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21章:残年余力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残年余力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厉冥皓一瘸一拐地奔上前来,定定看着曲婉婉的眼睛。

“可是裴经理,你这个样子我们也很为难,上一份设计方案你还没有做完,舒总监说你的设计存在问题,要我们把那方案改了才能继续做下一单,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办?”

可是婉婉打电话给他,说她生病发烧晕倒在家里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看见她从病床上清醒,又听见她说想吃火锅,竟就这般不知觉的,将所有事都记挂在心里。

他想着,哪天定然是要约这两人出来见个面吃个饭,不管叙旧还是怎样都好,只要有裴淼心这层关系,他就不愁接近不了曲家的人,尤其是曲耀阳。

他大步过去用力将卧室的门一拉,就见此刻本来应该待在一楼的佣人小江正站在门前。

她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问出来了吗,前几次我总觉得有人在咱们门口偷看,那个人是她吗?”

梦里她看见很多小时候的情形,那时候大哥二哥已经在外做起自己的事业,三哥又一向不喜欢与她玩耍,所以她小小的童年,都在曲母为她安排的钢琴课、形体课、化修养课里度过,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童年。

“嗯!”

……

他说:“那我哥呢?他来了吗?”

从曲家的小别墅里走出来,她才忽然想起自己先前是叫的车,这会山路上没有半个人影,想要下山,那就得走到山下的马路边上。曲婉婉听了,当时自然应允,等到听见门里面两个孩子的哭声和几个大人状似争吵的叫喊声时,这才赶忙奔了进来。

“啪”的一声,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那突然的一巴掌,已经狠狠甩上了她的脸。

“唔……”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唇上还覆盖着他的大手,底下却温热强硬到了极点。

他打开车门向她,“上车吧!我是专程过来接你的。”

“易琛,其实当年在北京,我不是故意要丢下你一个人走掉的。”

“去去去,豪哥平常没少照顾你吗?只是今儿个伴着他的是阿淼不是你,曲总不也怜香惜玉,待你不错么!搁这吃什么飞醋啊!破坏气氛!”susan打趣,赶忙用手肘拐了vivian一下。

是面色沉静冷凝的曲耀阳,一只大手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另外一只大手便用力将她往一旁的小巷子里推。

挂断电话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原本一脸悲伤的女人迅速恢复一脸漠然的情绪。

“记得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张了嘴挣扎半天,先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头,却到那一瞬什么都想通的时候才发得出声音,“对不起我不该留你在家里吃饭,对不起这最后的两个月还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还有,对不起……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爱你……”

“那里太乱了,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在画画,画得过了时间才想起来要做饭,所以……我马上就过来收……”裴淼心从厨房里边端了盘菜出来,刚往餐桌上一放,就看到站在茶几旁边拿着画稿的曲耀阳。

刚要心猿意马便迅速回了神,说:“你最近还有到那俱乐部去打高尔夫球吗?”

她不明白他缘何要提起从前的事情,“那已经是……”

她想让大哥开心,她也喜欢裴淼心。

裴淼心在曲耀阳又一阵失控而发狂的顶冲之间伸长了手,直接按住了“关机”。

想想还真是讽刺,她似乎早料到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先前他从她手里夺过去喝掉的伏特加里加了重重的扎来普隆,扎来普隆,又称安眠药或安定片。这是早年她在国外刚生完芽芽却因为过度紧张和焦虑而睡不着觉所开始吃的安定片,如果与酒混合,那药力则更是加倍,再甚者,可能直接要了那个人的命。

“麻麻说她有点喜欢花裙裙的sd娃娃,你会不会买给她啊?”

曲臣羽这才总算明白小家伙的意思,点了点头,笑弯了唇,“嗯,肯定带。”

裴淼心冷了脸,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小手要走,“对不起,曲先生,我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如果是这样,那你最好现在立刻转身回到你爱的女人身边,别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她脸一黑就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往沙发上扔,“我面试的时间快到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麻烦你尽快开车送我过去?”

“怎么可能不关她的事情?当时只有你跟她两个人在那扶梯上头,不是她推你,你又如何会从上面摔下来啊?”

“你还有心情吃早餐看报纸!”骤然的一声冷哼,夏芷柔正寒毛直竖地仰起头来,竟然一眼就看到那个面色不善的曲母。

曲母这时候冷哼,“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还有怀疑,包括军军,像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去,我自然会找一处房子重新安置你!而你就给我在那房子里待着,等到把孩子生出来验过dna再说!”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原来这就是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啊!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曲母眼神一瞥,看向曲市长。

“耀阳……”曲母的唇角开始抽搐,紧着最后的希望,提醒着他的理智,“你要犯糊涂也不是现在,你自己可以不要脸面,可咱们家人的脸面你还要吗?这女人的脸面你还要吗?我看你真是疯了!这里可是梁家,是‘摩士集团’的梁家,你就不怕让人乘人之危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