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50章:人财两失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人财两失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抱歉,本书到此结束。

“不好!”

“不管怎么样,这些土地都是他们花了代价搞到手的,如果让他们一两银子得不到,既不过去,对国防军的形象也不好!”

……

看着谢钧肉痛又不得不佯装慷慨的神情,谢明曦暗笑不已。

“我生平最不信什么誓言,也从不喜发誓。今后的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我做给你看。”

如此一来,“晕倒”之人日益增多。

“以后这等话,可万万不要乱说了。不然,便会被臣子们视为为美色所迷的昏君。”

五皇子立刻笑道:“那当然好。”

如此刻薄的话语,充满了鄙薄恶毒!

进了内堂后,李湘如心气稍平。吩咐下去,很快,穿着樱红色衣裙的谢云曦迈步走了进来。

那一张俊美的脸孔,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肿得像猪头,惨不忍睹。

“说起来,江老太太真是心黑!扣着孙女不放,逼着守寡的儿媳去赚银子养活一家老少。还到处嚼舌,说儿媳的不是。”

……

两位太医各自施针,没过片刻,淮南王世子便有了反应。

淮南王一边忏悔一边恸哭,看着着实可怜。

谢明曦十分谦逊:“学生不敢当山长如此盛赞!”

他不愿让盛渲顶罪,只得将丁主事等四人推出来做替死鬼。之前他向建文帝禀报的,皆是真事,有人证有物证。便是刑部再审一遍,也是同样的结果。

谢明曦扫了满面潮红的盛鸿一眼,然后慢悠悠地扫了微微隆起的被褥处:“看来,你的伤势确实无碍了。”

半个时辰后,顾山长和谢明曦在帐篷里相对而坐。

萧语晗愤怒之下,脸上竟涌起一丝血色:“你怎么能这般对芙姐儿?你要真敢如此,我便是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那抹娇艳,如一根刺,深深刺进李湘如眼底。

梅太妃只是太妃,天子的嫡母是俞太后,俞家才是天子正经的外家!

她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

颜蓁蓁莫名就怂了,不怎么情愿地哼了一声,坐了回去。

个头最矮的颜蓁蓁正好坐在六公主身后,视线被挡了大半。

谢钧忍住扶额的冲动,用目光示意谢明曦收敛一二。

罢了!一群乡下土包子,来就来吧!反正都住在谢府,和她没什么相干!

没料到,老虔婆竟被一颗莲子噎死了。

按着大齐风俗,孩子养到八岁以上,才算真的养住了。

李湘如暗暗松了口气。

杨夫子说到做到,散学后,特意留下盛锦月,多教了一首琴曲。

“儿媳给母后请安。”

萧语晗谢恩后,坐在俞太后的下首左侧。正好和鲁王妃闽王妃相对而坐。

萧语晗忍气吞声地赔礼,回寝宫后,悄悄哭了一场。

隔着两层纱帐,六公主的目光依旧精准无误地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俞太后主动令谢元亭夫妇进宫觐见,俨然一个“温和慈爱”“体恤儿媳”的好婆婆!

这一回,梅太妃的心里也踏实多了。

这哪里是赔礼,分明是以同窗之情好友之谊来逼他认错!

林微微故作讶然:“原来竟是李姐姐考了第二。虽比谢妹妹稍逊一筹,也已很难得了。”

……

谢明曦淡淡说道:“嫡庶有别,世俗如此,谁也无法改变。不过,你无需因此自卑。你我凭着自己的本事,堂堂正正地考进书院。谁敢小看你我?”三日之内了结?

说着,谢明曦扯起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在皇后娘娘看来,储君之位不仅是三皇子的,也是她的。这份皇权,也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

七皇子颇不乐意,硬是拉着四皇子去了岳尚书家里“小坐”。连着“小坐”三日,岳尚书熬不住了,主动问道:“七皇子殿下每日来岳府做客,老臣自是欢迎。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老臣?”

最后这几句话,纯粹是说着哄李湘如罢了。

他思虑了两日后,才痛下决心暗中做了安排……

淮南王稳稳坐着没有动弹,笑着说道:“命人放炮竹吧!”

正门处忽地一阵喧闹,淮南王初时未曾留意,只以为是新过门的孙媳下轿时的热闹。直至管事神色仓惶地前来禀报:“王爷,不好了!”

谢钧出尽风头,心情十分舒畅。

今日却不一样。

这一细心体贴的举动,令众人心中顿生好感。

公主府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谢明曦。

谢明曦笑着瞟了盛鸿一眼:“这算不算是邀功?”

父子两人想到了一处,商议片刻,又说起了谢云曦。

“只因大哥是男子,而我是女子,便该天生低人一等,命运任人摆布?”被这般毫不客气地当众叱责怒骂,谢云曦羞恼又难堪,红着眼眶哭道:“我这是实话实说!”

谢老太爷心中有数,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转而看向谢明曦,已换了一副慈爱的祖父脸孔:“明娘,天色晚了,你早些回院子歇下。日后得了空闲,我们祖孙两个再好好说话。”十万精兵尽数出动,喊杀声震天,地面也微微震动不已。

……

……

顾山长和廉夫子对视一眼,一起点头。

这三年来的冷清孤苦难熬,皆因建文帝的冷落而起。

果然,六公主一声未吭,建文帝也不恼,反而笑着自责:“父皇年龄大了,愈发啰嗦,这等小事也要问个没完。罢了,你不想说就不说。”

听闻长女的名讳,建文帝目中闪过喜悦,不假思索地说道:“朕立刻过去。”

梅妃红着眼睛嗯了一声。积聚了多日的力气,仿佛都在刚才片刻被抽空,全身发麻,双腿无力。

昌平公主和顾清自小便相识,青梅竹马,结为夫妻,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建文帝也同样喜爱活泼伶俐的小郡主。听闻小郡主在椒房殿,立刻丢下梅妃母女,来了椒房殿。

莲池书院的一众少女们,自中间各自退让至殿内两侧。

霖哥儿相貌俊秀活泼讨喜,霆哥儿浓眉大眼身体壮实,两人一起团起小手拜了一拜:“谢过山长。”

阿萝一个人读书,未免孤单了些。既是要找伴读,索性让霖哥儿他们几个一起读书。

萧语晗产后虚弱,半靠半躺在被褥间,略有些歉然地笑道:“对不住,我今日不便下榻,只得失礼了。”

转眼就是三年。

语气坚定之极。

临江王妃也闲闲笑道:“俞夫人顾夫人可别再说笑了。徐老夫人已经红了脸。你们再说下去,她怕是要羞得掩面而逃了。”

鲁王沉默片刻,才道:“我、不及、七弟。”

放过他们,对盛鸿来说,没半分好处。反而要担上重重风险。一旦他日此事泄露,对新登基的天子来说,便是现成的把柄落入俞太后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