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7章:千金一掷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千金一掷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李珺详详细细地将她家的情况都说地清清楚楚。

“敢问师傅,这朱果哪里有?”滕青山询问道。

“宗主,那滕青山,真的才十七岁?而且这枪法,是他创的?”冷漠中年人不敢相信地看向诸葛元洪。

三年?让剑法达到如今枪法境界?

这次召集这么多人,大家心里都有谱,估计就是要选出新的统领了!统领之位,那可是掌握实权的位置。而且……冀鸿的位置,那是第一统领之位!按照规矩,其他三位统领都要受他节制!

而庞山、臧锋、关绿三位统领心中也静不下来!

“好的。”青雨也欢喜地点头。

“近期不会。”滕青山说着朝自己住处走去,“青雨,表哥,你们跟我来。”

“不对,我的神,一控制,内劲就破坏了平衡爆开了。”滕青山摇头,内劲,就好像刺猬一样全身是刺,一碰反应就很激烈。

“不跟你斗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这老巢旁边就是巨大的黑『色』鳞甲,滕青山猛地窜过去,右臂猛地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圈在肩上,整个人就仿佛一阵风,从老巢旁边被赤鳞兽火焰融化出的洞口窜了出去。

或许……

他察觉到,这应该跟‘黑火灵根’有关!

吸收只是部分。

滕青山也点头。

以及完全被羊皮包裹的严实的小包裹!

“虽然没得到,我最想要的秘籍。不过,这些也不错了。就让你入土为安吧。”滕青山猛地单手一震手中轮回枪,轮回枪猛地刺入前方的沙石地中,在枪尖处竟然有肉眼可见的旋转气劲。

那枪尖直接寻银发老者头部,银发老者吓得连拼命用刀继续挡。他不敢不挡,因为,他的刀比滕青山的枪要短,他还没杀到滕青山,滕青山就杀死他了。

“好玄妙的枪法,连使用先天真元,都达到‘入微’境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他死在我手上!”司马庆暗赞一声,右手却玄妙地变拍为抓,五指巧妙地仿佛抚琴一样,抚过滕青山的枪杆。

退步崩拳!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可是,滕青山是肌肉筋骨的力量。

噗!

说着,银发老者连挥战刀。

连续三道刀光,从战刀上飞离,凌空飞向滕青山。

刀气蕴含在武器内,武器攻击力会很强。如果刀气离体攻击,威力要弱不少。不过……能轻易将山石轰出一个大坑,这般威力,如果轰在一般的后天高手身上,那将轻易地杀死一名后天高手。

“都统大人!”

所以,杀吧!

滕青山整个人被震得不由连朝前方冲了三步。

“抢灵果,杀!”

艺高人胆大!雷神刀‘吴越’竟然胆敢在诸多高手眼皮底下,夺那黑火灵果!

冀鸿脸『色』一沉,关绿便不吭声了,只是看了滕青山一眼。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秃顶老者一窒,说不出话来。

古世友略微思忖,便说道:“你想要何种兵器秘籍。”

一旦被人发现,黑甲军人总是在峡谷,容易引起怀疑。

“在这个地方一会儿,我就感到口干舌燥的。”滕青虎一擦额头,满是汗水。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却是走向那低矮崖壁。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一般武者看到归元宗的人,会自动让开。

地面出现一个足有一丈深,数丈宽的大坑,泥土碎石飞溅。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闪到一边去了。

“怒海十三棍!”中年人大喝一声。

上千名武者们围成数十丈圈子,一个个兴奋不已,而数十丈空旷场地中央只有一人,那名青袍老者,这青袍老者洪声道:“滕青山,莫不是,你胆怯了?”说着,目光凌厉地盯着不远处的滕青山。

“都统大人,狠狠揍那个老家伙!”杜洪喊道。

在这么多武者中,高手也有很多。一个个都认真观看着,上千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

绝对的控制!

……

“你可别心慈手软。”冀鸿笑道,“如今的先天强者,八大宗派之一的西北雍州嬴氏家族如今有一位长老,名叫‘赢如凡’,实力很强,当年年轻时,他名列《潜龙榜》,不少人挑战他,他每次都是点到即止,难得伤人,更别说杀人了!结果呢?许多人欺他心善,专门找机会挑战他,有人专门拿他来试验自己的剑法、刀法……后来,这赢如凡不胜其扰,终于下狠手了,这日子才清净!”

那三名武者不由后退一步。

空气锐啸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滕青山转头看去,只见大量武者朝西边跑去。

滕青山这两三天,也来过三次。

蓬!

徐阳郡,桦城的一座豪宅府邸内。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段兄!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滕青山拱手道。

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同时也夺下黑火灵根!”

“是,宗主(师傅!)”

“是!”

滕青山连起身,苦笑看向冀鸿。

二十道黑『色』幻影极速行进在官道上,在不需要顾及货车、马车的情况下,黑甲军行进速度极快。当初从云来客栈赶到红石帮,耗费了整整一天。可是滕青山归途中,从红石帮赶到云来客栈,却仅仅花费半个时辰多点。

大金庄,比滕青山老家‘滕家庄’占地略微小点,那练武场也小些。不过此刻,练武场上却有上百人。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有时候,必须果决!

过去,诸葛元洪是将臧锋、关绿以及儿子诸葛云三人,当成宗主候选人。

“黑『色』怪物,哼哼,能瞬间吃掉一个人。如果那小子没撒谎骗我,估计黑『色』怪物,应该是个妖兽!嘿嘿,我逍遥侯行走天下,还没看过妖兽呢。今天得好好见识一下。”段侯嘴里嘀咕着。

段侯只觉得一阵风,一道庞大的黑『色』影子便出现在庭院中,段侯只是看清那隐隐闪着寒光的密集鳞片,那黑『色』影子便又再度一闪,跃出了庭院。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然而,就在滕青山跳下悬崖,落到峡谷底部的落脚点上方,大概二十丈处的崖壁上,正有一处凹陷下去,而那头妖兽的四蹄利爪,轻易地『插』入岩石中,庞大的身体蜷缩在这凹陷区域内。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滕青山趁势便是一划,欲要将孟田胸膛给划开。可那孟田也知道自己处于生死时刻,在左臂被刺入的瞬间,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飞速的逃逸。他虽然逃的快,可依旧被滕青山的轮回枪划断了左臂,同时在胸口上留下一道伤口。

就在这时——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青山兄弟,怎么样了?”朱崇石也迎上去,滕青山淡笑着一举手中的血月刀:“从今天起,没孟田这个人了。”

朱崇石拍拍滕青山肩膀:“青山兄弟,别在意了。幸亏有你,你提醒的早,咱们中毒都很浅,内劲都能『逼』出。如果晚了一点……或者说,你没挡住孟田。咱们这次可是真的完了。不知道是谁,能够派出孟田这个级别高手,不过也是好事,让青山兄弟你杀死孟田,能名列《地榜》。”

“轰!”

“应该是孟田!听刚才他在屋顶说的话,明显是爱才,并没有施展出最强绝招。”那披散头发的汉子思忖着说道,“而且,孟田他能名列《地榜》,那肯定拥有着压箱底的可怕招数。一旦施展,那滕青山估计要败!”

“滕青山,难道你真的求死!”孟田恼怒喝道。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轮回枪和血月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月刀和轮回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孟田和滕青山都躲避对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轮回枪,长九尺六寸。而那血月刀却才四尺有余。

“公子,想听什么?”绿衣开口道。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青山兄弟,大家早点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朱崇石说道。

“哈哈,黑甲军都统‘滕青山’不愧是绝顶高手!这么快就能发现这无『色』无味的‘随风一梦’!”一阵大笑声,顿时这客栈楼上也冲出来十几人,一个个都手持弓箭,朝楼下疯狂的『射』杀。

“轰!”

顿时马夫们狠狠抽着马匹,催促加速。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拒马桩!”滕青山脸『色』一变。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因为巫山帮的失败!

这是黑甲军的好处!

“嗯,好。”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滕青山点头。

“都统大人,这是这住宅大门和各个厢房钥匙。”那黑甲军军士递出钥匙。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青青姑娘。”旁边的滕青虎连说道,“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好,好。”滕青山乐得如此。

来到归元宗这么久,滕青山也对这个世界地理知识有所了解。

而在北方,便是广阔的草原,再往北,就是北海了。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最要命的是……

这天下间崇拜‘朱童’的人太多太多。

“他的九儿子,请宗主你干什么?”冀鸿疑『惑』道。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枪法吗?”诸葛元洪说道。

冀鸿微微躬身。

“那位九少爷,我会传讯过去,让他后天一早会带人在我们黑甲军军营北大门等着。”诸葛元洪又补充道。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这数百名马贼,也敢打劫咱们,真是找死!”杜洪冷笑道。

黑甲军军士们都开始冲洗重甲。

……

滕青虎在境界上,还有不少差距。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小雨,别哭,别哭。”滕青山连安慰道。

“这是咱们家老爷吩咐的,以后滕家庄购买材料,一律八折。”这李二笑着说道。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选咱们五个中一个当都统,那还好说,如果随便调一个没经验的核心弟子过来,有能耐就罢了,如果再没实力,老子暗里就将他整死。”万凡祥嗤笑道。

“话别说明了。”刘和也压低声音冷笑道。

“统领大人!”五人躬身。

“你们几个。”滕青山哈哈笑了起来,“没外人在,称呼我青山就行了,咱们别拘泥这些臭规矩。”滕青山也懂得规矩,在正式场合,是必须得称呼都统的。

滕青山也就没阻拦表哥练习《莽牛大力诀》。

“统领大人,对这胡童,我们该?”万凡祥也询问道。

杀胡童?

“大哥。”那受伤的大胖急切喊道。

“都统大人!”一声大喊,滕青山和田单二人终于现身了。

滕青山自己不怕,可是却帮不了别人。

“早上就走了,现在都正午时分了,我们怎么追的上。”刘和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