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8章:一日纵敌

小八字胡 5213

恩府是个坑货啊,这一点,他们已经接受了,可是坑归坑,却不啻是他们的指路明灯,他们现在倒是归心似箭,只恨不得插上翅膀,前去谢恩师授业之恩。

弘治天子目光一亮,他隐隐觉得,这个方略,能行。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头突的传来了门子焦急的声音。

张懋横瞪了方继藩一眼:“没出息的东西,你父亲被你害死了。”

无奈,只得伸出可恶的咸猪手,朝小香香捏了一把,这一把柔软,令方继藩既惭愧又无言,不过……竟真这样大,他心里震撼,这不摸还不知道呢,于是不由感慨,方家的米,养人哪!

………………

邓健一愣,随即眼中放光,他欣喜地道:“少爷就是少爷。”

方继藩站了起来,道:“小邓邓……”

额上已是起了血泡,小宦官疼得面色扭曲,而且最重要的是,方继藩居然敢说自己没种,上一次骂自己没卵子,这一次……

吃饭的时候,父之二人各坐长条凳上,方继藩怕方景隆打他,所以故意挪远了一些距离,至于饭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旁的邓健侍立在方继藩身后,也很小心。

只见那博古架上摆满了各色的青铜器和青花瓶,王金元是牙行出身,还是有些见识的,他一脸激动的上前,握着一个青花瓶道:“这是宋时汝窑的天青釉弦纹樽……天,我看看……”

“不错。”弘治皇帝笑着颔首:“只是经营!”

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和两位内阁阁老,总觉得他们有一种窃喜的样子。

弘治皇帝与几个大臣,这些日子就住在这作坊里。

百思不得其解啊。

方继藩心里打鼓。

这算不算是吃了顿好的?

惨哪。

他老脸抽搐,愤怒溢在表面。

方继藩说,让太子来这作坊,本意是为了让太子懂得经营之道,学会如何理财,并且能够独当一面。

而在此时……整个作坊里,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存着一些希望的。

翘着腿,只稍等了半个时辰。

扈从随口道:“老爷,这十全大补露,如今时兴的很,关中都在抢购,老爷做的是大买卖,势必已拿下了此月最大的货单了。”

毕竟刘健和李东阳年纪都老迈了,虽也在作坊里独当一面,可总是不太让人放心。

勇士营出来的人,都是陈凯之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既是陈凯之的臣子,更是陈凯之的门生,自听闻了噩耗之后,几乎所有曾经勇士营的人,哪一个不是伤心欲绝。

所有的文武大臣都是面如死灰,眼下,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突围?外面是数十万人?如何突围?死守,一旦掘开了河堤,又如何能死守?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因为此刻那喊杀声已越来越近,甚至已是近在咫尺。

项正此时,彻底的开始后悔起来。

外头,有宦官匆匆进来,面无血色。

便已看到那冲在最前的骑兵,已是冲至。

这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已有快马朝着那民夫所聚集的地方去,马上的骑士大吼:“陛下有命,尔等不必惧怕,陛下已率陈军班师回朝,今陛下讨胡,已使胡无人矣,而诸国背信弃义,勾结胡人,残害百姓,杀戮陛下子民,血债终究血偿,尔等尽都回家吧,安心回到本乡中去,告诉父老,不必畏惧,不必害怕,一月之内,可保尔等百年太平!”

长刀出鞘。

是……陈军……

“混蛋,混蛋!都想死吗?你们都想死吗?快集结,集结起来,和陈军死战到底,陛下很快就会带中军来驰援,很快……就会有驰援,他们还愣着做什么,还傻站着做什么?快,快,快拿起刀,死战啊,死战到底!”梁萧拼命的抓住一个士兵的衣襟,他看着这瞳孔涣散的人,恨铁不成钢的大吼着。梁萧大喜之下,待那翻滚的乌云之中,突的闪电如银蛇一般一闪,雷声滚滚而起,他穿着蓑衣,带着众亲兵,便下到了工地上,他口里大喝着:“快,快,做好准备,准备将这河堤扒了,快!”

吴越道:“这几日,我的眼皮子总是在跳,我在想,是不是胡人故意散播出了消息,可实际上……”

梁萧呵了口气,忍不住喜上眉梢:“好,来的好,总算……还是来了……也不枉辛苦一场。”

其实,对他而言,若是楚人去放水淹城,对越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只要到时,越人能割了土地壮大越国即可。

吴燕脑海中迅速的想到了项正的盘算。

许多西凉兵俱都下意识的拥簇着刘涛前行。

刘涛不辱使命,带着汉军的捷报,使西凉军顿时混乱,随即,他带着大量吸附而来的西凉军民,占据了天水,身边已有数十万军民为他效力,西凉国师直接被斩杀,愤怒的西凉军民还拿住了国师不少党羽,也俱都杀了个干净。

至少在西凉军中,显然这是通贼的口号,轻则流放,重则杀头。

到了如今,已是大势已去,现在再听此人絮絮叨叨,而此人只想着证明自己当初如何正确,只会让人觉得可恶。

何秀激动的道:“他会,也可能不会。这一切,都取决于大汗,倘若大汗暂时向他臣服,求他饶了大汗的性命,对他而言,饶了大汗,而将大汗放回大漠中去,带领部族向他陈凯之称臣,总比那草原上,重新出现一个仇视他们的大汗要好。”

“那么……倒可以试一试。”

何秀道:“就是牧羊犬,胡人们都是羊,总会给陛下带来麻烦,而赫连大汗若是能回到大漠,为陛下管理着这些桀骜不驯的胡人,可不就是牧羊犬吗?”

胡军的人数,已是越来越多,附近的壕沟,到处都是尸首,已将壕沟都填满,已有后队的骑兵,直接放马冲进来,如入无人之境,更多的胡兵早已舍弃了战马,他们穿过了枪林弹雨,虽是损失惨重到了极点,可现在,他们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冲过了这里,便是胜利。

这时,胡人们才惊骇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竟是中了这汉人的奸计。

军医已经开始不起作用,壕沟里到处都是捂着伤口哀嚎的人。

无奈何更多的胡人已自这个缺口涌进来,杀之不绝。

当感觉到有些不妙的部族首领,似乎突然意识到这火力会使自己伤亡巨大,他们也开始意识到,那个叫何秀的汉人说的是对的,在这里和汉人硬拼,实是有些愚蠢。

只是现在,因为陈凯之将自己的大帐摆在了整个营地的边缘位置,因而使一营所驻扎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突出部,反而这里,不但容易遭到胡人铁骑的合围,而且最是危险。

各部涌动,在那片汉军的草场上,汉军显然也意识到,胡人预备决战,所以开始收缩了兵力,各营开始聚集起来,而胡人们则开始在外围疯狂的刺探。

“杀!”

说到此处,苏叶满面死灰:“到了这时,这大战也一触即发,老臣还能留在西凉吗?老夫既是西凉国的老臣,也是汉臣,汉臣没有事胡虏的道理,因而趁着机会,在一些门生故吏的帮助下,连夜东逃,此番来见陛下,并非是希图什么高位,一则是想安度一个晚年,不肯和胡虏为伍,这其二,便是前来密报陛下,要小心身后。”

苏叶正色道:“老臣在西凉朝中,也知悉一些机密,虽然国师和胡人合作,许多事,并不愿告知老臣,可老臣自有一些得知机密的渠道。据老臣所知,胡人一直都有密使,在和各国密谈,他们的目的,是引出陛下,随后……勾结各国,以保护大陈的名义,向大陈进击。”

而陈凯之……就形同于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一旦各国袭击了大陈各州府,势必导致,自己的给养彻底断绝,西征军成为了一支孤军……

只是新军的奏报和以往的不同。

那么……必定会引来滔天的愤慨。

虽然这等夜袭,不痛不痒,只死了数十人,可引发的混乱以及不安,却是不少的。

赫连大汗脸色铁青,胸口起伏,他并没有去看何秀,心知这赫连部遭了损失,自然要迁怒在何秀身上,这样似乎也好,出了气,自然也就过去了。

方才还勉强能憋着气的首领们一下子像炸开了锅,有人厉声道:“进攻汉军,砍下他们的头颅,将他们斩尽杀绝!”

那西凉朝廷妄图坚壁清野,却殊不知,许多西凉兵早已没了战心,有不少官兵一路东来,拱手而降;更有不少百姓,携家带口,亦是纷纷东迁。

而原先的前锋营,则作为后队,负责善后。

陈凯之朝这千户道:“带着你的人,暂时加入辅军营吧,朕并非不愿用你为先锋,只是,暂时也用不上,朕信你是真降,去吧。”

“汉gou!你在此做什么?”

大汗对自己倒还不错,可下头那些部族的首领,以及胡人中的贵族们,却大多对自己不屑于顾,若没有一个足够的功劳,如何能令他们臣服。

大军依旧向西进发,一路过了长安,陈凯之只在长安的别宫里歇了两日,随即便又抵达了三清关。

晏先生对此倒是没有反对,而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他大抵看过之后,随即在这步撵里眯着打了个盹儿,大军是沿着肴山西路的官道而行,待天色暗淡,于是便安营扎寨。

陈无极在勇士营中待过一年多的时间,随后调入了新军,很快因为他在陈凯之洛阳平杨正之乱时立下功劳,成为了勇士营的小队官,此后招募新军,几乎所有调入新军的勇士营教官们都直接升以及官职,因而,现在的他,已是中队官了。

“陛下,最新传来的消息,三清关派出的斥候,在三清关以西五十里外,发现了大量的敌情,城寨连绵,数不胜数。”陈贽敬的看法,深得杨彪的认同。

同样,若是胜了,天下各国的民心,再加上新军的威力显现,会使大陈迅速的扩张,不但可以侵夺胡人的草场,兼并西凉,也能收获无数的人心,到了那时,大陈想要一统天下,这浩荡潮流之下,谁可以阻挡,又有谁敢阻挡?

陈凯之的目光闪烁,英俊的面容掠过丝丝冷意,旋即他便笑了:“你说的对,这个猜测,即便只是杞人忧天,却也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么,朕若是顺着你的猜测继续推测下去,倘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一次,出访之人,定是赫连大汗身边最值得信重的人,这个人在胡人之中,定有极高的声望,因为唯有如此,各国才会相信胡人的诚意,是不是?”

而对那些穷困之人,却仿佛看到了希望,自己的子侄,是不是要去碰一碰运气,且看看能不能加入新军,而自己,不妨也随军去吧,这可比苦哈哈的过日子好。

对陈一寿而言,他现在毕竟是内阁大学士,总览天下各州的军政。而陈义兴更多的,却是依托于济北,站在新军的角度考量。

而安民告示之中,却有一样令人不解……居然……官府承诺并不加赋,甚至绝不拉丁!那西凉国师可真够无耻的。

有人低声咒骂,也有人……忧心忡忡。

有人出班,道:“陛下,西凉国无耻之尤,不过……臣窃以为,胡人日盛,且兵锋强大,不可匹敌,倘若胡人来攻,我大陈还可以靠着关隘据守,可一旦陈军出关,西凉便占据了地利,不只如此,胡人一下借机南下,我大陈的军马,也可能遭受极大的打击,臣以为,现在不宜妄动刀兵,不如对西凉国,暂不理会,他们既已称胡人为父,那么,自此之后,大陈不与他们有任何往来,只是……这西征之事,怕也要暂时放下。”

陈凯之皱着眉。

这等口诛笔伐的事,作为天子,陈凯之自然不能亲口来说。

可看方师叔红光满面的样子,显然……师叔的日子过的很不错,陈凯之不禁哂然笑了:“师叔不必多礼,朕听说,师叔在济北,掌联合商会,颇有成效,是吗?”

陈凯之见方吾才疲惫,便将方吾才安顿了下来。

这么耗费他人的青春,他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的,即便他是皇帝,但思想依旧还是后世的,女人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选一些自己根本就不喜欢,根本就不会看一眼的女人。

最可笑的是,叛乱发生之后,宫门外的读书人,早已跑了个无影无踪,倒是此后,不少寻常的百姓却是涌入了内城,最终,却不得不被顺天府疏散开。

刘傲天等人心里倒是点点头,觉得陛下这一次,和从前有所不同,当初陈凯之去国宾馆揍自己时,那下手可真是狠哪,在处死杨正时,就更不必说了。

刘傲天等人个个不做声,他们自然清楚,陈凯之的话是什么意思,造反与否,都在将军、都督、节度使们的一念之间,正因如此,所以对于陛下而言,今日,刘傲天这些人说带兵勤王,便可带兵来勤王,可谁能保证,他们有一天不会变成张昌这些人呢?就算刘傲天这些人忠心耿耿,而且也确实得到了证明,那么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子孙,不会效仿张昌呢?

几乎可以想象,原有的武官,可能俱都解散,因为新军本就是传统武官们完全陌生的存在,大家对于新军的了解,可谓是一无所知。

刘傲天担忧的道:“可是陛下,若是大量的武官裁撤掉,只恐……将士们不服啊。”

而一旦成了,大陈将会是什么光景?到了那时,是否当真是四海宾服,进入极盛,对他们这些功臣而言,还怕没有好处?

陈凯之摇摇头:“想要震慑天下人,凭勇士营却不成,得用新军,新军明日开始,便要招募,朕操练数月,虽还不足以发挥战力,可只需这几个月时间,便要将他们拉出来动一动,有一句话叫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便知,朕也想拉出来,给天下人看看。”铜鼎里,几乎没有呼救声,可那敲打的声音,却是声声入耳。

这一句反问,几乎令叛将们俱都崩溃了。

“陛下……臣等……万死……”他们或许,可以在临死之前,狠狠的大呼几句,显得自己英勇,可现在,亲眼看到杨正被烹杀,竟发现,自己再无勇气,只是不断磕头,口称万死。

他面带凄然之色,shenyin着道:“不,不,老夫不信,在海外……”

而大鼎,却已搬了来。

这对他们而言,已是极难得了。

刘傲天叹了口气,他知道陈凯之想要说什么,却忙道:“上一次,是臣等的疏失,臣等确实大胆,到了京师,竟是聚众围攻兵部,我大陈自有法度,臣等这样做,实是太过了,臣往后,一定好好反省,再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其他节度使一个个脸都绿了,刘傲天老前辈实是激动的过了头,就算冲杀,也该往贼军的薄弱处冲杀才是,这专往对方人最多的地方冲杀,这是要闹哪班?

反而是在外城,却如炸开了锅一般。

………………

张昌聚集了军马,勉强稳住了阵脚,可远处那勇士营的阵地,依旧还让人头皮发麻。

他脸色惨然,却不得不给下头的人打气,无非是对方兵少,无法持久,只要天色暗淡一些,趁他们疲惫,可以一鼓而定,又安慰众人,现在我们已经杀入了宫中,已成功了一大半,一鼓作气,荣华富贵便唾手可得。

这等心里的绝望,可想而知。

“迟了……”张昌居然感觉很滑稽,犹如一幕戏剧,才刚刚登场,却以哭笑不得的滑稽而落幕,他远远眺望着前方,原先士气如虹的军马,已经彻底的动摇。

沉默。

于是,叛军们一齐发出了怒吼:“杀!”

等传令督促着前进的号角吹起,前排的盾手立即树起了大盾,队伍散开,后排则如长蛇一般,纷纷尾随最先的大盾,身子蜷缩其后,另一只手,将小盾举头,以防手弹自天落下。

他们既贪婪于眼前的富贵,深知只要成功,即便不能建功封侯,也可以靠劫掠,得到万贯家财。

现在的勇士营,大多是老兵中掺杂着新兵,老兵们自然镇定自若,而新兵便没有这份勇气了。

张昌眺望着远处的宫门,随即道:“要嘛……是陈凯之兵力不足,所以索性放弃宫门,只是……倘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没了宫门,他们凭什么守呢?这实是匪夷所思之事,难道……他们想靠火药……可手弹的威力,本将也知道一些,要对付手弹,确实不易,却也不是没有办法,无非就是用盾手用大盾结阵挺进,这样做,虽是依旧还会有大量的伤亡,可毕竟,却可将伤亡减至最低,这些年来,勇士营的出现,使得各营纷纷开始操练应对火器之法,陛下不可能不知道,千余的勇士营,难道真想做到以一挡百,而且……还是在放弃宫门的情况之下?”

他目光竟变得清澈起来。

剑芒闪烁,声如龙吟,长剑在手,当着杨正的面,便连杨正,竟也一时被这扑面而来的杀气所震慑了。

陈凯之收剑,剑尖还流淌着红白之物,血腥已漫开,杨正瞳孔一缩,眼底深处,有兔死狐悲的情绪流转。

陈凯之的心情已经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似乎没有人可以回答陈凯之。

所有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张昌只铁青着脸,冷哼一声:“现在,刘洪已是看过了懿旨,那么谁还想看?现在是非常之时,自当行非常之事,若是尔等没有异议,本将这便点齐兵马入宫,本将再问一遍,谁有异议?”

正因如此,他才敏锐的意识到,这天子,怕是要做到头了。

好好的天子你不做,非想要砸人饭碗,而今人心惶惶,军将们早已怨声载道,今日……一切都是你陈凯之自找的。

逃了……

张昌冷笑道:“这些人,不知天命,多半心里还念着他们的忠君报效呢,呵……也不看看,那天子,已将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心里头,只有所谓的勇士营,哪里将他们放在眼里,他们既要逃,那就不必理会他们,自管让他们滚吧,建功立业,也不需这么多人,传令,全营疾行,宫城之中,不过千余勇士营,又有我们的内应,只要入了宫,大事可定,到时人人有赏,至于周副将这些人,等回过了头,再收拾他们便是。”

陈凯之却依旧伫立着,冷冷的与汝阳王对视,汝阳王的眼中,出奇的沉静,他一字一句道:“陛下难道不嫌自己过于异想天开吗?”

汝阳王若真是杨正,这种人的心理素质,定当极好,多半即便是铁证如山,也能够心平气和的抵赖的。

“仿佛……这个人便消失了一般,踪影全无,朕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蓄谋了二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成了甩手掌柜,怎么就一下子,对所有的事不关心了起来呢?”

见汝南王不发一言。

这意思便是,陈凯之实在是异想天开,他乃大陈的天潢贵胄,怎么可能和汝南王沾上边呢。

“所以,朕立即下旨,彻查这些陈年旧事,最终,才有了一个结果,杨卿家想听听吗?”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念头。

这个人,便是陈义兴。

陈凯之却依旧跪坐在案牍之后,若有所思,倒是这时,有随侍的宦官给陈凯之递来一副茶,陈凯之呷了口茶:“请曾光贤来。”

他们怒气冲冲的看着杨业,甚至恨不得有人将杨业撕了,在他们心里,杨业无疑是读书人中的耻辱,是投机取巧之徒。

陈凯之已在宦官的帮助下,戴上了通天冠,披上了冕衣,脸上却是出奇的平静,道:“这不是你的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何况你也说了,他们来的太迅猛,而且学宫中的不满,就算在事先没有煽动的时候,也早已在积蓄了,今日的事,不过是一次爆发而已,你不必自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读书人其实不算什么,朕现在要知道的是,他们背后的人是何人,这些人,除了在学宫里暗中密谋,又还掌握了什么?”

长廊之下,陈凯之拜下之后,几个在万寿宫值守的宦官忙是将陈凯之搀扶而起,寝殿里头有人开了殿门,一个女官朝陈凯之行礼:“恭迎陛下。”

陈凯之行礼,道:“以往,儿臣在这个时辰,都该来问安的,今日固然与从前不同,可是礼不可轻废,国朝以孝治天下,现在读书人们说儿臣坏了纲纪和祖宗之法,祖宗之法中,有些不该遵守的,可以商榷着废黜,可有些值得提倡的,却必须坚守,外头的事,令母后担心了,这是儿臣的错,儿臣万死。”

“还有一事。”陈义兴叹了口气,整个人面色略微沉重,一面观察陈凯之的面色,一面说道:“前几日,飞鱼峰上的火药库存被盗了不少,已请了锦衣卫来督办此案……”

他们小心翼翼的给陈凯之分析起来。

慕太后一脸无奈的摇着头,秀眉深深的皱着,眼中全然是关切。

陈凯之吁了口气:“儿臣也但愿是自己只是多想了。”

他思虑了许多,竟是愈发觉得匪夷所思。自己当初,没少受靖王的恩惠,他更是自己核心班底之一,不过……靖王确实堪称是德高望重,在宗族之中,辈分又是极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