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14章:风云影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风云影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好了好了,就这样决定了,等一下你们可不要出声啊。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处理有些不好,但是我是这艘游艇的主人,出了事情就不能意气用事,你们知道不。”

她欠曲臣羽的凭多,也欠这些真正关心她爱护她的人凭多。

等到车在山脚下左拐的时候,一扭头,就看见街边甜品店里的几个人。

“对了,大叔,你的股份加上我跟两个孩子的股份,我们在‘宏科’有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那,他人呢?”她总归是记得当年那个还在他秘书室里当值的年轻男人。那时候她常有送汤到他的办公室去,其他秘书或冷眼以对,或干脆事不关己,唯有郭一凯,每次看到她来,都是笑嘻嘻的模样,这也让她当时的心情,稍微好上那么一点。

“从明天开始,你重新为我做饭吧!”

“您说什么?”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她看了眼曲耀阳,“你跟我来。”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有急奔过来的狱警,几下将她制服在地上,哈哈大笑着的夏芷柔仍然撕扯着嗓子从裴淼心狂喊:“裴淼心你得意不了多久的,我看着你怎么死,我等着的!还有你的女儿,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看完了报道他又低头去看这散落了一桌的设计草图。

裴淼心的脸一红,“哦,那个啊!其实就是一些准备作废的设计图,因为觉得有点可惜,所以才又拿出来改改的。”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裴淼心急得几乎就快要哭出来,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怒视着面前的男人,“曲耀阳,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她想他其实未必就愿意她听见现在外头正说着的与他有关的事情。

才红着眼睛挂断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大作起来。

裴淼心清了清喉咙看向车窗外,想必这个时候,那男人应该还在床上熟睡,而她却已经再一次不告而别了。

裴淼心拉了裴母上车,等到洛佳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开了车准备离开。

自从奶奶去了以后,她早该料到,曲家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也早就,没有家了。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赶忙掏出手机就给曲臣羽挂了一通电话过去,“臣羽哥。”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耀阳……”曲母的唇角开始抽搐,紧着最后的希望,提醒着他的理智,“你要犯糊涂也不是现在,你自己可以不要脸面,可咱们家人的脸面你还要吗?这女人的脸面你还要吗?我看你真是疯了!这里可是梁家,是‘摩士集团’的梁家,你就不怕让人乘人之危了么!”

曲耀阳着急要追,曲母想叫都叫不住了,到是身后一声半带戏谑的一唤,一瞬让他顿住了脚步。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她知道他爱干净,不仅是每天回家,就连早上出门以前他也一定要洗一个澡才会离开。

“问题就是她嫁过给你,而且不只是你,她还嫁过臣羽!当年她要同臣羽结婚的时候,已经闹得咱们家不得安宁,一女怎么能共侍二夫?我们家到底是怎么她了,她要这么对我们!”

曲母苦口婆心:“‘宏科’的总裁不也就是你?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你是不是真的病得不轻?”

“唉,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么,以我们银行同‘宏科’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想要绕开监管,给大家行个方便,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万晓柔冷笑,“可是当初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全家是怎么对我的啊?耀阳又是怎么对我的啊?我那么爱他,可是他却设计让我怀孕,我被人抓被人告他也不管我,他曾经说过他爱我的啊!可临到关头他却不帮我,他满脑子都是裴淼心那狐狸精!”

她赶忙躲开他的钳制,却叫他箍在身前更紧,“没有,我没吃醋,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有我,我也有你,不是吗?”

她没敢再和苏晓闲扯下去,就说:“我工作的事情你暂时先别跟我爸妈说好么,还有我跟耀阳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眼见着爷爷要在餐桌上发火,曲臣羽慌忙弯了唇角安抚,“爷爷,子恒已经大了,有些道理他懂的。”

“还有芽芽的事情,婉婉过几天期末考完了就会放假,白天我不在家里,也有她帮忙照看着,一个礼拜不会太久,我希望你速去速回,明白吗?”

曲耀阳侧过头去看女儿,一向懂事听话的小东西,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行了,身体有些发烫。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