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0章:网漏吞舟之鱼

小八字胡 5213

我还没问,张兰兰就眯着眼睛对我说:“今天看到我那样的时候吓了一跳吧。”

宫弦咬了一口鸡腿菇,自恋的说:“不愧是为夫做的东西,果然好吃。老婆,有没有更喜欢我?”

我喜极而泣。此时我觉得宫弦就像是个救世主般的神圣。刚刚心中对他不负责任的埋怨统统都化为乌有,我的话语都快说不连贯了,又惊又喜的对他说:“你,你不是跟我说你做不到吗。”

可是此时,为何我人还在飞机上,就收到了这么一条诡异的短信,尤其是还提到了让我也以血滋润那条与宫弦联络的项链。

“谢谢你,兰兰,除了你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为我如此多娇的赴汤蹈火。”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小珏的介绍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已经迫不急待的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了。

“不知道是几点钟,我忽然被一阵“卟卟卟”的声音惊醒。当时我第一念头就是要拿开眼罩看看是什么声响,可是随着“卟卟卟”声的临近,可是我忽然觉得这声音好像是人走动的声音。于是我不敢动了。我担心是屋里进了小偷。一想到各种案件,小偷进了屋以后,不但劫财还劫色,还有的劫财劫色后杀了主人的。”张兰兰对我摇了摇头。这让我放心下来。我没有找男人的道行,但是我却可以看得到鬼魂的存在。

没想到不久,我没有迎来客户的差评,倒是迎来了陆雅。

想归想,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是强打起精神来给这个客户打去了电话。心情再不好也抵不过没命吧。

张兰兰看了我一眼以后,就直接将视线投递到车窗外,眼神变得飘忽不定。然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陈车峰,不知道是因为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原因,他总是用眼睛时不时的瞄我跟张兰兰,这样的感觉让我感觉到很不舒服。

丹凤在等着花店给她送鲜花过来的空隙里,又将我拿起来玩耍。

谢天谢地,丹凤看懂了,只见她说:“我看出你的口型说的是丹凤两个字,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觉得你就是林梦。”

原来如此,张兰兰的话让我很是失望。这么一来,那我们岂不是没有办法好想了。

“真是差点儿被你这天真无邪的外表所迷惑,还以为你会跟别的鬼怪不一样,心肠还存留着一丝善良,却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心肠却比那些老妖怪还歹毒。”张兰兰说着随手从路边捡起一根长棍子就朝小女孩捅过去。

不会吧,看着张兰兰拿木棍去捅那个小女孩,我疑惑着看向她们,这可不是街头打架,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就用,这些武器对于鬼怪来说是不起作用的。

木棍朝小女孩身上刺了过去,她轻蔑的看了一眼张兰兰,冷冷的嘲笑:“不知好歹的凡人,以为凭借这区区的普普通通的木棍就可以杀我,别做梦了。”

而偏偏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身上的几件法器都失灵了。尤其是我,那个可以撑开结界的戒指。在刚才,张兰兰没有出现,把我从那个怪物手中救出来之前。

这一看,差点没把我的魂魄给吓着了。因这个时候,在老家跳的那个窗户上,我看到有一个庞大的怪物,正站在窗户上,阴森森的看着我们。

可以说要是此时再出现不干净的东西,我真是除了束手被俘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锋利的雕刻的纹路割破了我的手,鲜血直直的就滴了下去,落入了抓住了我的腿的那个鬼怪的口中,当时它的整个眼神都从呆滞变成了欣喜若狂,恨不得我直接就变成它的盘中之物。

随着他说话时候呵出来的凉气,在让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一片麻麻痒痒的感觉。我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后退了好几步。

阿明指那栋房子,说道:“那就是我的家了。”

经历了昨天一整天的折腾,我跟阿明都极度的疲惫了。

也不管宫一谦回复我没有,直接就倒头就睡。这一路来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正在胡思乱想时,那个已经大有投降意思的棺木忽然间从棺木里散发出一股非常强烈的黑雾。那团黑雾在空中化为了一个大大的蛇的模样,吐着黑乎乎的信子就朝宫弦俯冲下去,我这才明白了张兰兰说危险还没有解除,让我不能过去的原因。

但是目前,想法果然是美好的。看到周围的这一切,我早就被吓得两腿发抖,不知道是躺下来装死还是干脆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站在原地。

血雾一样的鬼物冲到结界的边缘,然后狠狠的被结界给撞击的往后弹了好几步。

这时的厉鬼的头部又变幻成人头,它恶狠狠的瞪着张兰兰,嗤的一声放出许多黑里透红的气体,然后手一挥朝着张兰兰笼罩过来。

但村里的环境,新鲜而又恬静。可是我们都无心去欣赏这些,山村里的美景。

宫弦手中的火苗想来他也是看到了,他的身体抖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张兰兰怎么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我也就不阻止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旁边。手中的面膜纸已经浸湿了我的手心,我想要把面膜纸扔掉,却发现张兰兰一溜烟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真实情况可不能告诉他。虽然我的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

上车以后我也是一直紧盯着那头牛,见它看向了我们的方向,我更是不敢放松的盯紧了它,于是让我看到了它的眼中闪过一抹红光,那速度之快,很快就不见了。

曾大庆挠挠头发,表情中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那时候你妈妈生产的时候就直接把你给生出来了,小寒跟小清都直接就是死胎。”

于是我对曾大庆说:“时间比较紧迫,就直接说重点吧。曾大庆,现在还有可能能找得到你那两个女儿的躯体吗?”

嘴唇轻启,略带嘲讽的说:“林梦啊,林梦。你对我们家一谦可真了解呢。”她在‘我们家’这三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陆雅扯着宫一谦,继续胡闹的说:“你是不是讨厌我呀?甚至你是不是都没有考虑过要跟我结婚呢!”

“小妹妹,你的胆子好小哦,这么不经吓的。我刚才也只是从那经过,听到位谈论我,所以我才过来会会你们的,要知道能够知道我的存在的都没有几个人呢,你说我如何不好奇你们的能力呢。

随着她一根一根的拨,黄莺传来声声惨叫。“不要拨了,求求你,痛,我痛啊。”黄莺声声凄惨的叫声传来出来。

“送还是不送。”我问张兰兰。

黑黝黝的过道就显然是没有外面的街道那么友好,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声控的灯在顶上。

耳边呼啸着的风好像是在嘲笑我的怯弱,呼啦呼啦的往我的胸口灌,让我的身子死死地挺在绳子上,不敢有一点动作,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命折腾在这里了。

原本自己有真心相爱的男朋友,有自己安稳自得的小生活,一切都是因为宫弦的出现,打破了自己生活的一切平静。

要给我看到是谁给我吃这个东西,我非要打死他**!

我后退到床边,谨慎的看着面前的金龙,手指也颤抖的抬起来指着他说:“你,你来这里干嘛。”

要知道现在我们所有的宝贝如果要上架的话,都得经过我的手,才能放进网店里去的。这一款明显就没有经过我的手。否则我如何会不知道呢。

长发随清风飘起来。款款的朝一谦走过去。一谦该会被这样的我迷死了吧。我将头抬起来,又趴下去。我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了。

为了能够吸引买家退货,所以我不惜让利五折,那差价二折我宁愿自己补上,没办法,谁让我那么喜欢这个白玉手镯呢。

“啊,竟然还有比宫一谦死了更让你绝望的事情,那是什么事情啊,你快说。”

张兰兰看着这样的我,我心里想她心里面一定很恼火这样的我吧。只见张兰兰将她的手机递给了我,一副让我再重新打电话问问的模样。

因为这是一台比较高危的手术,所以护士没有给我打麻醉,但是这个时候,我满脑子里却都是小孩子的啼哭,我也没有精力去感受,肚子到底痛不痛。

张飞皱着眉头:“我开始以为是有石头挡着了。就准备随便先停着,明天起来再说。可是我才发现,如果要是就任由那样随意停车,我是无法从车里面下去的。不仅如此,我还在车里面听见了各种咯咯咯的笑声……你说当时那种气氛,都夜深了,谁会不害怕?”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这是一幅有山有水的山水画。”大明看了一会儿,说出了他看到的内容。

“这个世界上哪有鬼?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也许这里是设置了一些像迷宫一样的通道。我们无意中闯入这里,一时还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罢了。”我无意吓唬大明,他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人,就让他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他那个没有鬼魂的世界里吧。

我一边感叹着:“哎哟哎哟,我的差评哟。”一边连忙翻出了手机,想看一看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有没有信号。

张兰兰自是跟他客气了一翻,说我们大家又不是神仙,怎么能够掐指算出这些事情呢。只要发现了妖魔以后,能够尽我们的本份降妖除魔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张兰兰,不知道要不要把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面前的男人。生怕他一个不相信,以为我们是那种江湖骗子,到时候报警了就不好了。

我的话令张兰兰放手,她对我说道:“好,既然好些,那么我陪你过去看一看。”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还是她最懂我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