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章:久违謦欬

小八字胡 5213

三千大道,齐齐压在他身上,实在太重了。盘古等人的谋划,就是要他集合三千大道共同脱,然后抗衡掌控者。

那是原本被吞噬的大道神树,此刻成为掌控者,林逸重新凝聚了这一颗神树,扎根混沌,树上挂着三千枚果实。

只是,当大厅的门打开时,众人看到房间里的情形时,却不由的愣住。

三天后,三天后,她就会成为他的新娘了。

众人便不再议论了,只是都纷纷的望向大殿外,等待着太上皇的出现。

更何况,绝儿娶的还是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子。

而他是真的看不出,这绝王的心思呀,就只有第一个女子的琵琶弹完了,难道绝王中意那个女子?

“王,王妃,谁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这样把她留在府中,只怕。”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侍卫,小心的提议道。

只是,凤阑绝,却突然的一个快步走向前,径直将那侍卫套在马车上的马,拉过了一匹,快速的跃上马,一个急鞭,便快速的向着京城的方向奔去。

叶寒看到他的反应,便完全的确定了一件事,只是,他此刻,却不想跟凤阑绝解释,他就是想要看看凤阑绝会是什么反应,当然,他这么做,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迷惑背后下毒的那个人。

虽然此刻岚儿可能会伤心,但是也好过一辈子的纠缠。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向在场的百姓,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这样的王妃我们怎么能够不拥戴?王妃为了桐城的百姓能够倾其所有,我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随着那声音,叶寒便也走了进来,为蓝魅辰检查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点头,“恩,恢复的不错,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拜堂成亲,只怕还不行,洞房呢,就更不行了,可经不起那样的折腾。”

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府,收拾好东西,快点带着自己的夫人与絮儿离开京城,回到乡下,从此过着安静而平淡的生活,这是太上皇仁慈,赏给他的。

对于那几个千金小姐而言,其实也谈不是什么真正的友谊,所以,此刻,她们也不见的就是真心的想要帮着蓝岚。

而且,她们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她们都保持着沉默。

上官云端也是忍不住的暗暗担心,为桐城的百姓担心。

而且还微微的抬起眸子,略略带笑的望向上官云端,微微带笑地说道,“云儿,真是辛苦你了。”

“各位夫人请放心,各位大人不会有事的,你们就安心的回去吧。”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略带安慰地说道。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时,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反而慢慢的喝了一口茶,让蓝岚那极力压下的怒火与恨意差点的直接的爆了出来。

毕竟,这越靠后,每个数字相加的次数就越多,她是如何,将那些多的数字一下子加出来的。

“绝王,她写的是对的吗?”皇上看到凤阑绝只是望着那张纸,不曾说话,不由的开口问道。

众人看到那突发的状况,本来也是一脸的不解,再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更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夜如梦,是呀,公主突然拿砚台做什么?

只是,她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声音中那些许奇怪的不满。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误会。

皇上怔了一下,心想这也倒是一种办法,便吩咐侍卫去找一些擅长打算盘的人。

图案虽多,也有很多特别之处,但是却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皇嫂,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跟皇嫂说。”而当事人却像是没事般的,再次转向上官云端,缠着上官云端说道。

“希儿,别缠着你皇嫂了。”一直保持沉默的凤阑绝突然开口,说话间,也快速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上官云端惊愕,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希儿喊她皇嫂,也就算了,但是,他这句皇嫂,却是让她有些。

而其它的人听到凤阑绝这样的称呼,也都是微微的惊住,毕竟她们还没有成亲,这称呼的确是早了点。

“将军,四王爷来了。”恰恰在此时,一个护卫急急的跑了进来,小心的禀报道。

众人纷纷的愣住,夜无痕在这个时候来,是什么意思?

“皇兄,你说她们会不会在里面打起来的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那略带紧张的神情,故意说道。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走了,走了,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被爹,娘发现了就惨了。”上官云端心下了然,心中暗笑,却故意装做着急的催促着。

凤阑锐也不由的愣住,眉头微蹙,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去让人暗中查一下,有什么异样及时的回报。”

再继续走了片刻,隐终于让大家停了下来,只是,众人望着面前的情形,却都是纷纷的惊滞,一脸的错愕,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丞相能够拿出药来给她,便也证明,没有因为柳如絮的事情而怪皇上,相反的,应该正如她先前猜测的那样,丞相求的只是柳如絮一个痛快的死,所以,丞相才会在最后拿出这药送给她。

“那我再检查一下。”只是叶寒听到是丞相给的后,脸上却多了几分小心,再次认真的检查了起来,不过,经过再三的检查,最后确定了,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才让上官云端服下了。

上官云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温馨的样子,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皇后自己更是满心的欢喜,早就已经让人通知的蓝魅辰的母亲,筹办着两人的婚事。

可见,他对她,仍就不能忘情。

“这么说是真的,你真的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叶寒的脸上却是快速的漫过狂喜,一脸激动地说道。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个侍卫抬起手,似乎想要擦脸。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好笑,呵,原先还把所有的目标指向她,结果,她什么还都没有说呢,就变成了两个人窝里斗了。

“四王爷到,绝王到。”恰恰在此时,远处微微的传来几声脚步声,随着那太监的喊声,夜无痕与凤阑绝一起走了过来。

刚刚的事情,上官云端也不算有什么危险,所以,暗中的侍卫并没有现身,不过两人去都得到了消息。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既然是娘亲留给云儿的,那就给云儿吧,云儿会找个机会让王爷给云儿戴上的。”上官凌雨听到李妈的话却是暗暗心惊,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叶寒微愣,特别是在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时,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她的男人去抢亲,她不是应该伤心,难过吗?竟然还笑的出来?

“什么,他们竟然偷盗国库?”那些大臣们更是纷纷的惊住,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走到她后面是一个长相极为妩媚的女子,一双媚眼望向上官云端时,带着明显的阴狠,还有几个女人分别走在上官云端与那个妩媚女子的身侧。

不过,就算心再痛,再不舍,却还是不能不放手,因为,他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她原本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不懂感情的,但是这一刻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这个男人,才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

所以,对于那些人的伤害,他是防不胜防。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是因为你的女人中毒的事情,你才怀疑朕的?”凤阑锐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狠绝的杀意,而且到了现在,他仍就自称为朕。

毕竟刚刚所有的人,都被她的举动惊滞,凤阑锐这个时候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不过,那些都跟她无关,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害她?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你还敢要我相信你,难不成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还没被骗够吗,我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哼。”老夫人微微的冷哼,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怒声道,“没有想到,霜儿跟雨儿,才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而鸾儿才是被冤枉的,当年,我不应该相信了你,害死了鸾儿。”

“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二夫人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只手指着他,狠声说道。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更多了几分冰冷的嘲讽,唇微动,再次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刚刚本王的王妃接上来时,为何没有人说算了,同样是游戏,同样是娱乐,总不能这会就突然变了吧,而且刚刚皇上还特别强调了,不管是谁,只要接不上来,就要接受惩罚……”

“哼,这个问题,除了几个特别的人外,其它的人都没有回答出来,难不成,我夜阑绝所有的人都笨。”丞相的脸色瞬间的铁青,眸子中更是难以控制的怒火。

他如今在这夜阑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就连皇上都不会这么敢他说话,这个绝王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此刻他仍就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此刻的他,没有帮助任何一方的意思。

但是,你若细细观察,便会发现,她那诱人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那双远望的眸子中,似乎同样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透视。

他的这句毫不犹豫的话,以及那种当人不让的自信,让上官云端完全的明白了他对她的感情之深。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南宫雪吓的全身发抖,唇更是不断的轻颤,却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本王警告过你,你最好不要伤害她,否则那后果不是你承担的了的。”凤阑绝对上她那阴沉的脸,双眸微微的眯起,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明显的警告。

今天这种特别的情况下,一般的宫女可能也出来,但是御厨中来接菜的宫女,一定还会来,毕竟,再怎么着,都还要吃饭。

“王妃,公主?”侍卫这才认出了她们,不由的低声惊呼,微微的愣住,而上官云端与凤忆希趁着他们微愣时,已经快速的进了房间。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一派胡言。”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他们,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那一身的寒气,似乎让这周围的空气都冰上了几分。

只是,从她嫁给他到现在,他却没能好好的陪过她,更让她过上一天省心的日心,还让她跟着他天天担心,受怕。想到这些,他的眸子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歉意,今天,就算是是一点的补偿吧。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敢私闯公堂,在公堂之上公然说出这般威胁的话,便更能确定,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轻淡的话语中,也不带丝毫的逼问的气势,便像是随意闲聊。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虽然当时没有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凤阑绝这一系列的反应,却让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凤阑绝的听力,若是有人靠近那个小窗口,他不可能发现不了,毕竟刚刚只是一根细针射过来,他都感觉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里将她带离危险了。

那几个刚刚在密室中的人,听到凤阑绝的话,都纷纷的惊住,刚刚他们可都是是亲眼看到那个丫头已经死了,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官云端便随意的跟她闲聊着,直到素容为她易容好了,而此刻,这丫头也微微的放松了很多,也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

“好,奴婢相信王妃。”那丫头似乎多了几分勇气,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是相信上官云端了。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上官云端暗暗一惊,不是吧,她这个样子,还能参加选亲,而且,她这方向也不对呀。

到底是谁?是谁竟然会这么清楚她的尺寸?

而且,从她把她带到她这院子后,便没有看到其它的人?!

“绝王到。”

话语微顿,她突然的望向夜无痕,问道,“王爷,府中有狗吗?”

“我不操心,我能不操心吗,我可是凤月国的公主呀,而你身为凤月国的王爷,难道忍心看着凤月国落在那个败类的手中吗?”凤忆希怒了,有些口中择言的道。

南宫燕望向凤阑绝时,已经完全的呆住,忘记了行礼。

“你这个贱人,竟然没死,不,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上官凌雨疯狂的喊着,大喊中,便想要向着上官云端扑去。

上官傲天听到夜无痕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动。

上官傲天的身子更加的僵滞,甚至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腿似乎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更加的迈不动了,只有一只手,微微的向前伸着,似乎本能的想要阻止什么,但是,唇动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的求情,是可以保住雨儿,但是对云儿太不公平了。

“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此刻的上官凌雨虽然也有些怕了,被人割了舌头,那她就不能说话了,她的脸已经被毁了,再被割了舌头,那还是个人吗?

她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上官凌雨不仅想要替她出嫁,还残忍的想要害死她,所以,她不可能会这般轻易的原谅了上官凌雨,她不是圣母,没那么伟大,相反的,她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偿还的宗旨。

“爹爹,雨儿。”此刻的上官凌雨再没有了刚刚的张狂,怯怯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只是,她做的事情,却是无法跟上官傲天解释的。

他真不知道,上官凌雨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的,不难想像的出,以前的她在这将军府中,特别是上官傲天不在府中的时候,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而他要做的,就是让上官凌雨对云端再没有了丝毫的危害。在顾及到上官傲天的情况下,这是最首要的。

废了雨儿,或者会让雨儿恢复正常,既然雨儿说以前,他不够爱她,那他以后就补给她,也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老爷,你好狠的心呀,她是你的女儿呀,你的亲生女儿呀,你怎么这么狠心呀。”二夫人一脸愤恨的望向上官傲天,大声的喊道,只是她在望向上官凌雨时,眸子中却是微微的闪过了一丝什么。

只是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慌乱,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夫人如此一说,当年的事情,肯定会一一的揭开,到时候只怕……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没什么事,你可以滚了。”夜无痕那双足以将人冰冻三尺的眸子扫向夜无忧,成功的让夜无忧闭了嘴。

“四哥,你这招也太绝了,今天这太阳,能把人直接晒暴,那傻子哪受的了这个罪呀,肯定用不了多久,就回去了。”夜无忧很识相的转移了话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