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11章:弘奖风流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弘奖风流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林逸愕然,感受着自己那一股突然爆出来的力量,来自灵魂深处,血脉深处,那一股不一样的力量。

“你们聊,我去找若仙回来。”

“恩。”凤阑锐低声应着,心中便更多了几分把握,而先前他吩咐去准备的那个侍卫也已经回来了。

但是,他相信鸾儿,相信鸾儿对他的真心,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所以,老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王,王妃,谁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这样把她留在府中,只怕。”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侍卫,小心的提议道。

有谁知道,她这两个的痛,有谁知道,她差一点就死了,要不是有母后跟皇兄,她只怕根本就支撑不到这一天。

“老人家,谢谢你。”上官云端快速的走到他的面前,一脸真诚,一脸感激地说道,态度更是极为的恭敬。

他最敬佩的人,除了太上皇,便是凤阑绝,他也知道,凤月国只有在凤阑绝的领导下,才可能真正的变的强大。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凤阑绝,只是,此刻正是黑夜,随着月光不错,但是却也不能完全的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在这大婚之夜,听到另一个女人,对着自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不伤心,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没有心,除非她对凤阑绝没有感觉。

不相信他吗?他此刻最怕的就是她误会,但是她偏偏就真的误会了。

但是蓝岚却不一样,蓝城的城主一直十分的疼爱,从小就给她请了师傅,教她诗词歌赋,蓝城的城主的书房中更是什么书都有,平时,蓝岚也看了很多。

她相信,不管是什么书,她都不会输的。

其实,她不需要任何的赌注,因为,像蓝岚这般高傲的人,若是输了,对她绝对不是一种最沉重的打击,就够让她难受的了。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手快速的伸向那砚台,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而看到她的另一只手正握在皇后的椅子上,保持着平衡,因此刻身子正向前倾。

而毕竟里面的墨不是太多了,上官云端又刻意的将身子向后微仰,所以并没有墨沾在她的身上。

夜如梦又急,又气又怒,快速的收正了身子,刚想要对着上官云端怒吼。

她这番话,的确却让夜如梦几乎捉狂,本来夜如梦害人不成反害己就已经够恼火了。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众人便都进了大厅,只是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应该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

这次,却是换成上官云端愣住,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吗?

为了她,更是付出了太多。

“不知道呀,老爷先前就被王爷喊来了,王妃却又随后喊我们来,还真是让人不解。”另一个也是一脸不解地说道。

天呢,这皇上难道天天没事干,专管人家的家事,皇上上次的赐婚,已经将原来的上官云端害死了,这次,竟然还要这般残忍的毁了她的自由。

“哈哈哈。”夜无忧微愣,随即狂笑,大笑的同时,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哈,上官云端,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哈哈哈,笑死我了……”

她在现代是一名出色的律师,但是却还有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世上竟然有这种奇物?”李大人的脸上也多几分惊愕,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好,我一定会替你转给皇后的。”

双眸微抬,却看到叶寒正慢慢的向着她这边走来,今天的叶寒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而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几分沉重,或者还有着一些沉痛。

叶寒突然再次抬起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如同看到怪物般的望着她,“她是夜无痕的女人。”

这就如同是一个人,在你的心口狠狠的刺了一刀,眼睁睁的看着你痛的生不如死,到你撑过来后,却问你,你为什么会那么痛?

“她,她死了。”上官云端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失言,连连一脸惊慌的指向地上那丫头,极为害怕的说道。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好笑,呵,原先还把所有的目标指向她,结果,她什么还都没有说呢,就变成了两个人窝里斗了。

“皇上,一定是有人要害臣妾,想要除去臣妾,皇上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呀。”上官云端离开后,李贵妃再次的哭了起来,而且还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原来皇后虽然是与李贵妃说好了,但是此刻却是有口难言,只能哑巴吃黄鲢,再苦也只能自己咽进肚子里。

“痕儿,绝王,你们来了。”皇上看到他们时,脸上有着几分懊恼,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

“东西都搬完了吗?”李妈的声音突然的传来,带着几分着急,却也带着几分欣慰。

二皇子语结,身子更是是忍不住的轻颤,心中也更加的多了几分害怕,他怎么听,怎么觉的太上皇这语气是针对他的,似乎太上皇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说真的,她还真的不记的她原本的样子了。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她虽然是被休回府的,但是却算是待嫁女子,所以她若不来,就是抗旨,皇上可是正想法设法的挑爹爹的不对,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连累了爹爹。

“雨儿,你们将军府怎么会让她来参加选亲呀,就不怕绝王看到她这个样子生气吗?”一个与上官凌雨坐在一起的女子一脸不满地说道。

说到此处,上官凌雨的话故意的停住,接下来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

“不如,给她喝点迷药,把她迷晕了,她就不能参加选亲了。”一个女子小声的提议。

没过了多久,便有宫女来传话,让她们去前厅,众女人一脸的兴奋,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绝王了,而且,一个个更是期盼着自己能够被绝王选中。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呃,叶寒愕然,无语,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他干嘛操那个心呀。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皇上都敢拦?”凤阑锐身边的侍卫,狠狠的瞪了那个侍卫一眼,怒声斥道。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夜无痕的眸子慢慢的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略过,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而且竟然在刚刚那随意般的闲谈中,便将李玉绕了进去,就连丞相都无所防备,不得不说,她的确是够狡猾。

只是,凤阑绝的唇角却是微微的轻扯,那双璀璨的眸子中隐过一丝了然,原来她先前准备的那一切,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

“你……”皇上气结,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侮辱了她,也侮辱了他,好,很好。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今天绝王竟然还娶了别的女人。

“恩,你说的对。”她的脸上的忧郁快速的隐去,再次恢复了她的自信,“这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只有我,才配做绝的王妃。”

他突然记起了什么,微微的推开了她些许,然后一只手伸进怀中,拿出一样东西。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清儿,是清儿?”原本站在人群中的秦思柔,听到那丫头的话,低声惊呼着走向前来,看到躺在地上的丫头,猛然的愣住,身子忍不住微微的轻颤,一脸沉痛,一脸难以置信地摇头,“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清儿,刚刚我才吩咐清儿回去帮我拿东西的,这只不过一会的时间,怎么可能?”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