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75章:学贯天人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学贯天人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不管怎么说,刚刚夜无痕也算是救了她,感谢的话,总还是要说的。

“此事已经解决了,我们也该走了。”凤阑绝望向上官云端,一脸轻笑地说道,主动的忽略了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夜无痕。

什么叫做欣赏水平很相似,人家绝王对这些根本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是他太自私,只想着自己的家,自己的前程,所以让鸾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最后还。

只是,众人却也都明白他的无情,只怕,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可不是那种好心的人。

蓝魅辰的脸此刻也有些难看,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望向凤忆希望时,有着几分探究,也隐着几分危险。

脑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让他的身子再次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他一定会将害她的那个人碎尸万段。

他既然将秦思柔留在身边,又对秦思柔那么的特别,为何却偏偏不给秦思柔一个名份,如今竟然还在为别的女人担心?

上官云端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早就起来了,而凤忆希现在也是一见上官云端起来,就跟着起来,陪着上官云端。

被他这般突然的抱在怀里,让上官云端的话,也禁在了口中。

蓝岚是何等聪明的人,岂能听不出凤忆希的心思,心中微沉,这丫头以前可是最粘着她的,事事都听她的,这才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向着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凤阑绝仍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他的手仍就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仍就没有丝毫的反应。

蓝岚听到皇上的话,脸色倒是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总算还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维护她的,只可惜在这凤月国,皇上的说话的分量太低了。

但但是这一点,就对云儿十分的不利呀,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选一本蓝岚没有看过的书。

“是呀,差点忘记这件事了,皇嫂今天的收获可是不小,我们进宫之前,就已经筹集了不少的银子了,而且,当时还有很多的百姓纷纷的前去捐款,现在筹集的银子,或者应该可以救急了。”凤忆希突然的喊道。

“恩,不错,不错,真是不错。”皇上听到管家的话,脸上多了几分欣喜,微微的点头应着,看在银子的份上,对上官云端也没有那么大的意见了。

只是,丞相夫人的身子却是愈加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唇角微动,略带轻颤地说道,“进宫?”

而此刻的她脸上更是带着满满的自信,她对自己一直都是十分的自信的,她相信,不管比什么,她都不会输。

不过,对上官云端,她却杀不得,不仅杀不得,还要不得不对她客气一些,毕竟,她现在是凤阑绝的王妃。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皇后的眸子微闪,突然望向凤阑绝轻声笑道,一脸带笑,一脸的亲切,似乎是完全关心上官云端的样子。

她并非目光无人,而是分人而论,正直善良的人,那怕是路边的乞丐,她都会礼让三分,只是像他们这般仗势欺人的人,就算身份再高,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她一样不屑一顾。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只是,她的眉头微蹙,一脸不舍的望向上官云端,“只是,这样一来,雨儿就不能送姐姐。”

其实此刻凤阑绝与叶寒已经走了过来,也听到了凤忆希的话,只是,凤阑绝却并没有急着出面,反而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却也明白,她决定的事情,不会再轻易的改变,就像那封休书,她拿到了手,就绝对不会再退出来。

她并没有再去看叶寒,更没有去求他的,而是慢慢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轻声道,“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绝,原来你在这儿呀。”上官云端知道凤阑绝对这件事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而李大人再三的为丞相求情很显然已经激怒了他了,她不想他因为此事而处置李大人,所以便连连走向前,柔声说道。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能吗?

李妈是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云儿,你到了凤月国,不能再像在将军府时这般的随意,要懂规矩,要注意礼节,不能给我们将军府丢脸,更不能给夜阑国丢脸。”老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也在一边提醒道,只是,她担心的却不是自己孙女的安危,而是将军府的面子。

上官傲天看到那根链子,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瞬间的呆住,直直地盯着那根链子,似乎一瞬间变成了雕像。

“难不成为了娶亲,就把人饿坏了。”凤阑绝微微的扫了老夫人一眼,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还多了几分心疼,他不想让她受一点的苦。

上官云端却是暗暗好笑,这二皇子果然够阴狠的,而她相信事后,以他的狠毒,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黑衣人的家人。

“大家觉的,这种情况下,谁的嫌疑最大?”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慢慢的说道。

“才刚刚被休了,竟然敢来参加绝王的选亲,她是想嫁人想疯了吗,只是,绝王是何等尊贵,何等优秀的人,她来参加选亲,简直是对绝王的侮辱呀。”还有更毒的。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夜无痕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微微的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却再次忍不住问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夜无痕,她快速的向前走去,在经过夜无痕的身边上,也没再望向夜无痕一眼。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累了,去休息一下,行吗?”秦思柔一脸无辜的望向他,心中却更多了几分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怎么?这么激动?”凤阑绝看到她的样子,略带不满地说道,声音中,已经明显有了几分醋意,“不会是后悔当时自己不在场吧?”

“上官云端,本王告诉你,你现在是本王的女人,不管是谁来抢,本王都不会放手,包括夜无痕。”

“你刚刚说,上官凌雨在夜无痕的手中?”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问道。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凤阑绝听到太上皇的话,不由的愣住,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太上皇怎么会知道的?

这个男人的生活的确是以二夫人为中心的。

“小晚,其实那天晚上,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所以,后来,他进你的房间后,没过多久,便昏睡过去了。”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那个男人微怔,脸上的沉痛更加的深了几分,而且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略带自嘲的苦涩的笑,没有想到,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年,她竟然。

“小晚,我们。”那个男人确定了上官傲天并不是开玩笑时,然后才转向二夫人,轻声的喊着,声音中也再次多了几分激动,还有着太多的感激,他明白,上官傲天这么做是为了成全他的。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是呀,他不配,她是千金小姐,而他只是一个捡来的孩子,怎么配的上她。

公堂之上说谎,罪名本就不轻,更何况因此便可以断定了李玉与此案有关。

“好,好,很好。”

夜无痕搜了那么久,都不曾找到她,而就连隐出动,也找不到她,还要在她行动时守株待兔,才能见到她。

“前些日子,本宫已经让人给他带信去了,相信这个时候书信也已经到了,他应该知道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赶回来了。”皇后听到叶寒的话,微微带笑地说道。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原本与清儿从那边走过来的,走到王妃身边,想向王妃行礼,只是,奴婢只感觉到眼前一晃,清儿就躺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另一个丫头,便一脸害怕,略带轻颤的解释着。

“竟有此事?”皇上眉头微蹙,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问道,那微转的眸子中,似乎隐过几分沉思。

这份爱,是那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上官云端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快速的塞进了南宫雪的嘴里,南宫雪本就吓的半死的,如今被她塞下一颗药丸,心想肯定是毒药了,一张脸瞬间变的惨白,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绝望。

外面的青容听到吩咐,倒是没有去分辩声音,而是急急的推门进去。其他的丫头没得到命令自然不敢进去,只是站在外面等着。

片刻之后,装扮妥当的南宫雪走了出来,走出房间时,她的脚步微微的停住,然后一双眸子慢慢抬起,慢慢的环视过四周,然后才微微垂下眸子,低声吩咐着外面的丫头,“走吧,去给母亲请安。”

毕竟,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进了王府,她更不能让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而此刻她的脸上明明是一脸的平淡,但是却偏偏有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魄力,让人不得不震撼。

“没有太上皇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准进宫。”一个侍卫一脸生硬的将上官云端的轿子拦了下来。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王妃可以进去了。”那个带头的侍卫,这次望向上官云端,一脸恭敬地说道,只是双眸望向跟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夜无痕与叶寒,脸上微微的一沉,再次冷声道,“只是,其它的人,不能进去。还请王妃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

进了皇宫后,才发现,今天皇宫中的气氛与平时也有些不同,显然戒备比起平时,森严了很多。

“我们这样,只怕不好进去。”上官云端望向凤忆希,一脸沉重地说道,那么多的侍卫,以她们两个人的能力想要避开,只怕不太可能。

所以,她不能冒险。

“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云端在她们的耳边,低声说道。

另一个宫女年纪小一些,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并不害怕了,便也松了一口气。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两个。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

“皇嫂,不行,这太冒险了,你刚刚又不是没有看到,太上皇的寝宫外面到处都是侍卫,你要怎么进去呀,万一要是被发现了。”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连连的阻止,那阵势,她刚刚是看到了,就算是皇兄都未必能够顺利的混进去,更何况是皇嫂一个不懂武功的女人呀。

她是一个母亲,有着一个母亲最伟大,最无私的爱,她可以不要那的荣华富贵,她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沉,果真如他所料,太上皇病重,父皇与母后都去了,会不会?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如今,为何会是这么惊讶的表情?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上官云端也猛然的一惊,那些人,一路上都在跟踪着他们,一直跟着他们转遍了整个山,都没有离开,如今回到王府,却突然的离开了。

这两天,叶寒那边似乎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她的身体,这几天,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是肚子似乎还真的如同怀孕了一样,慢慢的变大了一些。

而丞相大人第二天,仍就让人来请过他,仍就被凤阑绝打发回去了,从那以后,丞相大人也没有再让人来过了。

而凤阑绝毕竟是凤月国的王爷,这件事,可是牵扯到夜阑国的丞相,而且如今是在这公堂之下,他自然不方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既然是被告人,自然要传上公堂。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凤阑绝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快速的站起身,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出去,看到那几个侍卫,仍就站在外面,很显然还不知道密室内发生的事情?

就算速度再快,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知道,当时奴婢也在大厅,看到了的。”那丫头的双眸微微圆睁,连连说道,神情间又多了几分害怕,急急的喊道,“奴婢虽然跟她关系不错,但是并不知道她会害王妃的,这事跟奴婢没有关系的。”

很显然,她以为,上官云端是怀疑她跟此事有关。

那丫头愣住,想了好一会,似乎才终于想明白了,但是,神情间却仍就有着担心与害怕,不过,却微微的点了点头。

“好,奴婢相信王妃。”那丫头似乎多了几分勇气,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是相信上官云端了。

上官云端语气,是呀,这个还需要问吗,一个宫女,在这皇宫,还能奉谁的命令。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有谁会这般清楚她的尺寸?

而恰恰在这个时候,那‘宫女’带着上官云端走进了大殿。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上官云端的脸上也多了几分不忍,其实,这一切也不完全是上官凌雨的错,上官凌雨的疯狂,更多的原因都是因为二夫人那从小错误的教育,让上官凌雨一直活在仇恨与妒忌中。

今天怎么会主动让南宫雪演示,难道说是因为皇兄看上人家,所以连习惯爱好也变了?

只是,她双眸微转时,却恰恰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僵滞的上官傲天,微愣,不由的惊呼道,“爹爹。”

“你,本来就是你做错了。你竟然还怪到傲儿的头上,傲儿说的对,你就不应该偷偷的让人教雨儿武功。”老夫人望向二夫人时也是一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是绝对的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出了将军府,上官云端看到准时出现的花轿时,微愣了一下,只是,认出迎亲队伍中几个俨然是皇宫中的人,便不难猜出是谁的安排了。

绝,真绝,不过,正合她意。

她虽然很想就这么直接的回去,但是做戏总要做足了,以前的上官云端那般的痴迷于夜无痕,她就这么轻易的回去了,实在是说不过去。

上官云端在心中将夜无痕的十八代祖宗都问侯了个遍。

她认的出,那丫头是苏月情身边的……

不过,她倒是不想急着让上官云端继续,毕竟耽搁的时间越长,就对她越有利。

很快,上官云端已经超过了蓝岚,但是她仍就没有停下来,仍就以先前的速度,不急不缓,流畅的背着。

众人听到丞相与严大人的话,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真是神速呀。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再次的怔住,是呀,谁规定了女人被休后,就不能再嫁人了,就不能再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皇嫂,说的太棒了,是,我们女人,一样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凤忆希忍不住的叫好,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钦佩,她真的是越来越爱这个皇嫂了。

说真的,她很喜欢这样的气氛。

而他也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王府中,毕竟,她刚来凤月国,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更何况,他也想带她进宫,给母后看看。

要嫁给他,要溶入这皇室中的生活,以后便注意会危机重重,她自然要有绝对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若是她懂武功的话,就最好了,上次之所以让上官凌雨的计划得逞,就是因为上官凌雨会武功,而她不会。

现在,在他的面前,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撒娇,而此刻,她更想让他完全的放松,放下心中的担心与沉重。

她原本以为是小姐故意画上去的,但是她怎么洗都洗不掉。只能想办法将那些雀斑略略的淡化一些了。

“主子,我去通知流萧过来。”依琴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说道,既然主子要嫁了,她与流萧肯定也要跟着去凤月国。

上官云端从端起那茶时,一双眸子便一直细细的注意着面前的月儿的神情,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在太多的异样,倒是与平时的月儿表情的相差无几。

“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叫做什么依琴的,你也不用指望她了,她能不能活着回来,只怕还是个问题呢。”只是,上官凌雨却再次冷冷的开口说道,看见,她是安排好了一切的。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只是,此刻的这种气势,这种语气,这种眼神,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似乎下意识的眨了一眨,原来他是为了那件事,他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他真的不敢想,若是真的被人发现了,而那时候,他与夜无痕又没有来的及赶进宫,盛怒之下的皇上说不定。

紧紧的依在他的怀里,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感觉到他的无奈,感觉到他的执着。

她也知道,为了这次的选亲,他已经在京城耽搁了太长时间。身为一国王爷,总不能为了她这么耗着。

那么,她这自做多情的举动岂不是太可笑了,还好,她刚刚没有冲动的站起来,否则这玩笑就真的开大发了。

上官云端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个男人的思想真的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绪来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