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48章:衣宵食旰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衣宵食旰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一个多月之后,当足足有六万九千多字的章程终于送进了宫中。

方继藩道:“其实,西进之策,关键之处就在于,银子!没有银子,是万万不成的,数十上百万人西进,还需一路作战,这耗费的,是多少钱粮啊,单凭朝廷,只怕万万不能。可是……陛下,儿臣以为,朝廷既然没银子,可是民间,有银子啊。这么多富商巨贾,他们可有钱了。”

所有人看着方继藩。

可是……

铁路、行省、衙门、学堂、矿山、粮田、山林甚至未来还可能有戏堂,有牧场……

就连谢迁,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方继藩咽了咽口水,他突然想吃甘蔗了。

那些没有参与突兀谋叛之人,心里松了口气,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恐惧,他们拜下,竟不知如何是好。

居然被太子坏了事。

刘瑾道:“陛下要出关,不过萧公公身子有所不适,陛下垂怜他,令他在寝殿中暂歇一会儿,你们不得吩咐,不得靠近,靠近一步,杀无赦!”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朱厚照喜滋滋的道:“父皇没有呀,儿臣没什么。”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

最好全天下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不仕?”

他们议论纷纷:“据说他是一位财神爷,你看……看看,看看他的气派,他戴的是什么呀,还有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只怕有数斤重吧,不说工本,单说这金子,也能换来,几千两白银呢。还有他腰间的那个翡翠,呀……”

而现在……

比如说,他在河西一带,有许多陕西一带的流民,他们就爱一种艺术形式,跳秧歌,那秧歌跳起来,喜庆的不得了啊。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邓健站在王不仕的身侧,笑吟吟的给王不仕斟茶。

人哪,真是下贱。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方继藩本想说人渣,可细细一想,他就算是一个狗东西,那也是本少爷的狗东西,因而嘴下留德。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其他几个,被弘治皇帝召开的大臣,个个瞠目结舌,惊呆了。

邓健这时端来了茶水,开口想要解释:“老爷,这茶水乃是……”

弘治皇帝无奈,却只好点头。

萧敬颔首。

厂卫就是刺探地方舆情的。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方继藩又想踹他一脚,可最终,还是犹豫了,心里叹了口气,这狗r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一副德行哪,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方继藩在心里吐槽了一番,接着继续道:“你看,他们有无数的财富,可是绝大多数人,却是胆小如鼠,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甚至,还听人说,不少的巨富,藏着掖着,有了银子,也不敢张扬,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你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

邓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忙是点头:“小人懂了,懂了,要让王不仕高调起来,要让他名动天下,做天下人的表率。”

“说是要改变风气,那些有银子的人,还有那些巨富,个个吝啬的很,不知藏着掖着了多少财富,继藩想将他们的银子,抠出来。”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老李等人纷纷点头,他们熟稔的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有火铳,还有火药,以及腰间的短刀,还有干粮。

“……”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王不仕见方继藩疑惑不已,便笑道:“前些日子,下官买了一些股票,也算是下官有一些运气,这些股票,倒是有了一些增值,当然,对于下官而言,钱财,犹如浮云一般,恰恰是最没用的东西。”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有婆娘抱了襁褓里的孩子来。

那提着火铳前去打猎的老李,匆匆回来:“快看,快看那里。”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而今,他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了,再进一步,便是翰林大学士,可谓是官路亨通。

不过他和翰林院,历来格格不入,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到了翰林院,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木若呆鸡的坐着,喝茶。

心里安慰自己,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巨大的伞布将他卷着,好不容易,才有人用匕首割断了缠绕一起的绳子。

方继藩道:“这刺探之事,本就是秘而不宣,越是低调越好,哪里有锣鼓喧天,唯恐大家不知道似得。刘瑾……”

商贾们兴奋的热议着,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领先的一批人,是弄潮儿,因为他们接触的眼界最广,也最容易接受新鲜的事务。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刘瑾:“……”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公爵的脸上,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可惜,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至少,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还是老规矩,先商量着怎么办吧。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一挥手:“卿等退下吧。”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过一会儿,却有宦官和禁卫,拥簇着一人来。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也幸得太皇太后身边总是有人照料,一见不对劲,便有人撒腿前去知会陛下以及御医院和女医院。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可是……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说着,她朝几个宦官和嬷嬷看了一眼。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她抄到‘此方宜慢服’这一句时,谁晓得,竟一时失了神,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笔尖之下,竟抄写成了‘此方继藩宜慢服’,顿时,梁如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急于欲盖弥彰,立即将抄纸揉碎了,方才定了定神。

可即便是他,也不相信,女人是可以成为佼佼者的。

女医院医正,怎么听着,像女厕所所长差不多?

临行的这一日。

车里的梁如莹,这时正待要喊着停车。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

接着,竟是朝方继藩叩首:“犬女,就托付齐国公了,还望齐国公,看在老夫薄面……”他匍匐在地,已是哽咽不能言。

对付方继藩,你不能放狠话,思来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少爷,您有何吩咐?”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