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正网代理 第9章: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786

    连载(字)

9478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正网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申博正网代理 雨墨初晴 94786 2019-09-02

演得真好啊!

“好霸道好帅气!我实在太爱顾山长了!”

她要拜顾山长为师!

谢明曦呼吸也急促起来,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耳热心跳的感觉。

昌平公主心中一片冰凉。

“玉乔,你去一趟顾府,替哀家传口谕。命顾夫人明日进宫觐见。”

坐在上首棋桌沉浸在对弈中的顾山长,忽地轻声笑道:“六公主来书院读书,确实是一桩好事。”

“对我们而言,她们争斗得越凶越好,如此一来,便无人顾得上寻你我的麻烦。三皇嫂明显居于劣势,我便出手帮上一帮。”

为母则强!

……

现在的建业帝,深情专情更胜当年的建文帝!

五皇子:“……”

李湘如心中憋着一股气,不时用眼角余光瞥谢明曦一眼,有意要比谢明曦快上一步。

隔日的第二轮阅卷,则由顾山长主持批阅。

苏夫子见了李湘如,并未多言,只淡淡道:“身子好了,便好好读书学习,不必多虑多思。”

她最擅遮掩真实的心情,便是心中愉悦,面上也未显露太过。只唇角上扬的弧度略深了一些。

每隔一个月就送上门去“挨揍”,美其名曰比试切磋……

颜蓁蓁最是争强好胜,一见方若梦猜中的灯谜胜过自己,立刻道:“我才不和你一处。灯谜都被你抢走了。”

父子两个的目光,在空中短暂地交汇片刻。

一个纸镇重重地砸在四皇子脚边,碎屑四溅。

轮到闽王时,就情真意切多了:“七弟,你先去就藩,于我们兄弟而言都是好事。到了蜀地,你安生过日子,别乱折腾。过上三年两载的,或许我们也能离京了。”

林微微坐到床榻边,仔细打量谢明曦一眼,笑着说道:“你半夜发动,五更天孩子便落了地。你这精气神,也好得很。比我可强多了。我做了三个月的月子,现在走上几步,依然觉得疲惫。”

“为母则强。做母亲的,稍稍软弱,便护不住自己的孩子。就如当年的六公主,被人推落水池溺毙。为了令盛鸿活下去,梅妃娘娘竟让他穿起女装,扮作自己的孪生姐姐。”

谢明曦不疾不徐地说了下去:“不过,俞家的荣光,也到此为止了。”

当年俞太后流露出要同族堂妹进宫之意,俞光正立刻动了心思,主动将女儿送进了宫。待到俞淑妃生下皇子,俞光正便做起了嫡亲外孙为帝的美梦。

“你给我立刻滚回屋子里,安分待着,明天老老实实地给我去书院。再丢人出丑,也得撑着!”

李湘如呆立片刻,忽地跑着追上前,一把攥住四皇子的衣袖:“殿下,你和陆迟之间到底存着什么矛盾?为何忽然闹至反目的地步?为何殿下要处处退让?”

李湘如维持着行礼的姿势,苍白消瘦的脸孔上挂满泪珠,目中满是恳求,声音哽咽:“七弟。昔日你四哥曾做过些对不住你的事,我在这儿代他向你赔礼了。”

大齐建朝多年,还从未出现过天子和众臣被一同俘虏的荒唐事。陆阁老李阁老心中焦灼可想而知,盛鸿不但要担负起解救天子的重任,怕是也躲不开代天子处理国朝大事的重责。

半个时辰后。

晚归的楚四郎,见盛锦月这般模样,颇有些不耐:“你亲爹真是能耐得很。胆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万幸太子殿下毫发无伤,否则,别说是淮南王府。就是你这个出嫁的女儿也难幸免。我们楚家也要受牵连!”

一直隐忍未发的楚将军,终于忍不住发难:“尹大将军口口声声夸赞廉将军有领军之才,听闻廉将军以两年之功,练出五千精兵。不知我等可有幸领教一二?”

尹大将军拱手应道:“皇上任人唯才,不拘一格。臣钦佩不已!”

她可不是怕了谢明曦!

颜蓁蓁敢怒不敢言,在心中腹诽不已。

俞太后对两人的知情识趣颇为满意,理都未理宁王,传令下去:“再传哀家口谕,立刻去封了宁王府,任何人不得进出。”

谢明曦看着顾山长的身影,嘴角微微一扬。

李湘如暗暗松了口气。

“夫妻一体,要承担,也该是我们两人一起承担才是。”许久之后,谢明曦再次张口,声音略有些低沉:“我们一起耐着性子等下去。”

放下信后,萧语晗柳眉微蹙,颇觉为难。

顿时惹来众多好奇的目光。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谢明曦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才点点头道:“是我考虑不周,未顾及到公主殿下的想法。请殿下见谅!”

“要是松竹书院输了,我们这次得赔多少银子?”其中一个掌柜,木着脸问道。

否则,只凭着董翰林三不五时的骚扰行径,顾山长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开革。

两人默默对视,仿佛一场无形的较量,端看谁先撑不住,先露出怯意。

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算一算时日,顾山长“失踪”已有月余。这一个多月里,朝堂后宫风波不断。帝后和太后之间的争日趋激烈,令人心惊。

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傻很蠢!

……

短短一个字里,蕴含着森冷的杀意!

听闻推门声,少女们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颜蓁蓁和李湘如相熟,立刻笑着帮腔:“李姐姐才学出众,琴艺无双,我们都是极佩服的。倒是林姐姐,之前三年光阴虚度,今年一举考中第三名,委实令人意外。”

“谁也救不了他!”

她也正年少,体力正佳。却也禁不住盛鸿这般热烈痴缠,到现在腰身还酸得很。

呵呵!

“等等我!”

尹潇潇近来也颇有些心事,远不如平日明朗爽快。闻言挤出一丝笑容,目光和萧语晗在空中一触,很快又移开了。

“你有什么烦心事,想说便说,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

待到后来,便是礼部尚书,也特意找谢钧恳切地长谈了一回:“……你是蜀王岳父,又是正经的礼部侍郎。此事理当由你出面说话。实在不便和殿下直言,写封家书给蜀王妃也是一样。”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建文帝亲昵地扶住俞皇后的胳膊:“皇后无需多礼,快起身。”

如果建安帝和众藩王都被逆贼杀害,可就只剩蜀王了……

于京城贵妇们而言,不过是又多一桩说笑谈资而已。

再者,能不费力气就治服了顾家,也是好事一桩。

一日夫妻百日恩。假凤虚凰的夫妻,能有什么情意?谢钧忍了十几年才闹腾开来,便是他这个前任岳父,也无话可说了。

谢明曦对从玉扶玉的温顺乖巧颇为满意,慢悠悠地翻阅着手中的前朝史记,满目书香,一室安宁。

这一回,不必谢钧张口,永宁郡主已沉了脸,目光如飞刀一般嗖嗖飞了过去:“住口!天家之事,岂容你胡乱揣度!”

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响彻皇陵内外。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一眼看去,令人心惊胆寒。

盛鸿正浮想联翩心荡神驰之际,颜蓁蓁站了起来,冲他笑嘻嘻地举杯:“今晚得见‘六公主’,我心中实在欢喜。只怕,这也是最后一回了。我敬你三杯!”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她一直酒量平平。今晚来之前,提前服下了特意调配的解酒药。喝得再多也无妨。

这等小事,就不必细说了。

“你也别再喝了。”谢明曦随口笑道:“大家今日都喝得不少了,酒宴就此散了吧!”

董翰林酩酊大醉,根本无力下楼。

谢明曦今晚格外耐心周全,一个一个送着上了马车。

彼此身份不同,有些话,已无法像过去那般随意张口了。

三皇子真正的用意,盛鸿谢明曦显然早已看破。也选了没有撕破脸皮的法子回击!令三皇子吃了哑巴闷亏。

现在看来,效果只达到了一半。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臣或慷慨激昂或义愤填膺或满面赤胆忠心的模样看在眼底。

盛鸿心尖似被拧了一下,又酸又涩,用力将谢明曦搂进怀中:“明曦,我也想女儿。”

梅妃红着眼睛嗯了一声。积聚了多日的力气,仿佛都在刚才片刻被抽空,全身发麻,双腿无力。

这座阴暗冰冷的皇宫,因好友的存在,多了一抹绚烂鲜活的色彩。似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至于莲池书院的一众少女,更无张口的资格。

原来,后宫是这等模样!

冰冷,无情,凉薄,阴暗。

萧语晗抿唇而笑,看着女儿的目光里满是爱怜和温情。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岂有不疼惜之理?

现在,谢明曦刚进门,若是再比她先一步有了身孕,再次压她一头,她如何能忍?!

萧语晗立刻微笑应道:“要说对不住,也该由我来说才是。芙姐儿还小,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梅妃全身颤抖不已,将面色惨白昏厥不醒的儿子紧紧搂在怀中。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淮南王面色暗黄,透出久病未愈的虚弱老迈。不过,一双眼依旧深沉锐利。

“不必了,我已陪祖父吃过了。”盛渲淡淡道。

不是苛待吗?

从玉略一犹豫,仗着胆子低声道:“往日小姐和穆小姐还算和睦。只是,如今穆小姐已嫁到淮南王府,小姐何必再见她?”

谢明曦站起身,转头看了过去。

谢明曦笑道:“祖母出身市井,却深明大义,对待继子,如亲生儿子一般。将私房尽数拿出来,供父亲读书考科举。父亲有今时今日的光景,全仗祖母。”

建文帝的目中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宁王额上青筋跳动,英俊冷漠的脸孔闪过愤怒的红潮,咬牙切齿地张口:“盛鸿!有本事,你现在就动手杀了我!”

这一笑,右手就没那么稳当了,略略一颤。

去他的一夫之勇!

比试只有半日时间,到了正午时分,谢明曦和谢钧谢元亭父子一起回了谢府。

管事低头陪笑:“奴才奉命前去,岂敢胡说,看了三次,三小姐确实是第一。而且还是满分。”

“皇祖母也该歇着了。”谢明曦笑着张口:“请母后先行回寝宫。我便留下,陪在皇祖母身边。”

这一晚,鲁王便邀了闽王前来。建文帝去世已有一年,守孝的规矩也松泛了不少。私下里喝些酒也无妨。

……

“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她对俞皇后充满了感激之情。别说是哄着卢公公,就是让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心甘情愿。

……俞皇后笑容微微一顿。

可不管如何,她都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俞皇后神色淡淡,窥不出半丝情绪:“你私下和卢公公说,除了进献神仙丸,再多为皇上准备一些助兴之物。”

俞皇后的屋舍和顾山长的屋舍相邻,屋舍里的陈设也相差无几。雅致简洁,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梳妆镜之外,别无长物。

顾山长目中闪过一丝复杂,默默接过碗。

盛鸿略有些讶然,笑着调侃:“我以为你是故意做给众人看的。没想到,你是真得欣赏俞五小姐。”

确实够丢人了。

六公主一脸不善,冷冷地瞪了李默一眼:“谁让你和我穿同样颜色的武服?”

“随时恭候!”

谢明曦便是再凉薄,此时心中也不免涌起一丝感动和愧疚。她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抚上六公主的胸口:“是这里疼吗?我替你揉一揉。”

谢明曦定定地看着眼前失态的俏丽少女,脑海中闪过的,却是前世惊鸿一瞥所见的从容赴死的叶秋娘。

今日要告假回家一日,做完早饭后,再提前将午饭一并做出来,待到午时蒸热送到莲池书院便可。

忙完这一切,天色已微亮。

余安却道:“这就不必了。我还有事,待到申时正,我再来接你回谢府。”

俞太后这一昏迷,又是两日。