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单木不林

小八字胡 5213

只是到底模糊的记忆和并不扎实的功底,却是到了今天,她才能够凭借想象还原出“梦蝶”,却因再也记不起“庄周”原来的样子,而只复刻出了这一枚胸针。

“即使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感觉,你还是要嫁给我为妻?”

曲耀阳厉目去看小江,立时就吓得后者倒退了一步,“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找我有事吗?”

裴淼心递了纸巾过去,默不作声中,只觉得时移世易,曾经意气风发又傲娇到极致的夏芷柔,居然也会有今天。

她缩在被褥里睁大了眼睛望着一室的黑暗——这里是爷爷所在的军属大院,自从上次与曲母达成协议之后,她一直陪伴爷爷住在这里,直到完成毕业论。现下看着满屋子的黑暗,再感觉着空气里越来越低的气温,她就想,是不是屋子里的暖气又坏了,所以这已入春的天气里,房间里才会这样的冷。

“嗯!”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裴淼心听着都要笑出了声,“那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呢,曲耀阳?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是昨天……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跟你之间也早就结束了,这是你对夏芷柔的承诺,难道你忘记了?”

他说完了话就开始轻笑,似乎她所有的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

曲婉婉的睡衣早在先前便被他扒得一干二净,内裤也歪歪斜斜地垂在她左腿脚踝附近。

那护士说完话,顺带用有些阴阳怪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裴淼心。

她想要挣扎想要尖叫,可是她被他箍在墙上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音,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坚硬与肿胀。

易琛自然也发现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安静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想,当年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才会让一个又一个的汤蜜拿我的感情戏耍。”

低低的啜泣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曲耀阳也只是头晕目眩地捏紧方向盘望着“御园”大门的方向。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裴淼心低头抿了抿唇,想着当年的事情,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时的雄心壮志,那时候的自己,也总是以为金石为开,她总有一天会等他,告诉他,一生只爱一个人就好了,不要残缺了自己的爱情。

而曲母开门的动作其实极缓,她动手打开了三分之一的门扉,伸长了脖子往里望时,背后居然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

当初他认识聂皖瑜那姑娘的时候,就隐隐觉得这是个藏得极深的女孩子。

也就是这瞬间,她的腰被他从身后提起,翻转之间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苏晓说:“得嘞,姐妹儿,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永远都会站在你那一边的,只是很多时候我想提醒你的是,冲动并不能够解决问题,如果你真的还爱……”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她回头叫了他一声,他头也没回。

电梯在他面前“叮”了一声,他侧过头来看她,“走,上去!”

“可是……可是那不是二少奶奶么……”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她不知道这些新闻为何如此恶毒,甚至就连当年她如何从夜店里出来,勾搭上市长公子,以及之后如何破坏市长公子的婚姻,当年了多年小三才挤进家门的事情都报道得极为详尽。

“夏芷柔,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个破事情……昨天是不是耀阳叫你过去的还不一定了!你就是仗着我儿子宠你疼你,所以做事情才会这么没有分寸!你……你看看你那出身,你们全家人犯贱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要侮辱我的家门!丢人!我真是丢人!家门不幸啊!怎么当初就会让你这样的女人进门!”

裴淼心用力扯了几下扯不开,这会子心下正悲痛得要死,突然又听楼下一阵急唤,好像是什么人咚咚咚跑了进来,楼下客厅里的电话也开始大响,有人四处奔找着曲母,似乎是说了什么,整个曲家都跟炸开了锅似的。

“难堪?我让你觉得难堪了?”

白天她吻沈俊豪时的感觉更像是完成任务。

她还记得他去瑞士滑雪时发生的事情,当时的目击者只是称,他当时从很高很高的山峰上直冲而下,若不是运气好正好砸在还算厚实的雪堆上面,他也许早就已经见阎王去了。

曲臣羽看着她的模样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正深思着什么,还是轻道:“也许,我又慢慢想起了很多东西。”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他笑着又去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道,“这酒就跟我认识你的时间一样,也是认识你的那年夏天,我没在a市待多久就离开了,我去了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买过一小块地打算自己种葡萄酿酒卖。可是新开发的葡萄种植地,头一两批的葡萄都不能用来酿酒,每回都要等到所有葡萄成熟,然后将它们打落,埋在泥土里面。”

“我跟心心是自由恋爱,我未婚她未娶,我们两人在一起有什么问题?”

“那你妈妈知道这些事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曲耀阳沉吟,“心心,这么跟你说吧!当时你的工作室刚刚起步,光凭你一个人在华人富豪圈的影响力可能并不足以支撑整个工作室的正常运营。我当时,只是想要很纯粹地帮你,加入‘青苗会’,至少可以让你作为这个圈子里的一员,比其他同等级的珠宝设计师更加占得先机。当然,如果你想为这件事情怪我……”

她说:“她只是爱你啊!她因为爱你!耀阳,也许现在在你看来,这个因为爱你而做了这么多错事的姑娘一直都在使坏,强迫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她的初衷都是因为爱你,就算你并不珍惜这份心情,但是我珍惜。因为,我也曾经像她那样爱你。”两个女人在走廊上对峙,裴淼心闷不做声,万晓柔却是低低笑起来道:“你总是这样,那么沉不住气,所以这里的一切本该就不是你的,你守不住,总有一天还得还给我。”

那怒目来视的男人猛然间贴近,牙齿狠狠咬在她的下嘴唇上,直到她吃痛开始抬手打他,他才贴着她的唇瓣道:“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

她眉眼一恸,“奶奶您又乱说话了,您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我变老变丑。更何况,不是还有我替您照顾着他吗?您要不做他的奶奶,那就给我做好了,以后我都让他管我叫奶奶,我愿意招人疼!”

“总之以后在我家里你得注意了,听话,我不会亏待了你。”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往肩上丢的时候仰头看他,说:“谢谢,这里没人,你不必做戏,我自己回去就行。”

第二天上午,裴淼心特地起了个大早,给ailsa打了通电话,说自己决定回一趟伦敦的事情,还有带了一些特产,打算回去分给那边的朋友去。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她正生着闷气,准备再讽刺他两句,可却突然听他说道:“我已经帮芽芽找到了幼儿园,下周一就可以送她过去,不用你再找了。”

他有问过她需不需要保姆帮忙,她都只摇了头道喜欢做餐点给全家人吃的感觉。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如此反复,她却一次都没有将电话拿起。

他本不打算去搭理她,可是时间久了,见她总那样歪坐在地上,心底也多少感觉到什么不对。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小姐妹之一的吴曦媛赶忙一拉,笑呵呵道:“哎呀,我的二少奶奶,这都已经送到嘴巴边了,你还着什么急啊!人曲二少矜贵着呢!再加上外面那一帮野猴子,咱们这群姐妹吃不了他,顶多弄几只猴子塞牙缝罢了。”脚疼没有坚持多远,从大厅里出来,旧伤的疼痛和心底的苍凉,到底没有让她坚持多久。

“那家里除了这几包泡面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裴淼心喝完了水杯中的水,过去抢了他手中的袋装泡面几下将面撕开。

他看着她,唇畔的冷笑森然,她沉默不过半晌,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随意在碗边一碰,对着小锅掰开后再伸筷子进去搅了搅便算完事。

她狠狠摔门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所有的坚持和耐心都在这场漫长的婚姻追逐赛中消灭殆尽。

夏母点了点头出去,刚替女儿带上门,就看到提着鞋子向大门口奔的小女儿夏之韵。

……

几个太太被她的模样也吓了一跳,赶忙将她拉到跟前。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夏之韵几下便被打得鼻青脸肿,泱泱靠在墙角的时候还在拼了命去看曲耀阳,“姐夫,姐夫,救我,呜呜……我姐已经被你给害了,现在还在大牢里蹲着,你可不能再害我了啊!姐夫……”

她往他怀里钻了钻才道:“那我也愿意陪你一起,相信我,事情还没有到那么坏的地步,等过完年后我们再找找,说不定真的有人愿意出面帮子恒。”

洛佳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他同吴曦媛之前的旧事,于是更觉得这人轻浮,只道:“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就快到超市了。”

洛佳一瞬就有些为难地道:“还是不要了吧!你也知道,自从他们家的家族企业被‘摩士集团’收购以后,她已经很少出来露面了。都说曲耀阳在商场上的手段铁腕,收购别人的公司从不手软,可是比起‘摩士集团’的凶狠,曲耀阳又算好得多了,至少他不会干把别人的家族企业打散了拆分,再卖出去的事情。”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曲婉婉并不吭声,提着东西上前,往后备箱里一放,也作势要上车了。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他没有绷住,到底抬起她的下巴去吻了吻她的唇,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吗?生日快乐。”

看到站在楼梯上,身形仍然有些摇晃的曲耀阳,光着脚掌站在梯级上,曲臣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哥,你醒了?”

曲耀阳大抵是真的头昏,没在原地站很久就扶着扶手坐在了梯级上。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眉角,半带抱怨的语气,“今天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他忍不住勾着唇去掐她鼻头,等到她彻底喘不过气来时,才突然松手,重重吻上她的双唇,“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说吧,你想要我身上的哪儿?”

“聂皖瑜!”曲耀阳厉喝一声,却被裴淼心紧紧抱住,示意他不要再发火了。

“已经没有关系。”她笑着拿起他的大手贴上自己的面颊,“你看,也没有多肿不是吗?左边脸颊跟右边脸颊还是一样的么,过一会儿就消了,你真的不用担心。”

“我有话想要问你……”

“我只想你知道,我当时不过是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人!”曲耀阳大步上前,抓住裴淼心的胳膊便往大门的方向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除了曲市长跟曲母,聂家的长辈也在。她要说的秘密牵连太广了,暂时还不适宜这时候拿出来说。

快步上前,推门准备走进病房的时候,曲母突然在他耳边道:“你可以不珍惜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可你不能不管子恒跟婉婉了,他们的年纪都还小。”

曲婉婉红着眼睛,“那我求求你行不行,淼心姐,求求你不要用这么冷漠的态度对我哥哥,你过去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我爱哥,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因为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哥为了曲家、为了我们牺牲了什么。他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简单的样子,我不想要你带走他的快乐。”

可她说出来的话又好像句句在理,不管他跟裴淼心之间,曾经是谁先负了谁,谁又伤了谁,他就算心里再多着急愤怒也要忍着,他是再不能把这小女人给弄丢了。

曲家的男儿向来失去比得到的还要多得多。

再不敢在这鬼地方待,能跑多远跑多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了曲耀阳的不快,这会子他把火药拿到自己跟前烧,还是走为上策。

“怎么了?”裴淼心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又去夹了一块排骨,“一凯推荐的这家海带排骨汤很好吃啊!他说你以前到这附近视察工地的时候也爱去吃这家的排骨,原来他们家的排骨汤那么好吃,难怪你以前不喝我熬的汤……”

“要!”病床上的裴淼心慌忙抓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冲门外的护士喊:“要退房,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芽芽这会儿才放下手中的ipad道:“那还不简单啊!麻麻最爱芽芽了,只要芽芽帮你,麻麻一定不会再生气了。”

餐厅经理特意带着两个服务员上前来与她打了招呼,说:“曲太太,曲总先前定的那间vip包间已经腾出来了,您看,是现在过去还是在这里稍等一会儿,等曲总过来?”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裴淼心哭笑不得,还来不及挣扎,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尖叫——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抱住花容失色的裴淼心,奋力冲出了大门……

曲臣羽噗呲一笑,捏捏她白皙的小脸,“看你紧张成什么样子,外头的人那样多,各自聊各自的,没谁会特别注意你有没有偷吃东西,而且你现在是孕妇,就算曲夫人看见了也不能怪你。”

等到曲臣羽绕完一圈发现姗姗来迟的曲耀阳时,这才赶忙牵着裴淼心的手过了来,“哥,这一杯,我跟淼淼一起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上回她在家里昏倒,也是多亏了你送她到医院里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胸口有一丝堵,缠缠绵绵的堵,这几日若不是家中琐事和公司里的事情纠缠得他脱不开身,也不会害他几个日夜没有睡好,找人去查了那男人的背景,又自己强迫自己站在一边别去理会,烦闷苦恼焦虑得几个晚上没有睡好。

筷子在一盘芹菜牛肉里一搅,“这是什么?冷的!”

她依言转到生活阳台,取了拖把过来,他已经将地上的残渣清理得差不多了。

从认识,到现在,她这般新嫁娘的模样竟然一次也没在他跟前展现过。

“知道了,今晚要在大宅过夜是吗?好的,大叔,我只希望你答应我,别再跟你爸妈吵架了,其实,我们不一定要结婚,就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

她说:“大叔……”

“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裴淼心同桂姐点头道别,等到转过头来想要接过芽芽的时候,小家伙却一声“我不!”紧紧抱住曲耀阳的脖颈不撒手了。

他沉静挑唇一笑,一只大手紧紧贴着她的颊面,好像只想通过这样的身体接触让自己复杂疼痛的心好上一点。

“嗯,这话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大相信。当初是我放手让你离开,结果现在不甘心的人却也是我,所以在你心里该有多鄙视我我都是知道的。”

这间玻璃房的面积不大,一整面墙的窗玻璃,阳光明明媚媚地从窗外映射进来,照得正在床边栏杆前压腿说笑的几个女人甚是娇媚。

他还记得a市马路边那惊鸿一瞥,他明明是看到她在人群中出现,可却恍惚得一切好像都在梦里。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几个人正在亭前说着话,曲市长不知正招呼着什么要客,过来招呼了一声,就将曲母给叫走了。

裴淼心一怔,微微侧了脑袋,“我?我不行,我最近正在筹建工作室……”

他几乎是使了全力的,努力摈弃着心底最深的空洞,努力让自己已经变为一团浆糊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发现愈克制自己不去想什么所谓的伦常道德,那几乎吞噬了他大半个灵魂的绝望的窒息的痛楚,才愈会稍稍放开些掐着他喉咙的手,饶他一条生路。

夏芷柔开始拼命挣扎,可阿成的力气却不容小觑,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转圜的余地。

曲耀阳开车去了“御园”,门前站了半天,门也敲了个遍了,可里面就是一点声响跟回应都无。

前一刻他才要火热的心,这一刻却被她的一句逐客令弄得生生卡在那里。

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她清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底看出那么一点想要留他下来的意思。

这不是他第一次到他们的小家来,却是第一次走进他们的卧房。

她站在门边没来得及躲开,被那车门撞得向后踉跄了一下。

手臂一紧,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也不过是瞬间,她的眼前一黑,等感觉到他拽在她臂上坚实的力道时,她的双唇已经被他用力一压,紧接着便是辗转不停的凶猛的吻。

反手就是一记巴掌,那力道之大,几乎用光她全身所有气力。

“还要我写书面道歉函?”裴淼心刚轻唤出声,办公室内的其他员工已经或多或少侧目望了过来。

曲耀阳也万是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刻看到她的,“你……你怎么……”

那么,她爱他吗?

“你刚来公司可能很多制度和程序还不太熟悉,朱副总现在人还在国外,你有任何不明白的东西都可以直接找年总经理,我跟她提过我们的事情,她知道我们的关系。”

她同他一起十年,十年里,她爱惨了这个男人,也自觉能容忍这十年间从他身边经过的那些如浮云般的女人。

严雨西弯了唇角,侧过头来,“江哥,我在外面遇见一个朋友,出去打声招呼就来。”

她早料到总有一天,夏家的女人总归会给她难堪。可她玩玩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却来得这么突然。

……

“no!no!no!你不用谢我!”易琛摆手,整个人笑得不轻。

“出来工作也不是这样!你到底是想气死谁啊?!”

小讨厌?

他说过马上会跟夏芷柔结婚,等到他们有了正式的名份,自己还跟他这样待着,不就确确实实是要把这罪名坐实?

背后的男人脸色微沉,“你偷听我讲电话?”

天快亮的时候,接到严雨西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怎么的你,还在家里睡着是不是啊?这都出大事了!”

严雨西在那边嚷嚷得不行:“夏芷柔她进医院了!早上我陪一个因为不谨慎而出了事情的小姐妹到医院化验做手术,哪晓得一来就遇见曲耀阳抱着满身是血的夏芷柔进来了,她的孩子这次可能真是保不住了!”

心重重地往下沉,一直坠落到谷底。

说话的人是曲市长的机要秘书,他拦住曲耀阳的同时微仰了一下下巴,示意后者去看站在角落里的人。

老妇人说到这里已经不再说话,悄悄抹了一把眼泪,便在曲耀阳的搀扶下进了内室。

其实从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裴淼心就觉得周围的一切摆设都很普通,这个小家看得出来并不富裕,尤其是临近新年的时日里,村里的渔民出海打捞的时节都变少了,所以周围的村民为了度日,还间或做一些海味或是药材生意。

她的笑轻松而且释然,带着些淡淡的疏离的味道,还是让他心下一惊,拉住她的手道:“那明天,你还来吗?”

不觉就皱了眉去看她,看她分明模样依稀,说出来的话却这样冷然。她似乎还是他之前认识的天真烂漫的裴淼心,却似乎……再也与他没有关系。

曲耀阳听着都要笑了起来,“你不觉得这要求有些过份?你真当我们是夫妻关系?”

“我不了解!”她狼狈摇了摇头,可是眉眼鼻头,为何却酸涩得不得了,“从前是我傻是我天真,总以为这样无怨无悔地爱一个人,总有一天他也会回过头看我。可是到底是我又笨又蠢,这世上总归有些人是不值得你去爱的,甚至连了解都用不着!”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我还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耀阳,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把实话告诉她,那个孩子根本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