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

小八字胡-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7章:察言观色

小八字胡 5213

“哈哈哈……”

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军政府门口的哨兵和机枪手,哼都没有哼一下,直接载倒在军政府大门口。

在这样的情形下,建安帝无可推脱,只能亲自前往皇陵,向先帝请罪。

方若兰一张口便格外刺耳:“四妹如今是越发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今日生辰,竟未让人请我们过来。”

谢明曦所料未错。

为母则强!

想来,两人私下也被叮嘱过,绝不可因私交之故,和三皇子疏远交恶。免得日后三皇子被立为储君,心中记恨他们两人……

五皇子:“……”

身为公主有此等权柄,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众庶出的皇子,争相和昌平公主交好。昌平公主不止是建文帝最喜欢的女儿,更是手握权势的实权公主,她偏向哪一个弟弟,自然能影响到建文帝和一众朝臣的态度。

七皇子风头正劲,再过两三年,谢明曦便要嫁入皇家为皇子妃。这等时候,笼络谢家才是正理。

盛鸿憋了一个晚上,到了寝室里,便忍不住吐槽:“便是要哄着让着母后,也不必这般模样吧!”

她早就该料到,谢明曦根本不会谦让客气。

……

顾山长笑着点了谢明曦的名:“谢明曦,你过来。”

杨夫子的眼中满是赞许:“能考得满分,不仅需要出众的天资,更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

盛渲和李默自然都无异议。

酒宴散后,四皇子已有了七八分酒意。

在皇子妃面前,一个侍妾根本没资格入座。所谓赐座,也只是一个圆圆的木凳,谢云曦只能半坐着。

此时的谢钧,脸上不下四处指痕,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谢钧头大如斗!

他们还想苟延残喘,多活个十年二十年,以微末残躯为大齐尽忠!

莫非是逆贼又改了主意,想回来杀了他们?

永宁郡主神色一僵,迅疾恢复如常,淡淡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事发之后,她成了众人所指的罪魁祸首,李湘如却安然无恙!

盛鸿曾上过几次奏折,欲将梅太妃接到蜀地颐养天年。建安帝总是留中不发,俞太后亦不置一词。

“出了这等事,她以后在书院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做人。那个谢明曦,狡诈阴险,锦月哪里是她对手。”

顾山长挑眉笑道:“我来见娘娘,自是有要事商议。”

左手执弓,右手拉弓弦。

廉夫子很快留意到六公主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右手食指,立刻皱眉问道:“公主殿下手上的伤势如何?可能参加明日御马比试?”

这笔账,他们其实早就算过了。另一个掌柜咽了口口水,困难地吐出两句话:“盘口里的所有银子都要赔进去,还得另赔二十万两。”

以谢明曦的冷情冷性,真正放在心上的人少之又少。其余人都没这等分量。除了阿萝,便只有顾山长了……

“回去之后,你要诚心悔过,向明娘赔礼道歉。并禁足一个月反省。”

然后,不理谢云曦的哭喊,起身拂袖而去。

比起年少时天真热情的俞莲娘,谢明曦异常清醒冷静,并未被情爱迷得失了心智失了理智。

陆迟头大如斗,一边拼命冲李默使眼色,让李默赶快闭嘴。一边张口说道:“殿下别动气。我们今日骤闻好友离世的噩耗,委实震惊。李默绝无质疑殿下的意思……”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年少体力好,精力旺盛,又是初尝男女欢愉。就像常年吃素之人,骤然尝到了肉的美味。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恨不得日夜吃个不停。

俞皇后心中在想什么,无人得知。总之,面上半分不露,安然如常。只字不提朝堂发生之事。

然后去林微微的铺子里,买了几盒精致的点心。这才进了莲池书院。

是啊!他暗中在做的事,堪称大逆不道……若能成功,尹潇潇便会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可一旦事情败露,尹潇潇这个闽王妃也会被牵连!

顾山长怀疑的目光落在谢明曦脸上。

若激得淮南王到了极处,淮南王不管不顾痛下杀手,此时的谢明曦绝不是淮南王对手!

众人:“……”

淮南王看着河间王闪烁不定的目光,心中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淮南王位高辈分也高,并未起身。河间王冲临江王隐晦地使了个眼色,临江王心中了然,故意和淮南王东拉西扯。

他对此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只能当做不知。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昌平公主终于再次进了福临宫。

句句诛心。

比起才学,谢钧更出名的是貌若潘安的俊脸。

“所以,他万万不能早早定亲。”

……

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谢明曦今晚格外耐心周全,一个一个送着上了马车。

这也成了近来众人口中的最新笑谈。

“三皇嫂和三皇兄感情颇佳,可别为了这点小事生闷气。”谢明曦微笑着劝慰:“不然,我心中倒觉过意不去了。倒像是我故意挑唆一般。”

六公主心中一暖,没有拒绝,伸出右手。

六公主呵呵一笑:“四皇兄可别再让着我了。”

自己没什么孺慕之情,倒是无所谓。可怜梅妃,满心希冀欢喜还没来得及露于脸上,便被一盆冰水浇得透心凉。

驸马顾清,是顾家嫡子,也是顾娴之嫡亲的侄儿。顾清比昌平公主年长一岁,生的清俊非常,温文儒雅。

……

然后,在李太后的身侧坐下。

孩童们还没反应过来,尹潇潇已大喜过望,抢着点头:“当然愿意。霖哥儿,霆哥儿,你们两个快些过来,一起给山长行礼道谢。”

看破不说破才厚道!

没想到,用力稍大了些,女婴立刻扯着小嘴哭起来了。

众人:“……”

此言一出,俞家女眷顾家女眷皆轻声笑了起来。

俞太后的娘家弟媳俞夫人故意笑道:“徐老夫人这般喜爱,不如请太皇太后开恩,赏一张紫檀木椅给徐老夫人。日后带回府去,每日品鉴如何?”

谢明曦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抿唇而笑。

场中比试的学生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看一眼,便各自窃笑起来。

很快,便轮到她们三人了。

四皇子在原地僵硬地站了片刻,忽地往盛渲的身边走了一步。

兄弟两个看完信后,又哭了一场。

不必看也知道,定是膝盖破皮流血了。

谢明曦暗暗失笑,又担心六公主脸皮薄受不住,关切地看了过去。

……

百姓们可不管什么反超不反超,总之,今日的热闹便够说上许久了。

没想到,到了她这儿,却整个颠倒过来。半年前还默默无闻的谢家庶女,如今名满京城,如一颗明珠,光芒璀璨,耀不可挡。

“母亲,我们不能再容谢明曦这样下去了!”

两个家丁对视一眼,终于点头应下。

谢明曦还在马车里!被摔死才好!

蜀王每个月都会写信来。每次梅太妃看信,都是这等模样。琴瑟早已习惯了,先屏退所有宫女,然后安静地陪伴在一旁。

赵太医恭敬应道:“回娘娘的话,药方已经开了。太后娘娘现下情形危急,得以猛药医之。如果药方见效的话,不出十日,太后娘娘便能神智清明,张口说话。”

俞皇后命人带她出宫。

顾山长笑着说起了昨日趣事:“……昨日董翰林上课时,六公主睡着了。董翰林被气得不轻,一散学便跑到我面前来告状。今日六公主在课上表现如何?有没有偷偷打瞌睡?”

“正因为她聪慧过人,她才更清楚自己将会面临何等的尴尬境地。”

六公主嘴角微扬,故作淡然:“也没什么。昨日投壶,我赢了几位皇兄,父皇颇为高兴,夸赞了我一番。还应允日后常去寒香宫看望母妃。”

寝室里安静了片刻。

六公主一脸不善,冷冷地瞪了李默一眼:“谁让你和我穿同样颜色的武服?”

宛如一幅宁静柔和的画,令人不忍惊扰。

廉夫子不但擅长刀法,轻身功夫同样极佳。脚步悄然,落地无声。谢明曦浑然未察,六公主却蓦然转过头来。

“我出于不得已的原因,确实欺瞒了你,心中一直有些愧疚。你看穿了我的身份,心中有气,又为离世的好友忿忿不平,这才迁怒于现在的我。这些,我都能谅解,也从未怪过你。”

半个时辰后。

俞光正是俞太后的堂兄,殉葬的俞淑妃是俞光正一母同胞的妹妹。

昌平公主定定心神,去了寝室,在床榻边坐下。目光落在俞太后的脸上,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她明亮的眼眸含笑,他深幽的眼中也蕴满了笑意。对视而笑间,这一刻,两人心意相通,什么都不必再说了。

“殿下,已近子时了,”染墨手中端着托盘,柔声道:“殿下稍歇一歇用些宵夜吧!”

弟子太过聪明了,也不是好事啊!做师父的想隐瞒一二都不易。

淑妃入座后,陪着俞皇后闲话。却只字未提盛渲和淮南王府之事。

俞皇后对孕期已有八个月的谢明曦,也格外多了几分照顾,张口笑道:“谢氏怀着身孕,身子笨重,今日怎么也进宫来了?”

便连和谢明曦素来不对盘的李湘如,也忍不住凑上前来,先迅速打量谢明曦一眼。

一跃而起至皇子妃,对一个庶女来说是何等的幸运!谢明曦之前的愤怒,或许大半都是装出来的。心里指不定如何雀跃激动!

“你是他未婚妻,日后是七皇子妃!这笔账,不找你找谁?”颜蓁蓁这些时日着实受了不少闷气,骤然见了谢明曦,立刻发作了出来。

可惜,时光不能重来。

李湘如嗯了一声,有些不安地看了四皇子一眼:“大嫂去了七皇子府,大哥今日有事,无暇前来。”

丁姨娘被禁足之事,当然瞒不过永宁郡主。不过,亲娘兄长联手陷害谢明曦的事实在不光彩,被谢钧做主一力压了下来。

和谢明曦同一个寝室也就罢了,别的少女寝室,自己是万万不会去的。

……

拖延上一两个月,或许夫妻便能和好如初,不会再闹上公堂。

绛蕊笑着答道:“萧小姐,尹小姐,秦小姐,颜小姐,还有先到了一步的李小姐。”

萧语晗第一个按捺不住,私下去了福临宫,急急说道:“弟妹,母后忽然下了这道口谕,到了寿宴那一日,一众诰命贵妇皆领着待字闺中的后辈进宫……你可得小心提防些。”

椒房殿里,俞太后难得展颜,闲闲问了一句。

话还没说完,谢明曦便已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莲池书院里的夫子。几乎都是顾山长亲自登门相请。便是廉夫子自己也不例外。

谢元亭满面绝望,再也没了力气挣扎。家丁们一松手,他便如一摊烂泥,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

……

虽然谢明曦年少,可徐氏却无半点小觑之心,甚至有着莫名强烈的信心。

大概谁也不会想到,被外界传为佳话的恩爱夫妻,根本名不副实吧……

不出所料,谢郡马深呼吸一口气,再张口,态度又恢复了温柔:“是我言语冒失,郡主别放在心上。”

此事,只有永宁郡主的身边人清楚,谢府上下无人知晓。便连丁姨娘也被瞒在鼓里。

忽然,点翠轻呼一声。似被碰触了何处。

从玉扶玉看傻了眼,一时竟找不出任何语句来形容眼前美景。

丁姨娘全身微颤,迅速低下头,不敢看谢钧,更不敢看身侧的谢明曦。

母慈子孝,画面十分和谐。

唯有嫡母永宁郡主,才能做到!

就在赵嬷嬷的手落下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响起:“住手!”

俞太后心里骤然涌起寒意。笑容全无,目光冷厉,扫到了谢明曦的脸上。

俞太后:“……”

萧语晗波动的情绪,也终于平静下来。此时细细回想,不由得暗暗感慨谢明曦心计之厉害。

谢明曦挑眉一笑:“日后你什么都不必做,我养得起你。”

“手握权柄,有足够的人手可用。想做什么事,稍动一动嘴,便有人去办得妥妥当当。谁敢忤逆自己的心意,随手就能置对方于死地。”

廉夫子毫不吝啬夸赞之词:“这几招刀法,你不但一一记下,还略有改动,刀势更凌厉。由此可见,你天赋极佳!更胜我年少之时!”

……

她要给李太皇太后“伺疾”,要护着梅太妃,要和俞太后勾心斗角,要密切关注蜀地动静,要为盛鸿出谋划策……

建文十六年的这一场春闱舞弊大案,在建文帝冰冷无情的声音中就此了结。

活泼明朗的尹潇潇,近来沉寂了不少,每日补品不断,却未丰润。反而清减了不少。

四皇子不置可否,略一点头。

建文帝久久不语。

方若梦下意识地搜寻着同窗们的目光,有羡慕有嫉妒有不甘有冷淡。唯有谢明曦,在微笑地看着她,目中满是欣赏和鼓励。

主谋身亡,埋伏在暗处的刺客心神震动,竟四散而逃。

盛锦月:“……”

杨夫子对精擅琴艺的李湘如倒是客气许多:“当然可以。”

叶家家底早已被掏空,如今全仗叶秋娘每个月十两银子的工钱撑着。叶母这一病重,便又重新捉襟见肘。

三皇子心神微漾,步履轻飘飘的。

俞皇后淡淡笑道:“本宫记下你说的话了。待日后皇上问起,本宫自会为他说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