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章:隆古贱今

小八字胡 5213

“参谋长,你通知一下老黄,还有我二叔,还有你,晚上到帅府吃饭,到时候我们再讨论!”(未完待续。。)u谁也不清楚当天晚上国防军四大巨头到底讨论了什么内容。

谢钧语带责怪:“明娘,你见了殿下,为何不行礼?你这样也太失礼了!”

杨夫子又走到了尹潇潇身后。

孩童最是敏感。原本正咯咯嬉闹的阿萝妍姐儿芸姐儿,同时住了嘴,三个小小的身影凑到了一起。三双黑溜溜的眼睛一起看向谢明曦。

谢明曦笑道:“可见我和林姐姐最是嘴馋。”

听到推门声,廉将军动作未停,头也未抬:“谁敢闹腾,我今日饶不了他!”

更不妙的是,林御史今日弹劾的奏折太过犀利,当着众臣的面揭穿了俞太后的野心。只差没直说俞太后夺皇后之权了。

江老太太疼痛难忍,挣扎着起身,想要护着儿子。

事实上,她生平从未对一个人这般好过。

……

谢明曦慢悠悠地挑眉一笑:“谢云曦被抬了侧妃,我为何不来?别说怀着身孕,便是快临盆了,我今日也非来不可。”

谢明曦舒展眉头,略一点头:“请她进来。”

萧语晗和尹潇潇最是交好,立刻笑着附和:“盛姐姐说的是。琴棋书画我们自幼都学,骑射可不是人人都会的。日后进了莲池书院,你只凭这两门,便能独占鳌头了。”

四皇子接过醒酒汤,随意地喝了两口,便摆在一旁。

“殿下已在谢姑娘的院子里用了早饭,直接去上朝了。”安公公满面陪笑:“请四皇子妃自行用膳,不必等殿下了。”

俞太后坐镇椒房殿,宫中大小消息,皆瞒不过她的耳目。

盛锦月委委屈屈地跪下,尚未张口说话,便被淮南王一顿臭骂:“我拉下一张老脸,亲自去求俞皇后,这才将你送进了莲池书院。你不好好读书给我争脸也就罢了!现在竟做出这等事情,惹得顾山长亲自登门!”

盛锦月被骂得又哭了起来。

良久,盛鸿才张口打破沉默:“母后心中可有成算?”

仿佛常年带着一张微笑面具的谢明曦,终于露出了无情冷漠的真容。

杨凝雪用手擦了眼泪,小声又坚决地低语:“娘,我宁肯一辈子不嫁人,也绝不嫁进谢家做妾。”

谢明曦淡淡道:“我已打断了他的右胳膊右腿,之后再如何责罚,等祖父和父亲做决定。”

年过五旬的楚将军,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莫非是要续弦了?”尹潇潇兴致勃勃地猜测。

尚未动手,就被刀疤脸厉声阻止:“不得枉动!”

其中一个忍不住张口:“为何不能杀!朝廷的兵已经快杀进来了。我们难道就在这儿眼巴巴地等死不成!倒不如先开了门,将这些朝廷命官全都杀了,然后再出去杀个痛快。”

这个逆贼情绪激动,声音嘶厉,传过不甚厚实的门板,很快传进门内之人耳中。

俞皇后眸光微闪,笑得意味深长:“是明曦有孕之事?”

天子下旨,平息流言。俞太后碍于颜面,也在宫中下了封口令。原本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果然很快平静下来。

此时被顾山长笑着打趣,谢明曦终于有了一丝少女的羞臊。

“明曦,”盛鸿举杯,冲她咧嘴一笑:“每年岁末,我都陪你共饮。”

这个人非俞皇后莫属!

算了算了,还是明晚再好好休息吧!

穆家嫁女,颇有一番热闹。

“恭喜王兄,”临江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笑得十分亲热:“今日阿渲迎娶佳妇进门,说不定过一两年王兄便能做曾祖父了。”

淮南王稳稳坐着没有动弹,笑着说道:“命人放炮竹吧!”

芷兰玉乔俱是一惊,齐齐跪下请罪:“奴婢冒失,请娘娘降罪!”

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月前便曾有过一回,再往前,半年前母女两人也争执大吵过一回。

如果建安帝没死,和楚家结亲倒是无妨。楚家高门大户,楚大公子是年少俊彦,也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淮南王世子一惊,脱口而出道:“父王何等身份,如何能亲去谢家!”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有谁敢乱嚼舌头,我第一个饶不了她!”

盛鸿酒量颇佳,也禁不住众人轮番劝酒。此时酒意上涌,俊脸涌起潮红,一双眼睛如水洗过的黑宝石一般,又黑又亮,闪着异彩。

紧接着,又送杨夫子季夫子等人下楼。

“太子殿下惹谁不好,怎么偏偏去惹七皇子妃?”

六公主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不可如此作想。”

子时后,万籁俱寂。

驸马顾清,是顾家嫡子,也是顾娴之嫡亲的侄儿。顾清比昌平公主年长一岁,生的清俊非常,温文儒雅。

……第五排第八个。

看破不说破才厚道!

俞太后厌恶地看了玉乔一眼:“退下,让芷兰来伺候。”

梅妃坚持亲自为死去的“七皇子”入殓。建文帝经历丧子之痛,对梅妃也颇为怜惜,点头应允。

所以,这一个月来,便是到了私下,也不肯和她说话。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盛渲昨日去穆家赔礼,枯坐了半日才见到岳父的面。

她宁肯丈夫去书房,也不愿和他独处。

谢明曦手中动作微微一顿。

从玉略一犹豫,仗着胆子低声道:“往日小姐和穆小姐还算和睦。只是,如今穆小姐已嫁到淮南王府,小姐何必再见她?”

从玉便不敢多嘴了,应声而退。

徐氏脸上热意稍去,略有些局促地飞速抬眼看了谢明曦一眼。

孟山长憋在胸膛的一口闷气,终于吐了出来,不无得意地瞥了顾山长一眼。

很快,顾山长提起的这颗心便落了下来。

今日比试,四皇子绝不能再输给六公主。好在自己今日一并参加比试,此时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马车出了京城后,日夜不停歇。

……

……

顺便鼓励面色晦暗的谢元亭:“元亭啊,你身为兄长,可得多向明娘学一学。人笨些不打紧,勤勉一些便是。下一次月考,怎么着也得考一个乙等回来。考丙等,别说你爹面上无光,便是我这个祖母看在眼里,也觉得不是滋味。”

谢云曦被永宁郡主娇生惯养,在郡主府里颇得宠爱。身边自然少不了跑腿当差的人。一声令下,很快,便有两个家丁出现在眼前。

谢钧照例领着谢明曦谢元亭兄妹一起出了谢府。

糟了!

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轮到她们了?

“总得先让娘娘开口说话才是。”

“说得没错。我等还是先商议一下药方要如何开……”

他医术不错,却不是最顶尖。太医院里比他资历老医术高的不在少数。如果不是俞皇后提携,院使之位哪能落到他头上?

芷兰从未生出过和内侍结对食之意。哪怕卢公公是建文帝亲信,芷兰也未动过心。她自知是罪臣之女,能进宫为宫女伺候俞皇后,已是幸事。只想着安分守己地留在宫中,待年过四旬再求出宫……

顾山长既来了,也不客套,在俞皇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顾山长听了之后,也颇为动容:“这个谢明曦,确实机智多才,胸有沟壑。胆子也大得出奇。”

想起来便觉可气可恼!

李默:“……”

“随时恭候!”

眼前的六公主,却似不知疲惫一般,木刀依旧来势汹汹。

光线暗淡,六公主满面痛苦,半点不像作伪。

门咿呀一声开了,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孔。

“周氏为何没来?”俞太后铁青着脸,厉声诘问。

生了一张好皮相的汾阳郡王,也是宗室里出了名的美男子。闻言立刻笑道:“临江王叔所说之言,正是小侄担心的。小侄这便去移清殿求见皇上,请皇上赐些侍卫给小侄。”

临江王冷笑一声,阴冷的目光一一掠过给汾阳郡王投票的宗亲。然后,和面色难看的靖江王一同离去。

汾阳郡王表面镇定,其实后背早已冷汗涔涔。

天子的身份,比起太后显然分量更重。宗亲中眼睛亮堂的,纷纷倒戈。也因此,才有了今日这一出好戏。

春风得意的汾阳郡王带着未曾释疑的疑惑告退,离开移清殿。

新帝登基后,谢明曦便随盛鸿回了七皇子府……现在已经改做蜀王府了。连匾额也换了一回。

顾山长确实清减了不少,神色间也有些郁郁,打起精神笑道:“你们身在宫中,我整日惦记你们母女。之后阿清又出了事,我心中焦虑忧急,哪里吃得下睡得着。好吃好睡几日,便养回来了,无需忧心。”

谢明曦:“……”

李湘如既欢喜,又有些惴惴不安。

“殿下,”李湘如忍不住出言试探:“听闻林微微早产,不知现下情形如何。我们是否要登门看上一看?”

一身天青色锦袍的陆迟沉默而立,神色绷得极紧。

手刚触摸到陆迟胳膊的刹那,便被狠狠甩开。

“……祖父,一切都是孙儿的错!是我心盲眼瞎,看不清四皇子的真面目。将他引为知己好友,差一点就害了妻儿!”

陆迟定定心神,冲林微微一笑:“嗯,我听你的。”

又过片刻,几位皇子妃进宫请安。

“恭喜四皇兄!”盛鸿率先张口道贺,半点没遮掩要看热闹的意思:“父皇对四皇兄期盼甚高,特意将宁夏之地赐给四皇兄。四皇兄文武双全,一身所学,也有了用武之地。可喜可贺!”

一时无人说话。

在十五岁那一年,喝下俞大人亲自送去的“清茶”,然后永远地合上了眼。

只是,一切都迟了。

俞皇后授课便丰富精彩多了。引经据典,口才犀利,精彩纷呈。谢明曦早已精通四书五经,无需再学,听着也觉有所受益。

他这个四皇子,自被封了宁王后,就成了众人眼中不折不扣的笑话。便连岳家也不将他放在眼底了!老大媳妇?

仿佛要刺穿这副皮囊,将真正的灵魂剥离而出。

门外站着的,是蹙着眉头的林微微。

“这怎么可能!永宁郡主和谢郡马成亲十余年,生有一女。怎么会是完璧之身?”

这倒也是。

秦思荨,礼部秦尚书的嫡出孙女,排行第四,今年十一岁。

很巧,谢云曦也是同样的想法。

盛锦月清秀的脸孔陡然胀红。

“我知道你和皇上夫妻恩爱,远胜过我和先帝当年。只是,一旦夫妻之间多了外人,便会心生隔阂。”

玉乔略一迟疑。

他本欲去椒房殿,和俞太后当面说清自己并无纳宫妃的打算。却被谢明曦拦了下来。

而他,却在暗暗盘算着要怎么将她拐进自己的碗里……

谢明曦冷笑一声:“我现在需要你做挡箭牌。不得不出手救你!等再过上几年,你父皇驾崩归西了,你想怎么折腾自己我都无所谓。早死我早改嫁!”

“你说的都是真的?”盛鸿试探着追问:“父皇寿元不长,几年之后就会驾崩?”

这等狠话一出,再无人敢多嘴多舌。

“求求老爷,看在我生养了明娘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以后,我一定好好待明娘……”

丁姨娘心中涌起狂喜,竟忘了从地上爬起来,就这么紧紧抓着谢钧的衣襟:“你真得要将我扶正?”

……

如果她也能留在谢府,现在受尽宠爱的人就是她了……

当着外人的面装恩爱夫妻,到了私下,便相敬如冰。

十余年来,一直如此。

谢钧心中涌起熟悉的压抑和恼怒,目光扫过瑶碧和点翠:“你们两个先退下。”

从玉扶玉看傻了眼,一时竟找不出任何语句来形容眼前美景。

几日一过,李太后便瘦了一大圈,面色蜡黄,眼窝深深地凹了进去,一副来日无多的架势。

“皇上责令我等在最短的时日里治好娘娘病症。时间无多,耽搁不起啊!”

书院里的夫子,多是博学多才的翰林,或是名闻京城的大儒,还有出自宫中的顶尖乐师画师舞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