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67章:涂东抹西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涂东抹西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春花闻言立即将伞递给她。

众人松开马匹,徒步行上山,来到丽云庵门前,前去敲门。

    谢云澜推开鸡汤,摇摇头。

有人立即捂住那人的嘴,警告,嘘,你不要命了,这话也敢说!

“宗师拿了魅族秘术之后,要做什么?”谢芳华又问。

谢云澜看着她好笑,“好没形样,若是让外人看到,必会说忠勇侯府大家闺秀怎么这样?”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是知道了。而且就在今日宫宴,他想向皇上请旨赐婚。”卢雪莹脸色发寒,“他娶谢芳华有什么不可能?谢芳华除了是个病秧子外,她还是钟鸣鼎食之家谢氏忠勇侯府的小姐。论身份,南秦京城里面的所有女人,谁能比她尊贵?公主也要靠后站。”

谢芳华缓缓地直起身。

皇帝一怔,没想到谢芳华提起了裕谦王,拿秦氏和谢氏来比喻反驳他。

“你对她哪里来的相信?”云水气恼质疑,“你忘了我们死的那些人了?”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谢芳华笑了笑,翻身上马。

谢芳华脸色黑了红,红了黑,不多时,又变得涨紫,傍晚在英亲王妃大门口的一幕又被她想了起来,只觉得气血往上涌了涌。

小厨房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外面的风吹得更烈了。

秦浩在大雪过后便去了左相府拜见左相,既然事已成定局,尽管左相府的小姐卢雪莹不满意,但是皇后下了懿旨,皇上应许了此事,除非秦浩死了,否则她嫁给他的命运怎么也不可能更改了。但是秦浩是那么容易死的吗?不可能的,英亲王宝贝这个长子比他的嫡子更甚,苦心栽培多年,怎么可能让旁人伸出手害他?连英亲王妃这些年都不动他丝毫。所以,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她就是听音姑娘吗?”一个陌生的少年好奇地打量谢芳华。

宫中如今没有太后,林太妃资格最老,连带着八皇子的身份也是尊贵。可是他无母族背景,林太妃不参与后妃争斗和朝堂的事情,他也就不被皇后和柳妃、沈妃盯在眼里了。

所以,他能跟监察御史的长子和翰林大学士的次子一同走动来这里看秦铮也不稀奇。

他不像是三皇子、五皇子,因为有私心,到底不敢拉帮结派,与谁明面交好,甚至别人都不会谨慎交往的英亲王府,反而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谨慎几分,连门也不轻易来。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二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各放置了四个菜,向正屋走去。

李沐清看着秦铮笑道,“还喝酒?我可听说了,昨日你在忠勇侯府喝得大醉,回来在门口摔了脑子,喝酒伤脑,你不怕?今日还喝?”

秦倾刚踏出秦铮的视线,便胆子大了些,快走两步,来到了谢芳华面前,将她拦住,仔仔细细地看着她。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是的。”那掌柜的道。

谢云澜抿了抿唇,“关于金燕郡主,这件事情,还要往下查吗?”

“住口!”大长公主“啪”地一拍桌子,怒喝,“你只是梦魔了一时醒不来而已。丽云庵的任何事儿,都跟你没关系。”话落,她道,“现在就跟我回京!”

谢云澜、谢芳华上了马,除了侍画、侍墨等八名婢女外,所有的护卫都留给了大长公主。

谢芳华坐在马上,披着雨披,下着大雨,但气度尊华,沉静安稳。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李沐清神色不动,没说话。

谢芳华偏头看向秦铮。

秦铮脸色微沉,“你去回话,就说我和小王妃现在就去军营。”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秦铮挑了挑眉。

“相爷,他是为了看车吗他是不安好心,来看咱们碧儿的笑话。”右相夫人又红了眼圈。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秦钰颔首。

谢芳华好笑地问,“外面情形如何了”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金燕恍然,“即便如此,你往日穿戴虽然华丽,但也没刻意打扮,不如去挑些喜欢的,好好打扮一番,你若是刻意打扮啊,这南秦京城里,谁也美不过你去。”话落,她眼眸扫了秦铮一眼,用娟帕捂着嘴笑,“今日铮表哥却是穿着华丽,你们这样站在一起,实在是让人看得分明有趣。”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那也不行!”谢云澜摇头。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谢芳华收了笑意,抱着篮子进了屋。

右相带着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进来,李沐清扭头看来,右相刚要开口,右相夫人见到谢芳华,忽然大怒,“你来做什么出去!”

李如碧看着她,“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你给我一句痛快话。”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郑轶,对这个荥阳郑氏的家主刮目相看,是个舍得出去的主。秦钰来到后,脚步匆匆地冲进了会客厅。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他早先还好好的,为什么?”右相夫人闻言,身子晃了晃,看向面前摆着的酒,和李延喝完扔倒在那里的酒杯,眼前发黑,颤声对秦钰问,“皇上,是您赐给了他毒酒?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何如此?”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二人一路没什么话,来到御花园碧湖上的雨花台内,金燕才停住脚步,对谢芳华道,“这里清静,四周都是水,视野敞亮,没什么闲杂人来打扰,也不会有人明目张胆来偷听,就算偷听距离得远也听不到,正是我们说话的好地方。”

谢芳华依旧没言语。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对他道,“人各有志。”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出来怕是就难了

谢芳华一怔。

“也罢皇上和太子这是料定了你推脱不了。”忠勇侯摆摆手,“秦钰那小子对你有心思,自然不会要你的命。也无非是让你不能大婚。去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