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2章:热泪盈眶

小八字胡 5213

所以他热衷于这样那样的男女游戏,而更多时候,这些女人更像是他寂寂生活当中的调味品。

却又像是怕他误会一般,赶忙追加了一句:“这是……这是我第一次出来玩,要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曲总可一定要跟我说,多指点……”

裴淼心听着嘴角都有些抽搐,大庭广众下听着这个半洋妞,操着一口特别别扭的普通话说和谐她就难受。

郑惠华女士有意拉她一把,举着话筒当着在众诸人,又介绍道:“其实michelle还有一个身份,就是‘uneplacedeisabel连锁餐厅’brentqu的未婚妻。”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他想着,哪天定然是要约这两人出来见个面吃个饭,不管叙旧还是怎样都好,只要有裴淼心这层关系,他就不愁接近不了曲家的人,尤其是曲耀阳。

裴淼心都要疯了,抱住被子裹住自己的小脸,翻身朝另一边,又喝一声:“滚!你快点滚!”早就羞得没脸见人了。

那女子又长又黄的头发被一只巨大的夹子随意夹在脑后,一些细碎的边发便从颊畔两侧不时落下。

“怎么就没用对地方了,耀阳,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多想嫁给你吗?”聂皖瑜娇俏冲他眨巴了几下眼睛。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那我来替你说回答吗?”夏芷柔深吸了一口气,“里面装着,你跟她都签了自己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一个礼拜前你就把它拿回来了,两个月前你想让她在上面签字了,那现在又是为了什么,这么紧张在找那个袋子?”

他该怎么说?

“沈公子的安排自然不错,只是这次的收购案牵扯到三家大的集团,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提前关心一下这次的合作方案。”曲耀阳的模样毋庸置疑。

他厉声怒吼出来,看着她红肿的唇,好似怎么揩都揩不掉那红,它越红艳,他的心底便越寒,冷到发寒。

“可是‘摩士集团’不是‘宏科’的第二大股东吗?如果他们的真的是对头,‘摩士集团’干嘛还要注资‘宏科’,成为它的第二大股东?”

“淼心,有些时候的有些东西你不能只看表面。这个市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我并不知道曲耀阳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又有多么过人的胆识,才敢把同行业的‘摩士集团’引入自己的公司,可是即便到了今天,梁家都从未放弃过要把‘宏科’吃进肚子。”

有穿着纳西服装的妹子过来点菜,问大家要不要尝尝店里有名的腊排骨火锅。

裴淼心的肚子有一丝丝的胀闷,那奇异的感觉是什么她不会分辨不出。

她唤他:“你干嘛!”

她扬手给了他一记巴掌,“你住嘴,曲耀阳!不许你侮辱我的工作,我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我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对不住你曲家的地方!”

“是的,曲太太。”

“耀阳……”被他拽得踉跄得不行的裴淼心,还是哭喊着叫出了声。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伴随着盛气凌人的姿态,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女人,怔怔就是夏芷柔。曲耀阳一怔,再想伸出手去,裴淼心已经冷冷睇过他一眼,抚着脸颊转过头去。

裴淼心怒极了挣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如果这外头要是有人,你、你叫我拿什么脸出去见人?”

裴淼心惊骇得赶忙闭上眼睛,任是曲耀阳将她紧紧揽在怀抱里亦忘了挣扎,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翻腾跳跃着,恨不能马上从嗓子眼飞扑出来。

她说:“先前你说的事,我答应。”

拿着电话的裴淼心闭了闭眼睛,曲耀阳夺过去的那杯酒里,正好就被她放了一片扎来普隆。那杯酒她原意是要给自己喝的,她这一辈子似乎都在做错误的事情,接受着臣羽的爱情却又与曲耀阳发生那样的关系,她简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到还不如喝一杯那样的酒,不管是睡过去还是死过去,都好过清醒着痛苦好上一些。

小家伙扁了扁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刚刚有些氤氲,病床上的老人已经轻轻伸手过来拍了拍裴淼心的肩,“芽……乖……”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他还是摁熄了手中的香烟上楼,走到她客厅的门口,轻推了半掩的大门,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早便放妥的枕头与被子,似乎还是昨夜他在这里留宿时使用的那套。

她恨恨咬牙站在雨里望他,“下流!”

聂父似乎再按捺不住,威严向曲市长望去,“成益兄,我敬你是一市之长,所以该有的礼节咱们都有,该敬的心意都要敬到。可是现在牵扯上儿女的问题,就算你儿子再本事再能干,可也不能对我女儿没个说法。”

陈妈正着急得不行,裴淼心已经冲出大宅快速奔上洛佳的车,说:“开车。”

索性签证什么的早就已经办好,等到拿到登机牌前往安检的时候,裴母还是万分忧心地道:“淼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妈妈行不行?”

“你还有什么好说?我已经拿到臣羽的身体检查报告了,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你一直都在愚弄我们,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玩得团团转,这下你可开心?”

那些报纸上大大的标题,说市长儿媳妇半夜泡吧,私会情郎,与人在酒吧门口发生争执等等,简直描写得绘声绘色,好像从她走进酒吧开始就有人跟着她似的。而更甚的,有不要脸的记者直接掀了她的老底,从夏母到夏之韵,一干人等的精彩爆料,说她们这一家子就是一窝鸡,从上梁歪到下梁,全家人都不是好东西。

他回身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眼泪落进碗里菜里,只看到她像被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稀里糊涂发完一顿脾气以后,还是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她就是故意害人心里添堵,可她自己总有办法调节过来。“我能插嘴说句话吗?”

她又叫他“大哥”了,每回只要她想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她总会叫上这么一句。

“我没有不说一声,我当时给你留了张纸条,我还给你发了条短信。我以为……我只是以为你选了汤蜜,更何况我没有权利要求你跟我一起离开,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其实认不认可也没有什么关系。”裴淼心的话让他一怔,就见前者娇红着一张脸道:“大叔,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可是你妈妈说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虽然我从前并不怎么了解和明白她,可是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心你,并且想要维护你。”

他说:“那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爸爸在外面的这个女人,叫付珏婷。”

越听他这样说,越是心疼他的处境。

王燕青对着镜子擦口红,弯唇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会里的活动我自然会去参加,尤其是这一次由裴小姐主理的公益活动。”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两个人就餐的餐桌正好就在这间餐厅的角落,且这里的灯光足够昏暗,环境还算隐蔽,即便是在公众场合下亲密接触,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奶奶盯着她的眼睛望了数秒,直到确定她的模样真诚,这才仿佛舒了口气般,“还有,我才是又老又丑的那个,我的淼心这么单纯这么美好,你永远都不会变丑。”

后头是小女孩欢快的笑声:“我不闪,我就喜欢你。”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那随便你吧!你若不想要的话就把它们丢掉,反正现在我也不戴胸针。”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尤嘉轩一急,“皓子……”

她突然开始有些慌了神,努力镇定住自己的心魂,赶忙去猜度曲母现在的心思,猜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尤嘉轩的事情。

洛佳侧头又望了望她,“可是你来了以后,我才觉着这小姑娘真是好了不起啊!‘缘’会所的这单纪念胸针,原就是我们跟了小半年都没拿下的,你来了,不只成功将案子拿下,还顺道接了香港那位何爵士夫人的案子,而且经你手设计出来的每一款珠宝都那么漂亮,我本来还想不服你,可是一看到那些漂亮的珠宝,我就……我就真的不得不服——它们真是漂亮!”

一家三口一起在大超市里推着东西选购,期间裴淼心又找机会与芽芽说了很多,威逼利诱什么都用上了,就是告诉她小孩子一定不能贪心,做人要适可而止。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午夜时分,宾客们才散去。

手臂压在额头上休息了一会,耳畔很快响起沉闷的敲击窗玻璃的声音。

这声音忽远忽近的,却还是让他听出,是曲臣羽的声音。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