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28章:心手相忘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心手相忘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看到太上皇对上官云端的亲密,微愣了一下,眸子中微微的隐过一丝疑惑,太上皇对云端似乎有着一种极为特别的感情,仅仅是因为,他要娶云端吗?

“没有,没有,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疑心的,那你说,我跟太上皇之间能有什么秘密呀?”上官云端半真半假地笑道。

虽然,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二夫人的阴谋,但是,他却明白,鸾儿肯定是老夫人逼死的,因为,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鸾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鸾儿?

“那是当然。”凤忆希倒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还连连点头说道。

“哼,皇兄一回来,就要赶我们离开,这儿可是我的宫院。”凤忆希故意装做不满地说道,不过,脸上却仍就是满满的笑意。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这些话,便以为,他是知道了实情了,暗暗猜想着,可能是叶寒已经将实情告诉他了。

而且,刚刚凤阑绝也问过皇兄这个问题,但是皇兄,却是刻意的避开了。

凤阑绝也正在筹款,而且他那边才是大数额的,她不去凤阑绝那边捐,却跑她这边来,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一个冷静而聪明的女人,绝对会是一个危险的女人,看来,她以后要小心才行。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与凤阑锐,最后还是落入了凤阑绝的圈套。

她似乎一直都在强调着,他们之间曾经的真情,曾经的花前月下,甜言蜜语,甚至是柔情缠绵。

“是吗?既然你不想瞒着她,为何还要那么急着离开,你这不是逃避是什么?”那个女子再次紧接着说道。

而且,她们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她们都保持着沉默。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这老头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十分固执的老头,不过,固执的挺可爱的。

凤阑绝看到上官云端那轻松,随意的神情,而且,看到她竟然又翻过了一面,不由的微愣,他虽然知道她的聪明,但是却也不敢相信,她竟然聪明到这种地步,竟然过目不忘?

这件事也就算是基本上结束了,众人对此事虽然仍就有些疑惑,但是却明显的对上官云端多了几分恭敬,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真心对她的恭敬,而不是因为凤阑绝的面子。

“是。”那些侍卫听到他的命令,纷纷答应着,快速的向里面去搜查了。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沉思,却也隐过几分怀疑,上官云端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众人也都纷纷的愣住,都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这蓝城公主在问她话呢,她竟然不理会,还在那儿慢慢的喝着茶。这让蓝城公主的面子往那儿搁呀?

走过去后,她仍就是微垂着眸子,直接的坐在了皇后为她安排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不曾对皇上,皇后行礼,更没有等皇上,皇后的命令。

“云端儿,你还是坐回本王身边来,免的伤到了。”凤阑绝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遂沉声说道,在说到伤到两字时,刻意加重了语气。

此刻整个大厅中,倒是极为的安静,众人都只是静静的吃着饭。

一到将军府,她便快速的跃下了马车,都没有等凤阑绝,便快速的向着将军府走去。

凤阑绝看到秦思柔时,脸上的紧张与担心快速的隐去,换上灿烂而眩目的轻笑,这个时候,夜无痕带着她的女人出现,便表明了夜无痕不会再跟他争了。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僵,选择了放手,成全了她?

秦思柔说完后,便轻轻的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上官云端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眸子中多了几分复杂,有的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走吧。回去了。”上官云端再次故意的催促着,依琴与流萧虽然不明白她的用意,但是却也都配合的跟着她向前走去。

听说,南宫世家还有四个女儿,有一个只有七岁,一个十岁,其它的两个,年龄上,倒也相符。

上官云端知道那个人,绝对还在暗中看着她,也知道,想要骗过他不简单,所以,便直接的推开了南宫雪房间的门,迈了进去。

那声音不是很大,不至于惊动了院子外面的护卫,但是她相信,暗处的那个男人,绝对能够听到。

“王大人,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王爷是何等英明之人,岂由的你在此乱说?”丞相大人脸色一沉,突然冷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这件事,等王爷来了,自然就明白了,大家还是安静的等着吧。”

“是,属下这就去。”那个侍卫连声应着,快速的转身,离开。“皇上驾到。”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月儿微愣,随即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几分欣喜,皇上来了,小姐就有救了。

“夜无痕,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竟敢将大门紧闭。”皇上望向一脸冰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夜无痕,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短时候内,她是不能离开这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待见她,也不曾跟她拜堂,但是,这是皇上赐的婚,而且是皇上亲自将她送进来的,所以,就算没有拜堂,她现在也是正牌的王妃了。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上官云端看到他直直的站在后花院时,微愣了一下,便快速的走向前去。

“出什么事了?”上官云端有些担心地问道。

而凤月国在凤阑绝的管理下,也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强大。

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了。

难道说,她就是一个没有灵魂,没有主见任何人摆布的玩具吗?

“哼,不需要吗?那么你这两年来那么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蓝魅辰听到她再次的拒绝,而且还是那种绝裂的拒绝,双眸微沉,不由的再次冷声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攻击,从来没有被拒绝过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情。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双眸微闪,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她与王爷晕倒时,那个傻子将那茶水换了?

“父皇,这雪凝不是雪山族进贡给父皇的吗,应该只有父皇那儿才会有呀,怎么会?”夜无志也不由的惊呼,只是,他自然不清楚后宫中的事情。以为,只有皇上才有。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不过,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绝王也有的是机会给云儿戴上,只要能够戴在云儿的手腕上,便证明绝王是真心爱着云儿的。

其它的大臣,却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时,纷纷的惊滞的,却也都不会想到是有人去偷国库,只以为是进宫行刺的刺客。

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反应,只是愣愣的望着她。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云端,醒醒。”凤阑绝轻声的喊着,她不醒过来,他的心永远不能落下。

而这个男人,若不是真心的爱着她,只怕也不会那么快就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

“什么,夜无痕抢亲?”上官云端却是不由的惊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夜无痕竟然会去抢亲。

“嗯。”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看到,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

上官云端没有再说话,她要等他说,她相信,他会说出来的,毕竟沉默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会说出来。

“我说了,你不要乱喊我,我不认识你。”二夫人再次狠声打断了他的话。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皇上息怒。”坐在一边的皇后轻声安慰着他。

“云端儿都答的出,丞相等人却答不出,本王用笨来形容丞相,似乎是太抬举了丞相了。”凤阑绝此刻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惩罚。

不过,此刻他仍就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此刻的他,没有帮助任何一方的意思。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纷纷的一惊,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隐这般的失常?只是,刚刚那几个举着火把的,都是一些家丁,被凤阑绝那冷冷的眼神一扫,都吓的退出了好远,有几个,火把还直接的掉在了地上,熄灭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话怎么可以乱说呢?

李玉的笑的愈加的得意,再次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放心,本公子会看清楚的。”

“我最后再问李公子一遍,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李公子说谎,那么便证明李公子心虚,就说明,李公子与本案有关,是最大的嫌疑人。”上官云端再次望向李玉,一字一字冷声问道。

秦思柔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凤阑绝交到他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幸呀。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

天渐渐亮了,上官云端知道自己此刻赶回王府也来不及了,所以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这。”那人一时间语结,毕竟上官云端现在的样子,可是跟傻子沾不到半点的关系。

难道传言有假。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女人根本就没有自我,只怕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幸福的。

尽管此刻的她笑的春风荡漾,尽管她那张脸足以让所有的男人疯狂,但是,遗憾的是,偏偏对凤阑绝没有影响。

而凤阑绝的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显然是在怪她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而且,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一直在宫中,可能会知道一些消息。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凤忆希忍不住急急的问道。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她刚刚也注意到,此刻,太上皇的寝宫中,连个宫女都没有,很显然,那些宫女也都赶出去了。

“真的不用,我一个人,更方便些。”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安心,让她放心。

“天呢,她杀了太上皇,凤阑绝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杀了太上皇。”后面一个声音猛然的响起来,带着一种刻意的怒火。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凤阑绝很清楚凤阑锐现在不敢拿他怎么样,毕竟凤阑锐还想在众人的面前保持一个仁义之君的风度。

那略略带笑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纵容,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而且身边也没有带太多的侍卫,只有隐与素容跟在身边。

只是,回到王府时,一个侍卫却快速的向前,低声说道,“王爷,丞相大人让人来请王爷,已经来过很几次了。”

只是,没有想到,就在他搜集着一些证据时,凤阑锐却突然的控制了太上皇,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不过,除了意外,便没有其它的情绪,她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对于长相并不是十分的看重。

上官云端自然猜的出尚书大人的心思,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自信的轻笑,只要给她这个机会,她就绝对能够抓到证据。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那话很显然是问向尚书大人的,但是他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深邃中带着几分不曾掩饰的探究。

但是,那个远处发动了那弓弩,射出那针的人,只怕不能完全的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射中的了那个丫头。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啊,她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挂破了。”后面的女子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也不必再有任何的担心了,因为刚刚那衣服撕裂的声音,相信就连前面的宫女都听到了。

上官云端随意的拿起桌上的点心慢慢的品着,为自己终于不用去参加那见鬼的选亲而暗暗高兴。

似乎完全就是为她定做的。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这绝王比传说中的更优秀。

试问一个在仇恨与妒忌中长大的孩子,她的心理,能不扭曲吧。

既然老夫人口口声声喊她是野种,从来没有把她当孙女看,而且连最根本的尊重都没有,那么她也就不必客气了。

“怎么,不走?”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望向二夫人时,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是要等我送客吗?”

“可是,皇兄。”凤忆希微愣,随即有些着急地喊道。

“上官云端,竟然听到你对本王说谢谢,真是难得。”夜无痕微愣了一下,随即半真半假的笑道,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心中,不想给她任何的负担。

“南宫家主不必客气,本王突然到来,倒是打扰了,本王也是刚进京城,都还没来的及进宫。”凤阑绝淡淡的轻笑,听似轻缓随意的话语中,却隐着些许的暗示。

外面的丫头连连的答应着,去请南宫世家的两位小姐。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雨儿,我的雨儿呀,我的雨儿,你在哪儿?”恰恰在此时,突然传来哭喊声,跟随着几声凌乱的脚步声,二夫人与上官凌霜急急的跑了进来。

“姐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是谁这么狠,把你的脸给弄成这样呀。”上官凌霜也快速的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一脸轻颤的说道。

所以,这一切,都由他来做,他甚至不再给凤阑绝任何开口的机会。

因为,她现在知道了,秦思柔是一个好女人,现在的夜无痕需要一个好女人陪在他的身边。

“废了雨儿的武功,对雨儿或者是一件好事,以后,我会亲自来照顾她。”上官傲天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微微的抬起眸子,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说出这话,他的中是沉痛的,但是他却没有太多的犹豫,也绝对不会后悔。

众人虽然暗暗嘲笑上官云端,但是此刻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着了。

上官云端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再次环视过众人,再次轻声道,“我刚刚只看到这儿,所以只能背到这儿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你的意思是鼓动大家都分离吗?”刚刚那个女人终于回过神来,再次沉声质问道。

“这?”那个女人再次的语结,虽然她还没有成亲,但是,若是真的遇到那种情况,她真的愿意死守着吗?当然不愿意,但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呢?难道真的要分离?

“好。说的好。”凤阑绝也突然的开口说好,甚至重重的拍着手掌。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是她自己说服了百姓,当时我已经极力的想要鼓动百姓,但是。”房门个的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小声的说道。

房门外的女子已经快速的离开了,整个阁院中,便只有那琴声不断的回荡着。

“委屈吗?我并没有觉的委屈呀?”上官云端微微的挑眉,望向他,半真半假的笑道,“而且,你不觉的我刚刚的表现很出色,讲的也很精彩吗?你的那些子民可都被我臣服了。”

“你们在做什么?”轿子里,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更带着明显的狠绝。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