“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橱柜顶上几小包泡面,他正拿下来研究口味的时候卧室的房门正好被人从里面开启。

他说赡养费?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芷柔的心早扑扑跳个不停,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怎么没有关系!”何太太用力扯了她的手臂一把,继续小声,“咱们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做卵巢保养,几十万几十万地砸,不就是为了能够永葆青春,让自己的老公不要在外面生二心?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这样久了,你老公有没有碰过你?你看你脸上的皮肤松垮得,一看就是缺少男人滋润造成的,他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碰你?”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她早就知道与他之间一切都是不可能。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洛佳早按捺不住,让乔榛朗把手里的东西一接,不由分说就钻进了后座里头。

乔榛朗开车上山,一边开,一边从后视镜里去望坐在后座门边的小女人。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曲臣羽就势也在他旁边的梯级上坐下,“最近国家调控,房地产受到打压,是挺难做的,我听你秘书说了,今晚……不对,是昨晚,昨晚你约了吃饭的都是国土的一些老领导,有时候跟这些政府官员打交道套消息就是麻烦得不得了,不管什么事情先上酒桌,把你灌醉了再谈接下来的问题。”

她转过头去看那车所在的方向,却被那流线型的外观,漂亮的颜色和车体吸引得移不开眼睛——这不就是昨天她才在年婷推给她的那本杂志上见到过的保时捷跑车吗?

曲市长跟曲母慌忙跟随着聂父聂母上前,好不容易等到聂皖瑜清醒过来,红着眼睛唤了一声:“妈……”

她大抵是刚刚哭过,一张娇俏的小脸上全是泪痕,看到曲耀阳进来了,模样便更是委屈,哭着唤了句:“耀阳……我、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曲婉婉红着眼睛,“那我求求你行不行,淼心姐,求求你不要用这么冷漠的态度对我哥哥,你过去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我爱哥,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因为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哥为了曲家、为了我们牺牲了什么。他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简单的样子,我不想要你带走他的快乐。”

“但是……”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芽芽,刚才还在房子里的时候,你麻麻不是跟你巴巴已经商量好了,她也跟你说好了吗,今天你要跟巴巴还有姑姑在一起过,我们会带你去看跟玩好多好有趣的东西,还会吃好多又漂亮又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还有,我是你巴巴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姑姑,你应该叫我‘姑姑’,不是‘姨姨’,知道吗?”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曲耀阳敲了这小鬼头的脑袋一记,“刚才麻麻叫你,为什么不跟她去?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尤其是对你不知道的事。”

旁边的餐厅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亲眼见着那卡通熊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住,“不管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抢亲了!”

小家伙在这时候回头,大叫一声:“麻麻。”便欢欢快快又冲了过来,一把扑抱住她。

裴淼心抿唇笑笑。

裴淼心同她笑笑,说:“你呢?刚才听苏晓说起你跟乔家那位朗少的事情。”

“够了!”曲母刚一扭头,就被坐在上座里的爷爷给打断了。

“管什么管啊!我现在一个人正是逍遥自在的时候,你们谁也别想来搅乱我的生活……哎呀不说了!搁这儿坐了半天我屁股都疼了,我不坐了,我还约了朋友,我闪了我!”

曲耀阳到是仰头,直接将手中那杯上好的茅台一饮而尽,在她把话说完以前,生生截断,然后放下酒杯看向曲臣羽,“以后好好待她,她是个好女人。”纸上有些褶皱的痕迹,两个月前,也是同样的房子,他来过这里,从包里狠狠扣出这张纸,要她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本来暗淡的双眸,在突然听到“赡养费”三个字时突然闪现了一丝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