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2章:奋不顾身

小八字胡 5213

...

这样的一道休书圣旨,在大婚没几日之后,便是罕见。更甚至,古往今来,也未曾有休书圣旨发令告示,昭告天下之说。简直是令人震惊至极。

几人齐齐一惊,“小姐

出了南城门后,谢芳华跳出了谢墨含的马车,轻轻地钻进了崔意芝的马车。

侍画转身走了。

谢芳华这些日子腿脚已经好利索了,不用侍画、侍墨扶着能自己利落地走动了。除了手臂那处严重的箭伤还略微差些时日才能好干净外,肩膀的伤也痊愈了。但她也不能随意走动,而是窝在屋子里绣嫁衣。

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垂着头,看不见神色,他“哎”了一声,缓缓落座,应承道,“今日是年节的日子,若不是皇上您早先下旨,老臣是不会把这个丫头弄进宫来惹皇上烦心的。”

“回皇上,家父家目亡故十四年半了,那时候小妹才半岁。”谢墨含道。

“老臣也希望尽快找到!”忠勇侯颔首。

谢芳华道了一声谢,慢慢地坐下。

“我也不晓得消息为何走漏的”谢芳华摇摇头,“也许那些人要谋害的根本就不是四皇子,只不过是四皇子倒霉,跟我和云澜哥哥遭了秧而已。”

英亲王见皇帝不语,看着谢芳华,平和地问,“华丫头,秦铮那臭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忽然想着,若是他们就这样死了,连天地鬼神怕是都会看不过去的。

谢芳华挑开车帘,撑着伞下了车,点点头,“刘大人不必多礼。”

&nbs

她垂下头,看着脚尖,并没有立即走回去屋里,寒风中,却丝毫不觉得冷。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谢芳华快走一步地挡在他面前,打扰了她的清静,就这么走了?想得美!

秦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寻常地挥手,“你们若想今日留在这里吃饭,就去屋子里等着,若不想去等着,可以进来帮我烧火。”

秦铮立即让开了身。

让看到她的人无法说她不美,她的美不在容貌,而在通体的行止和气度上。

“谢谢你们辛苦跑来看我!听言,拿两坛好酒来。”秦铮吩咐听言。

刘侧妃以及惊叫,一下子从英亲王妃身后窜上前,一把拽住谢芳华的胳膊,“小王妃,你刚刚说什么?”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秦铮不做声。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好多了!”谢芳华颔首,“昨夜云澜哥哥睡的可好?”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我也要跟你去。”金燕立即说。

李琴离开,孟棋进来。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左相开口,“小王妃,你为何说韩大人中了金针没立即死?医术当真这也能探查出来?”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谢芳华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在车上不动,懒意明显,“可是我不想动啊。”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皇上。”月落应声而出。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秦钰听罢,放下碗筷,“这个郑孝扬,倒是个人物,以前怎么一直没发现荥阳郑氏还有个他。”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一切进展顺利,卷宗重新做了整理,京中人口重新清洗登记,那一百三十二人也在做进一步的彻查。三日的时间应该够了。”秦钰道,“毕竟,京城是最大的后方,是我南秦王室的根基之地,再不能重蹈覆辙,在天子脚下,被动至斯。”

只这一句话。

能被李沐清记住,且称之为跟头的事情,少之又少,被她救的次数,也是有限的那么一次。

谢芳华瞪着秦钰,秦钰也瞪着她,片刻后,她泄气,软了口气,温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自己会加倍小心,这次出京,不会有危险,我向你保证。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我先去平阳城和李沐清汇合,有他在,你总放心吧,京城到平阳城这短短的路程,早已经被肃清,没什么危险了。”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掌柜的立即点头,笑呵呵地给包了起来。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片刻后,秦铮忽然出了房门,走到她身边,轻轻伸手揽了梅枝,往她的花篮里抖,数片花瓣便落在了她的花篮里,他不说话,又够了一株梅枝,做着同样的动作。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她刚走不远,小泉子迎面跑来,气喘吁吁,见到谢芳华,也顾不得见礼了,连忙说,“小王妃,皇上请您立即随同前往右相府一趟,右相府的李小姐破了相,据说十分严重,太医们怕是救治不了,只能请您前去相救了。”

郑轶对大长公主拱拱手,“长公子,您和郡主进去看看,模样如何,也好让我们知晓。”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碧湖清幽,湖中莲花早已经开败,湖中莲叶已经结了小小的莲蓬,只剩下稀疏几只莲花顶着炎热的太阳开着。微风静静,气息寂寂。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嗯?什么事儿?”英亲王妃转过头看他。

燕亭等人在一旁听着不禁暗暗唏嘘,秦铮颠倒黑白的本事恐怕无人能及了!

可见,皇上对吕奕和崔意芝身上是下了一记重注。

“滚吧!”秦铮摆摆手。

...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他看着他,眸光渐渐地变了颜色。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谢芳华拽着他不松手,偏过脸,坚持地看着他,“你画得轻一些,稍微点些黛色。”

听到了大家的心声,甜蜜继续,继续~ ~ 兜里还有藏着月票的么,还藏得住的话,那我真捂脸啦~ ~ ...秦铮是真的累了。所以,谢芳华熬好了两副汤药后回房,他依旧还在睡着。

不多时,她拿来一个厚厚的垫子,垫在了谢芳华身下。

秦铮撬开她的贝齿,吻她,呼吸微微浊重,“别胡思乱想了,你再这样乱想下去,那些苦药汤子都白喝了。身子什么时候能养好?”

日色虽然将落,但还是白日,外面光线极亮。

“小姐,您醒啦?”侍画、侍墨立即上前。

“临安是南秦产粮草的重地,这次临安受灾很重,直接影响未来一年整个南秦粮草供应,尤其是军部供给。太子殿下亲自带着那些富商豪绅和各府邸捐赠的银两一路调配分拨,各地官员配合,近日里,据说到了临安。因临安受灾重,侯爷也动用了谢氏在临安的商铺赈灾。”侍画道。

“是吴公公来传的话,没说。”喜顺看了她一眼,“老奴早得了王妃的吩咐,说只要是小王妃这边的事情,都先去她那里回禀一声。刚刚王妃说,让老奴帮您推了,就说您身体不适。可是小王爷今早出门时又吩咐老奴了,说若是任何人寻你的事儿,都不要瞒着您,让您自己做主。老奴只能来了。”

不多时,侍画回来,禀告,“小姐,王妃说知道了。昨夜老侯爷临走前,派人给她传了话。她说京中这么乱,老侯爷多年来被困在京中,如今出外游历避世也好,是上上之策,只是沿途一定要护卫好,皇上能得到消息,那么,别人也能得到消息。”

谢芳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阳光洒进来,照在仙客来上,她目光忽然凌厉冷寂,“别人若是得到消息,还好说,我就怕他们得不到消息。”

秦铮摇头,“不知道,我没把出来。”

她站起身,来到秦铮身边,伸手去拉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秦铮眉头蹙紧,没说话,可是表情却很清楚明白的显露出来。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赞礼官又喊了一声“起”,二人起身,他又高喊,“三拜……”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眸光冷寒地看着秦钰,不等他开口,他便道,“太子气色不太好,是这些日子监国累坏了?还是今晨得到急报,听说数月前奔赴漠北军营接管三十万兵马的安远将军吕奕忽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才忧急不已?”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有月票来铺床么……nn~ ~ ...我是萌萌哒的存稿君,某个女人去参加年会了,这是第一天的存稿,关小黑屋无数天后,终于将我给放了出来,大笑三声,左扭扭,右扭扭,腰摆摆,腿弹弹,某个女人说了,让我不要太得意,若是我这么萌都没有人给月票的话,就不要我了……/(tot)/~ ~ ------题外话------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秦钰失笑,“你的眼睛倒是毒!认出了他们!虽然他们在这里,我也在这里,但你又怎么能说他们是我的人?”话落,他忽然对那些人道,“都住手!”

她的手法极为的快速,众人只觉眼前一道金光,那簪子已经来到了素净青衫男子的面前。

春花、秋月得命,连忙提着剑上前,转眼便加入了月娘和那年轻男子的缠斗中。顿时化解了月娘的危急。

秦铮眼中的风暴慢慢地褪去,归于眼底,看着她,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是人,若我是人,当年就不该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无名山学艺而不拦阻,一等就是八年,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用尽手段,将你拴在身边,却还是让你长了一身本事,反过来学到的本事都拿来做戮我心的剑。我早就该把你拴在笼子里,养成与前世一般的金丝雀……”

“你敢说你没有想要将我变回前世的样子”谢芳华看着他,“我从无名山回来,你想尽办法将我困在英亲王府,让我自甘入你的局,你找人教我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让我变成前世的大家闺秀模样,可是,后来你发现我日渐不是前世的样子,你愈发不可忍受,你破先皇的龙门阵,受了重伤,可是我知道云澜哥哥焚心发作,离开皇宫,你当知道我与他共宿一夜,你便怒火爆发,射了我三箭,想要放弃我……”

“我是可以安慰自己,说明这样你心里只在乎我吗”秦铮看着她,口气软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前世没有娶李如碧,除了你,我谁也没娶,至于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我娶了李如碧,我如今也不能去查证什么原因,毕竟,师傅已为此事而死,我不可能再请他动用一次逆天改命之事了。”

谢芳华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心口扎得疼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捂住心口,咳嗽起来。

永康侯气怒,“你少给我逞口舌之能!我就问你,忠勇侯府若是没帮住他离开的话,为何我永康侯府派出多少人马,依然没找到他?”

谢芳华对谢墨含笑了笑,扯掉面巾,无事人一样温软道,“哥哥也渴了吧?过来喝茶!”

“我好好梳的头发都被你打乱了!”谢芳华嗔了谢墨含一眼,爱打人脑袋这个毛病从小到大,他怎么也不改改?

谢芳华蹙了蹙眉,低喝道,“声音小一些,大吵大嚷的,规矩都哪里去了?”

春兰见谢芳华垂着头,在王妃面前,再没有了昨日在宫里时将几位小姐迫得退了一步的气势,这才像是见了婆婆的儿媳妇儿的模样,她顿时抿着嘴笑着退开了。

秦铮呵呵一笑,对英亲王挑眉,“难道不是吗?爹从昨日到今日,不是在宫里泡着,就是来了忠勇侯府泡着,您两日没见除了我娘之外的后院的女人了。久久不下车,不是想回府疼宠后院的女人?”

然放心。可是到你手里的人也是交下去给别人看管。这样的话,难保不出纰漏。”秦铮慢悠悠地道。

“就你这般样子!还想早日大婚?做梦吧!”皇帝显然是动了肝火。

当时,在座的人里,英亲王、左相、右相都是在场的。

谢芳华也有些好笑。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永康侯夫人摸摸肚子,“娘觉得,除了你哥哥和你,我能再怀上一个孩子,就是上天赐下来的福气,应该与人和善,多做善事。”

过了片刻,谢芳华放下手,“夫人身体调养得极好,还按照以前我给你开的药膳,仔细安胎就是了。正所谓心宽才安神,安神才安胎。”

燕岚立即道,“你看你看,我刚开口,我娘便训我。”

“不是本意?”秦钰怒道,“朕也想不是他们本意,便命永康侯留在皇陵彻查处置此事。可是你们如今当街拦截朕的玉辇质问,意欲何为?难道是逼朕对此事不予追究?那么朕对得起先皇厚爱?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英亲王率先下了轿子,来到前面,看着两位太妃,有意给她们台阶下,提点道,“两位太妃,你二人不明缘由,当街对皇上质问,情有可原,有些事情,是三皇子、五皇子不对,皇上已经宽厚处理……”

秦钰依旧拉着谢芳华同坐玉辇,除了永康侯留在皇陵处理三皇子、五皇子之事外,文武百官随扈回京。

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谢芳华的手一顿。

二人回到忠勇侯府,对府中仆从询问了一下,知道谢墨含陪着舅舅进宫后,参加了皇上设的宫宴,如今还没回来,而谢云澜和崔荆在谢墨含的芝兰苑叙话。

谢芳华看向秦铮。

不多时,二人出了南山坡,来到了谢云澜府邸门前。

秦铮听罢,脸忽然沉了。

天下谁人不知道英亲王府铮二公子脾性古怪?不是热情好客之人?

“回王妃,是的。”钱班主立即回话。

“待后悔了再还给钱班主。”秦铮没什么正经地回了一句,“反正现在是要了。”

“爷的人你也敢碰,我看你的手是嫌在胳膊上待久了。”秦铮斜眼冷冷地看着他。

他一时哭下脸,被秦铮打了,也不敢还手回去,还只能陪着不是道,“铮二公子,下官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只是她有些事情还没做!

“饿!”秦铮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