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章:都中纸贵

小八字胡 5213

晋王道:“进了宫这么久还没有回家去看看王妃,儿臣也先走了,母后好好玩牌。”

杨戬颌首点了点头,沈傲听罢,在一旁道:“神仙?哇,你们等等,我要先回去一趟。”

狄桑儿愣了一下,随即连忙垂下双手,乖乖地咂舌噢了一声,也灰溜溜地跑了。

当日夜里,与春儿合衣睡了,这几日春儿的身体不好,因此沈傲不好打扰她,躺***便眯着眼故意装睡。

沈傲根本不去看他,彰显出自己与他的身份差距,眼睛落在熙春桥后,淡淡道:“本大人就是。”

赵紫蘅咬着唇道:“哪里人生地不熟了,我们是来寻转运使江炳江叔叔的,江叔叔是我爹的表兄弟,是太后的侄子,我爹和他一起长大的。”

沈傲朝春儿使了个眼『色』,春儿会意,道:“我叫厨子去做。”

昼青铁青着脸,捏着手上的信,冷哼一声,朝于弼臣道:“县尊,下官暂先告退。”说罢,便拂袖而去。

唐茉儿道:“不是说跑了一个吗?人都已经跑了,还有谁来?”

刘斌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沈傲一眼,突然觉悟自己说错了话,眼前这位沈大人也是科举出来的官啊,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因此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便来下战书,叫钱塘、仁和二县的县尉赴会,与他们比试琴棋书画,大人,朱大人便是怕自取其辱,方才恨不得立即与你交割,好躲过这一次灯节,让大人代他去遭那些秀才奚落的。”

说着便当众推开昼青的舱门,叫人点了火烛,寻了他的包裹,将东西一件件清点出来,先是几吊钱,随后又是一些衣物,倒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此外还有授印、凭引,沈傲将它们一样样列出来,叫人记下,待翻到最后,一封书信倒是引起了沈傲的注意,这份书信落款的行书很豪放,沈傲认得昼青的笔迹,这明显不是昼青写的,行文的风格,倒很像是蔡京的手书?

周正大笑道:“眼下蔡京最紧要的是在恰当的时机起复,又何必要生出这些是非来。那昼青认贼作父,恬不知耻,走的是蔡京的门路,蔡京为他奔走,陛下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只是这任免之事皆是『操』纵在陛下手里,至于陛下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就不得而知了。”

老人颌首点头:“你这一次授了长安县县丞,即日赴任。”

沈傲笑道:“大人过誉。”

待出了吏部衙堂,却看到程辉几个还没有走,吴笔抢先过来,道:“沈傲,过几***我便要各奔东西,哎,兄台保重。”

所以,谁是状元已不再是简单的提点了,甚至与整个大宋的国运息息相关,只是赵佶到底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杨戬站起身,道:“不必了,我先去看看蓁蓁,既然过门来看看,总要去看看你有没有欺负她。”说罢,便由沈傲直接带入后园,与蓁蓁说了会话,眼看天『色』不早,这才回去。

沈傲道:“不要点灯,我还是很害羞。”

他话音刚落,便有太监宣布旨意:“制曰: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闾巷……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朕得而用之,钦命,即此。”

沈傲若过了大经考,殿试的资格算是十拿九稳了,身为未来岳丈,杨戬又岂能不喜,虽说早在预料之中,现在亲眼看到结果,也足够杨戬惊喜一番了。

店伙认真地道:“是四十贯。”

“噢。”周正淡然道:“是什么礼物?”

“三十年……”周正似在回忆,而后晒然一笑道:“人生有几个三十年,你为我周家『操』劳了这么久,现在有件事要教你去办。”

被拉扯到入仙酒楼,小二见了沈傲,立即通报安燕,安燕连忙出来,特意为他们开了个厢房,道:“既是沈公子带同窗来,今次的酒水,免费!”

刘公公倒是有些不情愿了,只是一份卷子就带进宫去,到时候若又有好卷子,那不是要多跑几趟吗?倒不如再等等一并送过去更省事。

一开始,夫人还对这门亲事有些抗拒,总是觉得沈傲的妻子太多,周若嫁过去,没准儿要吃亏。可是现在一想,也渐渐接受了,便都往好处里想,总是觉得沈傲与周家关系紧密,断不会亏待了周若。

周若知道沈傲在打什么主意,佯怒道:“你可莫要得寸进尺。”

沈傲道:“不放,表妹不点头,我非但不放,还要再唱一首歌,叫伤心汴京城。”

沈傲无语,连忙下了楼,周恒在外头等着,见了沈傲下来,便道:“表哥,如何了?”

沈傲对夫人道:“既然如此,那么学生告辞了。”

其实吴笔的经义水平与之沈傲比起来并不差,沈傲的特长在于脑子活,思维往往异于常人,破题往往比吴笔要快得多,而且他深得陈济的真传,对于填词之道很是精通,有了破题,之后便是围绕着中心思想不断填词便可。而吴笔的特长在于稳健,他是书香门第,自幼开始读书,四书五经和历代的经义范文都烂熟于胸,因而有时候沈傲出了些怪题出来,他竟也能对答如流。

“好啊,原来是你!”狄桑儿已怒不可遏,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提起他的后领,那玉葱葱的手儿攥成拳头,朝着他的后脊砸去,狄桑儿的功夫确实不差,而刘慧敏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狄桑儿,狄桑儿那带着冲击的一拳下去,刘慧敏啊呀一声,便瘫倒在地,惶恐地看了狄桑儿一眼,连忙道:“小『奶』『奶』,小『奶』『奶』饶命啊……那酒具被我藏起来了,小『奶』『奶』若是想寻回酒具,便当小的是个屁,放了如何?”

沈傲冷笑:“你若只是行窃,还可放了你,可是杀人偿命,曾盼儿的尸骨未寒,你还想逃出生天吗?”

赵佶笑了笑,朝杨戬使了个眼『色』,杨戬会意,立即撑着油伞出了文景阁,径往府库打了个圈,抱着一方锦盒回来。

刘慧敏道:“回公子的话,还有五楼的供堂,按照安账房的意思,每到夜里临睡时都要给武囊公的供堂清扫一下,对了,这是供堂的钥匙,是安账房给我的。”

刘慧敏果然掏出一柄钥匙出来,沈傲接过去左右看了看,颌首道:“这么说你接近过那酒具?”

曾盼儿愣了愣,似在回忆,又好像是做贼心虚,道:“这……这些我也不太记得了。”

杨戬便坐下,待酒菜上来,狄桑儿也来了,大喇喇地坐下,亲自斟酒,很是豪爽地道:“本姑娘最讨厌读书人,不过今次看在那酒具的份上,就陪大家喝上几杯,来,我先干为敬。”她颇有几分花木兰的风采,纤手捉起酒杯,一口饮酒,擦拭了红唇边的酒渍,意犹未尽,又道:“我已先敬了,你们为何不喝?你们不喝,我要生气的。”这句话不敢对沈傲说,却是捏着拳头咯咯响的对着赵佶和杨戬说的。

他暗暗告诫自己要静下心来,女儿情长的事先留待科举之后再说,忍住心里的不快,尽量不敢去和周若接触,就怕甫一见她,心里便忍不住惆怅分心。

说着,吴笔一副愤恨模样地道:“只可惜朝中有『奸』佞作祟,那少宰王黼,还有刑部、户部几个尚书,一口咬定了只是小水患,不愿拨出这笔银两。”

沈傲不答了,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些人越是闹,反倒是将官家『逼』到了墙角,就算官家心里有松动,见他们这么多人玩『逼』宫的把戏,天子的威严要置于何地?因此,那原本要妥协的心思会立即『荡』然无存,今***们可以对赈灾的事指手画脚,这大宋朝到底是你们这些学生主事,还是他这个皇帝当家?

“噢。”沈傲呆呆的点头:“那么小妞……”

“否则怎么样?否则要打我吗?”沈傲嘻嘻哈哈,却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做人要厚道,小丫头既然动了手,他自然要丰厚地奉还,这叫礼尚往来。

狄桑儿撇了撇嘴,满是不屑地别过头去。沈傲恰好看到她的侧脸,那鹅蛋般的脸型弧度犹如一条优美的曲线,看得教人心动。近看小美人,虽说是被『逼』无奈,却也不错。

“这就好。”沈傲的语气骤然温和了一些:“女孩儿家就要有女孩儿家的样子,你看看你,成日喊打喊杀的,像什么样子?”

吴笔开始酝酿情绪,脑袋又不自觉地晃动起来,又要出口,冷不防听到身后道:“你先别走,我有话和你说……”

说起武襄公,众人恍然大悟,沈傲也顿时明白了,所谓武襄公,便是狄青的谥号,狄青乃是北宋中期名将,参与了无数战争,积累下战功无数,后来因为功劳实在太高,再加上他在军中的威望实在太大,因而引起皇帝的疑心,最后忧愤而死。

“好啦,好啦。”小丫头无辜地道:“我知道了,安叔叔,你说的对,我不下『药』就是,你快去给客人结账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回去。”

其他人可想不到这么多,反正是王兄请客,纷纷豪爽地道:“好,就去入仙酒楼。”

一群人进去后,沈傲对小二道:“寻个厢房来。”

酒楼竟让丫头来看堂,沈傲心里觉得好奇,忍不住抬眸多看了这丫头一眼,这少女十六七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只是她的脸『色』很不好,服务态度很坏,走至众人跟前,呼道:“让一让!”

沈傲道:“陛下为人宽厚,待人赤诚,是个好人。”

沈傲笑呵呵地道:“赈济灾民!”

谁也不曾想到,事情的结局竟是如此,学生非但没有让皇帝让步,没有惩治王黼诸人,反倒是蔡京入朝,重新揽政。

国手,这才是真正的国手!沈傲曾经想过,怂恿此事的可能是清流,甚至可能是祈国公周正、卫郡公石英,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的真正策划之人,竟是蔡京。

是蔡京!蔡京在位时,花石纲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差错,甚至是争议也是极少,更别说是学生***了。

耶律正德见沈傲的模样,却是『摸』不着头脑,满心想着金人的事,更怕宋金之间真达成了某项合约,如此一来,契丹可就雪上加霜了。见沈傲看着自己的腰部,一时愣住了,这年轻的钦差到底有什么意图?

汪先生摇头道:“不可,不可,若是如此,则显得大辽师出无名了。上高侯的事一定要追究,等我们漫天要了价,南人不愿交人,才肯在岁币上作出让步。”

……………………………………………………………………

沈傲回眸,正看到那文选司的衙堂里走出一个碧服官员,笑『吟』『吟』地踱步过来,这人沈傲有点印象,不过一时间记不得起是谁,沈傲笑呵呵地道:“正是。”

过了几日,吉日总算到了,大清早公府门前已放了鞭炮,带着聘礼的数辆大车刷了新漆,很是引人瞩目。沈傲被人拥蔟出来,今日的来人实在太多,单国子监的同窗就来了数十个,他们表面上自是来随沈傲一道迎亲的,其实这点儿小心思,却早被沈傲看破了。

众人忍不住捧腹大笑,这个主意亏沈傲想得出,提亲居然先来个猜枚,有意思,于是纷纷道:“沈兄快掷……”

“侍读学士是几品的官?”夫人对这名目繁多的官衔知之不详。

“是吗?”夫人也讪笑:“这些事我也不懂,幸得你提醒,要不在其他夫人跟前闹出笑话来可不好了!”

等到了第二天,周府张灯结彩,刘文大清早便过来,送来了绯衣公府让沈傲穿上,沈傲穿着这大红『色』的官袍,对着铜镜上下打量,不由地觉得飒爽了几分,心里也略略有些得意,倒有点错觉自己今日是要做新郎官了。

宾客一共分在三处,小厅里是晋王、卫郡公这样的重要客人,外厅则是一些朝廷的同僚和一些故旧,其他的只能安排在前院,这倒不是周正故意怠慢,实在是客人来得太多,国公府就是再大,也容不下这么多人。至于女眷,则大多去了后园,那里也摆了几桌,由夫人作陪。

沈傲又敬了诸人一杯,那晋王红光满面地道:“有意思,如此喝酒才有意思,好,本王今日也有兴致,也随沈傲出去敬一圈酒。”他率先站起来,挽着沈傲的胳膊道:“走,走,沈傲,我们同去敬酒。”他是最爱凑热闹的,也喜欢这种新鲜的敬酒方式,硬拉着沈傲出去,沈傲心里叫苦,只好勉强与他出去,这一次出来,宾客们见了晋王,都忍不住拘谨了几分,倒是沈傲笑道:“今日能来的,便都是客人,诸位不必顾忌身份,痛快喝便是。”

杨戬大笑:“好,好,好女儿。”说着,连忙将蓁蓁扶起,道:“你的真名叫什么?”

唐夫人笑呵呵地对沈傲道:“沈傲,你和师娘说实话,你到底有几个红颜知己?”

唐严却明白了,眼眸一亮,茉儿还真有几分心计,明里是叫沈傲做题,其实是有考校未婚夫婿的意思,沈傲做出来了,便是隐喻她首肯,若是作不出,却又是后话。

翻身上了马,随来的人显得有些忌惮,笑得没有那般开心了,唐家还好说,可是杨公公是什么人,大家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说书之人口中的太监大多睚眦必报,爱使『奸』耍猾,最不好相处的,因而心里都胆怯了几分。不过杨府虽大,可是拜访过的人却是不多,许多人都想看看,这杨府到底有什么名堂。

唐夫人冷声道:“如何是好!眼下当务之急,当然是和沈傲说个明白,叫他立即上门来提亲!”

沈傲觉得很难启齿,呆坐了一会,才犹豫道:“学生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所以……所以就算要下聘……学生的意思是,既是下聘,就要分头下聘。”

沈傲呵呵一笑,只是那笑不及眼底,道:“我又不问这件事,我只问你,你说高衙内喜欢读书,那么高衙内平时都读些什么书?”

沈傲将袋子往高进手上送去,高进伸手要接,到了半空,沈傲的手突然一松,袋子落地,许多杂碎的小玩意儿洒落下来。

高进此时见许多差役纷纷不屑地看着自己,恼怒道:“就算我不是读书人又如何,你又没有寻到我调戏你未婚妻的证物。”

高俅皱着眉头道:“哭什么,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分毫,来,将这个戴上。”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佩玉,叫高进站起来,将玉佩扎在高进的腰上,故意放大声音道:“这佩玉乃是官家亲赐,你戴好了,谁若是敢打你,你将他记下来,明日亲自进宫去告御状。”

那公子哥眼见如此,大声冷笑了一声,手指着沈傲道:“抓住这娘们,再将这人也绑了,带回府里去,本公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哼,小小一个书生,也敢在本公子面前嚣张,当真活腻了!”

轿中之人没有丝毫动静,似是陷入思考,许久之后,才从轿中传出话来:“格杀勿论。”

周正笑了笑:“我身为国公,总算避一避嫌,反正这一趟杨公公是来寻你的,你好生招待,不要轻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