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35章:柳陌花巷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柳陌花巷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宦官期期艾艾的想要说什么,却是显得欲言又止。

等他仰脸的时候,眼眶已是通红,像是泪水将要夺眶而出。

“方才在外头的事……”

张懋的老脸上,仿佛乌云笼罩,此时他不得不有点佩服方继藩这个小子了,自己是要教训方继藩,可这家伙把他爹当面拉下水,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而让张懋没有了发飙的理由。

而在另一头的弘治皇帝,带着一行人行色匆匆,直接摆驾回宫。

那么……皇帝会怎样想呢?最坏的结果就是,在皇帝的心里,认定了他是装傻,一个平时装傻充愣,关键时刻却是极精明的人,这岂不是告诉皇帝,他方继藩城府极深吗?

那跪坐在一旁,低眉顺眼的朱厚照双眉已是一挑:“请父皇恩准儿臣随驾左右。”

弘治天子竟是错愕,他想不到自己的身份,竟转眼之间便被人看穿了。

少爷在府里大发雷霆,以至整个方家都胆颤心惊,忠仆邓健已是昏死了过去,刘账房因为心梗,也被抬着就医去了。

方景隆长叹口气,怒气冲冲的对杨管事道:“少爷要卖地,你为何不修书来和老夫商量,为何……就这般纵容他?”

可环顾四周。

“缺!”邓健的回答让方继藩有点懵了:“少爷平时是不管事,府里京郊的庄园数千亩的良田,可毕竟,种出来的也是粮,伯爷虽有恩俸和赏赐,实银却是不多,都是咱大明的宝钞。”

朱厚照骤然觉得如芒在背,正待要开始装一下可怜,却不料弘治皇帝厉声道:“你是太子,太子可以荒废学业吗?辩奸论读了这么久,竟也背不出,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送走了王金元,府上的管事、账房还有邓健,便一个个噗通跪在了厅里,开始号丧。

弘治皇帝却是精神奕奕,浑身透着自信。

“噢?”弘治皇帝失笑道:“这行商之术,还能比得上帝王之术。”

二人随着弘治皇帝亦步亦趋的出了公房。

“赶紧,去招募人手,只要有工钱,还愁招募不到人吗?”弘治皇帝一脸憔悴:“将那陈彤叫来。”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朱厚照这才想起什么:“这喝的是什么鬼茶,统统都换掉,所有的都换掉,去采买最好的茶叶来。”

刘大掌柜前脚一走,后脚,陈彤便进去,先给弘治皇帝行了礼,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这一日下来,陈彤都在鞍前马后,一看,就是精明能干之人。

张金生听罢,取了书信,忙是去了。

勇士营出来的人,都是陈凯之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既是陈凯之的臣子,更是陈凯之的门生,自听闻了噩耗之后,几乎所有曾经勇士营的人,哪一个不是伤心欲绝。

这其实没有超出陈凯之的预测,此前,他放出了梁萧,本质上,就是一场攻心之策。

而任命梁萧为帅,堪称神来一笔。

倘若要一条道走到黑,那么一场迫在眉睫的大战就在眼前,到时,蜀国无数人将被征发,无数人将要带上刀剑,穿着甲衣,与精锐的陈军,甚至还有收编的楚军和西凉军作战,到了那时,方才是一场真正的浩劫。

梁萧叹了口气,道:“陛下对臣的栽培之恩,臣一生难忘,臣原本不过是个草莽而已,所以,陛下要征伐大陈,臣无话可说,臣在陛下身边,鞍前马后,也没有任何的过失,可现在,大势已去了,陛下,您难道还没明白吗?陛下方才说,竟有人胆大包天,敢要弑君,没错,现在陛下可曾听到了吗?听到这外头的喊杀,听到无数人的吼叫,他们宁愿拿刀子对着陛下,也不敢拿着刀子对向陈军了;他们宁愿死在这里,死在陛下的禁卫刀剑之下,也不愿为陛下去死,更不愿为陛下的开疆拓土,去立什么功劳。”

这些士兵,依旧一个个死死的盯着项正,面上没有丝毫的松动。

项正厉声道:“是谁在吵闹,是谁在吵闹,好大的胆子,去将梁萧叫来,将梁萧叫来。”

可在这账外,冲破云霄一般的万岁声,却是震天而起。

官兵们同时个个紧张起来。

到处都是哀嚎,抱头鼠窜的人早已丢弃了武器,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因为战斗从未开始,在陈军眼里,眼前根本不是敌人,而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陈军来了!”有人想要逃,可现在……逃的人竟不多。

项正慌忙自黑夜中醒来,却是发现,账外静籁无声,方才长长吐了口气,不知觉间,却发现自己的已是冷汗湿了衣襟。

“叫进来吧。”项正摆了摆手。

项正听了,便感慨道:“杨卿家所言甚是啊。外人都说朕乃是背信弃义,是贪图陈人的土地,野心勃勃,是为胡人做伥;可他们哪里知道,朕所为的,也是咱们大汉啊,现在陈军主力,已被胡人歼灭,陈地空虚,靠什么来抵挡即将进犯的胡人呢?倘若我大楚占据了陈人的土地,也不过是为了积蓄力量,寻觅与胡人决战的机会而已。”

晏先生也跟着失笑起来,他本是不苟言笑之人,可今日却是不免带着喜感。

无数的大营连绵不绝,浩浩荡荡的楚军围在洛阳之南。

楚军附近,则是蜀军的营地,蜀军大多数,还在汉水一带,可如此大的一块肥肉,怎么肯放弃呢,因此,他们选择了依附楚人,双方做了约定,一旦拿下洛阳,则陈地俱归楚国,至于蜀国,则只得襄阳、金陵。

他心里冷笑。

随后,有人大吼:“大汉万岁!”

陈凯之道:“还有一个汉人,是叫何秀?”

于是一双双眼眸,布满了血丝,有的人,眼角里留下了泪痕,有泪水要夺眶而出。

胡人们此时也显出了无以伦比的勇气。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胡军的人数,已是越来越多,附近的壕沟,到处都是尸首,已将壕沟都填满,已有后队的骑兵,直接放马冲进来,如入无人之境,更多的胡兵早已舍弃了战马,他们穿过了枪林弹雨,虽是损失惨重到了极点,可现在,他们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冲过了这里,便是胜利。

无数的雪亮刺刀如林一般挺出。

只是这壕沟过于宽大,战马直接摔入壕沟之中,倒地的胡兵忙是捡起刀站起来。

可是很快,他们却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直到这个时候,新军的强大火力,才开始让胡人们印象深刻起来。

一听到了意大利炮特意的声音,世界……仿佛安静了许多,不少紧张的士兵竟开始觉得,安心了不少,这等笨拙又没有任何准头可言,而且射程相比于步枪差了太远的家伙,却在此时,成为了神兵利器。

赫连大松鄙夷的道:“他们行军极慢,怕是没有十天半月,也抵达不了这里。”

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王翔立即意识到,自己是非写不可了。

金帐之中,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陈凯之摆了摆手:“朕知道你来做什么,那么,朕来问一问你这都督,你新军操练的如何?”

却被对面眼尖的武士看到了,为首的一个武士哈哈大笑:“是那个汉gou。”

“汉gou!你在此做什么?”

他忙是起身,也不敢拍去身上的草屑,却忍不住安慰自己,这些勇士虽是蛮横,可胡人不正因为如此,方才强大吗?反观关内的汉人,口口声声说什么礼义廉耻,却实是显得可笑。

他顿了顿:“大汗想想看,这陈凯之既然敢西征,向大胡和西凉挑衅,绝不会是找死这样简单,贱奴这些年来,一直为大汗在关内打探消息,早就得知,这陈凯之练出了新军,堪称无敌,别看他们人少,可善用火器,战力惊人,固然,大汗有铁骑六十万,为人能挡,可若要击溃陈军,只怕损失也是不小,贱奴实在不忍看到,两败俱伤的局面,这才尽心为大汗谋划,为的,就是在灭陈的同时,尽力减少咱们大胡铁骑的伤亡,毕竟咱们人少,死一个勇士,就少了一个,贱奴怎么不辗转难眠,心里忧虑万分,绞尽脑汁,为大汗分忧呢?”

陈凯之闻言并没有发怒,却是笑了笑,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旋即便说道:“好了,朕有朕的考量。”

“这无妨,打一打,也就熟练了,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打仗的。”

陈凯之一笑,目中却是一沉,此时此刻,是该出发了。

半月之后,浩浩荡荡的新军开始向关中进发,一路上,早有无数的辅兵,被分为大小不一的营队,在这关中与洛阳仓的道路上,来回运输着堆积如山、数不胜数的弹药和粮草。

他很能理解陈凯之,陛下能痛下如此决心,绝不只是率性而为,这一仗输了,后果无法承受。

天气已入夏。

很快,他就从礼部赶回,方才宦官禀报的时候,陈凯之并没有细问,来者是谁,而现在,宦官拜倒:“陛下,来者乃是赫连大松,此人乃赫连大汗的弟弟。”

甚至……这个人根本不需去和各国的使臣密谈什么,只需要他出现在洛阳,自然会有胡人的细作,去谈具体的事务。

陈凯之汗颜,旋即便笑了起来,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人,便是先生方才口中所说的那个何秀?”

要开战了。

“这天下万民,无不团结一心,与陛下一起,举我大陈一国之力,与胡决一死战,单凭这个,陛下其实就已立于不败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