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第84章:镞砺括羽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2842

    连载(字)

2284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娱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镞砺括羽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小手绢 22842 2019-09-02

裴淼心扬眉,不解。

她看了看那笔,又抬起头去看他,心中的那点恐慌越来越甚。

可是调换了之后还是错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错,她就真的只有给曲臣羽打电话,不然很的报警就不好办了。

很快挂断电话后她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冲出了办公室,kity在门边举起内线电话,说:“公关部的洛佳洛经理找你。”

“是。”曲耀阳闷声回答道。

陆离大抵也是察觉出不对了,曲耀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好似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姿态。他赶忙过去拉了乔榛朗一把道:“朗少,朗少你喝高了吧?瞧你身上这酒精味重的,怕是从昨天晚上一直醉到现在吧?”裴淼心听完了就是冷笑,“谁不知道你曲耀阳的本事跟能耐?如果不是你的话,臣羽为什么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也没有跟我联络,你说,这是为什么?”

所以他现在应该又得意又欢欣,因为他曲耀阳就是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把一些本来早就穷途末路的事情换一种方式,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你不罩我谁罩我啊?再说了,你也不想一辈子被于总压在脚底下吧?论资格、论管理经验,你哪一样不比他强?不过他运气好点,跟总部的人要熟悉得多。但如今的形式也不一样啊!如今咱们换了老板,也跟‘宏科’扯上了关系,如果咱们能想办法套到曲总那边的关系,还瞅以后都上不去吗?”

送了芽芽到幼儿园后,她想着一天无视,虽然曲耀阳放了她一天假,可她还是想到公司去看看,于是自己驾了车,调转方向盘准备向公司而去。

“为什么会来找我?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一切之前应该已经说清楚了。”

“当天你是从扶梯上被她推下去的,还是自己滚下去的,自然有酒店的监控可以证明。可是这段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即使有个苗头,我都必须把它掐灭在摇篮里。”

他同夏芷柔一起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让她怀孕生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步上自己的后尘。她一笑,曲臣羽就皱了眉,他以前只觉得这小姑娘又单纯又黏人,却从不曾想,她的心,竟也细腻成了这般。

夏母的话,言犹在耳,坐在大床上的夏芷柔想了又想,环视过这间屋子里高档华丽的装潢,还是咬了咬牙,抬手揩干自己的眼泪。

不耐烦地抬头,正好一眼撞进那小姑娘清澈的眼眸里。

他笑着进来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正好在这里碰上你们,不用我上去叫人,我有一朋友过来,你们要是没事,待会就跟我到四方街旁边的‘神话’坐坐去!”“你……”他明显紧张的情绪。

“是朱秘书打来的电话吗?”沈俊豪果然在楼前驻足,回身。

好不容易穿过人群,走到科研路的小巷子前,腰间突然一紧,她慌忙抬头去望。

电话那头的夏芷柔一怔,却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男人冷漠疏离的言语背后,甚至连伪装都再不愿意了。

裴淼心快步从医院里奔出来的时候,易琛还是挽着袖子站在草地上的样子。

裴淼心走到门边,身后的夏芷柔还在叫嚣,甚至猛烈拍打着玻璃墙,大声嚷着:“裴淼心你等着,也不过就是七年,你把我害得好惨,我出来就会找你还的!”

裴淼心摇头,“我只想知道曲耀阳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所以我并不会动你,心心,我只是想这样安静地抱你一会儿,就一会儿。”他倾过身,紧紧将她揽在怀里。

房门几乎是在开启的瞬间又“砰”一声闭合了起来。

曲耀阳笑看着妹妹,“我知道,婉婉一直都是个好姑娘。”

“好吧!先前答应你的事情我说一不二,但是……我要你现在过来……”

“我才不管你这么多,曲耀阳,一定是你跟臣羽说了些什么,又或者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不告而别的!”坐在保姆车里的裴淼心,最近真是被这事情困扰得人都要发狂。

裴淼心继续,“现在你是老板,我是陪游,你花钱你开心,你想让我什么样子我自然就是什么样子。”

“裴淼心你是不是疯了!好好说话!”他拽着她的胳膊厉吼出声。

“我知道!”他焦急的声音直接将她给打断,“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在哪里!”

裴淼心那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母亲的探望只得转身,用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再回身,示意母亲先上飞机。

夏芷柔无路可退,这个家里的佣人一向都是曲母用了多年的老佣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帮她,更何况现在真正能为她做主的曲耀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打过他的电话,他说是在办公室等一个越洋的视频电话,晚了就不会回来。

已经站起身快要走到门口的曲耀阳微微一顿,随即加快脚步向着大门,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他的意思大抵是想告诉她,反正曲耀阳也好些天没见过芽芽了,正好芽芽这几天也吵着要见她的“巴巴”,就让他在他们那住一晚,没有问题。

裴淼心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可是才动了几下便有些力不从心。

“张太太,你好。”

裴淼心没大听懂,“张太太的意思是?”

曲耀阳几步迈到跟前,“老婆,要不就是现在,咱们搬出去吧!带上芽芽跟思羽,回咱们的新家去住吧!”

裴淼心本来不意去管这闲事,且看曲耀阳又是虎着脸不快的,更何况这是他与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事儿都轮不到她管。可是,聂皖瑜从身后抓着她的手心却是极烫,即便隔着层层衣衫,依然滚烫得,令她的心灼热到难受。

她娇红着脸在卫生用品的架子前挑东西,他便提着篮子站在一边,看着她默不作声。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

裴淼心的心跳漏了一拍,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电话那端仍然是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她甚至没再听见他多说一句话或一个字,又或许刚才他那几近飘渺的声音,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那律师行里不是应该还有大易先生遗嘱的副本吗?”裴淼心关心的,只是易琛。

“不要!”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淼心打断,“眼下你爸才把好好的一个家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老三又不知道疯玩到哪里去了,婉婉也有事滞留在北京。如果我们都搬出去了,你妈一个人在家更容易胡思乱想。”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她想这下自己终于要与他修成正果了,就算他为她领养了军军,可那到底不是她跟他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有芽芽这么一个女儿,亲生女儿,她拿着一个领养来的孩子如何与这个亲生的抗衡?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他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这刚才才嚣张打人的姑娘怎么反而委屈得红了眼睛?

她在哭,说不清楚这眼泪是憋在心里太久太苦了,还是真的因为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曲耀阳听着就快要笑出声来,“裴淼心你故意的吧?谁说要到你那去过夜了?”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吃饱了之后嗅觉便格外灵敏,她用的被子或是枕头,总有些轻轻浅浅属于她的薄荷香气。

夏芷柔的这一声嚷半大不小,却正好将半夜起身的夏母给吵醒。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曲耀阳站在原地咬紧了牙关,到底还是没忍住,过去拖了他就往屋子外面甩。

而她现在所要害怕和担心的,只是经过昨晚跟今天早晨那些纠缠以后,她会不会怀孕……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

她快步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把挽上他的胳膊娇嗔:“耀阳,人家护士说了,不让你在这抽烟的意思是,医院门口跟我面前都不能抽!宝宝现在虽然才两个多月,但是你在我面前抽烟还是不好,万一影响到孩子未来的健康那可怎么好?这是你跟我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宝贝,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不用什么药油,我以前又不是没有被人打过,何况她那巴掌也不重,过一会儿就消了。”

裴淼心惊讶过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她说:“耀阳,其实我……”

聂母赶忙凑到跟前,着急看着女儿,“皖瑜,皖瑜你好些了没有?你可把妈妈吓死了啊!”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曲耀阳皱眉站在原地,听着阳台边上的聂父一声冷哼,被转过身去,似沉痛到了极致。

病床上的聂皖瑜听到这样的话,好似哭得更惨了,歪头奔进聂母的怀里。

又去问曲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