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0章:安危相易

小八字胡 5213

屋外,景炎并不有离开,而是在暗处观察,微微皱眉:顾千城拿到火焰果高兴的样子不像是骗人,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错,顾千城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你的祖父也在此,朕以天子之尊起誓,只要你帮朕,朕许你永世荣华,顾家百年富贵。”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再掌大权,太上皇不惜起誓,可他的誓言打动不了顾千城。

“好,我来抄。”顾千城见长生门的人没有骗她,一脸严肃的点头。

“以前春意楼死了不少姑娘,这是第一次报案。”秦寂言纯粹是找个话题,想要打破马车内的尴尬,而谈秦云楚有没有花柳病显然不适合。

可就是这样,顾老太爷仍要撑着,写了折子进宫请罪,同时命令家人改建顾家,凡是违规的摆件与建筑通通封了。

顾老太爷已经不去想了,他在宫里还有几个人,请罪被老皇帝拒见后,老太爷便让人带话给了顾贵妃,问顾贵妃到底跟老皇帝说了什么,才让老皇帝如此厌恶他们的顾家?

秦寂言和顾千城有约定,一到江南就会给他报信,按顾千城的行程算,她早就到了江南,四五天的时间也足够暗卫把消息传回来,可是没有!

山顶部分一点一点亮了起来,很快就汇聚成一个字。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走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走出去。如果等到她走出去,龙宝已经出事了?怎么办?

五皇子得宠,最直接的表现就在于顾家又上来了,顾贵妃在后宫又能横着走了。

轻轻叹了口气,顾千城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心,只是感慨一句罢了。毕竟,和以前那个小可怜相比,她宁可做现在这个随时会被人利用的人……

这不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武功吗?秦寂言居然会?

少输一个字,这就是进步?

没有人回答,顾千城又问了一遍,围观的丫鬟却没有一个人吭声,有几个看情况不对,直接跑掉了。

在宫殿里,他们就决定把那座活死人殿给毁了,现在出来了自是要处理这件事,至于长门的人和漠北的情况?

不急,他们有的时间,慢慢来。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旁人给长生门面子,他秦寂言却是一点面子也不会给。“尤其是莫老大府上的人,全部给本宫拿下,违抗者,杀无赦!”

“寂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朕很失望?”

他只是不知事,又不是真蠢。千城可说了,他是有大智慧的人。

秦寂言和顾千城是快马加鞭赶回车的,唐万斤则是和封首辅等人一起坐马车回去的,马车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马,等唐万斤回到顾家时,天已经黑了,而顾千城不在府内。

老管家一早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门口候着,见到武毅与唐万斤的马车过来,立刻上前迎接,“大小姐让人传话,让冠军候在家好好休息,没事不要外出。”老管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重复顾千城的命令。

顾国公倒是想了不少办法,老夫人甚至求到自己的娘家,求到顾贵妃的面前,可是……

国书在五天后送到北齐皇太后上,皇太后当即皱眉,“五天后?按日期算不正好就是今天吗?秦王这是什么意思?欺我北齐无人,拦不住他吗?”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我的孩子……”你受苦了。

凤于谦站在外面,看着一盆盆血水端出来,手心冰冷,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言倾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面无表情的迈着正步,御林军统领原本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见言倾无事人一般也只得咬牙硬撑。

言倾下马,站在马车外问了几句话,便命令官差去抬顶轿子过来,先把程家姑娘送进城,可是轿子还没有来,就听到程蕊大喊:“娘,疼,我好疼呀。”

什么?

所以,不能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出去,反正他已经和顾千城撕破了脸,顾千城也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

秦寂言就是不同意,理由很简单:第一次已经这么委屈了,他总要在别的事情弥补一二。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山匪。最主要,他更没有见过,一上来不是打劫钱财,而是提刀杀人的“山匪”。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执行命令,领头的将领更是凑近道:“少主,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拿下大秦皇帝的好机会。

天牢位于皇宫地下,阴暗潮湿,没有光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靠两旁的火把照明。坐在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此时是何时,只能凭借三餐来默算时间。

“朕五岁丧父,随即丧母,是太上皇亲自将朕教养长大。太上皇是诸位心中是君是主,在朕心中却只是祖父。祖父病危,朕的父母无法在祖父面前尽孝,朕怎能漠视?”

要知道,现在可以没有计算机什么,长生门这些人完全是凭手算,这简直是要人命。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不知何时,顾千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解气了,顾千城拍了拍手,开始考虑自己的问题……

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别院人不多,连同护卫在一起,也只有五个人,顾千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不会以为,凭借她的王霸之气,就能让这马听话,这也太可笑了!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这些事,如果由新帝来做,参加科考的学子便会对新帝死心踏地。”这也是老皇帝不愿意在自己手上,揭露科考弊端的原因。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嗯。言将军对我有恩。”她只能拿这个做借口。

可是,真正聪明的人,心里却明白,大秦人没有骗他们,大秦人手上真得有忠心蛊的解药,要不是这样,圣后根本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顾千城见小雪貂情绪低落,挠挠了小雪貂的肚皮,逗的小雪貂打滚讨饶,笑得眼睛直飙后,跳下供桌,朝寺外走去。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这两人这么嚣张,不怕屋主知道吗?

“啊……暴君,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顾千城晚上从来不用丫鬟守夜,再加上她住的地方又偏僻,晚上就是出去了,也不会有人知晓。

“三叔,没事,你踩到东西摔倒了。”顾千城将火折子吹着,摸黑把灯笼点了起来。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顾千城一夜好眠,用完早膳后便让下人准备礼物,她要去封家,可还未出门,就听到门房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苦夏!”顾千城给出十分合理的答案,可是……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皇上这哪里要处置太上皇的人,他这是要把朝堂的水搅浑,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把所有大臣的把柄都握在手上!

大家在京城为官,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不说可并不表示旁人半点不知。皇上要对付他们,他们就不客气的把皇上的人拉下水。

“恕罪?朕倒是想要恕你们的罪,可你们看看……朕的大臣,大秦的官员,你们就是这个样子?你们真让朕失望!”秦寂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被众大臣气得不轻。

老爷子的口才那是不用说,就是老皇帝也曾被老爷子说得一脸羞愧,连连认错。可顾千城呢?

坛中人却突然发现凄厉的“嗬嗬……”声,就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无法承受的痛苦。

付了银子,君亦安便红着眼眶说,她想见见唐万斤,她保证不和唐万斤说话,只远远地看一眼。

要离开了,才知道不舍,他想要争取一下……秦军刚打了一场大胜仗,主帅就要离开,这对凝聚军心,提高士气极度不利,可秦寂言现在不得不离开,他在这里多拖一天,京城的事就多一份风险。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可老皇帝病重的事,却是隐瞒不了的。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秦殿下回去,等着继位。

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赵王这次能受伤,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和赵王相比,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

言倾明白,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

右臂的窟窿,胸膛是血淋淋的伤口,无不在告诉秦寂言,他伤得有多重。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顾承欢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相反他很细心,奈何他这次遇到专门找他麻烦的人。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当然,所谓的往前也只是相对的,因为子车此刻已分不清方向,他只知道朝一个方向游,尽快抵达岸边,这样他和老管家才有救。

“子车?”秦寂言转身,脸色微变,“快,把人拉上来。”

看着顾二爷和承欢父慈子孝,老太爷一脸感慨,老二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

作为帝王,秦寂言哪里不懂圣后的用意,这招他早就用腻了,圣后把这招用在他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

“好身手!难怪秋离带了那么多人去,也无法拿下你。”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像是从殿内传出来的,又像是在耳边说的,声音或远或近,竟是分不真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